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 - 正體 - 手機版 - 電子報

人民報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雜談
 
 
 
 
 
 讀者園地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123
45678910
1112
 
 
 
 
 

 
 
2021年7月13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原外科醫師親歷:切開皮膚摘器官時 他還在掙扎(圖/視頻)
 



【專訪】原外科醫師:切開皮膚摘器官時 他還在掙扎。(新聞大家談)

【人民報消息】自從2006年,「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用於移植」的指控出現以來,調查取證一直是最大難點之一。死去的人不能說話,參與的人不敢發聲,使得活摘器官這項指控被國際社會重視阻力重重。

然而2009年,在英國議會大廈舉辦的一場中國人權問題研討會上,一位聽眾舉手表示,他曾經參與過活摘器官。從此,他成為舉證中共活摘器官產業的證人之一。作證揭露中共後,他在英國買水果刀遭警察登門盤問。今天我們有請他,安華托蒂先生,來談談他的經歷。

安華托帝先生,您好。

安華托帝:你好。

林瀾:很高興能邀請您參加節目,能不能首先請您給我們觀眾朋友做一個自我介紹呢?

安華托帝: 我的名字叫Enver Tohti Bughda,用漢語發音就是安華托蒂.博格達。我出生在新疆哈密,然後在新疆石河子醫學院讀醫學,後來在烏魯木齊鐵路中心醫院腫瘤外科,做外科醫生。

林瀾:您是什麼時候開始了解到中國存在非自願的器官摘取的呢?

安華托帝:我了解到這些東西,是我到達英國以後。我可以看到香港、臺灣的中文出版物之後,我才開始意識到。因為在那之前,什麼都看不到嘛。然後到了倫敦以後,那時候還不懂英語,然後就看香港、臺灣的出版物。看到這些東西以後,才看到中共有多麼的黑暗,而我當時,我還覺得我是生活在一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一個國家的一個人。

然後就像剛才您介紹的那樣,在2009年的時候,我正好在英國議會大樓裡面,參加一個人權問題的一個會。然後Ethan Gutmann他在介紹一本書,就是《國家器官》。然後他說,他最後結尾的時候,他說,能找到第一手資料簡直是不可能的。而從他開始講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就開始想到,我曾經參與過的一件事情。

而這件事情,怎麼說呢,當時覺得沒有啥,後來覺得就是心裡老有一種不對勁的念頭,然後就一直想把它忘掉。但是2009年的那次會,讓我想起了這個東西。然後Ethan Gutmann說完以後,我的手就不由自主地就舉了起來。

因為那個時候,我已經徹底認識到,我當時參與的那件事情,可能跟這個器官活摘有關,雖然說我不能證明,那件事情就是它那整個器官活摘的一個部分,但是過程發生的事情,基本上是一樣的。

◎ 回想心有餘悸的一段經歷

林瀾:您能不能談一談,讓您這一段可以說是心有餘悸的經歷,能跟我們詳細的說一下嗎?

安華托帝:嗯,心有餘悸。這在當時還沒有這種心情。因為當時,我還覺得,因為那個人被槍斃了嘛,我們認為他就是國家的敵人嘛。然後消滅國家的敵人,是每一個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的這些人的職責嘛。所以我其實當時還覺得很自豪。

那是發生在1995年,那是個夏天,具體幾號我想不起來了,應該是個星期三,因為我的手術安排日程是每星期一、三、五。而那是在星期的中間,那麼就應該是個星期三,而那天我是正好沒有手術安排,其他醫生都有,就我沒有。

而我們的這個手術安排,都是由我們主任來決定的,所以他們就知道誰上(手術)臺誰不上臺,所以星期二,就是前一天下午的時候,我們主任就把我叫到他們辦公室,然後說,想不想做一件野性大的,就是「很野」的一件事情,我說好哇。那時候我是個很年輕的一個主治醫師。

