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人爆料:中共沉默的力量侵襲白宮(4)(圖)
 
——外表的光鮮亮麗掩藏不了內心的荒蕪
 
門禮瞰
 
2019-1-3
 



張首晟一家在兒子張晨波的哈佛大學畢業典禮上。從左到右:張首晟、畢業於斯坦福大學的女兒、畢業於哈佛大學的長子張晨波,博士數學家妻子余曉帆。



張首晟選擇了一條貪婪之路,最終失去了生命。圖為張首晟2012年獲得狄拉克獎。

【人民報消息】毫無疑問,張首晟是個才子。郭文貴在另外一個視頻裡說,與他接觸,完全感覺不到張首晟是位科學家,就感覺他是泡在股市上的人。股市是幹麼的?玩錢的。

2018年12月1日,張首晟被自殺,7日推特上有張首晟的朋友、金博士的理性省思,他說:在悼念張首晟教授的同時,請允許直言不諱,實事求是,他不是一個完人,他選擇了一條通吃一切的崎嶇之路,這條路夾在大國博弈之間,不僅是學術,還有投資和現實衝擊,既要爭取諾貝爾獎,又要變得越來越富有,一念之差便可走入永遠走不出來的誤區。

鄰居金博士的評論

金博士寫道:我和他交談過好幾次,孩子們常在他家和我家學習,準備SAT。

他太優秀了,優秀得失去了自我,幾年前建立的丹華資本的本質上就是一步錯棋。

也許,學術已經達到了頂峰,餘下的便是向首富看齊。

周圍認識他的朋友無一不感到深深可惜,可惜他迷失了方向……

學術界包括斯坦福大學同樣感到可惜,但迄今不見有人為他辯護。

為什麼?

他理應在學術上不斷攀登新的高峰,不應在看不見硝煙的商場上搏擊。

點到為止。

金博士寫道:外表的光鮮亮麗掩藏不了內心的荒蕪。張首晟一家人,他兒子畢業於哈佛大學,谷歌阿法狗(人工智能AlphaGo)。他女兒畢業於斯坦福大學,他老婆是博士數學家,典型的矽谷華人精英一家,而他跳樓身亡。幸福美滿的一家,就這樣完了。

中國科學家,若小學中學在大陸受教育,會在公民、政府、國家等政治概念及相互關係上出現嚴重的認知錯誤。若出國後不補正確的政治課,其固有認知極易接受反西方的遊說和蠱惑,被反文明者利用。

CCP剛剛建國時的海外華人科學家,各領域的專家紛紛放棄優渥的條件回國參加社會主義建設,得到的是什麼?滅頂之災!發配夾邊溝、住牛棚、自殺、折磨死!就是忠於黨的吳晗、鄧拓、潘漢年之流落到什麼樣的下場?千人計劃的前車之鑒!

張首晟曾打算讓兒子也走他這條發財路

2011年4月7日,親共的《世界日報》刊登了一篇文章《美華裔教授教育有方 長子獲哈佛耶魯等五名校錄取》,這個華裔教授說的就是張首晟。

報導說,張首晟在物理界獲多項傑出獎項,發表過多篇論文,也到各大學演講,但「從未要求孩子要和自己一樣,」他反而鼓勵張晨波多方面發展。

張首晟在兒子小時,就給他買很多書,張晨波六、七歲時最入迷的書都是數學書。張首晟記得,兒子當時可在講解三角形的數學書中看出數學規律,於是開始培養他這方面興趣。

報導中有一段引人注目:張晨波講著一口標準北京口音,而且「張晨波每兩年會去一次中國大陸,七年級時還有個學期到中國延安的重點學校去讀書……。」

一般情況下,出生在美國的孩子,中文不會聽、說,或只會一點點。而張晨波能講一口標準北京口音讓人很吃驚。原來是經常回中國大陸,而且居然還去了中共的「革命聖地」延安的重點學校讀書。

報導說,同時獲得五所名校錄取通知的華裔張晨波(Brian Zhang),畢業後想做個教授「可能像我父親一樣吧,」張晨波如此回答,「也許我在大學時會去試試其它領域,找機會創造自己。」他說,「在矽谷長大,看到許多創新公司,也許將來有機會自己也創一個公司。」

張晨波說,「也不排除未來到中國發展,」張晨波了解現在已有很多公司是中美合作。現在看來,張首晟也在安排兒子的未來。

我們相信,如果張晨波能夠了解父親死的真相,就不會再去延安讀書了,也不會打算去中共統治區發展了。通過世界日報的這個報導,我們明確知道,張首晟不但害死了自己,也毒害了出生在美國的兒子。

