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榜16年後 農家女發現被冒名頂替(圖)
 
2020-6-15
 



照片中左為陳雙雙(冒名者),右為陳春秀。馬賽克是中共媒體打的。

【人民報消息】在中共的領導下,有點錢有點勢的人就可以做任何違法的事情,甚至孩子考大學成績不合格,也可以花錢去冒名頂替那些沒錢沒勢但被錄取的孩子。這種事經常在地方新聞中出現,最近又有一則這樣的醜聞在山東冠縣被曝光。

據報導,事情發生在江澤民掌實權的歷史時期,2004年10月,20歲的考生陳春秀考了546分,被第三志願山東理工大學國際經濟與貿易專業錄取,但是她最終沒有等來高考錄取通知書,無奈之下決定去幾百公里外的煙臺市打工。

冒名者陳雙雙18歲,是文科生,高考成績只有303分,落榜之後,父親花錢托關係,使女兒陳雙雙拿著陳春秀的錄取通知書,前往淄博市的山東理工大學報到,成為一名大學生。最詭異的是,連陳春秀在學校的檔案袋都隨著冒名者一起轉到山東理工大學。

兩個山東冠縣的高考生,命運在這一年改寫。

陳春秀一直以為自己16年前落榜了,直到2020年5月21日,她參加完成人高考後,在學信網上查到自己在山東理工大學的就讀學籍和學歷。

5月26日,山東理工大學招生處工作人員向陳春秀證實,她的學籍被同縣考生陳雙雙頂替使用。

「落榜」後打工16年

陳春秀回憶說,2004年6月她參加完高考後,報了3個志願,前兩個是上海的學校,最後一個是山東理工大學。陳春秀當年的高考成績546分,離本科線差3分,被填報的第三志願——山東理工大學國際經濟與貿易專業錄取。

「我們家沒有電話,填報志願後,我留了鄰居家電話,後來問了好多次都沒消息,我想肯定是沒考上。」

從7月等到10月,錄取通知書仍未送到陳春秀手上。以為自己落榜的陳春秀,失去了復讀的信心,也不願給家裡增加負擔。「在農村,考不上大學,要麼種地,要麼去打工。」陳春秀選擇了後者。

2004年的10月,陳春秀到煙臺打工。她先是在食品廠做工人,長期接觸冷凍生鮮,雙手被凍出紅瘡,一個月能掙五、六百元(人民幣,下同)。後來又到電子廠加工鍍膜鏡片,每天接觸有刺激性的化學藥水,時間一久,她的嗓子變得沙啞。

2007年,本該大學畢業的陳春秀成了拉麵館的服務員,經常工作到凌晨,算上加班費,一個月只能掙一千多元。

直到結婚後,陳春秀才重新回到冠縣,後來在一家幼兒園做幼師。空閑時間裡,她經常想起自己的「大學夢」,於是2019年10月,她參加成人高考,並報考曲阜師範大學的小學教育專業。

2020年5月21日,時隔16年後陳春秀在學信網上查詢學籍信息時,意外地發現自己竟已經「上過一次大學」。網站顯示:陳春秀於2004年9月1日,曾在山東理工大學國際經濟與貿易專業(專科)入學就讀,離校日期為2007年7月1日。

除了她 還有3人被頂替

「一開始以為是同名同姓,但對照後發現,除了照片不是我本人外,學籍信息裡的姓名、性別、身分證號、出生日期、民族都是我的。」

她把疑惑告訴丈夫李俊偉。5月22日,李俊偉聯繫山東理工大學招生辦,招生辦王老師告訴他,經召集相關部門調查發現,當年的錄取通知書是以EMS寄到陳春秀家。

李俊偉告訴記者,5月26日,王老師一行人來到陳春秀老家家訪,核實當年為何沒有收到錄取通知書,並走訪村民咨詢情況。

在這次談話中,陳春秀得知自己是被別人頂替入學了。王老師還給陳春秀看了名單,告訴她當年除了她還有3個人被冒名頂替。

頂替者和本人身份信息、學籍信息不一致如何入學的呢?對此,山東理工大學方面給陳春秀的回覆為「當年都是靠肉眼看材料,這個頂替者材料比較全,做得最真,所以當年沒有發現」。

