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榜16年后 农家女发现被冒名顶替(图)
 
2020-6-15
 



照片中左为陈双双(冒名者),右为陈春秀。马赛克是中共媒体打的。

【人民报消息】在中共的领导下,有点钱有点势的人就可以做任何违法的事情,甚至孩子考大学成绩不合格,也可以花钱去冒名顶替那些没钱没势但被录取的孩子。这种事经常在地方新闻中出现,最近又有一则这样的丑闻在山东冠县被曝光。

据报导,事情发生在江泽民掌实权的历史时期,2004年10月,20岁的考生陈春秀考了546分,被第三志愿山东理工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录取,但是她最终没有等来高考录取通知书,无奈之下决定去几百公里外的烟台市打工。

冒名者陈双双18岁,是文科生,高考成绩只有303分,落榜之后,父亲花钱托关系,使女儿陈双双拿着陈春秀的录取通知书,前往淄博市的山东理工大学报到,成为一名大学生。最诡异的是,连陈春秀在学校的档案袋都随着冒名者一起转到山东理工大学。

两个山东冠县的高考生,命运在这一年改写。

陈春秀一直以为自己16年前落榜了,直到2020年5月21日,她参加完成人高考后,在学信网上查到自己在山东理工大学的就读学籍和学历。

5月26日,山东理工大学招生处工作人员向陈春秀证实,她的学籍被同县考生陈双双顶替使用。

「落榜」后打工16年

陈春秀回忆说,2004年6月她参加完高考后,报了3个志愿,前两个是上海的学校,最后一个是山东理工大学。陈春秀当年的高考成绩546分,离本科线差3分,被填报的第三志愿——山东理工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录取。

「我们家没有电话,填报志愿后,我留了邻居家电话,后来问了好多次都没消息,我想肯定是没考上。」

从7月等到10月,录取通知书仍未送到陈春秀手上。以为自己落榜的陈春秀,失去了复读的信心,也不愿给家里增加负担。「在农村,考不上大学,要么种地,要么去打工。」陈春秀选择了后者。

2004年的10月,陈春秀到烟台打工。她先是在食品厂做工人,长期接触冷冻生鲜,双手被冻出红疮,一个月能挣五、六百元(人民币,下同)。后来又到电子厂加工镀膜镜片,每天接触有刺激性的化学药水,时间一久,她的嗓子变得沙哑。

2007年,本该大学毕业的陈春秀成了拉面馆的服务员,经常工作到凌晨,算上加班费,一个月只能挣一千多元。

直到结婚后,陈春秀才重新回到冠县,后来在一家幼儿园做幼师。空闲时间里,她经常想起自己的「大学梦」,于是2019年10月,她参加成人高考,并报考曲阜师范大学的小学教育专业。

2020年5月21日,时隔16年后陈春秀在学信网上查询学籍信息时,意外地发现自己竟已经「上过一次大学」。网站显示:陈春秀于2004年9月1日,曾在山东理工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专科)入学就读,离校日期为2007年7月1日。

除了她 还有3人被顶替

「一开始以为是同名同姓,但对照后发现,除了照片不是我本人外,学籍信息里的姓名、性别、身分证号、出生日期、民族都是我的。」

她把疑惑告诉丈夫李俊伟。5月22日,李俊伟联系山东理工大学招生办,招生办王老师告诉他,经召集相关部门调查发现,当年的录取通知书是以EMS寄到陈春秀家。

李俊伟告诉记者,5月26日,王老师一行人来到陈春秀老家家访,核实当年为何没有收到录取通知书,并走访村民咨询情况。

在这次谈话中,陈春秀得知自己是被别人顶替入学了。王老师还给陈春秀看了名单,告诉她当年除了她还有3个人被冒名顶替。

顶替者和本人身份信息、学籍信息不一致如何入学的呢?对此,山东理工大学方面给陈春秀的回复为「当年都是靠肉眼看材料,这个顶替者材料比较全,做得最真,所以当年没有发现」。

2020年6月3日,山东理工大学官网发布对陈春秀进行学历注销处理的公示,材料显示,顶替者陈双双使用陈春秀的名字,但两人身分证号并不一致,陈双双是1986年出生,而陈春秀为1984年出生。

对此,6月11日晚,记者再次询问参与调查的山东理工大学招生处王老师,他表示,由于时间跨度长,此事正在调查,材料已提交给纪委部门,其他无可奉告。

对于注销学籍的决定,陈春秀认为不公平,「这是当年我考上的大学,直接注销意味着我无法重新入学,我想恢复自己当年的名誉。」

陈春秀告诉记者,自己曾向山东理工大学提出重新上学的请求,但对方以「无此先例」拒绝。

就读高中查不到学籍信息

5月28日,陈春秀来到高中母校武训中学查询学籍档案提取信息。「管理学籍档案的老师告诉我,我的档案已经被提走了,但是没有提文件记录。」

陈春秀的高中班主任佀登成告诉记者,那年班上50多名学生,档案都经过他盖章后再封存交到档案处,而提档案也有严格流程。「必须本人拿,得有准考证和录取通知书,没有录取通知书,档案不会放给你的。」但后面怎么提的档他就不知道了。

「准考证当年一直在自己手里,以为没考上大学,我也从没去过学校提档案。」兜转一圈后,陈春秀仍不清楚自己被顶替入学的具体情况。

顶替者父亲花2,000元买学籍

李俊伟告诉记者,不久前他接到老家村干部的电话,说有中间人提出,顶替者想见面,把事情说清楚。

6月10日晚,陈春秀及家人参与了这次会面,一名自称为冠县崇文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许延军的人表明,陈双双是自己亲戚,委托他来沟通此事,「聊一聊怎么解决」。但陈双双本人并未露面。

许延军在会面时称,陈双双的父亲以前是商务局的人员,后来经商,经营一家市政工程公司,该公司在冠县中标过多个政府基建工程项目。2020年4月,该公司还得标冠县烟庄街道办事处某道路工程项目。

谈及顶替经过,许延军解释称,「陈双双当年也参加了高考,但是成绩不如陈春秀的好,于是陈双双的父亲便通过中介花了2,000元为女儿买了个学籍入学。」

陈春秀并不认可花钱买学籍的说法,「我档案都没有了,我不信一个中介能办成。」

6月11日,记者多次向陈双双转达采访请求均未获响应,致电陈双双及其父亲均无法接通,采访短信也未回复。

顶替者在街道办做财务审计

据许延军透露,陈双双目前在烟庄街道办做审计工作,虽然在政府上班,但是她没有编制,是个合同工。

6月11日下午,烟庄街道办事处审计所高主任通过辨认学信网学籍照片证实,「这是所里的工作人员,工作两、三年了,一直用陈春秀的名字,大家都喊她秀儿。」

高主任介绍,从自己认识她时就叫这个名字(陈春秀),她住冠县县城,平时开一辆大众轿车上下班,负责村级财务的审计,最近借调到县委巡察组工作。

有人指出,「冒名顶替上大学」一事当初是通过什么方式进行顶替?为何学校和相关部门没有及时发现?背后有没有公职人员失职渎职、权力滥用,乃至腐败问题等,一系列疑问还有待相关部门彻查给出负责任的答案。

陈春秀说,自己至今没和陈双双见过面,希望有关部门能查清此事。

通过成人高考考上曲阜师范大学后,陈春秀在网上查询到自己新的学籍信息,这次看到的是属于自己的录取照片。

「16年后,我通过新的方式证明自己。」△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