然後我想,作為一個醫生,我們能做什麼「野性」的事情啊,所以當時很興奮。然後他就說,你去手術室,從手術室要一個特大號的手術包,然後叫兩個護士,帶上你的兩個助手,然後再叫兩個麻醉師;然後叫上醫院的救護車,明天早晨9點半在醫院門口等我。我說好。然後呢,我就照辦了。

◎ 被秘密帶入刑場

第二天上午9點半,他們坐了一輛車就來了,然後就說「跟著我們」,我們就跟著他們。從那個車走的那個方向看呢,它是往西山方向走。這個西山是烏魯木齊的一個區,西山,顧名思義它往西走。由於我們是往西走,我想呢我們是去西山,因為在西山我們醫院有一個分院。不是分院,就是烏魯木齊鐵路局,中心醫院是在烏魯木齊市,而西山有一個烏魯木齊鐵路分局的一個鐵路醫院。

我以為我們是要到那兒去,結果呢,走到半道上就拐彎了,然後就往山裡走。那個地方我從來沒有去過。但我們的那個駕駛員他知道,他說這是往西山刑場去的路。當時我還挺害怕的,我說我們到刑場幹什麼去啊?

反正都已經走到那了,再害怕也沒有用了。然後等到了那兒,那是一個山丘的背後,我們兩個主任他們在那等著我們,然後他們說,你們在這兒等著,等聽到槍響,然後你們就趕快進來,趕快過來。我們說好,都沒話說,不停地抽菸,然後想著我們到這來幹啥呀?從來沒有經歷過這種事情。

然後不知道過了有多久,我們就聽到了槍響。先是有那個汽車的聲音,馬達的聲音,還有人吵鬧,還有吹哨子的聲音,然後槍響,那個槍它不是那種機關槍的聲音,它是那種好多槍同時射擊的那種聲音。

然後我們就說,哦,快快快,然後就跳上車就往裡走。開進去以後呢,從左邊的山坡上,我們可以看到十幾個吧,具體不知道多少個,被槍斃的人躺在山坡上。這些人他都穿的那個囚犯的衣服。然後他們的頭,都跟我的一樣,剃得光光的。子彈它是從這個背後,就是後腦袋、後腦勺打進去,然後前腦勺就被打飛了。

◎ 人還未全死 未打麻藥被拿下肝臟和腎臟

這個時候有一個武警過來就說,往右邊走,就是最右邊的那個是你們的。然後我們說,為什麼是我們的?但是也管不了那麼多了。然後就到了那,兩個主任在那等著。他們叫其他人,就把一個屍體,把那個屍體抬到我們的救護車裡,然後把我叫到一邊,說,你現在以最快的速度把肝臟跟兩個腎臟拿下來。這個時候我才知道,我到這兒來是幹什麼。

然後,在那一瞬間,我就變成一個,怎麼說呢,一個機器人吧。被訓練好的,設計好程序的那種機器人,因為你不用想什麼,有你的兩個主任在,然後他們叫你幹啥、就幹啥。在說話的時候呢,那個護士她們已經把這個(死囚犯)腹部已經清理乾淨了,然後消好毒,把那個手術包也打開了,都已經準備好了。

然後我就開始問這個麻醉師,因為我們常規做手術之前都是看一眼麻醉師。麻醉師點頭,我們才可以。但是,我也是用那種常規的那種眼神看了他一眼,然後他說: 你看我幹啥?

我說沒有打麻藥,然後我才反應過來,根本用不著打麻藥。因為他已經半死了,然後我就開始切開,切那個皮膚的時候,可以看到出血,在切皮膚的時候,看到出血,說明這個心臟還在跳,而且這個人他還沒死,他全身還做了一番掙扎,但是他已經沒有那個力氣,他的掙扎也沒有阻礙手術,他的掙扎很弱。

然後我們主任,他就在我的旁邊,就說,「從這兒進,從那兒走」,這麼進,這樣做,那樣做。他就指導我。然後我發現,這種創傷性手術,是很容易的,不像我們平時做手術,因為你得非常小心,不能損傷鄰近的器官組織,尤其是血管。而在這個手術的時候,你根本不用擔心,你所擔心就是,越快越好。