張晨波表示,因父親許多同事都是教授,曾見過許多科學家及學者來往家中,多次見過諾貝爾獎得主楊振寧。

張晨波是張首晟的長子,從小就對數學和科學有興趣,但他強調這與斯坦福大學榮譽終身物理教授的父親沒有關係。

虛榮心強的張首晟被江綿恒派人滅口

郭文貴透露,張首晟很炫耀去江澤民家吃飯,說他對(殺5個人換了3次器官的)江綿恒非常尊重。太子長、太子短的。對操控股市的江綿恒的兒子江志誠特別親,當時他與江志誠見面時多次說到,毛毛這孩子怎麼著,毛毛這孩子怎麼著。他把毛毛當孩子。

郭文貴說張首晟這個人很虛榮,需要錢的時候,不是直接開口,而是顯擺與江家的關係不尋常,例如說今天江老爺子(江大蛤蟆)又讓他到家裡吃飯,云云。

當張首晟知道海航董事長王健突然被滅口之後,就有了危機感。當美國方面開始調查並點名張首晟擁有的公司丹華資本投資了113家初創企業的時候,張首晟最後的日子就來臨了。為什麼?他暴露了。作為特工來說,暴露了,就不能留活口,因為他活著就是中共的活罪證。

張首晟的家人說他患有憂鬱症,我們相信他得了憂鬱症,大家想一想,明知道自己可能被滅口,又不能跟家人講,因為把實情告訴家人,全家都得被滅口。張首晟只得把恐懼壓在心底,怎麼可能不得憂鬱症呢?

此時,張首晟不再顯擺與江家的關係,此時他才明白自己不過是個被利用的工具,知道江綿恒要殺他,因此無論黨怎樣召喚,他也不敢再回中國大陸。

其實,這時候他還可以選擇,就是選擇向美國交代一切,配合美國向中共作戰,戴罪立功。他真這樣做,不但美國會保護他,神也會保護他。

但是,他放棄了投向光明。那麼就只有一條死路在等著他。那邊派他的紅粉知己(藍金黃特工)來美國勸他回去(送死)。在華為孟晚舟被抓那天,他在美國舊金山被幹掉了,徹底閉上了嘴,才55歲。聽起來好像是電影情節,但就真真實實的發生在你我他的身邊。

在蘇聯沒有解體的時期,我曾經看過一本關於克格勃內幕的資料,其中的兩個故事留下很深的印象。其中一個是,克格勃派一位18歲美女去勾引一位外國使館未婚官員,這位官員分工管情報。凡是那個外國使館有活動,或者蘇聯邀請外交使節來參加活動,此美女都會出現,並使盡全身解數讓那位年輕英俊的外國官員動心。那位外國官員果然動心愛上了她,到了這個程度,克格勃認為時機成熟,要她威脅那位官員,向她提供情報。哪想她也動了真情,不忍心去威脅自己愛的人,對上級的要求找各種理由拖延。克格勃對她發出警告,但她依舊不肯去威脅,也沒有勇氣告訴那位外國官員真相。有一天,她的屍體出現在郊外的一塊荒地上。

另外的一個故事是,克格勃派了各種不同魅力的美女間諜上陣,始終都沒有打動一位風流倜儻的外交官,這讓克格勃百思不得其解,經過分析之後,認為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他是個同性戀,於是派出一位年輕英俊的男性間諜出馬,結果一舉成功。

郭文貴:張首晟絕對不是自殺

郭文貴說:王恩哥從1995年就是中共百人計劃策劃者之一。王恩哥與江綿恒是鐵哥們,王恩哥進科學院,又把張首晟帶進中國科學院。中國科學院,只要你沒有共產黨的身份絕對不允許,絕對不允許。有一點兒常識的你去想一想,張首晟是中國科學院成員。物理所那是中共核心的心臟,怎麼可能招人進去?張首晟在科學院有辦公室,配有24小時的工作團隊。他回到中國大陸坐的車,掛牌是京AG6(我們給省略了,叫A6),就是國家級待遇,中央政治局常委待遇。配備的是中央警衛局的保衛。李源潮見他,看到沒有,你見他和李源潮見面的時候,你見他打領帶了嗎?而且到京西賓館見面穿的都是牛仔褲。回到上海,上海除了不把街道給封鎖之外,那他想幹啥不行啊!

