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封城40天 受困者:如坐牢10年(圖)
 
2020-2-29
 



湖北民眾夏花容邀請親家一家人到湖北過年,因武漢封城滯留在湖北,兩家一共17人被迫同住屋檐下。

【人民報消息】武漢封城進入40天,在封城前因各種原因進入武漢而「被滯留」的民眾都焦急等待著出去的那一天。有民眾表示,被困在武漢40天,覺得每天都像是在「坐牢」。

據媒體報導,這些武漢的「被滯留者」有人是去看病;有人是探親;有人是去旅行;也有人是在封城後因為下錯高速而受困武漢。

一家三代去武漢看病 渴望回家

40天前,湖北鹹寧的陳欣因為四個半月大的女兒發高燒到40.7℃,她和丈夫、母親匆忙穿著睡衣便開車去醫院。他們先去了當地醫院,做了檢查後,醫生說可能是腦炎,建議馬上送武漢問診。

陳欣從未想過,本是去武漢求醫卻被困在武漢,還差點流落街頭。

陳欣的女兒在武漢市婦幼保健院被診斷為膿毒血症,住進ICU,要做腰穿手術,從骨縫裡將腦脊髓抽出來。女兒不停地哭,陳欣也不停地哭。

武漢肺炎疫情越來越嚴重,他們所在的這層病房之前有小孩感染武漢肺炎。1月29日,醫生找陳欣談話,隱晦地表達待在醫院可能會更危險,建議她帶著女兒回家。

第二天,陳欣帶著女兒出院,女兒的病情還未穩定下來,他們一家四口又碰上難題——「在武漢沒有家,那我們住哪?」

她打了很多家酒店的電話,沒有一家願意接收。陳欣打政府單位電話求助,希望在說明情況後申請出武漢回家。她打了市長熱線、交管局,再打到疾控中心、小區、求助站……電話打過去,對方總是會給她下一個電話,一圈打下來又回到原點,「你打市長熱線問問吧」。

陳欣看著還在發燒的女兒,「再這樣下去,過兩天要抱著寶寶在街上流浪了……我該怎麼樣,幫幫我吧!」陳欣無助地發了一條求助微博。

第二天,有朋友看到她的微博,說自己的房子空著,可以讓陳欣一家去住。

總算有了住的地方,但問題依然接踵而至。有天晚上,陳欣的父親一個人在家心臟病發作,給陳欣發微信說身體動不了。陳欣幫父親打了120,但小區上門登記後聽到陳欣父親是從廣州回來的,就走了。

比陳欣更著急著回家的是她母親,一邊是陳欣發病的父親,另一邊是身體一直不好的陳欣外公。

陳欣外公年前剛做過心臟搭橋手術,最近心臟病復發在家裡吸氧。陳欣母親也不敢讓外公外婆獨自去醫院,母親邊和外婆打電話邊哭。陳欣也想哭,但怕自己哭起來母親更收不住了,只能在一旁咬著嘴唇強忍著。

最近這段時間,外公外婆都是靠鄰居「投食」,誰家有多的菜就往他們門口放一點,敲敲門就走了。

陳欣覺得封城後的這段時間,像是過了10年。她和其他同樣滯留在武漢的外地人聚集在一個500人群裡,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渴望:回家。

武漢探親被困 個體戶擔心生意破產

1月17日,廣東江門的個體戶梁秀文出發前往武漢探親。姐姐的婆家在武漢,年前姐姐回到武漢備產二胎。梁秀文想帶著父母和孩子來探望姐姐,順便開車把姐姐在廣東念書的大兒子帶到武漢,然後一大家子一起過年。

出發前,梁秀文就看到有關武漢「不明原因肺炎」的新聞,有點擔心,打電話和姐姐問問情況。

姐姐說,新聞上公告過了,說是謠言,已經把幾個人抓起來了,沒事的,我們都沒事。姐姐連著說了幾次沒事,打消了梁秀文心裡的顧慮。

在封城的前一天,姐姐的第二胎出生了,姐夫的弟弟一家也來了,三家人都為新生兒感到喜悅。

1月23日早上,梁秀文醒來後看到10時封城的消息,這一刻她才意識到這次疫情可能不同尋常,已經到了要封城的地步。她開始有點慌了,和家人商量要不要趁還有點時間趕快走。

最終梁秀文一家留了下來,但越來越心慌。隨著感染人數不斷倍增,梁秀文的焦慮隨之倍增。

最近,家裡水果蔬菜緊缺,女兒叫著好久沒有吃到肉了,總追著她問,「媽媽,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回到自己家?」

每天三家十幾口人要吃飯,餐桌坐不下,只能分批吃,老人小孩先吃,剩下的人再吃。梁秀文每天也不好意思多吃,覺得自己一家5口住在姐姐婆家給人添了不少麻煩。

她說,你看這麼一大家子人,我們再吃下去都要把人家吃空了,現在東西又不好買。村子裡實行管控,只有村口小賣部的老板能隔幾天出去進一次貨。蔬菜大多都是二十幾元一斤,連土豆都要七、八元一斤。

另一邊,回不去的這一個多月時間裡,房租、員工工資加上還貸款,梁秀文支出5萬多元。「如果再不回去我就要破產了。」

受困武漢 客人睡房間主人睡廁所外

有人過年前到湖北做客,原本只打算住幾天,現在一住一個多月走不了,主人讓客人睡房間,自己只能睡在廁所外。

一家人過年聚在一起,原本是一大樂事,但這年早過了,親戚還沒走。

湖北民眾夏花容說,我養了3頭豬都吃掉了,殺了8只雞,還留幾隻沒殺,因為我孫子要吃雞蛋,養了3只鴨也都殺掉吃掉了,吃了幾百斤米。

在湖北荊州市的夏花容,今年邀請四川媳婦的家人來湖北過年,沒想到武漢肺炎疫情蔓延,政府下令封城,四川親戚回不去。兩家一共17人被迫同住屋檐下,客人有床睡,主人只好睡地板。

夏花容說,我和老伴現在都在衛生間門口住,我已經睡了40幾天,和親家沒有矛盾,但有一點小摩擦。

眼看家裡就要彈盡糧絕,還好小區送來食物,讓他們能夠勉強繼續待下去。

未及時離開武漢 打工仔失業無以為繼

黃亮是湖北孝感人,來武漢務工的3年裡,他做過建築工人,也做過臨時保安。原本計劃1月23日回家,因為武漢離家近,黃亮回家的票都是隨走隨買。

1月23日他一覺醒來已是11時多,看了新聞推送才知道封城了,回不去了。

更讓黃亮感到恐懼的是無法出門掙錢,原本就是做著一些臨時工,手裡沒有太多積蓄,如果封城封得久了,自己可能撐不下去了。

正月初五,黃亮住在一個小區裡的朋友說雷神山那邊在招臨時工人,黃亮正愁著哪裏找點活掙錢,於是跟著朋友一起去雷神山。

黃亮回憶,自己去做工的那兩天,那邊是人山人海。他當時看著那麼多人,感到很疑惑:為什麼政府把商場都關閉,呼籲居民們都要隔離,不要聚集,街上空無一人,但工地上這麼多的人,人與人之間都離得那麼近?

做了兩天後,雷神山那邊說不需要臨時工了,黃亮又失業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