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忠於毛的林豆豆被逼上飛機送死(多圖)
 
門禮瞰
 
2017-10-13
 



1971年9月13日前後,林彪所乘飛機墜毀於蒙古溫都爾汗附近,機上人員全部死亡。



文革中毛澤東與林彪合影,貌合神離。



圖為林彪妻子葉群與黃永勝、吳法憲、李作鵬、邱會作夫婦合影,前排左起為李作鵬妻子董其采,邱會作妻子胡敏,葉群,吳法憲,黃永勝妻子項輝方,吳法憲妻子陳綏圻。

【人民報消息】毛澤東與林彪的命,實際上都是在1971年9月13日結束的。事實證明,毛低估了經過文革血的洗禮的民眾的判斷力,中央發的紅頭文件越多,老百姓越認為林彪是毛除掉的。這事件導致毛在焦慮和多疑中驟然衰老。

1972年1月10日,毛澤東只在睡衣外套了件大衣就去參加陳毅的追悼會。本來毛沒有計劃參加陳毅的追悼會,但為了收復老幹部的人心,毛突然決定出席。

就在那次追悼會結束時,在場的一位醫生注意到,毛澤東在上汽車時幾次想抬腿都未能蹬上汽車,最後在工作人員的攙扶下才上了車。同年2月12日凌晨,毛澤東由於肺心病加重和嚴重缺氧,突然休克,心臟也已經停止跳動。在大夫胡旭東、吳潔立和護士長吳旭君、俞雅菊等及時搶救下,才緩了過來。

據內部消息透露,72年2月21日,美國總統尼克松訪華。這是毛澤東重病脫險後的第九天。他的腳腫得很厲害,過去的鞋已經穿不進去了。為了準備會見尼克松,工作人員事先特地畫了腳樣,定做了兩雙肥大的圓口黑布鞋。尼克松抵京的當天下午,毛澤東就在住地會見了尼克松、基辛格等。當客人進門時,工作人員攙扶著身體虛弱的毛澤東站起來,向客人們致以問候。毛澤東為自己已不能用十分清晰的語言流利地表達意思向客人表示道歉。周恩來向客人解釋說,這是因為毛澤東患了支氣管炎的緣故。而尼克松在回憶錄中卻判斷:「這實際上是中風造成的後果」。尼克松有所不知的是,毛澤東的病情實際比他的判斷還要嚴重得多,書房的屏風後放置的就是應急搶救的醫療設備,醫護人員正在隔壁的房間內待命。

在這以後,毛澤東講話越來越困難,到最後一年時間裡,只有長期在他身邊工作的人員才能聽懂(有時是根據口形猜測)。他在與人談話時需要工作人員逐句「翻譯」。

1973年8月24日,毛澤東主持召開黨的「十大」。帷幕拉開之前,他是由工作人員攙扶到主席臺的座位上。會議結束時,他是等全體代表退席後才讓工作人員扶走的。所以,在「十大」的新聞紀錄片中,既沒有毛澤東入場的鏡頭,也沒有他退場的鏡頭。這是他最後一次出席黨的全國代表大會。

1976年9月9日,毛最終在折騰別人中把自己折騰死了。

和毛岸英長相非常相似的飛行員曾是毛的專機駕駛員

關於林彪所乘飛機為什麼會墜毀在溫都爾汗沙漠中,有幾種說法。官方只說「墜毀」,而各方研究人士的說法,大致有幾種:1、毛下令以導彈擊落;2、油量不足迫降失敗;3、機上發生搏鬥,飛機失控墜毀。還有的說法是毛請林彪赴宴殺了他,再送上飛機,偽裝成墜毀。

據蒙古政府於1971年11月20日發佈的調查報告,認定因駕駛員所犯駕駛錯誤導致飛機失事。但飛機完全正常,油量也足夠,更不涉及導彈擊落問題。當時駕駛這架飛機的潘景寅是個經驗極其豐富的老飛行員,曾經是毛本人的駕駛員。這是當時沒人知道的細節。

據資料顯示,1967年7月,武漢百萬雄師事件,毛倉促回京,就是坐的潘駕駛的飛機。潘那次是直接由周恩來指揮來執行搶救毛離開武漢的行動。後來毛不再乘飛機外出,就有目地的讓他給副統帥林彪當專職駕駛員。這個目地潘景寅當時並不知道。