◎ 被要求不許向任何人透露 像機器人操作

把(器官)拿下來以後,那兩個主任,把那些器官放到一個盒子裡,一個箱子裡,然後說,「收拾收拾,你把你的小分隊帶回醫院,記住,今天什麼事情都沒發生。」我們當然知道那是什麼意思。我們從那以後,就是我們任何人都沒有再提起過這件事情,就是一直到2009年在那個議會大樓。

林瀾:你講的這份經歷,我覺得非常沉重,有幾個細節,想補充地問您,從開槍,從您聽到這個槍聲,到您進入救護車,摘取,這前後大概有多長時間呢?

安華托蒂:五分鐘,最多十分鐘,那個說是個救護車,那個時候的救護車裡面,就除了一張床以外,什麼東西都沒有。

林瀾:這個救護車停在哪兒呢?

安華托蒂:就在刑場裡邊。

林瀾:法警有看到你們,搬走屍體,搬到救護車上嗎?

安華托蒂:有,那些人全看著,我覺得他們已經司空見慣了。

林瀾:您談到,車上還有一個麻醉師,知道是去切取死刑犯的器官,為什麼會要帶麻醉師呢?

安華托蒂:這個,有的時候,就是說,死刑犯被槍斃,有的人的生命還挺頑強的,然後他會掙扎,掙扎的時候,這個麻醉師會給打一針,打上一針,然後就讓你立刻就安靜下來,我覺得是防止這個人掙扎,因為你一掙扎,你根本沒有辦法做手術。

林瀾:這個器官給誰您知道嗎?

安華托蒂:這就不知道了。

林瀾:完全不知道,您提到說,當時主任給你下命令,去切取這個器官的時候,您說,形容就像是一個接受好程序訓練的一個機器人,當時為什麼沒有拒絕?是不敢拒絕,還是根本沒有想到呢?

安華托蒂:因為我們出生在這個社會,在這個體制下長大,從小在家,在學校,然後在單位,所接受的這些教育,還有這些所經歷的呢,讓我們學會,不該問的不問,叫你幹啥就幹啥,再加上,現在可能不是,以前中國的鐵路系統是半軍事化管理的。

林瀾:所以說,服從意識,在您的思想裡,可以說是非常的根深蒂固,就是第一反應,就是去服從,

安華托蒂:對。

林瀾:您後來跟您當時在場的(同事 ),我們知道有五、六個人,照您的描述,在場有五、六個人,兩個麻醉師,兩個護士,您主刀,另外還有兩個主任,其實還有一個開車的司機,這麼多人,後來從來都沒有談論過這件事情嗎?

安華托蒂:沒有。

林瀾:完全沒有?

安華托蒂:我們都是彼此心知肚明,就沒有人提起這些事情,因為我們知道這種東西提起來,只能給我們自己帶來麻煩。

林瀾:其實我們知道,1984年的時候,中共的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公安部等六個部門,當時是聯合發佈了一個叫做《關於利用死刑犯的屍體或屍體器官的暫行規定》,這是一個正式的國家的規定,宣稱只有死刑犯自願,或者是家屬同意,才能利用他們的屍體,現實中,根據您當時看到的情況,您覺得是這樣嗎?

安華托蒂:我覺得這個是說給你聽的,或者是說給我聽的,因為他會把所有的東西都給你編造出來,那些同意書、保證書,他隨便找一個人簽字,然後你沒有辦法說「這個不是家屬簽字」,這個在共產黨的統治下,我們司空見慣。

◎ 拍記錄片《絲綢之路上的死亡》

林瀾:這件事情發生以後,1995年您參與的這件事,到1998年的時候,您協助了英國第四頻道公司的兩名記者,拍攝了一部記錄片,這部記錄片叫做《絲綢之路上的死亡》,是揭露疑似因為中共在新疆進行核試驗,導致當地的人群大量罹患癌症,當時您是怎麼參與進去這部記錄片呢?在拍攝過程中,有沒有印象特別深刻的人或者是故事?