2020年6月3日,山東理工大學官網發佈對陳春秀進行學歷註銷處理的公示,材料顯示,頂替者陳雙雙使用陳春秀的名字,但兩人身分證號並不一致,陳雙雙是1986年出生,而陳春秀為1984年出生。

對此,6月11日晚,記者再次詢問參與調查的山東理工大學招生處王老師,他表示,由於時間跨度長,此事正在調查,材料已提交給紀委部門,其他無可奉告。

對於註銷學籍的決定,陳春秀認為不公平,「這是當年我考上的大學,直接註銷意味著我無法重新入學,我想恢復自己當年的名譽。」

陳春秀告訴記者,自己曾向山東理工大學提出重新上學的請求,但對方以「無此先例」拒絕。

就讀高中查不到學籍信息

5月28日,陳春秀來到高中母校武訓中學查詢學籍檔案提取信息。「管理學籍檔案的老師告訴我,我的檔案已經被提走了,但是沒有提文件記錄。」

陳春秀的高中班主任佀登成告訴記者,那年班上50多名學生,檔案都經過他蓋章後再封存交到檔案處,而提檔案也有嚴格流程。「必須本人拿,得有準考證和錄取通知書,沒有錄取通知書,檔案不會放給你的。」但後面怎麼提的檔他就不知道了。

「準考證當年一直在自己手裡,以為沒考上大學,我也從沒去過學校提檔案。」兜轉一圈後,陳春秀仍不清楚自己被頂替入學的具體情況。

頂替者父親花2,000元買學籍

李俊偉告訴記者,不久前他接到老家村幹部的電話,說有中間人提出,頂替者想見面,把事情說清楚。

6月10日晚,陳春秀及家人參與了這次會面,一名自稱為冠縣崇文街道辦事處工作人員許延軍的人表明,陳雙雙是自己親戚,委託他來溝通此事,「聊一聊怎麼解決」。但陳雙雙本人並未露面。

許延軍在會面時稱,陳雙雙的父親以前是商務局的人員,後來經商,經營一家市政工程公司,該公司在冠縣中標過多個政府基建工程項目。2020年4月,該公司還得標冠縣煙莊街道辦事處某道路工程項目。

談及頂替經過,許延軍解釋稱,「陳雙雙當年也參加了高考,但是成績不如陳春秀的好,於是陳雙雙的父親便通過中介花了2,000元為女兒買了個學籍入學。」

陳春秀並不認可花錢買學籍的說法,「我檔案都沒有了,我不信一個中介能辦成。」

6月11日,記者多次向陳雙雙轉達採訪請求均未獲響應,致電陳雙雙及其父親均無法接通,採訪短信也未回覆。

頂替者在街道辦做財務審計

據許延軍透露,陳雙雙目前在煙莊街道辦做審計工作,雖然在政府上班,但是她沒有編製,是個合同工。

6月11日下午,煙莊街道辦事處審計所高主任通過辨認學信網學籍照片證實,「這是所裡的工作人員,工作兩、三年了,一直用陳春秀的名字,大家都喊她秀兒。」

高主任介紹,從自己認識她時就叫這個名字(陳春秀),她住冠縣縣城,平時開一輛大眾轎車上下班,負責村級財務的審計,最近借調到縣委巡察組工作。

有人指出,「冒名頂替上大學」一事當初是通過什麼方式進行頂替?為何學校和相關部門沒有及時發現?背後有沒有公職人員失職瀆職、權力濫用,乃至腐敗問題等,一系列疑問還有待相關部門徹查給出負責任的答案。

陳春秀說,自己至今沒和陳雙雙見過面,希望有關部門能查清此事。

通過成人高考考上曲阜師範大學後,陳春秀在網上查詢到自己新的學籍信息,這次看到的是屬於自己的錄取照片。

「16年後,我通過新的方式證明自己。」△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