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業務在鄧小平死後坐上江火箭(多圖)
 
吳萊
 
2018-12-23
 



左起:被保釋在加拿大家中等待美國引渡的中共女諜孟晚舟;江家白手套華為公司老總、孟晚舟之父任正非;被中共滅口的美籍高級科技間諜張首晟。



12月18日下午華為輪值董事長胡厚崑在東莞新園區與來自十幾家國際媒體的記者舉行媒體圓桌,自說自話。

【人民報消息】12月1日,應美國的要求,華為的江家白手套任正非的女兒、華為副總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美加有引渡條約。同一天,偷竊美國最新科技給中共的美籍華人科技間諜張首晟被江澤民家派人滅口,原因是怕他當孟晚舟案的證人。在此之前,55歲的張首晟已經被FBI約談了幾次,他已經暴露,那麼就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條是自殺他殺,一條是拋棄家人,逃到中國大陸。

如果孟晚舟沒有被捕,江家興許能給身在美國的張首晟少許考慮的時間,孟晚舟被捕了,張首晟的路就由江家來決定了。

江家讓華為出來自說自話

在張首晟被滅口三週之後,上海媒體、江家控制的觀察者網12月22日以《華為輪值董事長胡厚崑與十幾家國際媒體問答實錄:「讓事實說話」》為題,報導說:華為輪值董事長胡厚崑12月18日在華為位於東莞的園區召開了一次國際媒體新聞會。華為本次召集、邀請了《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美聯社、法新社、彭博等13家歐美媒體及日本《日本經濟新聞》、韓國《中央日報》。

間諜公司「華為」召開國際媒體新聞會由輪值董事長出面,而不是江家白手套任正非出面已經說明他成了一個麻煩。

現場有記者提問:美國政府把華為看為風險,您怎麼看?

華為輪值董事長胡厚崑說:當涉及安全指控時,最好是讓事實說話。事實是華為在安全方面的記錄是清白的。

在採訪中,胡厚崑表示「對於安全指控,最好是讓事實說話。」「事實是:華為一直保持著良好的網絡安全記錄,30年來沒有發生過嚴重的網絡安全事件。」同時,胡厚崑也強調了華為在5G領域技術創新和市場領先。

看這個新聞一定要先搞搞清楚,華為所說的「網絡安全」是不是我們所認知的「網絡安全」?不是,絕對不是。

胡厚崑所說的「30年來沒有發生過嚴重的網絡安全事件」是說用華為產品的客戶30年來基本沒有被外來黑客侵入過。我們採取相信的態度,因為世界共知,只有中共的黑客去駭客他國。

原因有二,其一:文明社會不幹侵入偷竊這種齷齪事,人家沒有的技術自己開發,而不是偷人家的,更不會偷完還得便宜賣乖,說什麼「(改革開放)40年來取得的成就不是天上掉下來的,更不是別人恩賜施捨的,而是全黨全國各族人民用勤勞、智慧、勇氣幹出來的!我們用幾十年時間走完了發達國家幾百年走過的工業化歷程。」

其二:人家美國等國不需要、也不會去藍金黃其它政府政要和大公司關鍵要員,當然就不會去盜取他國的要人名單和資料。

另外,華為輪值老總親口證實,沒人去駭客使用華為產品的國家和企業。

胡厚崑說:「最近由第三方獨立評估機構CFI頒布的報告也顯示,華為設備運行的穩定性和可靠性連續三年遠遠高於行業的水平」,這恰恰說明黑客都是來自中共官方的技術間諜部門。

日本政府12月10日將華為和中興通訊的產品排除出政府採購清單,理由是確保不會在網絡設備中被植入竊取、破壞和干擾信息系統等惡意功能。日媒此前引述來自政府官員的消息披露,日本政府拆開華為設備,意外發現了「多餘零件」。

12月7日(週五),《讀賣新聞》、富士電視臺等日本媒體就已經從日本政府消息人士口中得到了日本政府因擔心發生情報泄漏以及遭到網絡攻擊,決定不採購華為與中興的通訊產品的消息。

日本官房長官菅義偉在記者會上明確解釋說,不購買植入竊取、破壞信息和干擾信息系統等惡意功能的設備極其重要。

12月9日,日媒《產經新聞》報導說,有確切信息透露,華為董事長任正非早年在中共的軍隊中,接受的訓練就是搜集情報。

12月10日,日本政府正式將華為和中興通訊的產品從政府內部的採購清單上排除,隨後,日本三大手機運營商也跟進,將華為與中興的產品排除出通信設備採購清單。

前幾年還有一個非洲國家的新聞,記不得具體是哪一年了,曝光此事的職員說,晚上回辦公室完成自己的工作後準備返家,從辦公室出來,隔著玻璃窗驚異發現已經關機的電腦設備自動啟動了!