安華托蒂:我就簡單講,那個時候我在土耳其,學習土耳其語,學土耳其語的目的是我想掌握一門外語,回來以後,參加高級職稱考試。我在1994年的時候,我們科主任曾經給我開過一個玩笑,他說,你看我們(腫瘤)科40張床,你們少數民族就占了10張,你們人數那麼少,住院癌症病例,比例這麼高。

他要是不說的話,可能這些事情還都沒有(注意到),他一說反而提醒了我,然後我說,對啊?因為在整個烏魯木齊鐵路局,16萬職工家屬中,只有5,000是少數民族,而40張床裡面,5,000人就占了10張,那(另外)15.5萬人才占了30張,這個比例不對的。

◎ 揭中共核爆遺禍 核輻射殘留超廣島300倍

然後我就開始調查這件事情,我用了兩年的時間,就是從1994年到1996年,我暗地裡用我的業餘時間,我做了一份調查,調查結果,血癌、肺癌、淋巴癌,還有甲狀腺癌,這四種癌症,它是(在當地)發病率最高的。

而醫學上,教科書上面說的很清楚,這四種癌症它的發病機理,是與核輻射有關。那麼核輻射是哪來的呢?新疆當地人,所有人都知道,「我們偉大的國家」在(新疆羅布泊)實驗原子彈,所以這個是一個公開的秘密。

因為我們那個時候,天天早晨唱紅歌,背語錄,所以一有什麼事,我們就說這是「我們偉大的國家」在幹什麼事情,我們不能干涉。所以我們就知道,我們做醫生,我們就知道這核輻射是從哪兒來的。然後在土耳其的時候,兩個記者,他們到土耳其尋找維族人,想了解一下,新疆的衛生健康情況,然後他們就找到我,我就告訴他們這些事情,結果他們發現,我對核武器受害者了解得比較多,然後他們就說,如果我們想拍一個片子,你願不願意跟我們一起去,我說行啊,就這樣,我們就從那一起回去。

然後用了六個星期時間,拍了部片子。在中國大陸,每一個省、市、自治區,都有一個國營腫瘤醫院,新疆腫瘤醫院,它是1987年開院,1994年就分開正式建立的醫院,在這之前,它是在新疆醫學院裡面的,(新疆腫瘤醫院)是1994年以500張床來開醫院,然後到2008年,擴展到2,500張床。

我們做個比較,河南省腫瘤醫院,也是1987年開始的,以500張床開始的,到2008年的時候,就是到現在,河南省腫瘤醫院,它才增加到2,900張床,新疆是2,500張,河南省是2,900張,那麼想一想看,河南人口是新疆的多少倍? 河南人口是一個億 ,新疆人口是2,500萬,算算看吧,看看這個比例,就知道新疆的癌症病人的數量有多大,你想想看,日本的原子彈是1945年爆炸的,他到現在都聲稱還有影響。

而在新疆,它爆炸了46顆(原子彈)。我們在哈密附近的山上,砍了一截樹枝,不是樹枝,是樹墩,砍了一個,然後通過外交郵件把它送到倫敦,做了化驗。在這棵樹裡面,核輻射的劑量,是在廣島的樹裡面核輻射劑量的300倍。

凡是能到醫院來看病的,都是有錢的,而那個時候中國大陸實行的(政策是),你必須要有工作,你才可以接受免費醫療,而農民他不屬於國家職工,所以他不能接受免費醫療。而一個療程的化療,估計是當地一個農民一年的收入。那你說這些農民,當他們被診斷為癌症以後,他能夠幹什麼,他只有回家等死。

◎ 被迫流亡到英國 中共黑手跟蹤

林瀾:是,聽起來真的是非常心酸,那其實您拍完這部片子以後,我知道您說,您就覺得在新疆是沒有辦法待下去了,所以就被迫地流亡到英國,一直到現在。那在您這麼多年(為活摘)作證的過程中,您有感受過來自中共的直接或者間接的壓力嗎?

