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心寬肩厚?陳至立此地無銀三百兩(圖)
 
青晴
 
2017-9-7
 



和江澤民關係曖昧的女人中,陳至立與江是政治結合,關係最鐵。

【人民報消息】在能叫得出名字來的那幾個和江澤民關係曖昧的女人中,陳至立與江的關係最鐵。如果要仔細分析陳至立這些年所做的事,確實很駭人,最令人不可思議的是,陳傍政治大款江澤民還不是為了青雲直上,她似乎在認識江澤民的那瞬間,就把自己的生死與江綁在了一起。有人甚至說江澤民的前世是秦檜,而陳至立的前世是出壞主意害死岳飛的王氏。

時任國務委員、前教育部長陳至立在江澤民的強令下成了中國政壇最有權勢的女人。

十六大選舉的一百八十九名中央委員中,吳儀得票高居榜首,陳至立則排末座。2003年三月人大,國務院選舉的四名副總理中吳儀得票最高,而陳至立則在四位國務委員中得票最低。

陳至立此地無銀三百兩

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陳至立首次與教委官員見面時的八卦。

陳至立在首次與教委官員見面時,在會上莫明其妙地大談她個人的私生活,說她婚姻很幸福,與丈夫的感情很好等等,這種文不對題的表白使在座眾官有「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其實,陳至立對自己的感情生活已作了不止一次的「澄清」。她曾對女記者于麗說,我「十分珍惜自己的家庭,十分熱愛丈夫和孩子」,而且曾辯解說:「我感到慶幸的是,我有一個理解我,用寬厚的肩膀支持我,給我安全感的丈夫。」

不知這個被江澤民戴了綠帽子的男人,他的肩膀要寬厚到怎樣的程度才能「理解」、「支持」陳至立倒進江澤民的懷抱,默許江澤民給陳至立「安全感」?

這個藉藉無名、寬厚肩膀常常空等陳至立的丈夫名叫喬林,英國BBC報導說,陳至立丈夫的地位遠比她低。

據《開放》雜誌2003年11月刊報導,據陳接受記者于麗採訪時透露,喬林部隊轉業後曾任《探索與爭鳴》雜誌總編輯、上海市社聯(上海哲學社會科學學會聯合會)的副主席,他不是學者,僅屬行政幹部。六四之前上海社聯與隸屬於社科院的《世界經濟導報》在同一棟大樓,因此現流亡海外的《導報》的部份同仁都見過這位被當市委宣傳部長的妻子的光芒照耀著的「低調丈夫」。

後來,喬林借老婆與江通姦的光,任中國人民保險公司副總經理,中國保險協會副會長,並兼職中國人民大學教授,是中國保險業的大亨。當時中國保險業才起步,其市場潛力廣闊,因此業界中人認為喬林的事業也無可限量,但業中人很少知道這位保險業大亨之所以能成為大亨是因為老婆陳至立與江澤民是密不可分的「戰友」。

與曾慶紅同為江澤民的左膀右臂


毀滅中華文化的「婊子陳」!
陳至立是福建廈門人,出生教育世家,父親是中學副校長,母親也是小學教師。按理來說應該受到正統的教育,忠奸分明、善惡分明,但陳至立當教育部長後卻要篡改歷史,把文天祥和岳飛從民族英雄中趕出去,把秦檜美化成憂國憂民的忠臣。

1959年陳考進復旦大學物理系,次年即加入共產黨,為學生積極份子,但機會主義的陳至立在北京當教育部長時為否認自己思想左傾,竟然對記者說自己當學生時曾被視為右傾份子,背有政治包袱,公然說謊。

文革結束後,陳在中科院上海矽酸鹽研究所工作,為中共培養的第三梯隊幹部,因此曾官派到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作訪問學者。回國後被提拔為中科院上海矽酸鹽研究所黨委副書記。1985年,江澤民從位於北京的電子工業部調往上海任市長,一天陳至立去找江的兒子江綿恒,見到江,兩人一見如故、如膠似漆。

1988年,陳至立被江澤民調到上海市委,任市宣傳部長,與曾慶紅並稱為江澤民的左右手。如果說曾慶紅是江澤民的狗頭軍師,陳至立就是江澤民的忠實馬前卒。

陳至立是個什麼東西?

陳至立無德無才無貌這在上海是公認的。上海官場中說,她的才能低於一般水平。在講究儀表的漂亮上海人看來,陳至立不但長相平平,毫無姿色可言,而且打扮得就像「家庭婦女」一樣。江為什麼單單看上她?這是上海灘難解之謎,不過上海市委的人不能不承認現實:陳至立確實深得江澤民的信任。

從陳至立的表現來看,她是從教育入手幫助江澤民徹底毀掉中華民族五千年的文明歷史和道德觀的忠實幫手。說罪惡深重的陳至立無辜替江澤民背黑鍋,實在是冤枉了她。

1989年江澤民進北京入中南海後,上海就盛傳江澤民一直想方設法要把陳至立調到北京,但直到1997年8月陳至立才如願進京。

據說,陳至立長達八年不能進京,是遭到中共元老們的否定,特別是前中央組織部長宋平堅決反對。據說宋平對社會上有關江澤民與陳至立的種種流言蜚語聽到了一些,因此從中作梗。傳聞有一年春節江澤民到宋家拜年,宋平突然說了些做人不要忘本,「糟糠之妻不下堂」之類的話,讓江澤民大過年的鬧了個大紅臉。

陳至立抓著教育領域不撒手

中國幾十所大校的校長提出讓教育部長陳至立下臺,說她主管中國教育後,從教育入手顛倒歷史、篡改歷史、毀掉中華文明,危害中國教育,遺禍子孫後代。

陳終於從教育部長職位上退出去了,很多教育界的人歡欣鼓舞,結果十六大後她升任了國務委員,仍主管教育,比教育部長職位更高。

陳至立出身教育世家,從小受的是正統教育,可是為了配合江澤民的賣國行徑,她組織人篡改歷史,美化歷史上的賣國賊,抹黑民族英雄,混淆是非、顛倒黑白,讓中華民族的子孫後代根本不知道真正的歷史是什麼,什麼是正義,什麼是邪惡。

有人說歷史已經過去了,混淆就混淆、顛倒就顛倒,有啥關係,關鍵是現在如何做。其實不然,真實的歷史對於後人非常重要,它就像一把尺子,讓人類以史為鑒、以史為鏡,告訴人類道德的標準和歷史的教訓。告訴人們正義終會戰勝邪惡,善惡確實有報,天災人禍不是偶然的,這一切在歷史中都有真真實實的記錄和血的沉痛教訓。

但陳至立秉承江澤民的旨意,顛倒歷史、混淆黑白、誣蔑善良、歌頌賣國,這樣下去,岳飛將成奸臣,秦檜將成英雄,現在人們覺得可笑是因為人們還沒有忘記歷史的真實,以後怎麼辦?以後的中華民族子孫會知道嗎?一個不知道歷史教訓的民族將會重蹈歷史的懲罰。

把善良誣蔑為邪惡,把惡鬼美化成天使,這就是陳至立對中華民族、對我們子孫後代犯下的不可饒恕的罪行。陳至立搶背江澤民的黑鍋是因為她把黑鍋當成金鍋,她把地獄當成天堂。(文/青晴)△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