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這張照片,中共惡行遠超過你想像(圖)
 
陳光誠
 
2020-4-20
 



左邊是沒被抓捕之前的王全璋律師,右邊是出獄前臨時被藥物催肥的王全璋。

【人民報消息】文章摘要:2011年,謝陽因不相信中共會如此的邪惡而與朋友打賭探訪東師古的事。那時他的朋友說:「只要謝陽能拍一張與我(陳光誠)的合影,就能贏得10萬現金」。可不幸的是,謝陽律師到了東師古外圍不久,便遭中共安排的流氓打手綁架、毆打,在搶光了他的所有現金、手機和銀行卡等物品後,中共爪牙還用衣服蒙住他的頭把他扔進了遠處的坑裡。就在他以為會被活埋的時候,打手們駕車離開了......。

(文/陳光誠)我在10天前的文章中說過:「對於中共說『隔離兩週後,王全璋就會有真正的自由』,我是絲毫不相信的。根據中共黑權力集團以往的做法,中共分明是要把罪惡進行到底,不死不休」。如今,所謂的「兩週隔離期」滿後,中共爪牙仍然毫無道理地非法限制王全璋的人身自由,還要求王全璋「先適應適應」。中共政權真是沒有最無恥,只有更無恥。這也再次充分證明,我對中共的認識是對的。

值得特別強調的是,沒有一條法律規定,隔離期間要被限制通訊自由,而你中共命令當地派出所每天拿走王全璋律師的手機,就是不具有任何合法性的犯罪行為。因此,中共政權的毫無道理不僅貫穿於王全璋案件本身和「709大抓捕」每一個案件的始終,也貫穿於中共統治始終。

得知昨天(4月19日)謝陽律師到濟南見到了全璋律師,還拍了照片出來的消息,令我感到稍許欣慰的同時,也想起了2011年,謝陽因不相信中共會如此的邪惡而與朋友打賭探訪東師古的事。那時他的朋友說:「只要他能拍一張與我的合影,就能贏得10萬現金」。可不幸的是,謝陽律師到了東師古外圍不久,便遭中共安排的流氓打手綁架、毆打,在搶光了他的所有現金、手機和銀行卡等物品後,中共爪牙還用衣服蒙住他的頭把他扔進了遠處的坑裡。就在他以為會被活埋的時候,打手們駕車離開了......。中共的邪惡遠超世人想像,所以很多人認識中共的過程十分曲折,代價非常慘重。

事隔九年,勇敢的謝陽律師在王全璋被軟禁時再次來到了山東,探訪他。我相信,無論是在謝陽律師出發前,旅途中,還是見到王全璋後,當年探訪東師古經歷的一樁樁、一幕幕一定會在他的腦海中不斷回放,猜測此行結果,做著對比......。九年時間過去,人們對於中共政權邪惡本性的認知,毫無疑問已有了質的飛躍。

王全璋律師被中共任意囚禁四年多,很明顯,中共暴政和暴行在他內心留下了很深的陰影。這一點,從他與文足對中共要求他刪帖的反應中就能看得出來。這也讓我記起了很多朋友在茉莉花革命時,被中共抓捕酷刑後內心的創傷久久不能治癒的痛苦。

今天是2020年4月20日,是我逃出中共魔爪八周年的日子。八年來,中共的控制手段也有了很大的不同:大數據,人臉識別,動態追蹤......,中共控制人民的能力不斷提高,中共迫害人民的罪惡行為仍在繼續-被失蹤、非法拘禁、株連迫害家人,無處不在......。唯一不同的是,中共無恥的變本加厲已經到了耍流氓還要求民眾適應的赤裸裸程度,然而這是注定不能得逞的。

因為民間力量的成長更加驚人,中共以東師古模式對付王全璋律師的妻子李文足,只堅持了兩天;眾多普通網民在疫情爆發之後,紛紛要求中共取消對言論的管控;中共對被強制失蹤的高智晟律師的恐懼等等,都昭示著中國民間社會、公民意識在潛移默化中成長,令中共極為焦慮不安。不管王全璋律師近期能否獲得真正的自由,江天勇律師被非法拘禁還要繼續多久,都不會影響這一進程:無論中共怎樣瘋狂打壓,都無法阻止民間力量成長-這一社會變革基礎在不斷被夯實。△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