安華托蒂:中共的黑手我是能感受得到的,你看我們今天的這個網,就這麼不穩定,那是有原因的,因為我們家的網,從來都是不穩定的,換過多少家供應商,沒有一個能給我提供一個穩定的網絡。

◎ 在英國買水果刀遭警察登門盤問

你看啊,我給你看這個東西,這是一把小水果刀,是中國產的,但是是歐洲品牌,很小但是很精緻。我就從網上買了一個。我收到這把刀的第三天,我們家來了三個警察,說你是個穆斯林,然後你買了一把刀,你想幹什麼?我說,你的這個情報收集太爛了,我早就不是穆斯林了,我現在是基督徒。而我買的這把刀是一把水果刀,很漂亮,只是想用它來吃水果,沒有什麼其它意義。

當他們發現我確實是個基督徒以後走了,然後我就給那個倫敦市警察局打電話,問他們,我說什麼意思? 結果他們說,不知道有這麼三個警察到我們家來檢查。就說這個一定是中國人或者是那邊的人來通報給這兒的警察,說這個人是個維族,他是個穆斯林,他是個恐怖分子,他買了一把刀。

要不然他們怎麼知道?而我買完了這把刀以後,他們來完了以後,我又買了一套,我是從那個網站上買了一套,是九把刀,就是長短的那種菜刀,什麼樣的都有,它是一套,非常好用。然後我就等著警察來,這次他們沒有來。

主持人:非常荒誕,我覺得,當聽到您說您買了一把刀,就有警察登上門,有一種是在現在中國大陸的感覺,而不是在英國。

來賓:對,這是英國。

◎ 器官隨便被利用 中國人被洗腦

主持人:非常誇張,這種滲透的程度,或者說是他們影響力可以到達的程度。我們知道,在中國摘取死刑犯器官的這些指控出現了以後,有一些觀眾他們就留言說,死刑犯,他已經犯了死刑了,他是咎由自取,他們的器官能被利用,也算是做了一點好事。

安華托蒂:我覺得講這個話的人,他是被共產黨洗腦的,或者他就是個共產黨員。因為他的這種思維方式就不對,他就沒有把人當作人看,他只是把人當作他的財產來看待的。他覺得你死了,把你的器官拿去賣了,也算是對國家做點貢獻,這是什麼邏輯?

而共產黨的理念就是暴力革命,他就是要殺人,因為共產黨它是一種出生在混亂中的一種政黨,因為只有混亂,天下大亂的時候,才可能會產生共產黨這麼個政黨。而它們也只有在獨裁的制度下才會壯大,但是呢,一旦要是和平實現了,共產黨它就沒有存在的條件了,因為它的理念是暴力革命嘛。

所以怎麼辦呢?一旦要是全國穩定,全世界和平,那麼共產黨就會垮臺,那麼它為了不垮臺,它會怎麼辦呢,它就不惜一切代價,維持混亂,這是共產黨的邏輯。

主持人:我們知道從1980年代中共出臺了通知,允許摘取死刑犯的器官以後,到1995年您參與,可以說在那個時候,在整個1980年代到1990年代,中國摘取器官的主要供體來源是死刑犯,雖然中共在2006年以前也是徹底否認這一點的,但是之後它承認了,為什麼它承認呢,因為我們知道2006年以後,有證人出面,指證中共從1999年以後,大規模的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那麼關於這個指控您怎麼看?

◎ 新疆人被偷器官 早有發生

安華托蒂:偷器官這個事,我最早碰到是1990年,1990年的時候我做門診,然後呢,烏魯木齊縣安寧渠鄉離我們很近。那兒的一個維族農民,帶著他十幾歲的孩子來找我,說你能不能給我看一下,我這孩子的腎臟還在不在?

