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周易八卦與神傳文字之水乳交溶(3)(多圖)
 
——中華神傳文化之玄妙
 
道生
 
2017-9-9
 



此為銀河系,周易推演的是舊時銀河系的理,現在的銀河系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



羑(You)裡古城,位於河南湯陰縣,古為商紂王監獄,因西伯姬昌對殺人如麻的紂王嘆息一聲,便被囚禁在此七年,九死一生,根據周易推演出文王《周易》。

【人民報消息】「闖」此象可代表:馬從門內穿過、猛沖、魯莽行事、奔走謀生、勇往直前、開闢出路……這些都是「闖」的意思,也是「闖」字的字象,此象內涵很廣,包羅萬千,取馬從門內穿過之形,以代此象。

再如將「馬」與「又」組合在一起:「又」甲骨文為「」,是一隻手的形象,原義表示用手抓住、控制等。將它們相合後,就形成新的一象,此字象名為「馭」。取控制馬匹之形,代表馴服、控制等意……。

再比如「日」與「月」合為「明」;「木」與「木」合為「林」、「森」……

看了以上事例,我們會發現:文生字,與八卦生周易的機理是相通的,即「易」之理。中華神傳文化的機理是根據天上的文字演化的,凡人再怎麼造字也是沒有「根」的,所以沒有內涵。

許慎在《說文解字》中,將中華文字的造字法歸為六類,分別是象形、指示、轉註、假借、形聲、會意。筆者認為這種分類方法不夠準確,沒有讀懂中華文字的奧妙與機理。筆者通過對甲骨文等古文字的研究,認為中華文字其實是對「象」的運用,是根據「易」理造出來的,雖然目前漢字中,存在大量「形聲字」,但不存在「形聲」這種造字方法。

什麼是「形聲字」?就是根據字形來發音。舉個例子「誅」字,「誅」是由「言」和「朱」組成,有簽署死刑命令的意思。「言」表示語言,即命令;「朱」表示紅色,古代判處死刑犯用紅筆。根據字形,「言」在「誅」這個字中不占主要位置,被稱作「言字旁」,也就是偏旁,而「朱」才是這個字的主體,所以「誅」發音為「朱」。

目前已知的人類文字中,基本都是表音文字,而漢字卻是音、形、義三位一體的。漢字在以「形」表象、表意的同時,又能以形意禦音,兼具表音的功能,這是人類其它語言文字都不具備的特點,所以漢字中存在大量「形聲字」。也就是說「形聲」只是漢字音、形、義三位一體的特點的展現,而不屬於造字法。中華文字在歷史發展過程中,經過了幾次大的變形,若將文字都對應到最遠古的甲骨文,就能看出其較原始樣貌,會發現中華文字是建立在「易」理基礎上,是對「象」的運用。

中華文字,每一字都是一象,每一象都對應著銀河系,其內涵及作用,是現代人永遠都無法知曉的。而中國共產黨,把正體字稱作繁體字,把自造的沒有靈魂、失去內涵的文字稱為簡體字,中共進行的所謂文字改革,其根本用意是為了割斷炎黃子孫與神佛的連系。

文字生詞

在漢朝有一本書叫《焦氏易林》又名《易林》,共十六卷,由西漢著名易學大師焦延壽撰寫。焦延壽是搖錢占卦法(即六爻納甲法)的鼻祖京房的老師。《易林》源自於《周易》,它在周易六十四卦的基礎上,將其倆倆相合,最後生出四千零九十六卦,每卦都撰有一首卦辭,但是沒有爻辭。《易林》主要用於占卜,相對周易更具象,卦象更小,更易理解與應用。

八卦生六十四象,是對應著我們銀河系的「易」之理。越到表層展現得越具象、越繁雜、內涵越小,所以最後有了四千零九十六象。

文字也是一樣。文生了字後,又繼續相合生出詞與詞組,這也是由「易」理所貫穿的。但是這些詞與詞組都是有源頭、有來歷的。現在有幾人知道?

