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中共说不!她在美国被心脏病猝死(多图)
 
董九旺
 
2019-9-30
 



报告河南艾滋疫情第一人王淑平。



王淑平去世前在美国犹他大学担任研究员。


王淑平和舞台剧《地狱宫殿的国王》的剧作者高雅竹合影。

【人民报消息】中共国抗击艾滋血祸的英雄,是些什么人?有如下这些人:

高耀洁:民间防艾第一人。
桂希恩:发现中共国艾滋村第一人。
王淑平:报告河南艾滋疫情第一人。
孙永德:预警疫情上书中央第一人。
高燕宁:高校走进河南艾滋村研究第一人。

正因为以上这些人,我们知道了河南艾滋疫情的可怕,由于媒体报导的缘故,我们对高耀洁这个名字比较熟悉,但是对报告河南艾滋疫情第一人的王淑平却一无所知。

中共国安在今年9月21日,非法建政70周年前夕,暗杀了2001年定居于美国的王淑平,这样我们才知道她的故事,与中共暗杀她的原因。

9月5日一个名为《地狱宫殿的国王》的舞台剧在英国伦敦公演。剧情是以20多年前河南艾滋村和「卖血经济」为题材创作的,主线是王淑平当年报告河南艾滋疫情的过程及失去工作、失去婚姻的遭遇。中共对此剧惊恐万分,要求她阻止该剧公演,遭到王淑平的拒绝。

9月12日,剧组召开新闻发布会。王淑平到场祝贺,并与此舞台剧的编剧亲密合影。9月21日,59岁的王淑平猝死。

这个舞台剧的编剧高雅竹(Frances Ya-Chu Cowhig)是半个华裔,父亲(David Cowhig 中文名高大伟)曾任美国外交官,母亲是台湾人。她的全家都视王淑平为英雄。他们对20多年前河南的「卖血经济」并不陌生。

王淑平为舞台剧《地狱宫殿的国王》的公演付出生命

今年10月1日是中国大陆人的国殇日,中共非常非常重视自己的这个非法建政的「庆典」活动,连北京的老百姓上公共厕所都必须实名制,更不必说买菜刀、剪子之类的生活用品。

在今年10月1日之前上演《地狱宫殿的国王》,无疑让中共如芒在背。中共知道唯一能阻止上演的只有王淑平本人,如果她提出未授权高雅竹撰写这个话剧,那么就意味着该剧内容侵权,演出就是非法。

于是,中共安全部门找到王淑平在河南的亲属和以前的同事,逼迫他们劝说王淑平出面阻止高雅竹在西方国家公演根据她的经历创作的舞台剧。王淑平没有答应。《地狱宫殿的国王》9月5日如期在伦敦公演,大获好评。


9月12日,王淑萍和剧作者高雅竹在舞台剧「地狱
之王的宫殿」的新闻发布会上合影,9天后遇害。
9月12日,王淑萍和剧作者高雅竹(弗朗西斯·雅竹·科威格)在舞台剧「地狱之王的宫殿」的新闻发布会上合影。9天后,9月21日,身体健康的王淑萍被中共国安以心脏病猝死的形式在美国犹他州盐湖城谋杀。

外媒报道说,9月21日,王淑平在和她的美国丈夫盖瑞·克里斯滕森(Gary Christensen)及友人在盐湖城登山途中猝死。据信死因是心脏病。

但是蹊跷的是,和那些被中共心脏病猝死的人一样,王淑平从未有过心脏病史。

得知王淑平去世的消息后,高雅竹的父亲高大伟非常悲痛,发推文致哀:「她是个意志坚定、无比乐观、极富爱心的女性。」「(她是)我的英雄。我的朋友。」

普通医生在中共国做职责范围之内的事

王淑平生前是中国大陆河南省一位普通的医生,研究流行病,30多岁时做了一件职责范围之内但需要勇气的事,然后为此付出了失去工作、家庭破碎的代价,以致付出生命的代价。可见,爆中共真料是需要道德勇气来支撑的。

1991年,王淑平在河南省一个区卫生局下属的血站工作,当时许多人将血液卖给当地政府经营的血库。

据BBC报道,中共国当时实行禁止血液制品进口的政策,以防止海外的各种病毒通过血液制品入境。但国内在血液的采集和处理方面十分落后,没有任何预防污染、交叉感染的措施。


这名29岁的男子2000年因为卖血感染了艾滋病毒。
他从16岁开始卖血攒钱,为家里盖房子。
那年,王淑平发现当时在河南盛极一时的「卖血经济」中一个可怕的安全漏洞——许多人卖血求生,但对这个过程中的病毒感染危险没有丝毫概念。无论是官办的还是民办的血站又都没有肝炎和艾滋病毒排查机制。