林彪死後,有一則消息,寥寥數語,欲言又止,談到那個潘景寅與毛死在朝鮮的大兒子毛岸英長相非常相似。當時沒有人注意這個消息的重要性。實際上這是潘景寅的大不幸。這也是他注定被安排去死的原因之一。

潘景寅以為毛把他當作兒子看待,所以對毛死忠。其實毛對這個技術精湛的飛行員的感情非常複雜,既想看到他,又怕看到他,每次看到潘景寅的時候,毛就會想起死去的兒子毛岸英,想到本來安排岸英接班的……,所以毛也不希望見到長的像兒子但實際不是兒子的潘景寅,煩躁的時候毛甚至希望他消失。

據潘景寅的昔日戰友說,1970年,中國從巴基斯坦買了三叉戟,就是由潘親自駕機飛回中國的。他說潘駕駛三叉戟像玩手中的玩具。1971年林彪就是坐著這架飛機離開人世的。

據當時未被叫醒一同上飛機送死的副駕駛康庭梓說,60年代,潘本人曾有過一次迫降經歷,他極為鎮靜地反覆盤旋飛行,直到燃油耗盡才迫降,相當成功,連飛機都未受大傷。他的同事都無法理解為什麼這次潘景寅的飛行卻犯了最低級的錯誤。

蒙古政府的報告明確指出,潘是以600公里時速,在機翼右側油箱帶有2.5噸燃油的情況下,強行著陸,而且不是主動迫降,因為飛機減速的襟翼完全沒有打開,飛機著陸燈也沒有打開。飛機撞擊地面時,引擎仍在高速運轉。所以蒙古認為飛行員未進行安全迫降的準備。換句話說,飛行員是以自殺式的行為讓飛機墜毀的。

據知,這是日本神風特攻隊的只去不回的人肉炸彈飛行方式。他的機組同事回憶說:「他一直沒把我們其餘5位機組人員叫起來。在我看,他是有意識的把我們甩掉的……。」潘景寅不去叫醒機組中的任何一位隨他一起執行任務,說明他事先就知道這是一次死亡飛行,為了不在關鍵時刻受到其他駕駛員的阻止,就保證了他成功以人肉炸彈方式置林彪一家於死地。

據中央文件顯示,潘在9月13日凌晨0點05分接了一個電話。他是在接到這個電話後,才開始準備飛的。這個電話是誰打的,誰命令他違反一切規定帶林彪一家飛走的,這是關鍵的關鍵。誰打來這個電話本不難查清,特別是在這樣一個關鍵時刻。但中共對林彪事件發了那麼多材料。林彪死後在軍中查處了那麼多人,幾乎是像篦子一樣梳了個遍,卻從未有人去查這個電話。顯然,打這個電話的人一查清,通話內容一公布,「9·13」事件的始作俑者就曝光了。

逼林彪的女兒上飛機送死

還有一個細節沒有向全國人民宣布,是什麼?就是毛要對林彪滅門,包括忠於黨和毛主席的林彪女兒林豆豆在內。林彪與離婚的前妻生了一個女兒林曉林,自從與葉群結婚後,林彪就與大女兒林曉林疏遠了,根本不來往。林彪與葉群生了兩個孩子,女兒林豆豆(林立衡)和兒子林立果(小名老虎)。

毛澤東的權欲極強,要求別人必須對自己無限忠誠,也不允許別人被崇拜,但是往往不能如願,所以中共內部你死我活的權鬥從來沒有停止過。毛把林彪當接班人、親密戰友寫進黨章,但這只不過是障眼法,真正的是想讓老婆江青接班。所以,還得想辦法除去林彪,滅其全家。

9月12日晚8時,林立果乘256專機飛抵山海關機場。 9時左右到林彪處,9點20分,林豆豆給在北戴河的八三四一部隊(中央警衛局)副團長張宏打電話,報告說偷聽到林立果的話,說要帶林彪去廣州。張立即報告了毛的大管家汪東興,汪立即報告了周恩來。

據時任空軍司令吳法憲回憶,他在晚11時左右接到周的電話,頓感事態嚴重,便打電話給山海關機場的林彪專機駕駛員潘景寅,告訴他「要絕對忠於毛主席,飛機絕不能起飛,不管什麼人的命令都不能起飛」。潘滿口答應。當吳向周匯報潘本人的表態時,周恩來卻告訴他飛機已經起飛了。吳大吃一驚。