比如「猶豫」這個詞,我們都知道它是代表遲疑不決的意思。但是追到這個詞的源頭會大吃一驚:原來「猶」和「豫」是兩種動物!

《康熙字典》裡面解釋說:猶,是一種猿類動物,長尾巴,生性多疑。豫,是一種卷鼻象類動物。上古時,河南地區盛產大象,這在商朝甲骨文中多有記載,河南省簡稱為「豫」,看到這個解釋就能理解為什麼了。字典又解釋說,猶、豫分別為兩種獸類動物,都生性多疑,進退不定,所以稱多疑不決的人為猶豫。

再看「影響」這個詞,現在只知道影響是指某件事物所產生的效應。查一查來源:這個詞語最早出自於《尚書·大舜謨》,原文為「惠迪吉,從逆兇,惟影響」。意思是順從天道而行就吉利,背離天道就兇險,這就像影子跟隨著身體,聲音產生的回音一樣。原來,影是指影子,響是指迴聲。身形一動,影子馬上跟隨;聲音一發出,馬上有回音響應,這就是影響。當我們了解詞義的時候,馬上感覺不一樣了,以後用到這詞語時,就感覺它有氣息了,不再是死的。這就將封死的詞語,重新注入內涵,建立象,使其慢慢活過來。

六、有生命的漢字

說漢字有生命,這並不是一種比喻,而是客觀存在的實事。本章將與讀者一起去親身體會一下這句話的含義。

如何學習文言文

古人在開始學習文言文的時候,根本不去強記每個字的意思。古人從小在私塾讀書的時候,私塾先生開始只教認字、寫字,然後就拼命的讀書、背書,根本不講解每個字詞與文章的意思。等讀了幾年,把各大古書經典都背熟後,突然哪天,意思自己就全通了,全明白了。

而現代人學古人,會去強記每個字固定的幾個意思,這路走偏了,也是不明白中華文字的機理所造成的,這樣學出來的只是「死古文」,所學的字是死的,沒有氣息。因為一字就是一象,裡面是活的,包羅萬千,可隨意而用,任意變化、引申,充滿靈性與氣息。真正精通古文的人,每個字在他手中都是活的,他是用象,而不是用字,這包羅的內涵就太大了,寫出的東西意境與內涵就廣博無邊。而強記的那些固定意思,只是前人總結出來的,是死的,就像周文王給《周易》填上的卦辭與爻辭一樣,只是經驗的總結,反而把象給封死了。也如同現代中醫治病,只記住古人整理出的固定藥方,根本不懂醫理、藥理,不懂辯證施治,不能靈活運用,所以這樣的中醫正在死去,或已經死去。

古人學習時,不死記意思,大量背誦,就是在思想中建立起字象的感覺,使思想深處與字象形成對應,達到共鳴,當到一定的時候,就全部通了,活了。人體與宇宙是全息對應的,外面有什麼,裡面也有什麼。剛學習之初,內象如同混沌,還沒有分象,在以外象不斷相感的情況下,內象亦會慢慢相應、共鳴,慢慢對應外象而分出象來。經過一定的時間,當內象與外象完美相感相應,達到內外相通、共振和鳴的時候,就內外相合,渾然一體了。

這裏談的只是機理,不談具體方法,因為掌握了文字的機理,每個人就可以自己去決定方法了。

古文之象

《尚書》是中國最古老的上古文獻之一,收錄了自堯舜至春秋時期的上古文章,也是中國古代最難讀懂的古書之一。連唐朝大文豪韓愈都感嘆的說,《尚書》讀起來佶屈聱牙。[20]

因為《尚書》是用上古文字(如甲骨文等)表達出來的,文字越古,其象越大,人類就越難懂。我們現在解字,一般都把這個字對應到它最古老的版本來解,這樣解出來的最接近元始意象,內涵最大。