這位職員趕快返回去,看見電腦在無人操作的情況下正下載文件,並傳送到中國大陸。這套設備是中共援助的。這種援助叫什麼?「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

所以,美國及其盟國不是因為華為設備的本身質量而抵制,是因為中共售出或送出的是危害他國安全的間諜設備!這樣盜取其它國家的政府和商業機密多方便啊,手拿把掐!按照毛澤東的話說,「這是玻璃瓶子裡面押寶!」

華為副總、女諜孟晚舟在加拿大被保釋回家後,華為輪值董事長找來一幫主流媒體的記者在東莞舉行媒體圓桌,大談什麼華為設備安全,不會被駭客云云,純粹扯臊!

任正非的第一桶金來歷不明

華為有四個輪值董事長,四個輪值董事長上面還有一位權利在握的不需要輪值的華為公司創始人兼總裁,下面還有一位不需要輪值的副董事長、任正非的大女兒兼接班人孟晚舟。這個公司結構很耐人深思。

維基百科的詞條「任正非」裡面註明需要「編輯」,確實需要知情人去編輯。例如任正非的第一桶金是如何來的,怎麼發達起來的。目前的資料牛頭不對馬嘴。

任正非前後有三任妻子,孟軍(前妻)、姚玲(前妻)、蘇薇(現任)。第一任妻子孟軍生了孟晚舟(女)和任平(兒)。姚玲生下姚安娜(小女兒)。蘇薇還沒有孩子。

報導說,後兩任妻子皆為任正非的秘書。也就是和薄熙來他媽媽一樣,是秘書上位。

但是,有人在維基百科裡介紹說:任正非,1980年前後,與妻子孟軍離異。集資21,000元人民幣創立華為公司,1987年又在任正非妻子的父親(當時的四川省副省長)孟東波協助下獲得巨量國企訂單。

這就非常奇怪了,1987年任正非與孟軍已經離婚7年,秘書姚玲早已經上位,孟東波會協助拋棄女兒另尋新歡的男人獲得巨量國企訂單嗎?另外,一個副省長也沒有那麼大的能量。

華為業務在鄧小平死後坐上江火箭

維基百科裡介紹說:任正非1988年擔任華為公司總裁,至今。

12年後,各位朋友請注意,12年後的「2000年,任正非被美國《福布斯》雜誌評選為中國50富豪第3位。個人財產估計為5億美元。2011年,任正非以11億美元首次進入福布斯富豪榜,排名全球第1056名,中國第92名。」

12月18日,參加完華為在東莞新園區召開的國際媒體新聞會之後,英國《金融時報》記者引述一位華為前高管的話,報導說:「第一個十年(1987年到1997年)生意平淡,然後公司就像瘋了一樣迅速騰飛。人們懷疑肯定是發生了什麼有助於公司生意的事情,但即使在公司內部這也是個謎。」

如果注意到1997年這個時間點,就會知道華為的生意是江家的生意。為什麼這樣說?

1989年六四前的5月份,時任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被選中代替趙紫陽當上中共總書記。後來鄧小平要改革開放,江不同意,差點被撤掉,嚇的魂飛魄散。


1997年鄧小平去世,江在致追悼辭時喜極而泣。
1997年2月鄧婆婆去世,江澤民頭上的「緊箍咒」終於被解除,江在致追悼辭時喜極而泣。

從這一天開始,江終於可以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想怎麼幹就怎麼幹。一天,江澤民想尋找點刺激,於是當即提拔了7個上將。江還有一個月提拔500名將軍的記錄。老將軍說:我們這條街上遇到的將軍比修鞋匠還多!

華為的生意在鄧小平死後象瘋了一樣的迅速騰飛,真的毫不奇怪。

解開王健和張首晟之死的鑰匙

生意平淡了整整10年,但在鄧死後僅僅3年,2000年,任正非就被美國《福布斯》雜誌評選為中國50富豪第3位。個人財產估計為5億美元。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2011年,任正非以11億美元首次進入福布斯富豪榜,排名全球第1056名,中國第92名。而任正非才持股10%!那持股90%的是誰?

