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江這兩年過的咋樣,答案在英子這裏(多圖/多視頻)
 
門禮瞰
 
2016-3-7
 



1990年央視春晚結束時,江握著宋祖英(最左邊綠衣服者)的手,兩人醜態百出!



2011年5月8日母親節,宋祖英在臺北小巨蛋開個唱時的奢華服飾。
左圖是「百鳥朝鳳」服裝,右圖是由萬顆鑽石鑲嵌而成的裙裝。



2013年3月1日,在洛杉磯舉辦宋祖英免費個唱,老英子臺上
極其放蕩,曾慶紅的弟弟曾慶淮臺下得意洋洋!



1月16日,宋祖英參加中國文學藝術界2016春節大聯歡的大聯唱!



今年1月31日央視軍事節目中心邀請宋祖英、呂繼宏與「海空雄鷹團」炊事班一起做一頓「年夜飯」。
宋祖英半素顏既不美也不嫩。

【人民報消息】1990年,央視春晚導演黃一鶴有一個獨特的想法,想找一個名不見經傳、沒見過大場面的年輕民歌手上臺演唱,他看過一些比賽的錄像,其中就有宋祖英唱的《小背簍》。

當時宋祖英正在北京,從中國音樂學院民族聲樂專業畢業後住在地下室裏忙著找工作。其他一些比賽歌手都在外地。於是近水樓臺先得月,黃一鶴就派人把她找來了,「黃導見我說,小姑娘,除了這個《小背簍》,你還有別的歌嗎?我說沒有別的歌了,那會兒錄音就錄過一個《小背簍》,他剛好聽到的也是《小背簍》。」一個聲樂專業畢業的學生咋可能只會一首民歌呢?她說沒有是因為其它的歌曲都唱的不行,人家沒給錄音。

當時黃一鶴導演非常忙,此事擱下後,沒那個精力再去找人。宋祖英說,「後來說那就上,就這樣上了。」

春晚當晚,很上妝的宋祖英出場後被六四前當上總書記的江澤民相中。時年近64歲的江澤民迫不及待的要看到這個女孩子、握上她的小手。於是突然給總理李鵬打電話,邀他一起去電視臺。李鵬很賞臉,當時就答應了。

國際先驅導報2014年1月30日報導說:「早在1983年春晚時,黃一鶴便想邀請中央領導到場,但未能實現。」以後也就沒有春晚導演有這種奢望。「1990年,趙本山首次亮相,宋祖英第一次登上春晚舞臺,唱響《小背簍》。最大的『驚喜』則是,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和國務院總理李鵬來到了現場。」

「驚喜」兩字報導時被畫上了引號,內涵你知我知天下知。

報導意味深長的說:「這還真是一次不折不扣的『驚喜』:『我們也沒請他來,他也沒通知。』黃一鶴記得,演出當晚,他正在導演間忙活,馬上就12點了,趙忠祥該上臺零點報時。就在這時,接到緊急通知:江澤民和李鵬要到現場,抓緊時間準備。」

「黃一鶴和趙忠祥都楞了,準備?怎麼準備?時間緊迫,只能安排在零點後宣布消息。」

時針指向夜裏12點,「演播大廳裏一片歡騰,趙忠祥不得不打斷歡呼聲,宣布這一重大消息,」乖乖,半夜12點,心裏搔癢難耐的江澤民和懵瞪瞪成了擋箭牌的李鵬「已經出現在了門口。」

「掌聲更為熱烈。江澤民和李鵬走上臺,先後向全國人民送上祝福,隨後,下臺與演員和觀眾握手。」李鵬傻呼呼跟誰握手都一樣,而與宋祖英握手才是江澤民半夜趕到春晚演播場地的原因。

從當年一段視頻中可以清楚看到,江澤民用一種曖昧淫迷的眼神看著宋祖英,都走到旁邊兩個女演員之間了,還一直攥著英子的手不放,宋祖英的媚眼也放出對等的電量, (現在觀眾看到的視頻把這段歷史鏡頭給刪除了)。

報導說,「整個見面過程持續了大約6分鐘,這短短6分鐘,卻賦予1990年春晚別樣的意義。」

找不到工作的宋祖英被送進海政文工團當獨唱演員

宋祖英並沒有因為上春晚唱了一首民歌就在北京找到工作了。沒有。北京所有的文工團她都跑遍了,但都沒被錄取。宋祖英想留在北京的願望破滅了,仍不想回湖南老家。在湖南長沙工作的羅浩向她招手,答應一輩子好好照顧她。宋祖英這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把檔案寄回湖南。