後來,時任總後勤部部長李作鵬一句話說透了:「如果命令八三四一部隊攔截,一百個林彪也走不成」。更何況在林豆豆報告了林立果要帶林彪走,飛機就在機場了,這時不過才晚上9點,離林彪上飛機還有四個多小時。週一個命令封鎖機場,林彪是插翅難逃。這一群人卻乾等著林彪上了飛機。這明擺著是要逼林彪走。

有報導透露,毛要算計林彪是蓄謀已久,一直在找機會。林豆豆認為父親是被媽媽和弟弟慫恿才出逃的,她堅持找八三四一部隊副團長張宏,說林彪他們馬上要走,你不是答應要保護首長的嗎?可這時張宏態度大變,一副不理睬的樣子,就是不採取任何行動,明擺著是接到了命令,不許採取任何措施。林豆豆再逼他阻止讓飛機起飛,張宏就給北京掛了個電話,打給誰?林豆豆不知道,只見張宏一邊聽話,一邊點頭,放下電話對林豆豆說,「中央指示你們跟著上飛機,跟著走」。「你們」包括林豆豆和她的新婚丈夫。

這段滅門的指示過程並沒有出現在中央文件裡,就是現在知道,也令人膽寒。

周恩來害怕自己也被毛滅口

受到林彪案牽連的那麼多人,鄧小平獨獨表揚潘景寅是個好人。他說「據我個人判斷,飛行員是個好人」。不知內情,誰敢為一個帶著林彪出逃的人平反?!

有消息披露,還有兩個事實證明毛指揮了一切。一是當晚10點左右,周還發過指示,一定要保護好林彪,但兩個小時後,這個命令卻沒作用了,反而是中央要林豆豆上飛機,和林彪一起走。誰能撤掉周的命令?只能是毛。二是9月12日,毛突然坐火車回京,不直接進京而在豐臺下車,下車就對來接他的吳忠說:「廬山會議六號簡報是反革命簡報」,把吳忠嚇壞了。這個六號簡報就是要設國家主席的那份簡報。這兩個事兒可以說明,毛要對林彪下手了。

還有,飛行員潘景寅事先接到空軍司令吳法憲的命令,「不管是什麼人下命令,飛機也不准起飛」。但是潘景寅卻違抗空軍司令的命令而駕機起飛了,這說明下命令讓「永遠健康」去死的人只能是「萬壽無疆」。

9月13日,飛機墜毀後,周恩來先是如釋重負,連連說「摔死了,摔死了!」但9月21日周變的惶恐不安。

時任中央政治局委員的紀登奎曾這樣回憶道:當時最緊張的情形剛剛過去,大家都鬆了一口氣。中央政治局成員還留在人大會堂集體辦公。一天,當時協助抓國務院業務組工作的先念和我有事需要向總理匯報,見總理獨自一人坐在他臨時的辦公室裡發呆,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我們兩人不知道他究竟為什麼事情悶悶不樂,便進去好言勸慰。開始時,總理只是聽著,一言不發。後來當聽我說到「林彪已經自我爆炸了,現在應該高興才是,今後可以好好抓一下國家的經濟建設了」這樣一席話時,顯然是觸動了他的心事,總理先是默默的流淚,後來漸漸哭出聲來,接著又號啕大哭起來,其間曾幾度哽咽失聲。我們兩人見總理哭得這麼傷心,一時不知說什麼好,就站在一邊陪著。最後,總理慢慢平靜下來,半天才吐出一句話來:「你們不明白,事情不那麼簡單,還沒有完……」,下面就什麼也不肯再說了。

兩個星期後,周的一個反常表現泄露了林彪死後他為什麼失控大哭。

那天是10月10日,周被安排去接待埃塞俄比亞皇帝海爾塞拉西,據他的專機機組人員張瑞藹回憶,周平日上飛機只和機組人員握手,問候一聲。可這次,他顯的非常緊張,反覆問:「飛機檢查了嗎?試飛過嗎?你們都是黨員嗎?」

飛機過長江時,周突然問:「這是長江嗎?我怎麼看著不象呀?」機組人員反覆解釋,周還拿著地圖反覆核實才放心。

張說:「我飛這麼多年專機,頭一次看周總理這麼謹小慎微,這麼多疑」。這說明什麼呢?這說明林彪的死,周是知情人和參與者,也說明周認為自己也將被毛安排「出逃墜毀」。

毛為何要打倒陳伯達

1966年毛為了打倒在黨內比自己威望高的劉少奇而發動了文化大革命。毛指派陳伯達任中央文革小組組長,江青為第一副組長。有一次陳伯達的妻子劉淑宴到一個省去,受到高規格招待,她當時說,如果有一天陳伯達被打倒了,你們就不會這樣對待我了。