傳說周文王曾以此井為生,因廟宇荒廢,古井乾枯,重修羑裡城後,羑裡古井又重湧甘露,堪稱奇蹟。

周文王給《周易》寫的卦辭與爻辭非常晦澀難懂,後人對他的同一句話多達幾十種解釋,每種解釋都不一樣。自古以來解釋《易經》的書多如牛毛,但沒有一個人能真正把它解釋透徹的。有人認為,周文王是在被商紂王囚禁期間作卦爻辭的,因形勢所迫,才故意以隱語的形式寫出,寫得很隱晦。其實根本不是這樣,這是不明白《周易》的內涵所造成的錯誤認識。如果是這樣,那後來孔子在晚年給《周易》作象辭、彖辭時,為何同樣晦澀難懂?

周文王給《周易》寫卦爻辭時,將象用的非常之大,因為只有這樣,才不至於將《周易》之象下固定的定義,使後人無法有更深的理解。

文言文與現代文

我們有時讀古文,心裡明白它的意思,但翻譯成白話文之後卻往往感覺詞不達意,怎麼挖空心思也無法表達明白自己想要說的,這就是因為現代漢語太淺白,沒有內涵,沒有「根」,而古文之所以用詞簡練就可以表達出很大的意境,令人心領神會,是因為古文背後有神傳文化的內涵在加持。

古文的基本單位是字,非常靈活簡單。將古文拆開,就是一個個的字組成的(典故與固定名詞除外)。而古文中的字是一個個的象,而象與上天可以對應、溝通,所以古文承載的內涵非常博大。

現代課本裡或網上文章對古文進行這麼註解那麼註解,然後再用繁瑣、死板的語法去束縛它,是因為現代的漢學家、白話文大家們不知道中華文化是神傳文化,因為他們根本不信宇宙中有神。如此,古文字中的象就被固定在一個很低很淺的層次,固定為幾個死板不變的意思,使中華神傳文化中的內涵離神越來越遠、越來越失去能量。隨著人類道德無可節制的下滑,就使文字中的「神」氣消失殆盡。

漢字與英文

在中華神傳文字體系中,幾千年來,中國人僅靠幾千個通用漢字,便足以應付人類的一切發展變化,並綽綽有餘,這是因為來源的緣故。而其它任何的人類語言文字都達不到這一點。

拿英文來做個比較:馬(英文是 Horse)、雞(Chicken);小(Small/Little);男性、雄性、公的(Male);女性、雌性、母的(Female)……

中文遵循「易」理,能用簡單的搭配來表達出所需明白的一切。像「小」與「馬」或「雞」相結合,便生成「馬駒」「小馬」、「雛雞」「小雞」等概念。而英文則不行,必須為這一新事物造一個全新的單詞,如小馬無法用Small+Horse表示,小公馬不能用Small+ Male +Horse來表示,否則單詞的長度將無限冗長,最後會使這種語言的信息含量越來越低,不再適合於人類表達而無法使用。所以必須為這一事物造一個全新單詞來表示,如:小馬(Foal)、公馬(Stallion)、小公馬(Colt)、母馬(Mare)、小母馬(Filly)、小雞(Chick)、公雞(Cock)、小公雞(Cockerel)、母雞(Hen)、小母雞(Chicken)等等,沒有規則可循。

因為人類的其它語言文字無法遵循「易」理,所以沒有生命力。隨著人類發展,英文詞匯量將無窮盡增長,使得該語言越來越臃腫、雜亂,直至完全超出人類的記憶和使用能力,而最終無法實用。

中文越拆越活,能量越大。而英文只能拆為一個個單詞,單詞再拆就成了一個個字母,就散了、死了,沒有任何的意義。所以英文只能拆到單詞這一層面,再拆就沒有氣息了,它只是沒有源頭和生命的符號。

所以筆者推斷:未來人類共同的語言文字,將是漢字,其它的語言文字將在新世紀中被淘汰。

七、算卦與測字

周易八卦不是人創造出來的,是上天根據銀河系的理送給人類的禮物,讓人知道「天人合一」與「冥冥之中有定數」的道理,保持對上天的敬畏。

因此,對於人來說,周易的內涵非常大,包羅了世間萬事萬物的發展和變化,可知過去與未來,所以也可用來預測。文字與周易的機理是相通的,所以文字也可用來預測,所以自古有測字這個行當,當然必須用正體字來測。