郭文貴說:張首晟想要多少錢那就能要多少錢。張首晟他最大的資金來源和最大的聯絡人馬雲。馬雲是整個張首晟和他之間大數據的建設和量子計算機背後的支持和資金的支持,有香港的兩個哥們,我現在不說他,還有就是馬雲,馬雲是江家上海幫的核心代表。包括馬雲收購的南華早報,那都不是他,那是江家控制的。習控制不了。江家不喜歡栗戰書,就把你這個女兒栗潛心的消息給你放出來。馬雲你敢嗎?嚇死你也不敢把栗戰書的女兒的消息公開出去。江家幹的,江家幹的。那麼在習上來以後,習把整個國務院、各部委、政治局給廢了。他玩了一招叫前人種莊稼、後人收割。他成立了一個叫做國安委。

國家安全委員會就三個大部門:一個叫國金,叫國金局。所有的國家金融對外合作對內合作全歸這個局管。第二個叫國關,國家關係,對外領導人私人關係,國家關係,外交都得聽他的。第三個叫國情,國家情報局。國情就是軍事、海外基地、軍隊、技術什麼的都歸國情。剛才我說的馬雲,張首晟,文小剛,谷冬梅,張闖還有海外的2萬多個人都歸國情管。美國人完全不明白。我見過美國各個層次的人,我可以告訴大家,到現在美國人對中國人的理解,對共產黨的理解,大家去比一比,就像中國人去理解北韓北朝鮮,大家關注北朝鮮嗎?很近嗎?你告訴告訴,你怎麼理解北朝鮮?你問中國人,100個人裡面99個人的理解都是錯的。

然後你說說中共的老朋友非洲坦桑尼亞,你再理解理解坦桑尼亞,你懂啥?不知道。就現在中國人理解我們中國的共產黨政府就像我們理解坦桑尼亞、北朝鮮一樣。這些事情,美國人,軍方某些人有感覺。情報部門有延續性的調查報告。你說就像咱們這樣清清楚楚的,絕不可能。遠遠超出你想象的,他們不清楚。為什麼?美國政府今天是左派執政,明天是右派執政,換來換去,一會兒四年總統,一會兒八年總統。給了CCP鑽空子的一切機會。我可以斷言地說,張首晟絕對不是自殺。是誰殺的我不知道,但絕對不是自殺。

郭文貴爆料華為和阿裡巴巴

郭文貴說,要把查證的資料遞交給美國國務院、五角大樓、CIA、FBI、國土安全部。

他說:我全部遞交過去,我要負法律責任。我全部遞交。而且我會發誓,我願意就以上所說的話到美國國會和到美國司法部門去作證。我會去作證。關於整個任正非的,華為的很多技術方面的問題。我告訴你,華為每個手機都有監聽的功能,無處不在,和微視監控是一模一樣的。

美國人調查華為多年了,那可不是那麼簡單,哪那麼簡單呢。華為和孟晚舟本身的問題是技術的欺詐。任正非說,「我們不忌諱我們愛我們的國家,我愛我們的黨,但是我們尊重別的國家的法律。」

郭文貴說:這話說的沒毛病,我也這麼說。我也愛我的國家,我不愛這個黨。但是你偷人家的技術不行,你製造假文件不行,你說假話不行。哪國也不讓你說假話,你得負責任。這是個基本的常識嘛,是吧。

郭文貴說,華為不僅監聽著美帝國主義,也監聽著同胞!

郭文貴在直播中激動的說:華為「你幫助江家,幫助朱家,你幫助王岐山,在了解著所有的金融大數據。一次一次的剪著股票的羊毛。你是幫這幾大家族掠奪著我們99%老百姓的財富,你敢說沒有嗎?華為!」

郭文貴還說:接下來,我們對阿裡巴巴採取的措施。「阿裡巴巴的大資料在中東說明很多的國家的油提高生產了20%。但是我要告訴你,馬雲的大資料全是來自美國的核心技術,全是百人計劃,千人計劃的重要成果,偷取的技術。馬雲有沒有給共產黨提供所有的使用馬雲阿裡巴巴,所有的螞蟻金福和淘寶所有個人資料,收集所有資料,讓共產黨掌握這些老百姓。有的人被抓,有的人被殺。」

郭文貴還說,張首晟,王恩哥,都是江家的馬仔,朱家的馬仔,王岐山的馬仔。海航被列入到第十一家走出去的企業。海航是王岐山家的馬仔和江家的馬仔。後來把中銀又拉進來,從昔日國家銀行,變成了情報基地。

郭文貴說:不僅抓孟晚舟,還要抓另外兩個跟孟晚舟一樣級別的人。大家慢慢看吧,你躲不了的。(未完待續)(文/門禮瞰)△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