12月15日,著名經濟學家、國際金融戰略專家向松祚在「2019年衍生品市場年會」上進行了廣受好評的演講。其中他不點名的說到了華為:「我最近看了一份報告,對比了中國的公司和美國公司的盈利的情況,美國上市公司盈利超過百億美金、數十億美金的,那個數之不盡。中國的科技企業、製造企業有幾家是利潤能夠超過百億美金的?只有一家,但是沒上市。你們知道是誰。」

上市公司股權必須要透明,海航上市了,股權算不算透明?貫君是誰?為什麼持股那麼多?王健埋怨了幾句,為什麼被滅口?為什麼持股人退出海航或死了之後,股權必須全部交回給海航?交回海航之後,各位股東並沒有增持,例如王健死了,股票被「海航」收回。按照海航規定,死一個股東交一份股權,都死了,百分之百股權就是海航的。

海航不是個具體的人,僅僅是一個公司的名字,這個公司背後一定有一個真正的擁有者在操控一切。那麼「海航」財富的真正擁有者是誰呢?這應該就是解開海航王健之死和張首晟在華為孟晚舟被抓當天被滅口的解密鑰匙。

華為輪值董事長胡厚崑在12月18日的國際記者會上解釋說:華為「是一家來自中國的公司,並不是一家上市公司,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不可以做到同樣的透明度。我們在這方面也做出了很多的努力,很早就公布了我們公司的股權結構,讓所有的人都知道華為是一家由員工持股的民營企業。」

所有的人都知道華為不是一家由員工持股的民營企業,連任正非也只是江澤民家的白手套。江澤民的長子江綿恒去美國留學時就告訴同學,父親給他的家訓是「悶聲大發財」。

另外,華為還造出「輪值董事長」這個位置來,目地就是讓每一個「輪值董事長」都不能掌握公司的全部情況。從這個角度來說,一臉苦相的任正非和他的女兒孟晚舟就有可能在必要時被滅口,因為他們知道的和參與的內情太多了。

下面是華為輪值董事長胡厚崑在12月18日的國際記者會上的部份答記者問。

此次媒體圓桌紀實

1、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記者楊元(Yang Yuan音譯)提問:

之前孟女士在加拿大被捕,我們也看到了路透社的報告,說Skycom是華為的子公司,華為通過Skycom將美國的技術給伊朗的客戶。我們也從報導上發現孟女士也是Skycom的董事會成員,而且Skycom員工自稱是華為的員工,您能不能澄清一下華為和Skycom的關係,以及Skycom在伊朗的活動嗎?

胡厚崑是這樣回避的:我相信最近發生的這件事大家很關心的,但是很遺憾,由於這件事情已經進入了司法處理的程序,在這裏我不會對個案做任何更多的評價。

2、財富(Fortune)記者埃蒙· 巴雷特(Eamon Barrett)提問:

很多政府提出了關於華為的擔心,我們在這個背景下也注意到去年中國通過了《國家情報法》,其中要求行業和公司配合國家情報工作,您剛才提到在過去華為並沒有受到任何政府的要求進行這些滲透或者間諜的活動。但是如果中國政府以後找到華為,要求華為做這些事情,有哪些法律依據華為可以說不嗎?

記者提出的這是個很要命的問題,2017年中共非法政權通過了《國家情報法》,居然要求行業和公司配合政府去搞其它國家的技術和商業情報。這不就是命令人去當間諜嗎?你不肯,你就是違法,你就是叛國!那麼胡厚崑是如何回答的呢?

胡厚崑:在中國也特別強調了所有部門是要依法執法。作為華為來講,我們會嚴格的依法來處理這樣的問題。

什麼意思呢?胡厚崑的回答非常明確,就是執行中共的《國家情報法》,繼續當間諜公司。

3、法新社(法新社)記者瑞安(Ryan mcmorrowm)問:孟女士被加拿大逮捕之後,中國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理由也逮捕了兩名加拿大人士,中國表態這不是報復,絕大多數的獨立分析人士的觀點這就是報復,您對於兩名加拿大人在中國被逮捕有什麼評論?

胡厚崑:我對此沒有評論。(文/吳萊) △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