新華網透露,當年宋祖英畢業後在北京所有文藝團體都考過試,沒人要,怎麼都找不著工作,被江爺爺看中時,檔案已經寄回湖南。

時任海政文工團團長說:沒有關係,檔案我們可以不要,可以重新建立一份。

找不著工作的宋祖英進入海政文工團就擔任獨唱,怪不怪事?更怪的是,三權在握的江澤民從來都不到海政來,自從宋祖英進去後,江經常去看演出,海軍司令當然每次必得陪同。剛開始大家都納悶軍委主席哪根筋錯了位,後來漸漸看出門道,原來是為了看哪個團都不要的這個土丫頭。於是,只要江來,就必定把宋祖英安排壓軸。

後來一次演出完,江澤民上臺與演員握手,把事先準備好的一張小紙條塞進宋祖英的手裏。當時人多,宋接過後沒敢看,就裝進了口袋,回去後打開一看,紙條上寫著幾個字和一個電話號碼:「以後有事找大哥,大哥可以幫助你解決任何事情。」這紙條上所說的「大哥」就是江澤民自己。宋祖英剛開始當作笑話告訴了別人。後來她按照那電話打過去,並被江安排到海軍招待所裏24小時應召後,那個紙條上的話就悄悄的流傳出去。

從此以後,海政不敢派宋祖英去艱苦的地方演出,例如西藏高原,說是怕她出個好歹「對不起江主席」。從此以後,連海軍司令都得巴結宋祖英,她想上哪兒,想幹啥,吱一聲就得。

江姘頭揮金如土到處玩票

這麼多年來,宋祖英靠著老江到處玩票。

據新華網報導,江澤民掌實權的時候,連建築師都參與為宋祖英設計服裝,宋祖英披露說,演出服重到讓她無法行走,只能站在原地,但即使是這樣,她說「連呼吸都困難」。



建築師參與設計的服裝,宋祖英穿上連呼吸都困難!

呼吸都不行,自然不能唱歌,宋祖英間接承認自己在假唱。觀眾聽到的聲音是在錄音棚裏磨出來的,錄製很多遍,然後重新組合,一句一句的組合,成為一首歌。

2009年6月30日「《2009魅力□中國》北京鳥巢夏季音樂會」,多明戈被請來當作主菜,想借其把在南韓世足賽開幕式零報酬演唱的宋祖英提提價碼,但新聞報導的題目卻總是宋祖英的名字在前,然後「攜」世界名家登上舞臺。

據主辦方介紹,這次音樂會六套服裝最大的特點是「出乎意料」,每套都可用「驚艷」來形容。例如,宋祖英的開場服裝「東方之眼」。這件長裙高達3米,華麗的裙擺上鑲滿了精緻而神秘的東方配飾,宋祖英將穿著它與120隻「鳳凰」共同演開場戲《鳳還巢》。裙擺上的這些配飾共有100件,是從印度、泰國、日本以及中國西南採集而來,皆由當地民間工匠師用各種寶石、稀有金屬、古董玻璃、天然木料等奇珍異寶磨制而成。



宋祖英的開場服裝「東方之眼」。

發布會透露,此次音樂會尾聲部份宋祖英的演出服,是由BASIC集團BE.prive高級定製品牌為宋祖英量身定制。宋祖英這套服裝的設計、製作過程歷時半年!服裝的皮料是從歐洲意大利定制,服裝上的鑽石是從南非採購的,服裝最後的製作完成是在非洲敘利亞。整套服裝的完成經歷了跨越時空的過程。為了讓宋祖英以最華麗、最完美的造型在音樂會上完美亮相,BASIC集團特意製作了金色、紅色兩套華服供選擇。

中新網2013年7月2日報導說,6月30日晚,「宋祖英一邊演唱一邊踏著歡快的節奏從舞臺中央走出來,甩頭、扭胯、聳肩、揮臂,這一串流暢火辣的動作掀起了全場的第一個高潮,現場尖叫聲不斷。更迷倒了來自西班牙的68歲男高音歌唱家多明戈,使其激動得五次向宋祖英獻吻。」。



多明戈獻吻太熱烈,結腸出了麻煩,癌變!

曾是世界三大男高音之一的多明戈獻吻太熱烈,2010年3月結腸發生癌變,沒法兒再唱了。4月30日宋祖英在上海世博會開幕式上與成龍搭檔了。多明戈癌變做了手術後,拿為宋祖英陪唱賺的錢去開了一間餐館,當了餐館老板。多明戈後來是死是活,生意如何,沒人上心。江澤民最不缺的就是幫忙塗脂抹粉的人。

臺北小巨蛋演出──連在歌廳駐唱都不夠資格

2011年5月8日母親節,宋祖英在臺北小巨蛋開統戰演唱會,為了怕有人當場抗議,演唱會全部送票。即使這樣還是怕空場,所以掏國庫花大價錢請在港臺知名的周華健、周杰倫撐臺子。有的觀眾說,是衝著看他倆的演唱而來的。

為了這一場演出,宋祖英穿的服裝做了六套,臺灣媒體說,每套造價都在300萬臺幣(9萬美元)以上。僅開場「百鳥朝鳳」的一套服裝是184萬人民幣(30多萬美元)。一襲金色飛鳥斗篷,身後是特別定造的「金色鳳凰」。褪去斗篷,是由萬顆鑽石鑲嵌而成的裙裝。

最近看了這場演出的視頻,發現什麼都夠水平,只有宋祖英的演唱水平太業餘太業餘了,連在歌廳駐唱都不夠資格。當鏡頭掃到臺下免費觀看的臺灣觀眾時,我在想:這裏面可有行家啊!