1970年秋,陳伯達被毛點名,11月16日,經毛批准,《中央辦事組》起草了《中共中央發出關於傳達陳伯達反黨問題的指示》。指示中說:「在黨的九屆二中全會上,陳伯達採取了突然襲擊,煽風點火,製造謠言,欺騙同志的惡劣手段,進行分裂黨的陰謀活動。」「批陳整風」運動由此展開。陳伯達被打倒,妻子劉淑宴被隔離審查,12年後劉淑宴才回到北京。

1971年2月20日,軍委辦事組對毛批評軍委座談會不批陳的問題寫了檢討報告,毛在報告上批示:「你們幾個同志,在批陳問題上為什麼老是被動?不推一下,就動不起來。這個問題應該好好想一想,採取步驟,變被動為主動。」「為什麼老是認識不足?」「原因何在?應當研究。」

陳伯達是毛指派當中央文革小組組長的,又是毛出面把他打倒的,為什麼毛如此反覆無常呢?連親弟弟都不放心,這不是第一次、第二次了。主要是毛權力欲極大而又沒有安全感。當毛任命的人因被毛任命而威望和權力變大時,毛就開始擔心,就要把他們搞臭打倒。

外界的人都認為江青不能隨便見毛是因為毛很討厭她,其實真正的原因是毛經常換著搞女人,江青在身邊,毛就不能隨心所欲了。所以江青見毛必須先由張玉鳳通報,也就是先預約。從政治權力上講,毛只相信老婆江青和侄子毛遠新不會背叛自己,因此只想把權力交給他們。這個江青是非常明白的,所以被審判時江青咆哮法庭,並說:毛主席對華國鋒說了一句話「你辦事我放心」,後面還有一句話「有事找江青」。

1971年3月29日,周恩來根據毛的意見,同黃永勝等軍委辦事組成員前往北戴河,向在那裏的林彪匯報毛有關揭批陳伯達的一系列指示,以及中央準備在最近召開「批陳整風」匯報會等問題。周恩來對親信說:「此行目地,是毛澤東要林彪出來參加一下即將召開的批陳整風匯報會,講幾句話,給林彪個臺階下。」

在同林彪談話中,林彪對毛的批示表示擁護,對黃、李、邱三人的檢討表示「高興」,對吳、葉寫的書面檢討,表示「完全同意」。但林彪沒有認錯之意,他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錯可認,更沒有表示他將出席中央「批陳整風」匯報會。

4月15日至29日,「批陳整風」匯報會在北京召開,中央和各地黨政軍負責人共99人出席,主要批黃、吳、葉、李、邱的問題。會議期間,周恩來曾給19日回京的林彪送去文件和毛的有關指示,並示意林彪到會講話,但「永遠健康」林彪表示「堅決不講」,也沒有要出席會議的意思。

但林彪多次提出要見毛澤東,當面把事情說清楚。毛自知理虧,就像當年對付高崗和彭德懷一樣,就是不見,不但不見,而且對他們的批判升級。高崗就是在壓力下被迫自殺身亡的,而彭德懷是被迫害致死的。

毛一直派人來命令林彪這麼做那麼做,但副統帥有意見無法向無處照不到的「紅太陽」申述,這是老百姓不知道也無法想像的。

「批陳整風」匯報會結束時,恰逢「五一」節。這天晚上,林彪被老婆葉群勸說著勉強來到天安門城樓,說是親密戰友來陪同「高瞻遠矚」觀看焰火,但林彪坐在毛的側面,臉色陰沉,始終不看毛一眼,也不跟毛說話,幾分鐘之後擡屁股就走,不辭而別。林彪這一舉動,使在場目擊者有不祥之感。

為了堵住負面消息流出,6月9日,毛讓江青為林彪拍了大幅學習《毛著》的免冠像,刊登在1971年7、8月合刊的《人民畫報》封面上。這離林彪被滅口只有月余。

林立果起草《武裝起義計劃》

林彪學習毛著的照片只能迷惑不知情的老百姓,對林彪父子不起一點作用。

林彪與兒子林立果在對毛的看法上是一致的。林立果當時是空軍司令部辦公室副主任、兼作戰部副部長。

按照林彪的要求,林立果在空軍司令部成立了一個調研小組,自任組長,組員有空軍司令部副參謀長兼辦公室主任王飛、辦公室副主任周宇馳、劉世英、處長劉沛豐、副處長於新野。這些人都是他的親信。

