前日本黑帮干部亲述一个可怕的经历(图)
 
2022年7月2日发表
 



这个前日本黑帮干部亲眼见到遭中共活摘器官的法轮功修炼者。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综合报导)几年前看过一个报导,是活摘器官的外科医生的录音文字稿,他问一位与他通话的人说:你敢不敢看这个将被活摘器官的年轻人?如果你敢看,我带你去看。

看到这里,我们无法想像、也想像不出来,将被活摘器官的人处于怎样的境地。

今年6月25日,大纪元东京记者站采访报导了曾是日本黑社会山口组下属团体的一个组长,他叫菅原潮。2015年他金盆洗手,现在是一名经济评论家,有十几本经济方面的著作。他也是一名网络名人,常常发表批评中共的言论,他在推特拥有22万粉丝。15年前,他意外地在中共国知道了活摘人体器官的内幕,也看到了即将被活摘器官的那位21岁的法轮功修炼者。听了菅原潮的叙述,让人不寒而栗。

2007年,菅原一位朋友的哥哥肝病恶化,被宣告余命不长,除非接受器官移植。朋友通过中介很快在中国找到了供体,并准备接受手术。 可是在手术前,医院准备的一种叫白蛋白的血液制品被发现是假货,不能用于手术。朋友请菅原在日本采购白蛋白并将其送到北京。因此,菅原得以了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

6月20日,菅原潮在东京接受大纪元的采访,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记者:菅原先生,能不能先请您讲一下当时的经历?

菅原:2007年,我朋友的哥哥肝病恶化,并被告知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唯一的办法就是接受肝脏移植。当时肝脏移植,也只有在美国、法国或中国才能进行。而在美国和法国,等待时间长,费用也高,而且有严格的法律限制。所以他选择到中国接受手术。

北京武警总医院接受来自日本的患者,也有沙特阿拉伯和德国的富人来接受手术。医院说很快可以找到供体,费用为3,000万日元。

2007年8月,中国方面说找到了供体,随时可以进行手术。手术需要白蛋白,即浓缩的人血。但在手术前发现,医院的白蛋白是假货,没法手术。所以让我在日本买,并送到北京。

因此,我得以知道了所有的内幕。

我设法在日本找到了白蛋白,但由于它属于药品,进出口需要有许可证。在日本方面,我想办法带出了海关。我按照中国那边仲介方的指示,从大连入境,然后搭乘他们指定的航班去了北京。在北京,我遇到了麻烦。当时有武警高官来接我,但机场人员在托运的行李里发现了药品,说没有许可不可带出去,我被扣留了。

机场警察、公安警察和武警都不属于同一系统的,所以他们互不相让,争吵了几个小时。最后还是通过政治人物的作用,他们终于让我离开了机场。

到北京之后,我把药品交给医院,并在手术的前一天去看望了朋友的哥哥。


从1999年7月至今,活摘器官罪恶依然没有停止!
在那里,一位负责接待的医生告诉我说,供体就在隔壁,你要不要看一看?他拉开布廉,我看到供体躺在床上,是一位21岁的年轻男子。因为打了麻药,他看上去没有意识。

这位医生去日本留过学,会说日语。

他告诉我,供体是一个坏人,被判处死刑的罪犯,他反正最终会死的,就让他在死前再做点贡献。并说,「他很年轻,肝脏非常健康。」

我问他,这个人是干什么的。他说「是恐怖组织的成员」。我继续追问他这个供体到底干了什么,他回答说供体是「法轮功」。

但是,手术最终失败,病人在手术中死了。

记者:你看到那位年轻人时,他当时是什么样子?

菅原潮:我看到他躺在那里,手脚都缠着绷带,他在前一天被切断了双手和双脚的肌腱。医生告诉我是为了防止他逃跑,还有就是人在害怕的时候,身体会蜷缩,影响器官的质量,所以他们给这个年轻的供体做了肌腱切断手术。

记者:器官移植的时候,他还活着?

菅原:当然,我去看他的时候他还是活着的,器官摘除后这个人就会死掉,所以是活体移植。器官摘除的同时做手术效果最好。遗体后来怎么处理的,我就不知道了。

记者:你的朋友花了多少时间找到了供体?

菅原:他先去中国做了检查,然后回日本等待。一个月后,中国方面就找到了一个匹配的供体。

记者:中介是一个什么人?

菅原:他是作医疗中介的。2007年,很多有钱的中国人开始组团来日本进行医疗旅游,他也是干这个的。他是中国人,曾在日本留学,并有相当广的人际关系,和不少日本有名的医生有来往。

记者:日本医生是否知道这些器官的来源有问题?

菅原:他们当然知道,但他们故意回避这个问题,因为医生和病人的利益是一致的。而中方的理由是,因是死刑犯,反正最终会被处决,为什么不让他们再为别人做一些好事再死呢?

记者:武警总医院积极开展器官移植手术?

菅原:是的。据他们介绍,欧美、俄罗斯、沙特阿拉伯和其它中东国家的有钱人都会来做手术。我看到了一些欧美人。日本人当时只有我的朋友在,但我听说很多日本人来做手术。

患者们有一个专门等候的地方,我估计应该是在附近的酒店。医院经常对他们进行体检。

记者:中共官员也参与其中?

菅原:当然。他们说了,没有中共官员的参与,是不可能开展器官移植的,很多事没法处理。

在机场,我们使用的是特别出口,是只为高官准备的通道和秘密地下隧道,我没有看到其它车辆。当时除了来接我的高官,还有4个持枪的武警。从机场去北京,是武警的车为我们开道。

我不知道这位高官是什么级别,但能感觉他有一定的权力。他来机场接我的时候,专车直接开到飞机下面,然后海关官员再到飞机下为我盖章,之后专车从写着「贵宾口」的地方开出去。

来接我的车是两辆黑色凌志,车前面插着旗,走的都是专用通道和秘密通道。

我当时和高官交换了名片,但因为时间太久了,名片没有保存下来。

记者:日本主要的媒体知道此事吗?

菅原:他们知道,但他们不报导,他们还想在中(共)国继续开展业务。

当时有一家日本的主要媒体的记者也在,他们希望采访器官移植的事,当然被院方拒绝。我和中介的人一起吃饭的时候,记者也在。

这件事真是很残忍,现在谈起来,都觉得很残忍。花了3000万日元,并搭上两条人命,对谁都不是好事。

但是中(共)国人有冠冕堂皇的理由,他们觉得是在做正确的事情。他们都被中共洗脑了。

菅原潮最后说:中(共)国的医生都这么想,他们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认为是在处理死刑犯,他们都被(中共)洗脑了,他们都那么想。这的确是很残酷的事情。

以上是日本人菅原潮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的内容。

由于法轮功(亦称法轮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口传口很快就有近一亿人学炼。学员们被告知,只有做个好人、更好的人、最好的人,才能真正消除病业,达到无病一身轻。好人多了,真的连社会风气都随之改变了。

党魁江泽民处于极度的妒忌心,于1999年7月20日,正式开动国家机器镇压佛法修炼者法轮功群体,江的口头指示是「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

为了制造仇恨,「名誉上搞臭」首当其冲,中共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导演了「天安门自焚」伪案,央视24小时滚动着制造出来的搞臭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谎言。

二十多年过去了,活摘器官不但持续发生在法轮功学员身上,也扩展到少数民族与异见者的身上,有些健康的大学生在街上走着走着就失踪了……

谁受益了?!△
 
分享:
 
人气:153,641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