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加平和克拉娃要了江泽民老命(图)
 
李晓
 
2016-7-12
 



吕加平坐家里,就有人送江罪证!

【人民报消息】江泽民就怕听两个人的名字,一个是吕加平、一个是克拉娃。

吕加平的举报信

2004年2月21日,吕加平就曾在其个人主页上公开《向中央领导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反映我听说的一些有关江泽民的事情和传闻》一文,主要谈了「江泽民的历史和入党问题」以及「有关江泽民和宋祖英的事」。之后,吕加平遭到公安部门的跟踪监控,之后就遭遇「被失踪」。

2004年3月24日,吕加平夫妻俩被秘密强制性的被送回户籍所在地湖南邵阳。两个儿子均遭到株连。大儿子大林在公安国保的干预下于3月3日被北京清华志清中学除名失业,并强令离京回邵。在北京从事音乐工作十多年颇有成绩的小儿子栗子,被列入重点对象,遭北京公安国保追捕。2004年3月26日,吕加平妻子发布公开信,呼吁当局释放被株连逮捕的儿子与其未婚妻。

2009年,吕加平再次发出公开信《关于江泽民的「二奸二假」和政治诈骗问题与要求调查的呼吁》。

2011年5月13日,吕加平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十年徒刑。

吕加平是怎样颠覆中共国政权的呢?使用的是笔杆子。写的是些什么内容,能把「伟光正」给写倒了呢?吕加平写道:

中央领导同志、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

本人是一个普通的中国公民,已退休的无党派群众,最近我听说了一些有关江泽民的事情和传闻,特作如下反映,希望能够引起中央领导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关注、重视,并能依法进行调查处理或澄清:

不久前我听一位朋友说,去年10月或1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举行过几次生活会,参加者还包括有一些已经退下的十四、十五届中央政治局老同志。在有一次生活会上有人提到了吕加平写的「第三代现象」一文和要求调查江泽民历史和入党问题的报告,乔石同志也看过,他说:既然有人已经提出了这件事,也应该向全党全国给个交代吧。与会的尉建行等同志表示赞同。

2003年秋天,全国政协副主席王光英到浙江温州参加一个民营企业家会议,一天中午吃饭时有人给了他吕加平写的「第三代现象」一文和要求调查江泽民的报告,他一看就入了神,竟忘了与敬酒者干杯而专注看阅。看完后他拍拍坐在旁边的一位领导干部的手说:「部长,如果真有这种事的话,你们共产党也应该管一管才行呀!」

有人从朋友处看到了吕加平那篇「第三代现象」的文章和要求调查江泽民的报告后大感吃惊,为了证实真伪,便复印多份送给一些曾在中组部工作过的老同志询问。这些中组部老同志都证实,吕加平反映的有关江泽民的历史和入党等问题大部份是真有其事,江泽民是有严重的历史问题,中组部早就知道。他们还说,后 来王刚当档案局局长时把江的档案中不利于江的材料进行了篡改,有的毁掉。这位同志才相信吕文的真实性。

前几天我去看望一位老同志,他告诉我一些有关江泽民和宋祖英的事:

前两年江泽民经常到某军种司令部看宋祖英的演唱,该部也经常在礼堂举行有宋祖英作压台唱的演出,江泽民每次必到,并频频接近宋祖英。有一次演出完后江泽民在与宋祖英握手时偷偷递给宋祖英一张小纸条,宋祖英接过后因人多当时没敢看,就装进了口袋,回去后打开一看,纸条上写着: 「以后有事找大哥,大哥可以帮助你解决任何事情。」纸条上所说的「大哥」,就是江泽民自己。后来宋祖英把纸条的这段话告诉给了别人。

江泽民为了与宋祖英秘密来往不受干扰和外传泄露,宋祖英便和丈夫离了婚,宋离婚后就住在该部的招待所里。这以后江泽民经常在晚上到该招待所与宋聚会,来时相当保密,随从警卫防备很严,不许外人接近。而且每次来的车子都换了新的牌照,一次一换,使人认不出是江的专车,江下车后就径直到宋室。对于江、宋在某处招待所幽会,该所的人只当没看见,而且大为恶心反感,后来一位有正义感的老干部本着对党和军队负责的态度,把江、宋的这种事和传闻向有关上级领导作了反映,可是反映者却反而受到了监视,电话被监听。

现在社会上广泛传说,在人民大会堂西侧花费三十多亿人民币修建的像坟包一样的国家大剧院,是江泽民为宋祖英演出修建的。而且还广为传说,海军部门为宋祖英在澳大利亚和奥地利演出使其扬名世界,不惜动用数千万人民币海军军费。