艾滋病病毒和肝炎病毒携带者卖血,血站的血液制品受了污染,因为采血方式不良、抽血时交叉感染等,然后又通过不同渠道传染给健康的献血者和更多无辜的健康民众。血站本身成了一个公共卫生隐患。

王淑平意识到捐血站对公众健康构成巨大风险,许多捐血者都感染到C型肝炎病毒或艾滋病。她向主管建议改变作法但未被采用。

4年过去了,1995年王淑平发现一个更恐怖的漏洞,一位爱滋病毒携带者曾在4个血站卖过血。她写报告建议河南省所有血站进行爱滋病毒检验,请求血站排查艾滋病毒携带者,又被领导告知太费钱,事情又不了了之。

于是,着急万分的王淑平随即成立了一个临床检验中心,挂靠在卫生局,财务自理,主要工作是筛查血液样本。她随机采集了4百多份血液样本,发现HIV抗体阳性反应率均在13%左右。

1995年冬,她坐下来开始写疫情报告。地方卫生部门依然不理不睬。1996年,她终于被逼到越级上北京反映情况,把报告和检测数据上交卫生部,却遭人殴打攻击、检验设备也遭破坏。她被直接上司下令调离血站,去了卫生局。

她当时的丈夫在卫生部门工作,因为妻子爆料揭露河南「血祸」,在机关里也受到排挤。他承受不了这种压力,夫妻之间为此有了裂痕。

1996年,在王淑平进京反映情况后,卫生部发现并承认华中地区面临艾滋病危机,至少50万人在血站卖血后感染艾滋病毒,河南是艾滋病毒疫情最严重的一个省,于是下令必须对献血卖血者做丙肝病毒检测。

中国大陆各地所有的血站都关门整顿。血站恢复工作后,增加了抽血前必须查验艾滋病毒(HIV)这一项。政府后来开了一家专科医院,专治与艾滋病相关的病患。

中国需要王淑平这样的良心医生


离婚、赴美很多年之后,王淑平与理解她的美国人
克里斯滕森结婚。
遇害前不久的一天,王淑平接受BBC广播4台《女性时光》节目采访,回忆当时的情形:

「有一个地方卫生官员在一次公共卫生工作会议上公开抱怨,说『哪个家伙那么大胆,居然把这事报告到中央。』我站起来说,报告是我写的,我是女人。」

「伟光正」教育出来的人很不开心,他们的座右铭就是「有钱不赚王八蛋」,地方卫生系统官员对王淑平挡了他们的财路非常愤怒,他们不能容忍自己的个人利益受到丝毫损失。

但王淑平的思维并没有转到保护自己的念头上去,她很开心、很开心,因为很多人将因此免于无辜感染可怕病毒。

被害前一个月,在接受伦敦Hampstead剧场官网采访时,主持人问她是否知道这么做意味着给自己惹麻烦,王淑平说:「我当时没这么想。我以为马上会采取行动来解决问题。作为医生,我首先考虑的是病人和公众的利益,不是我自己。我有机会修改报告,而且事情越来越清楚,如果不这么做会有后果。」

她说:「我遇到了巨大的麻烦,涉及到权力金钱和无钱无势者的冲突。我决定为感染丙型肝炎病毒和艾滋病毒的无辜的人站出来。」

王淑平生前最后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依然说:「我没有考虑自己的命运。这是医生职业操守的第一条。」

1996年晚些时候,一名卫生系统官员告诉王淑平,她被开除公职,可以回家专职伺候丈夫。这直接导致婚姻破裂。

最后的结果是,她被迫与丈夫离婚。2001年,王淑平告别子女,只身一人移居美国,从此再也没有回过中国。

她给自己起的英语名叫 Sunshine,翻译成中文的意思是阳光。朋友们说这个名字很符合她。王淑平是个很阳光、很乐观、很正直的人。

王淑平坦承,说实话让她在中共统治区付出了代价:工作没了,婚姻破裂了,家庭不完整了。但让她毫无悔意的是,她付出代价救了成千上万人的命,她觉得这份付出是值得的。

离婚很多年以后,王淑平和美国人盖瑞·克里斯滕森(Gary Christensen)结婚,到盐湖城定居。她在犹他州大学当研究员。

2019年9月21日,在黎明即将到来的时刻,为了让世界看到中共对待人民的真实面目,王淑平倒在了黑暗之中。

王淑平,你是高贵的中国人。英雄。(文/董九旺)△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