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封城40天 受困者:如坐牢10年(图)
 
2020-2-29
 



湖北民众夏花容邀请亲家一家人到湖北过年,因武汉封城滞留在湖北,两家一共17人被迫同住屋檐下。

【人民报消息】武汉封城进入40天,在封城前因各种原因进入武汉而「被滞留」的民众都焦急等待着出去的那一天。有民众表示,被困在武汉40天,觉得每天都像是在「坐牢」。

据媒体报导,这些武汉的「被滞留者」有人是去看病;有人是探亲;有人是去旅行;也有人是在封城后因为下错高速而受困武汉。

一家三代去武汉看病 渴望回家

40天前,湖北咸宁的陈欣因为四个半月大的女儿发高烧到40.7℃,她和丈夫、母亲匆忙穿着睡衣便开车去医院。他们先去了当地医院,做了检查后,医生说可能是脑炎,建议马上送武汉问诊。

陈欣从未想过,本是去武汉求医却被困在武汉,还差点流落街头。

陈欣的女儿在武汉市妇幼保健院被诊断为脓毒血症,住进ICU,要做腰穿手术,从骨缝里将脑脊髓抽出来。女儿不停地哭,陈欣也不停地哭。

武汉肺炎疫情越来越严重,他们所在的这层病房之前有小孩感染武汉肺炎。1月29日,医生找陈欣谈话,隐晦地表达待在医院可能会更危险,建议她带着女儿回家。

第二天,陈欣带着女儿出院,女儿的病情还未稳定下来,他们一家四口又碰上难题——「在武汉没有家,那我们住哪?」

她打了很多家酒店的电话,没有一家愿意接收。陈欣打政府单位电话求助,希望在说明情况后申请出武汉回家。她打了市长热线、交管局,再打到疾控中心、小区、求助站……电话打过去,对方总是会给她下一个电话,一圈打下来又回到原点,「你打市长热线问问吧」。

陈欣看着还在发烧的女儿,「再这样下去,过两天要抱着宝宝在街上流浪了……我该怎么样,帮帮我吧!」陈欣无助地发了一条求助微博。

第二天,有朋友看到她的微博,说自己的房子空着,可以让陈欣一家去住。

总算有了住的地方,但问题依然接踵而至。有天晚上,陈欣的父亲一个人在家心脏病发作,给陈欣发微信说身体动不了。陈欣帮父亲打了120,但小区上门登记后听到陈欣父亲是从广州回来的,就走了。

比陈欣更着急着回家的是她母亲,一边是陈欣发病的父亲,另一边是身体一直不好的陈欣外公。

陈欣外公年前刚做过心脏搭桥手术,最近心脏病复发在家里吸氧。陈欣母亲也不敢让外公外婆独自去医院,母亲边和外婆打电话边哭。陈欣也想哭,但怕自己哭起来母亲更收不住了,只能在一旁咬着嘴唇强忍着。

最近这段时间,外公外婆都是靠邻居「投食」,谁家有多的菜就往他们门口放一点,敲敲门就走了。

陈欣觉得封城后的这段时间,像是过了10年。她和其他同样滞留在武汉的外地人聚集在一个500人群里,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渴望:回家。

武汉探亲被困 个体户担心生意破产

1月17日,广东江门的个体户梁秀文出发前往武汉探亲。姐姐的婆家在武汉,年前姐姐回到武汉备产二胎。梁秀文想带着父母和孩子来探望姐姐,顺便开车把姐姐在广东念书的大儿子带到武汉,然后一大家子一起过年。

出发前,梁秀文就看到有关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的新闻,有点担心,打电话和姐姐问问情况。

姐姐说,新闻上公告过了,说是谣言,已经把几个人抓起来了,没事的,我们都没事。姐姐连着说了几次没事,打消了梁秀文心里的顾虑。

在封城的前一天,姐姐的第二胎出生了,姐夫的弟弟一家也来了,三家人都为新生儿感到喜悦。

1月23日早上,梁秀文醒来后看到10时封城的消息,这一刻她才意识到这次疫情可能不同寻常,已经到了要封城的地步。她开始有点慌了,和家人商量要不要趁还有点时间赶快走。

最终梁秀文一家留了下来,但越来越心慌。随着感染人数不断倍增,梁秀文的焦虑随之倍增。

最近,家里水果蔬菜紧缺,女儿叫着好久没有吃到肉了,总追着她问,「妈妈,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回到自己家?」

每天三家十几口人要吃饭,餐桌坐不下,只能分批吃,老人小孩先吃,剩下的人再吃。梁秀文每天也不好意思多吃,觉得自己一家5口住在姐姐婆家给人添了不少麻烦。

她说,你看这么一大家子人,我们再吃下去都要把人家吃空了,现在东西又不好买。村子里实行管控,只有村口小卖部的老板能隔几天出去进一次货。蔬菜大多都是二十几元一斤,连土豆都要七、八元一斤。

另一边,回不去的这一个多月时间里,房租、员工工资加上还贷款,梁秀文支出5万多元。「如果再不回去我就要破产了。」

受困武汉 客人睡房间主人睡厕所外

有人过年前到湖北做客,原本只打算住几天,现在一住一个多月走不了,主人让客人睡房间,自己只能睡在厕所外。

一家人过年聚在一起,原本是一大乐事,但这年早过了,亲戚还没走。

湖北民众夏花容说,我养了3头猪都吃掉了,杀了8只鸡,还留几只没杀,因为我孙子要吃鸡蛋,养了3只鸭也都杀掉吃掉了,吃了几百斤米。

在湖北荆州市的夏花容,今年邀请四川媳妇的家人来湖北过年,没想到武汉肺炎疫情蔓延,政府下令封城,四川亲戚回不去。两家一共17人被迫同住屋檐下,客人有床睡,主人只好睡地板。

夏花容说,我和老伴现在都在卫生间门口住,我已经睡了40几天,和亲家没有矛盾,但有一点小摩擦。

眼看家里就要弹尽粮绝,还好小区送来食物,让他们能够勉强继续待下去。

未及时离开武汉 打工仔失业无以为继

黄亮是湖北孝感人,来武汉务工的3年里,他做过建筑工人,也做过临时保安。原本计划1月23日回家,因为武汉离家近,黄亮回家的票都是随走随买。

1月23日他一觉醒来已是11时多,看了新闻推送才知道封城了,回不去了。

更让黄亮感到恐惧的是无法出门挣钱,原本就是做着一些临时工,手里没有太多积蓄,如果封城封得久了,自己可能撑不下去了。

正月初五,黄亮住在一个小区里的朋友说雷神山那边在招临时工人,黄亮正愁着哪里找点活挣钱,于是跟着朋友一起去雷神山。

黄亮回忆,自己去做工的那两天,那边是人山人海。他当时看着那么多人,感到很疑惑:为什么政府把商场都关闭,呼吁居民们都要隔离,不要聚集,街上空无一人,但工地上这么多的人,人与人之间都离得那么近?

做了两天后,雷神山那边说不需要临时工了,黄亮又失业了。△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