听说宋祖英在中央电视台的演级部门均不得过问。更有什者,社会上还广传宋祖英享受国家一级警卫待遇之事:宋祖英在十六大前曾随团赴四川绵阳演出时,当时任四川省委书记的周永康经中央警卫局局长由喜贵的批准,对宋祖英进行只有副总理级以上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才有资格享受的一级警卫待遇。周、由之所以 如此敢于违规行事,不可能与江泽民的特许无关。而周永康后来很快被提拔为公安部部长,也肯定与他如此讨好宋祖英和江泽民有关。后来有人在网上发表「宋祖英有什么资格享受国家一级警卫待遇?」进行尖锐抨击。

听一位知情的朋友说,曾任中央电视台文艺部主任、多年执导春节联欢晚会的赵安,在2001年的某天邀请一些知名女明星到一家叫全家福的饭店宴聚,其中有宋祖英。席间,宋祖英趁着酒兴津津乐道、兴致勃勃地大谈她与江泽民的风流艳事,此事被赵安偷偷记录了下来。后来赵的这份手稿被他的合作者、歌词作者张俊以得到,张就以此手稿内容向有关国家机关、司法纪检部门和相关领导等发了200多封匿名举报信,检举揭发赵安和宋祖英诽谤江泽民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然 而后来张俊以却反被江泽民亲自下令逮捕法办,法院主要以诽谤国家领导人罪将张俊以判处6年徒刑(赵安被判10年)。据说,赵安的这份记录手稿现在还存在赵、张案件的卷宗里。

一位学者还曾三次到我处告诉我,中央军委曾向有关军队部门发了一个针对我的指令,该指令说:吕加平是一个军事评论家,他的文章可看,但任何军人不许接触吕加平本人,不要与他有实际联系来往。该令一下,果然所有军人都不再和我联系了。我问他这是为什么,这位学者说,上面认为你吕加平对军队太具煽动性。

这是吕加平2004年2月21日写的部份内容。

克拉娃与中国丢失44个台湾面积的土地息息相关




江泽民留苏时与克格勃女谍克拉娃搞上,昔日当汉奸的底儿被抖出,答应当间谍。

还有另一部份内容与一个名字息息相关,这个名字叫克拉娃。这个名字也与中国丢失了44个台湾面积的土地有关。怎么回事?这得从江泽民在1955年被派往苏联企业学习和工作期间说起。

江泽民去之前,苏联克格勃情报间谍机关早已把这些留学生的底细摸了个透,目地是要发展间谍。结果发现其中只有江可以发展,原因是1945年苏联红军分三路突入东北,在长春搜到土肥原贤二的全部特工系统档案,当然包括青干训练班的文字及照片档案。这其中就包括江泽民。

众所周知,苏联的克格勃在色情训练上堪称世界一绝,其女间谍既色情并茂,又技艺精湛。江泽民本人又是个爱出风头、见风使舵的人,且擅长吹拉弹唱、调情卖骚。克格勃是因人下菜碟,很自然的专门给他派了一位名叫克拉娃的苏联年轻女特工。克拉娃只需把他曾为日本奸细的事稍露,他便像被抓走了魂似的。他知道他的这个曾经的汉奸身份关乎着自己的身家性命,要是让中共知道了,他这一辈子就彻底完了,所以,对克格勃的要求他是有求必应。他向苏方提供有关中国国内、中共党内的种种消息情报。不仅把所知道的和收集到的各种情报暗中交给了克拉娃,而且还和这位苏联女特工成了相好关系,成为一个暗藏在中国内部的苏联奸细。

江泽民在走上了权力顶峰之后,也就有了为苏俄更加效力的机会。 1991年5月江泽民访问莫斯科时,也曾去参观当年他在那里工作过的利加乔夫汽车制造厂。 《人民日报》曾载文说江泽民见到当年和他在一起的职工和他们的子女时,如何热泪盈眶。但是一位知情人彼得说,就在江泽民参观工厂时,路过某宿舍, 「正好」走出一个女人,见到江泽民就叫:「小江啊!」江泽民一见到这个女人,立即流出眼泪。这个女人名叫克拉娃,据说就是当年江泽民在这个工厂工作时的情人。这样的「巧遇」安排实在是小菜一碟,但能让江泽民立即流出眼泪,那是克格勃的功绩,他们了解江泽民过去风流事的程度以及江的心思就像知道自己长着几个脚趾头,用这种方法使其丧权辱国比用原子弹管事。那次出访与老情人的重温旧梦,让中华民族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文/李晓) △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