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學術期刊也赤化?中共再露觸角(圖)
 
李正寬
 
2020-9-2
 



醫學期刊《Eye and Vision》封面截圖。




在一些國際醫學期刊編輯們看來,金錢比良心和道德更重要。

【人民報消息】2020年8月24日,臺灣醫生吳若玄收到了國際醫學期刊《Eyeand Vision》編輯部回信後,她和團隊驚詫地發現,他們投稿的一篇關於「視網膜病變」的醫學論文竟然遭到了政治審查——編輯要求作者們在國籍「臺灣」的後面加上「中國」,否則不予刊登!

《Eyeand Vision》是全球最大的學術出版商施普林格.自然(Springer Nature)旗下的一款醫學期刊,主要面向眼科醫生和視覺科學專家,發表前需經同行評審。

倍感震驚的吳若玄稱:「終於遇到了這一天。再次見證政治議題無所不在,學術界也難以幸免。」由於不願配合該期刊的政審,吳若玄於8月26日在臉書留言表示,她和團隊決定將論文轉投到別的學術期刊。

◎掛著羊頭賣狗肉——中共隱藏紅觸角

8月26日,施普林格.自然集團回覆自由亞洲電臺的詢問,告知《Eyeand Vision》期刊的真正擁有者是中國溫州醫科大學。施普林格.自然與《Eyeand Vision》的真實關係只是「合作出版商」。

的確,登陸溫州醫科大學附屬眼科醫院的網站後,便可以看到《Eyeand Vision》是由溫州醫科大學主辦的英文期刊,主編是該院附屬的眼視光醫院院長瞿佳。該期刊於2014年10月創刊,目標是為大陸科研界「提升期刊國際化打通道路」。

也就是說,《Eyeand Vision》表面看上去是一個國際期刊,而實質上是掛靠在國際學術出版商下的大陸期刊,背後推手是中共的「中國科技期刊國際影響力提升計劃項目」。此般的掛著羊頭賣狗肉,讓世界各地的科學家不易發現中共的紅觸角。

近年來,中共官媒多次宣揚「中國科技文化走出去」。相應地,中共科研機構不僅與國際出版商合作,甚至直接花錢收購海外的科學出版社。比如,中國科學院控股公司在2019年徹底買下了法國EDPSciences出版社,而這家出版社是當年由居裡夫人等著名科學家創立的。

◎閹割學術雜誌——施普林格•自然並非首次

施普林格.自然集團的總部位於德國,是全球最大的學術出版商,每年出版的科技期刊超過3,000種,其旗下的《自然》(Nature)及其子刊,和《科學美國人》(Scientific American)等期刊在相關學科負有盛名。

早在2017年,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施普林格.自然集團從旗下的《中國政治學期刊》(Journal of Chinese Political Science)及《國際政治學》(International Politics)網站刪除了1,000多篇文章,這些文章在中國被禁止觀看。例如,在《中國政治學期刊》網頁上搜索被中共認定為政治「敏感」的關鍵詞,像是「西藏」、「文化大革命」、「新疆」、「臺灣」均得不到任何結果,但在中國境外該機構網頁上,則可以搜到相關文章。

儘管施普林格.自然集團聲稱,向中共低頭有其難言之隱「如果不這樣做,我們將冒著所有文章被中國封閉的危險」,其下跪的做法還是引發了學術界的憤怒。諾丁漢大學中國政策研究所學院主任蘇利文(Jonathan Sullivan)表示,這是西方對中國(中共)對外擴大影響多麼措手不及的一個象徵!

2020年初,由於中共隱瞞疫情導致中共病毒在全球肆虐。以美國為首的五眼聯盟推出了一份長達15頁的報告,指出中共隱藏、摧毀疫情爆發的證據,導致全球數以十萬計的人死於瘟疫。3月中旬,在中共將病毒來源甩鍋給美軍時,川普總統嚴厲還擊並稱病毒來自中國。5月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對美國廣播公司ABC表示「有大量證據表明它(中共病毒)是來自武漢的實驗室」7月10日,香港出逃美國的病毒專家閆麗夢接受《福克斯》專訪,左證了川普和蓬佩奧對中共在疫情中所犯罪惡的聲明。

然而,施普林格.自然集團旗下的期刊卻公然地不斷為中共在大瘟疫中負有的責任進行開脫和洗白,並對川普政府和那些指責中共的政府大加批評。

例如,4月7日,《自然》編輯部發表評論《立即停止冠狀病毒成見》,指責「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曾多次將該病毒與中國(中共)聯繫起來。傑爾.博爾索納羅總統的兒子巴西議員愛德華多.博爾索納羅稱其為「中國(中共)的錯」包括英國在內的其它地方的政客也說中國(中共)應該承擔責任。繼續將病毒及其引起的疾病與特定地理位置(中國、武漢)相關聯是不負責任的,需要停止。」諷刺的是,《自然》編輯部對中共甩鍋它國的行徑卻只字不提。

