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 简体版
 
解密西非奇特部落 男女爲何說不同語言(多圖)
 
旖林
 
2021年9月16日發表
 
在奈及利亞南部的部落烏邦(Ubang),男人和女人說不同的語言。
酋長奧利弗-伊邦。
部落在慶典時,展示自己民族的特色藝術。

【人民報消息】世界上的人有好幾種膚色,例如歐洲和北美是白皮膚,亞洲是黃色皮膚,而非洲是黑色皮膚,還有印第安人的膚色等等。 爲什麼人會如此不同呢?我們得知,是不同的神按照自己的形像造了不同的人種,不同的人種就會有不同的風俗習慣。 近日,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了一個奇聞,說奈及利亞南部有一個很奇特的部落,這裏的男性和女性使用不同的語言,形成相當罕見的「兩性語言」。儘管男女使用的語言有別,但他們都能理解對方在說什麼,沒有溝通上的障礙。這個部落的名字叫烏邦(Ubang)。 奈及利亞(Nigeria),是西非國家,位於非洲的幾內亞灣西岸頂點,鄰國包括西邊的貝寧,北邊的尼日利亞,東北方與乍得接壤一小段國界,正東則是喀麥隆。 考古證據表明,奈及利亞當地有非常非常悠久的歷史,該地區人類居住的歷史居然可以追溯到至少公元前9100年。公元是什麼?就是耶穌的誕辰。 曾經在烏邦進行研究的人類學家安迪(Chi Chi Undie)表示,這兩種語言有很多共用的詞彙,而其餘的就是截然不同的字了,它們不但發音不同,使用的字母也不同。 舉例來說,在烏邦的男性語言中,番薯是「itong」,在女性語言中則爲「irui」;而男性語言稱小狗爲「abu」,女性語言中則稱其爲「okwakwe」。 安迪說,這些差異遠比英式英語和美式英語的差異大得多。這兩種語言的分類無規則可循,與常用與否無關,也不是依據性別的傳統角色。神奇的是,儘管如此,烏邦的男性和女性都能完全了解彼此的語言。 烏邦的人把這種獨特的語言差異視爲「來自上帝的祝福」! 酋長奧利弗-伊邦(Oliver Ibang)說,男孩小時候均說女性語言,但到了10歲左右,就會開始說男性語言,這是一種成爲男人的象徵。沒有人會告訴任何男孩要切換語言。當他們自覺地開始說男性語言時,那意味着他們成熟了。如果哪個男孩到了一定年齡還沒有說男性語言,他會被視爲「異常」。 神奇吧? 10歲左右就是成熟的男人了?在中國人來看,這個年齡還是個小孩子。對,沒錯。但是非洲太熱,人就早熟,10歲左右身體發育已經成熟了。 面對記者的詢問,酋長伊邦解釋說,男孩小時候說女性語言「其部份原因可能是因爲多半時間跟着媽媽。」 很顯然,對這種奇特現象的解釋,酋長伊邦並不很自信,他使用的理由是「其部份原因」「可能」。那麼,其它部份的原因呢?爲什麼在沒有人提醒的情況下,身體發育成熟的男孩就會自動改變語言習慣呢?他是如何知道自己的身體發育成熟了?爲什麼烏邦村的男性和女性都能完全了解彼此不同語言的意思? 如果,人們相信人是神按照自己的形像所造出來的,而神是無所不能的,神想怎麼安排,人就會怎樣做,那麼就沒有什麼可困惑的。 愛因斯坦說:「有些人認爲宗教不合乎科學道理。我是一個研究科學的人,我深切的知道,今天的科學只能證明某種物體的存在,而不能證明某種物體不存在。」 BBC報導說,近年來,隨着人口外流和英語的普及,烏邦部落的「兩性語言」正逐漸式微,正如世界上的很多語言也面臨着消失的危機。 爲什麼會這樣?道理很簡單,人類不相信神了,使造他們的神不得不棄之而去。科技愈加發達使人愈加狂妄自大,當地球變成了地球村時,人類的腐敗、墮落、淫亂更是一日千里的下滑。 在烏邦,無論男性或女性語言都沒有被記錄下來,現在的年輕人很少能說得很流利,他們通常都夾雜着現在的官方語言──英語。老年人希望年輕一代將烏邦語言(神留給這個部落的語言)傳承下去,顯然這想法不切實際。 據報導,除了英語和幾種主要的語言之外,像「兩性語言」這樣的部落語言並沒有受到有關當局的重視和保護。孩子們甚至可能因爲在學校裏說「兩性語言」而受到處罰,即便這是他們的母語。 中學教師歐崔(Steven Ochui)說,他很擔心這種母語被「妖魔化」的結果。「如果你因爲孩子說母語而打他,那這種語言就無法存續。」 歐崔認爲,爲了保存烏邦部落的「兩性語言」,人們應該做更多的事,例如在教科書、小說、藝術作品和電影中使用這些語言,而教師也應該被允許在學校教授這些語言。 身爲烏邦大家長的伊邦表示,他夢想該部落有朝一日能設立一個語言中心,展示「兩性語言」的獨特之處。 也許伊邦並沒有意識到,當地球村的人不相信神的存在,當人的道德繼續下滑,當烏邦的年輕人開始對外界墮落的世界着迷的時候,那神的祝福還會照舊嗎?(文/旖林)△ (人民報首發)

 
分享:
 
人氣:209,229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