我說奇怪了,你幹嘛要說這種話,然後他說,在我們那兒有人偷孩子的腎臟,說經常有孩子失蹤,兩三個月以後找到,然後一看身上有個疤,到醫院一查,說一個腎臟沒了,而他那個孩子也失蹤過。

然後呢,他就叫我給孩子檢查,我看了一下他身上沒有疤,然後我說沒事,沒問題。因為我們的技術不可能說拿了你的器官,然後不留下疤,不可能。他回去就給當地的人講。

結果當地的人都跑來了,在六個月的時間,我看了大概有一百多個青少年,其中有三個他們身上有疤,我就送他們去做B超,然後發現就是少一個腎臟,這是1990年。

◎ 法輪功被宣布「國家的敵人」 器官移植劇增

然後對法輪功的這個事兒,我是這麼看,就說那個時候,在那之前法輪功是合法的,所有的人都在煉法輪功,而中共它也沒有敢大張旗鼓地來做這個活體的活摘。但是當這個法輪功的人數超過共產黨員人數的時候,中共它就坐不住了,然後它就宣布法輪功為「邪教」,這樣一來呢,就是內地的那些做器官移植的那些人呢,突然一下就發現了:來源豐富的器官。

因為當你被宣布為,你是「國家的敵人」的時候,那你的命運可能就掌握在你們區的派出所的所長手上,或者是任何一個人手上。而且從中國的各個醫院開始,它的器官移植數量(1999年後)開始劇增也能看出來,它突然一下就有了這麼一大堆的器官,哪來的?

在中國大陸只有我們想不到的,沒有他們做不到的。這個共產黨也是一個前所未見的魔鬼呀。那麼,前所未見的魔鬼,它除了作前所未見的邪惡以外,它還能給人類帶來什麼呢?我從來不指望,以前我還覺得有希望,但等出來看到真正的這個世界以後呢,我就真正不指望這個政黨,會為人類做任何一點好事,它是不會的,因為它的終極目的是消滅,消滅異己、消滅人類。

主持人:您在這麼多年,在各國作證的過程中,您的切身觀察,覺得國際社會對於活摘器官的認識程度和重視程度,它的阻礙到底在哪裏呢?

安華托蒂:這個太簡單了,因為人體器官它是比貨幣還有效的一種賄賂手段。如果他需要一個器官,然後英國醫生告訴他,你要等兩年,然後中國醫生說兩個星期我就給你搞定,那麼他還會聽我說嗎?

主持人:那如果對於正在收看節目的這些觀眾來說,您認為普通人為幫助制止活摘器官,可以做什麼呢?

安華托蒂:我想說的就是,我們尊重你的意願,想活的時間長的意願,我們也不反對器官移植這項技術。但是呢,我們認為必須在雙方自願的前提下。而中共呢,它是先把人弄死,然後人死了以後,就成了這個器官的來源。而其它國家呢,這個人必須是出意外死亡才可以。所以要想真正地解決中共的活摘器官問題,我覺得不解決共產黨,這件事情解決不了。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安華托蒂先生的勇氣跟我們分享您的經歷和見聞,也希望觀眾朋友們幫助傳播這期節目,讓更多的人了解中國大陸仍在發生的活摘器官的黑幕。△


【專訪】原外科醫師親歷:切開他的皮膚摘器官時,他還在掙扎;2年調查揭中共核爆遺禍,核輻射殘留超廣島300倍;作證揭露中共後,在英國買水果刀,警察上門。


(轉自新唐人【 新聞大家談】欄目,原題為《原外科醫師:切開皮膚摘器官時 他還在掙扎》)
文章網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21/7/13/72861b.html
打印機版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分享至手機:
 
 
相關文章
 
圖片文章導讀
 
原外科醫師親歷:切開皮膚摘器官時 他還在掙扎(圖/視頻)
 
 
廣西街頭劫持 警方調解敷衍引眾怒(圖)
 
 
【預告】再現失傳美聲 神韻歌劇週五晚網絡首播(圖/視頻)
 
 
物業沒保障 深圳喝糞水廣州喝屍水(圖)
 
 
谷歌無視媒體談判 法國祭出史上最大罰單(圖)
 