5月27日,發表在《自然》上的文章《政治與騙局》在其「政治和騙局」小節中指責「川普總統及其政府在散播自己的政治混亂……以及蓬佩奧在缺乏證據的情況下指稱病毒來源於實驗室。」

6月1日,《科學美國人》則發表文章《中國的 「蝙蝠女」是如何從SARS到新型冠狀病毒的?》為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石正麗做辯護,高度讚揚石正麗的同時,徹底否認「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

◎更多國際學術出版商屈從於中共

2017年8月,英國劍橋大學出版社向中共低頭,從其旗下的《中國季刊》(The China Quarterly)的中國網頁上刪除了三百多篇有關六四、文革和西藏的文章。這一放棄學術自由的行為遭到了學術界強烈反對。

《中國季刊》為中國研究領域聲望最高的期刊之一。當時,中共國家廣電總局威脅劍橋大學出版社,若不移除那些中共不喜歡的話題(文革、西藏、新疆、香港及臺灣),該網站將會被封鎖。

2018年12月24日,《路透社》報導,中共以內容「不適當」為由,要求英國知名的學術出版社泰勒-弗朗西斯集團(Taylor & Francis)從中國圖書館撤下八十多種期刊。

《科學》(Science)是美國科學促進會出版的一份學術期刊,與《自然》齊名。在五眼聯盟推出中共隱藏、摧毀疫情爆發的證據報告後,《科學》雜誌的撰稿人仍然發表了題為《川普「欠我們一個道歉」》,處在新冠病毒起源論風口浪尖的中國科學家發聲)的文章,為中共脫罪。文章引用石正麗和中共病毒專家團隊給《科學》撰稿人的回信,將「病毒源自於實驗室」一說徹底否定。

然而,石正麗等人的回覆缺乏證據和基本邏輯,很多地方是在混淆視聽,倒打一耙。

僅舉一例,石正麗等人稱「來自世界各地的科學家絕大多數得出結論,SARS-CoV-2是自然起源的,而不是來自任何機構。美國總統川普聲稱SARS-CoV-2從我們研究所泄漏出去,這完全與事實相矛盾。」

的確,目前無論是科研界還是美國政府,都傾向於認為中共病毒是天然形成的。然而,「天然形成」和「病毒來自實驗室」並不矛盾,因為實驗室也很可能泄露從自然界採集來的天然病毒。石正麗等人卻用「自然起源」作為論據,來否定「病毒來自實驗室」,並企圖綁架民意,拉著世界各地的科學家為中共站臺。

◎將科學政治化,中共欲將世界帶向深淵

在科學驅動人類發展的當今社會,人們對學術研究以及各類專家、學者的觀點是非常尊重的,這體現在經濟、政治、輿論、以及生活的方方面面。

學術研究本應獨立於政治之外。然而,在中國大陸,學術沒有自由的土壤,只是為中共政權服務的工具。中共對掌控科技有著強烈的欲望,它並不是為了改善人們的生活、推動社會的發展,而是利用科技維護統治。

只要中共需要,它可以任意地搬出其御用專家、學者,為中共的政治利益站臺,充當中共的傳聲筒,而真正敢於探尋科研真相的科學家卻會被無情的打壓。

比如,在此次中共病毒爆發後,處處與中共保持一致論調的紅頂傳染病專家鐘南山在大陸名利雙收,而曾經講出中共隱瞞薩斯疫情真相的醫學界權威蔣彥永卻十多年來一直被中共監視、軟禁。

如今,中共又將紅觸角伸向海外,導致國際學術期刊不斷被赤化,自由開放的國際學術環境遭到破壞。久之,國際學術期刊就會淪為中共滲透並企圖統治世界的工具。相應地,科學家們要想在國際學術期刊發表論文,不得不開始進行自我審查以符合中共的意志。

中共病毒全球肆虐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疫情爆發初期,國際社會正是被世衛組織WHO的專家誤導,沒有及時採取措施,讓中共病毒迅速遊走於世界各國;臉書、YouTube等社交媒體也都配合進行言論審查,打壓與中共和WHO不同調的聲音。如上文所提到的,連《自然》、《科學》等學術界頂級期刊,也頻頻發文替中共發聲……

中共利用現代高科技,把中國變成一個奧威爾都無法想象的嚴格控制的社會、一個大監獄。中共也從來沒有掩飾其要統治世界的野心,如果人類不能斬除中共及其紅觸角,任由學術繼續墮落下去,那麼中共就將肆意揮舞「科學」的大棒實現其政治利益,打壓一切不符合其意志的人和事,在誤導世界的同時,將人類一步步帶向深淵。△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