其實這些都是對「象」與「易」理的運用。下面舉例對比一下,這樣可能更直觀。

唐代張說的《梁四公記》中記載了「梁武帝射覆」故事。「射」是猜度之意,「覆」是覆蓋之意。射覆就是隨便將一物體掩藏起來,然後讓人通過易經占卦,占出所藏的是什麼東西。

在梁武帝天監年間,有一次梁武帝令人做一個覆,與百官一起射覆。

當時太史剛剛捉了一隻老鼠,便偷偷將這隻老鼠裝在匣子裡封好,當作「覆」呈給了武帝。武帝占卦,起得水山蹇卦(艮下,坎上)變為火雷噬嗑卦(震下,離上)。武帝占成後,又命令群臣占。

武帝與其他八位大臣將各自寫好的占辭放在蒲墊上,令罣闖也參與占卜。罣闖對武帝說:「聖人占卦,是利用象來辨別事物,皇上已占了一卦,就不用另外再占,請求依從皇上所占之卦進行預測。」

武帝應允了他,罣闖便根據武帝所占之卦撰寫占辭,寫完後也放在蒲墊上退回一邊。

全部占完後,便開啟「覆」,宣讀大家的占辭,看誰的占辭最準確。

武帝占辭說:「先得蹇卦後得噬嗑卦,這說的是它的時辰。蹇卦下是艮卦,上是坎卦,這就是它的卦象。坎卦的卦象中包含有陰暗、隱伏、偷盜,與其相應的生肖是老鼠,所以裡面是只老鼠。它在蹇卦所表示的時間裡出來活動偷吃東西,因其動而變為噬嗑卦之象,噬嗑卦的卦象包含有刑罰、懲惡,所以被捉住。

在噬嗑卦中有四爻為無咎,一爻為利艱貞,這五爻都與偷盜沒什麼關係;只有第六爻占斷為兇,爻辭是「荷校滅耳」,意思是戴上枷鎖、割掉耳朵。這是因為偷盜而遭到災殃,所以這隻老鼠是死的。」

念完武帝的占辭後,群臣高呼萬歲,武帝也因自己占中了而洋洋得意。

接著又開啟其他八位大臣的占辭,說的五花八門,沒有一個占中的。

最後開啟罣闖的占辭,也占中了,但與武帝占辭不相同,罣闖的占辭裡說:「現在這個時間剛好屬王相吉日,所以一定是活老鼠。卦象由蹇卦(坎上,艮下)變為噬嗑卦(離上,震下),即上卦坎變為離,下卦艮變為震。坎有陰晦之象,離有光明之象;艮含靜止之象,震含動之象;即由陰暗到光明,靜止變為動。老鼠本應在陰暗處活動,白天靜止,現在變為大白天活動,因失其屬性,所以必然被抓。

八月為金,是金盛之月,鼠為子,金生子,金代表的數為四,這老鼠必定四隻。離為日,太陽過了中午就會偏西。離卦第三爻的象辭說,太陽偏西,不會長久啊;第四爻爻辭說,死了後扔棄。所以太陽偏西後,老鼠就會死掉。」

看到罣闖占出是活老鼠,比武帝占得更準,文武百官大驚失色,於是刁難罣闖說:「你的占辭說有四隻老鼠,現在匣子裡裝的只有一隻,這是怎麼回事?」罣闖說:「請把這隻老鼠剖開。」

武帝信佛,不喜歡殺生,但遺憾自己沒能占準。到了太陽偏西時,那隻老鼠果真死了,這才令人將它剖開,果然發現大老鼠肚子裡還懷著三只小老鼠。△(未完待續)

註解:

[20] 韓愈《進學解》:「周誥殷盤,佶屈聱牙。」

(人民報首發,有修改)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