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儉可以助廉 惟恕可以成德(圖)
 
秦自省
 
2016年4月3日發表
 
忠、恕兩字,一輩子都受用不盡。

【人民報消息】範純仁是范仲淹的兒子,字堯夫。他自小聰明,八歲就能講解所讀過的書。範純仁是宋仁宗皇佑元年(1049年)進士,後來一直做官,仕至吏部尚書、尚書右僕射兼中書侍郎(即宰相)。範純仁開初反對王安石的新法,竭力加以抵制。至宋哲宗時,司馬光盡廢王安石新法,他又建議以穩緩爲宜,不能急躁從事。當了宰相後,又引前代朋黨之禍的例子,主張對變法派要從寬處理。 範純仁是在父親范仲淹的嚴格管教下長大的,所以其言行均深受其父親的影響。范仲淹門下有很多賢士,如胡瑗、孫復、李覯等,範純仁平時總是跟從他們,讀書非常刻苦,常常到深夜都不睡覺,將燈放在帳中看書,以至帳頂被燈煙燻得墨黑。 據《五朝名臣言行錄》記載,範純仁的夫人一直把這頂帳子珍藏着。後來,她經常將這頂被燈煙燻黑的帳子拿出來給子孫們看,要他們學習範純仁當年勤奮學習的精神。 尤其值得稱道的是,範純仁繼承父風,對子孫要求很嚴格,而且始終保持儉樸的門風。他和司馬光同在洛陽做官時,兩人均十分好客。家中卻都很貧困,於是互相約定,倡設「真率會」,宴客僅有粗米飯,酒數巡即罷。儘管如此,洛陽士人卻多將此當作盛事。 範純仁從布衣一直做到宰相,其廉潔儉樸始終如一。他把做官得來的俸祿大多用來擴大其父親范仲淹當時創設的救濟貧苦人的「義莊」。他去世的時候,其幼子和五個孫子都還沒有出來做官。 範純仁常常對子孫們說:「我平生所學到的,大多來自於忠、恕兩字,一輩子都受用不盡。以至於在朝做官、接待同僚、和睦親朋族人,沒有一刻離得開這兩個字。」觀其行爲,也確實是如此,他在朝中有時受到排擠打擊,不僅自己不說政敵的壞話,也不準兒子們說對方的壞話。 範純仁常常教育子弟說:「即使是很愚蠢的人,要求別人的時候,也往往是很明白的;即使是很聰明的人,寬容自己的時候,也往往總是很胡塗的。如果能用苛求別人的心來要求自己,用寬恕自己的心來寬恕別人,就不怕做不到聖賢。」 他又常常告誡:「六經所記載的都是聖人之事,你們知道了一個字,就要去實行一個字。即使艱難困苦、顛沛流離之時,也能處處按六經所說的去做,那就真可以稱作有爲者了。」 範純仁處處以儉樸和忠恕教育子弟,同時也這樣勸導其它親屬。有個親屬來請教範純仁如何處世?範純仁告誡這位親友:「惟儉可以助廉,惟恕可以成德。」這位親屬深以爲然,將這兩句話寫在座位旁,當作座右銘。 有一則軼事,可以從側面反映出範純仁的儉樸家風:範純仁在朝廷做官時,有一次,留自己的同僚、祕書監晁端在家中吃飯。晁端吃過飯回去後,鄭重其事地對旁人說:「可惜啊,範丞相家的家風變掉了!」聽到的人都不太相信這話,問他是怎麼回事?晁端回答說:「平時他們家吃飯,菜總是鹹菜、鹽豆腐之類。這次他留我吃飯,鹹菜、鹽豆腐上面,居然放了兩小簇肉,這不是他家的家風變掉了嗎?」從晁端所說的范家的食譜,可見範純仁家中平時生活儉樸到了何等程度,與當時代那些錦衣玉食的官宦人家相比,簡直有天壤之別。 在範純仁的教育下,其子範正平、範正思也能像祖、父輩一樣,立身守正,爲官正直。範正平學行很高,雖平常說話,也必然要援引《孝經》、《論語》等。範純仁死後,按過去慣例,子弟可以有一人受庇廕做官,範正平將官讓給自己的小弟弟做。 後來,範正平爲開封尉,時任戶部尚書的奸臣蔡京強佔民田、民宅,被人告到官衙中。範正平不避權貴,公正處理,結果蔡京被罰金子二十斤。從此,蔡京對範正平恨之入骨,蔡京入朝當宰相後,便對範正平加以誣陷迫害。 從這些事中,可見范仲淹祖孫幾代人的風骨。 (參考數據:《宋史•範純仁傳》、《宋史•範正平傳》、《語林•德行》)△

 
分享:
 
人氣:18,520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