 
如何在沒有空調的情況下保持涼爽(圖)
 
 
709六周年 律師指維權空間愈來愈窄(圖)
 
 
七品縣令官小職責大 巧斷案百姓讚譽(圖)
 
 
 
老板娘嗆"狗比人命貴" 徽州宴遭退訂(圖)
 
 
古巴爆大規模抗議 要結束共產主義獨裁統治(圖)
 
 
王維洛談文革:知青一代掌權是中國人的悲哀(圖)
 
 
疫情升溫 東京奧運會將沒有現場觀眾(圖)
 
 
百萬存款變1元 背後藏重大刑事案(圖)
 
 
火星男孩轉生地球的契約是什麼(圖)
 
 
男子每日步行5英里上班 陌生人善舉扭轉困境(圖)
 
 
習仲勛父子受中共迫害 兒子掌權後迫害世界(多圖)
 
 
 
 
哦,天哪!一個天堂般的中國(多圖)
 
 
英最高情報官:視中俄間諜威脅為恐怖主義(圖)
 
 
善良無須考核(圖)
 
 
不取不義之財得福報 損人利己惡報難逃(圖)
 
 
新聞簡述(圖)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杜環孝奉他人之母(圖)
 
 
大陸私企縮減規模 出現百萬倒閉潮(圖)
 
 
追究郭洪偉死因 李燕軍建群後被抓(圖)
 
 
錢學森沉默以對 江轉頭崩出狠話(多圖)
 
 
雨水也要收費 河南信陽農民繳自然水費(圖)
 
 
總統遇刺身亡 海地進入國家緊急狀態(圖)
 
 
老夫婦被無證承包商詐騙 警察出面幫助(圖)
 
 
英國音樂家瀕死 未來的畫面閃現眼前(圖)
 
 
萬分驚駭!中共五星紅旗的風水秘密(圖)
 
 
【特稿】一場中共不想讓您看的演出(圖)
 
 
人所為 上天皆記錄在案 善報不期而至(圖)
 
 
 
 
駐紮近二十年 美軍撤出在阿富汗最大基地(圖)
 
 
母親為兒子訂生日蛋糕 收到感人便條(圖)
 
 
患難識知音 友德最感人(圖)
 
 
湖南株洲業主市府前維權 多人被抓(圖)
 
 
專家警告東京奧運 面臨潛在網絡攻擊風險(圖)
 
 
觀電影《抉擇》老紅軍後代憶真實中共(圖)
 
 
當代神奇!不孕症從天而降的兒子(多圖)
 
 
專偷獨角獸玩偶引關注 流浪狗找到幸福歸宿(圖)
 
 
高校學生為保研改同學作業 網絡譴責(圖)
 
 
質疑領土問題 河北盧廷閣律師遭傳喚(圖)
 
 
斯裡蘭卡工地現中共軍裝男 眾憂被中共控制(圖)
 
 
詐騙份子被騙 威脅湖南女大學生(圖)
 
 
國際糧價飆升 專家:中共大肆搶購助漲勢(圖)
 
 
真摯的愛 失憶夫再次向妻子求婚(圖)
 
 
這幾個歷史故事 習近平不敢復興(圖)
 
 
安民能使江山穩 虐民必致朝政傾(圖)
 
 
兒子奇蹟存活 父親靠信仰面對"最大恐懼"(圖)
 
 
河南武館火災 罹難者家屬被逼簽協議(圖)
 
 
美智庫報告:中俄利用聯合國反美 反擊已刻不容緩(圖)
 
 
視頻新聞:習近平天安門造神運動 中共最大敵人就是中國人民(圖/8視頻)
 
 
中共黨慶百年 大笑話 醜專輯 花絮(多圖)
 
 
英國百歲老人六世同堂 92名子孫齊賀壽(圖)
 
 
禍從口出 言辭不當害人害己(圖)
 
 
新聞簡述(圖)
 
相關文章
 
 
 

本報記者
 
 
專欄作者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雜談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