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眼所限!原來太陽表面不長這樣(多圖)
 
尉遲鳴
 
2020-2-28
 



夕陽西下時的太陽我們很熟悉。



這是迄今為止對太陽表面的最詳盡的觀察。


太陽是太陽系中心的恒星。


再放大,太陽表面長的這樣,和我們的肉眼直接看到的太陽完全不一回事。

【人民報消息】太陽,誰沒見過?!

但是,最近,天文學家們專門用於觀測太陽的新型望遠鏡已發佈了新的一批圖像,結果令人嘆為觀止,看起來她不是太陽,但是她確實是太陽,只不過這不是我們看見過的太陽!

報導說,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位於毛伊島哈萊阿卡拉的Daniel K. Inouye太陽望遠鏡比我們人類的肉眼厲害,它們以我們所見過的最精緻細節展示了恒星表面的形態——如得克薩斯州大小的對流粒子以及微小的磁特徵——後者如同磁場的根莖,從那裏延伸至太空。

馬拉諾天文研究所夏威夷大學的天文學家Jeff Kuhn說:「在人類從地表研究太陽的歷史中,這實際上是自伽利略時代以來的最大飛躍。重要性無以言表。」

真的如此重要?天文學家是這樣認為的。他們通過人造的太陽望遠鏡看到的,是在人的這個分子空間裡研究得來的。

過去,看到《聖經》裡描述上帝用泥土造人,感到很困惑:人怎麼會是泥土造的呢?現在才得知,在神看來,分子就是「土」。我們人體是由分子細胞組成的,我們人類能夠達到的空間只能是分子構成的地方,因此人類空間是宇宙中唯一迷的空間。除非修煉正法,提高層次,否則人類只能在土裡鉆來鉆去。

報導說,恒星表面的瑰麗現象已經足夠驚人,不過科學家更感興趣的是那些被等離子體扭曲和纏結的磁場,它們可以引發強大的太陽風暴,能夠摧毀地球上的電網(儘管機率很小)。

科學家說,強度較低的太陽風也能影響到通信和導航系統,並產生華麗的極光,但我們對外層空間氣象的理解和預測能力仍極為有限。這就是科學家們對Inouye太陽望遠鏡寄予厚望之處。

新聞讀到這裏,突然想起11年前的另一個新聞。

◎ 上帝居住的地方被淡化




1993年12月中旬,宇航員維修過哈勃太空望遠鏡之後,短短幾天就出現奇蹟,望遠鏡聚焦在遙遠天際的一個星團,結果拍攝到宇宙中璀璨的天國世界!

1993年12月26日,哈勃太空望遠鏡拍攝到宇宙中的天國世界。這是哈勃太空望遠鏡傳回美國馬裡蘭州格林貝爾特的戈達德太空飛行中心的幾百張圖片顯示的。

這些照片清楚的顯示出,在茫茫的夜空當中,有一大片璀璨無比的城市,絕對是城市,這簡直就是現實生活中的神話故事!

這些圖片被NASA隱瞞了16年之久。2009年被忍無可忍的女研究員梅森博士(Marcia Masson)壯著膽兒披露出來。

2009年,梅森博士說,哈勃太空望遠鏡的目的是為拍攝遠在宇宙邊緣的圖像,但16年前鏡頭一度發生故障,直到有宇航員奉令去將它修復。修復完成後,該望遠鏡傳回的第一張圖片是千變萬化的色彩和亮光。當調整聚焦後,傳回的圖片出現了天國城市,美國航天局分析家驚呆了,他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來那些千變萬化的色彩和亮光來自於神的世界!