1971年3月21日至24日,在上海巨鹿路889號,一幢日式樓房的地下室裡,林立果找了周宇馳、於新野、李偉信,研究起草了《武裝起義計劃》。

林彪飛機墜毀後,中央紅頭文件批判的《571工程紀要》就是從空軍學院林立果常住的房間裡發現的手寫文件。文中指責毛澤東:「不是一個真正的馬列主義者,而是一個行孔孟之道,借馬列主義之皮,執秦始皇之法的中國歷史最大的封建暴君。」「知識青年上山下鄉為變相失業,『五七幹校』是變相勞改,中央高層政治是絞肉機。」文中還聲稱:「與他(毛)的鬥爭是一場你死我活的鬥爭!」「或者我們把他吃掉,或者他們把我們吃掉。」

毛原以為中央文件說林彪父子要害死「萬壽無疆」會引起百姓的憤怒,但恰恰相反,很多人開始對被捧上神壇的毛產生懷疑:毛不是「高瞻遠矚」麼,怎麼寫進黨章裡的最親密戰友和接班人會要謀害他?!

經歷過各種苦難的中共國百姓私下裡都認為《571工程紀要》說的都是真實的國情,該死的是毛澤東。

身陷囹圄、被折磨到來日不多的彭德懷聽到「9·13」事件時,大聲哭著說:「我不同意林彪死!!!」

這七個字說明彭德懷對毛實在太了解了。

毛除掉林彪,也把自己折騰死了




1976年5月27日,瞬間衰老的毛澤東生前最後一次會見的外賓是巴基斯坦總理布托。

毛曾經說過「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與人鬥其樂無窮」。毛這輩子連自己的妻子、兒子、兄弟都不放過,給中國人民帶來的無窮災難更是罄竹難書。最後,毛在折騰別人中痛苦死去。

順從毛的人,如劉少奇,都淒慘死去,更不要說當面甩臉而去的林彪,毛是一定不會讓他的壽命超過自己的。

1971年6月,毛讓所有報紙都刊登林彪學毛著作的照片,8月15日,年近78歲的毛乘專列離京南下,到中南、華東等省市巡視,為順利批判林彪統一各地黨政軍領導幹部的思想。

8月28日專列到達長沙。毛澤東說:「預計我於23日回京,25日至29日召開九屆三中全會。會議上端出林彪的錯誤,要增補張春橋、李德生為常委,張春橋增補為副主席。」

8月31日,毛澤東到南昌,聽取江西省委書記、江西省革委會主任程世清的匯報,程世清談了致林彪於死地的三件事情:

一、這年7月(林立果的親信)周宇馳曾兩次秘密來江西活動;

二、廬山會議期間葉群確有「不設國家主席,林彪往哪裏擺」的說法;

三、林彪之女林立衡(林豆豆)關於「同林彪家人來往,搞不好要殺頭」的警告(言外之意是弟弟林立果要造反)。

毛澤東聽了這些反映後,決定立即滅門林彪全家,包括站在毛一邊的林豆豆。

程世清以為告密可以得到毛的提拔,沒想到因為告密而被認定是林彪父子一夥的,隨後以「上了賊船」受到審查和逮捕,而後雖然又被免予起訴,但職務全無,在孤獨和落寞中度日,直到入棺。

9月10日下午,毛澤東下令專列從杭州開往上海。在上海只停留了一晚,而且沒有下車。12日午後抵達北京豐臺車站。專列12日16時抵達北京站,毛坐汽車回到中南海。9月12日18時,駕駛員潘景寅接到命令去北戴河執行死亡任務,當時林彪住在北戴河蓮峰山96號別墅。

據透露,「九一三事件」並沒有達到毛的預期,老百姓反而用種種揣測把毛拉下神壇。因此,毛澤東常常失眠,飯量減少,情緒狂躁。有時在夢中呼叫,非常恐懼。經常發怒,無故猜疑,並迅速衰老。

有人說,如果毛早點死,中國能少死多少人啊!目前看來還不盡然。毛死了這麼多年,中共國現在最流行的是活摘無辜者、佛法修煉者器官。看來毛死了還不解決問題,關鍵是必須讓中共體制在神州大地上永遠消失。(文/門禮瞰)△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