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蒙召返天庭 阎王殿中警世人(图)
 
周晓辉
 
2021年12月19日发表
 



阎王通过陆深的冥府之行再次警示世人:人的所为上天都在记录、衡量,善恶有报不虚。

【人民报消息】明代文学家蒋焘,字仰仁,是英宗时期武功伯徐有贞的外孙。幼时的他就十分聪颖,才思敏捷。五岁时,母亲口授蒙学教材《小学》,蒋焘听罢即能成诵。十一岁时,已擅长写文章,时有惊人之语,因此蜚声乡里。

一天,蒋焘父亲的朋友来访,众人在客厅吟诗、联对,蒋焘也在旁聆听。突然外边风雨大作,雨点劈哩拍啦地打在窗户上。有一位客人触景生情,便出了一个上联:「冻雨洒窗,东两点西三点。」这个上联妙在「冻雨」的「冻」字,是由「东」和两点组成,「洒窗」的「洒」字是由「西」和三点组成,因此下联不太好对,因为后半句说的事与前半句说的事,要互有关联,还得拼成前半句的第一、三两个字。

客人们冥思苦想之时,仆人送上瓜来,蒋焘的父亲站起来切瓜请客人们吃。蒋焘马上想到了下联,即「切瓜分客,横七刀竖八刀。」满座惊叹。「切瓜分客」说的是当时吃瓜的事,后半句「横七刀」、「竖八刀」既是指切瓜,又跟前半句有直接关系。同时「七」、「刀」左右横看,合起来是「切」;「八」、「刀」上下竖着,合起来是第三个字「分」,又跟前半句有直接关系。

才思敏捷的蒋焘十四岁时在金陵(今南京)参加都试,其文采为公卿所赞誉。可叹的是,三年后,蒋焘就辞世了。关于他的辞世,颇为奇怪。

史载,在他离世前,常常梦见天帝召他去写《丹台记》,他以母亲年老不能离开而推辞。他的姐夫曾进入蒋焘的书房,看见他写的辞帝文,并将此事告诉蒋母。蒋母很难过,跪在地上请求上天不要带走儿子。然而,还是没能阻止儿子的离去。

当初蒋母生蒋焘时,曾在恍惚中见三个道士模样的人进入房间,顷刻间一个道士消失,她随即生下了蒋焘。蒋母怀疑蒋焘乃是道士转生。等到蒋焘离世,无比悲伤的蒋母写了十三首悼念儿子的诗,闻者莫不落泪。

儿子死后的某一天,蒋母突然梦见儿子对她说:「我在天帝这里很开心。」蒋母又问其死后的情况,蒋焘说:「儿子死后,回到了原来的所在。儿子虽死,不灭不散也。」

到了嘉靖年间,詹事陆深死去三日后复活。复活后,他叫儿子子楫取来纸笔,让他记下自己所说的。

陆深说道:我患病日渐严重时,突然感觉自己坐在厅堂中,但看不到其他家人。有两个黄衣人跪在庭院中说奉大王之命召我去,我方想仔细询问,却发现自己已身在肩舆中,黄衣人在前,跟随者数十人,都是昔日故去的下属,我不禁大骇。

肩舆快速地飞奔着,很快来到一座城池。黄衣人依旧跪着请我下舆步行。我下来后,肩舆一瞬间就消失了。随即,两个人挟着我快速前行,脚不着地。很快我们来到一座城池下,黄衣人请我更衣。不知不觉中我的衣服就换了。

此后又过了很长时间,我们抵达一座很高的城池,与京城相近,大概有十余里长。我们来到阙门,又走过数重门,来到一座巍然的大殿前。大殿上坐着一位戴着冕旒的王者。一个黄衣人先进入大殿,报告已将陆深带到。王者让我进入大殿。

我从东阶庑下进入北面站立,大王南面而立,以字呼我道:「子渊可否认识我?」

我打量了一下他,问道:「殿下莫非是当年的蒋焘?」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我们同为学生时彼此很熟悉。

我说完后,大殿上有人喝道:「奈何冒犯我们大王的名讳!」

大王说:「这是我的故人,你们不要吓唬他。」接着他又对我说:「子渊,你本来为官应该居一品,寿八十岁,但因为你犯了三大罪、十二小罪,故官降三品,寿减一纪(一纪是十二年)。」

是年,我正好六十八岁。听到此言,心中十分惊骇,忙问:「可以不死吗?」

大王说:「如果要你即刻死,你就不会到这里了。」说完,让官员取来记载陆深生平的簿籍来。一会儿,官员拿着簿籍回来,我打开一看,见平生所言所行,无一不记。最后则用朱笔核定犯下的罪过。我看完后,大王告诉我会给我两旬时间处理后事,并告诫我毋为子孙计。

大王命黄衣人送我回去时,又将我召回,让我走一遭地狱,以警世人。我被引导着来到地狱,其凄惨的场面让我目不忍睹,只能狼狈而走。其后,我被带出城,走在昏暗中。突然间看到一丝光亮,原来已回到家中。看到床上自己的身体,心下十分厌恶。黄衣人将我的魂魄推下附着在身体上。我就醒了过来。

两旬后,黄衣人复至,这次陆深确实走了,而他在冥府中所见的蒋焘,应该已做了阎王,他通过陆深的冥府之行再次警示世人:人的所为上天都在记录、衡量,善恶有报不虚。

(参考数据:《涌幢小品》、《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有删减)

 
分享:
 
人气:24,803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