梅森博士引述美國航天局內部專家的話,表示那片城市絕對是天國,「因為就我們所知,人體生命是不可能存在於一個冰冷的、沒有空氣的太空中。」

「經過檢查和再檢查,他們的結論是『圖像是真的』。他們還推論,那個城市不可能是由我們已知的生命在居住。」梅森博士說,「我們發現的是上帝居住的地方。」

「就是它,它就是我們一直在等待的證據!」相信有神存在的梅森博士興奮的說。

美國航天局的專家證實,1993年此圖片引起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和副總統戈爾的興趣,他們要求每日提出簡報。

1993年,美國航天局曾按教皇約翰·保羅二世(2005年去世)的要求,將照片傳給他。由於美國航天局拒絕對12月26日的照片報導作出評論,所以梵蒂岡方面低調處理,保持沉默。

航天局專家們承認,美國航天局已發現到一些有可能改變未來全人類思維和信仰的東西了。

獲得航天局那一張照片副本的梅森博士認為拍攝到神的世界決不是偶然的,她說:「歪打正著,超級好運之下,美國航天局哈勃望遠鏡瞄準了特定的地點、在特定的時間裡,拍攝到了這些照片。我沒有特定的宗教信仰,但是我並不懷疑是有某人或某事在影響著,讓哈勃望遠鏡對準了某一個特定的太空位置。」

隨後,她更明確闡述自己的觀點: 「某人或某事是指上帝自己嗎?宇宙那麼廣闊,所有地方都是美國航天局可以拍攝探索的對象,為何會偏偏選中那裏呢?肯定是有生命操控這件事情。」

但美國航天局一直沒有把所發現、所拍攝的宇宙真實告訴給人類,包括那些在宇宙中飛行的像星系一樣龐大的仙女。他們只把可以愚弄人類的毫無價值的東西放到那些雜誌上誤導人。

1993年拍照到天國世界,距今已經27年。從梅森博士2009年爆料,距今也過去了11年。但是,天文學家們不但沒有更換轉筋的腦袋,而且還依舊在誤導讀者。

◎ 太陽望遠鏡是科學家眼裡的上帝

管理Inouye的聯合大學天文研究協會的Matt Mountain表示:「在地球上,我們可以準確地預測世界各地是否會下雨,但還沒有發展出太空氣象學。我們對太陽風的預測能力比陸地天氣落後50年,甚至更長。我們需要掌握太空氣象背後的基本物理學,而這顯然要從太陽開始,這是Inouye太陽望遠鏡未來幾十年中的任務。」

Inouye太陽望遠鏡的負責人Thomas Rimmele說:「都和磁場相關。要揭開太陽的最大謎團,我們不僅必須能夠清楚地看見1.5億公里外的這些微小結構,而且還必須非常精確地測量它們在恒星表面的磁場強度和方向,以及延伸到外部大氣的數百萬度高溫的日冕。」

國家科學基金會天文科學部的天文學家戴維·波波茲(David Boboltz)說:「最初的圖像僅僅是個開始。自伽利略於1612年首次將望遠鏡對準太陽以來,Inouye太陽望遠鏡將在投入使用後5年內收集更多有關太陽的信息。」

◎ 為什麼太陽表面不長這樣




2002年拍攝的高清晰度太陽黑子圖像。這是有史以來拍攝到的太陽最高清晰度的照片之一。

科學家興奮的說:高清晰度太陽黑子圖像是有史以來拍攝到的太陽最高清晰度的照片之一。這令人驚嘆的圖像底部顯示的是一個太陽黑子的細節,頂部是玉米粒一樣的沸騰顆粒狀液體。

這張照片在2002年拍攝,使用了位於加那利群島的瑞典太陽望遠鏡,它使用先進的高分辨率自適應光學系統和其它圖像處理技術,來消除地球大氣層的模糊效果。

太陽表面是長這樣嗎?不是。這是人造的太空望遠鏡拍照回來的圖像。是給穿著肉身,長著肉眼的人類看的。

我們得知,宇宙所有的空間都不迷,只有人類空間是一個迷的空間。所以,儘管天文學家如此興奮,但卻永遠也無法證實太陽的真相。(文/尉遲鳴)△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