江澤民借宋祖英試探習近平

從2002年11月胡錦濤當上總書記,到2012年11月十八大交出黨總書記職位、2013年3月兩會把國家主席和國家軍委主席職位交給習近平,這10年是胡當兒皇帝的10年,在這些日子裏,江澤民的晴雨表從小英子折騰成老英子,到習近平當政後依然忘乎所以。

2013年軍民迎新春文藝晚會2月1日晚在人民大會堂舉行,黨總書記、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曾下令不許奢華。在這個文藝晚會上,其他歌手都服從命令,演出服裝都比較適度。唯有江姘頭宋祖英我行我素,身穿造型極為誇張的蘑菇雲巨型裙,跟出席觀看演出的習近平對著幹。




2013年2月1日晚的軍民迎新春文藝晚會,江姘頭宋祖英身穿造型
極為誇張的三米長蘑菇雲巨型裙,對抗習近平的指示。



2013年3月1日,宋祖英在美國演唱會的貓叫放蕩醜態。(人民報精制視頻)

2013年3月3日全國政協會議開幕,政協委員宋祖英3月1日匆匆趕去美國,以慰勞華人僑胞為由,免費贈票演了一場個唱,演出完馬上往回趕參加政協會議。這是曾慶紅的弟弟曾慶淮一手操辦的。

為什麼這麼急呢?因為3月5日是全國人大召開日期,胡錦濤將把國家主席、國家軍委主席的職務交給習近平,並進入元老的行列。如果不搶著再去美國過過癮,以後宋祖英肯定是沒機會再出國燒國庫銀子了。

5個月之後,8月26日,新華網刊登《總政治部要求規範軍隊大型文藝演出,加強文藝隊伍教育管理》。文章說「經習近平主席批准,解放軍總政治部日前頒發《關於規範大型文藝演出、加強文藝隊伍教育管理的規定》(以下簡稱《規定》),對全軍和武警部隊提出明確要求」。

「日前,中宣部、財政部、文化部、審計署、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聯合發出通知,強調制止豪華鋪張、提倡節儉辦晚會和節慶演出。」「《規定》對勤儉節約辦晚會提出明確要求:嚴格控制文藝晚會的投入,不得過度包裝,……對組織文藝演出活動耗資巨大、奢華浪費的,要嚴肅查處。」矛頭直指江的姘頭。

「《規定》進一步嚴格軍隊文藝單位和個人參加地方公益性、營業性演出及其他活動的審批管理,嚴格控制文藝單位人員參加地方電視臺選秀類節目,禁止參加有損軍隊和軍人形象的演出活動,禁止參加私人舉辦的演出活動和在歌廳、酒吧等場所演出,禁止未經批准出國(境)演出,禁止簽約加入地方文藝單位、文化公司和經紀公司,禁止開設公司和以營利為目的的工作室,不得進行誇大其詞、自我炒作等虛假宣傳,堅決杜絕臨場罷演、漫天要價,敷衍演出、欺騙觀眾的現象。」

「每年組織對表演人員進行業務考核、對創作人員的創作成果進行評定,考核和評定結果予以公布;規範日常工作和生活秩序,嚴格執行請銷假制度,加強軍容風紀檢查,專業技術三級以上文職幹部不得稱將軍或者文職將軍,自覺淨化工作圈、生活圈、交友圈。對未經批准出國(境)演出、違規做商業廣告、擅離部隊或者無故逾假不歸的,嚴格執行處罰。」「年底進行公示和講評,未完成規定演出服務場次的不予立功受獎、晉職晉級。」

從這個《規定》可以看出江借宋祖英折騰來試探習近平是否就範已經有了結論。於是,江開始動用自己的嫡系親信,在國內外開始殺戮、爆炸,製造飛機失蹤失事,並借朝鮮發射核彈擾亂世界。

從1990年開始上春晚,除一年外,到2014年,每年宋祖英都出現在春晚,2014年宋祖英已是第24次登上春晚舞臺,也是最後一次出現在春晚舞臺。

2015年與2016年英子穿兩年喪服成了預言

老江這兩年過的怎樣?下面有三則消息。

2015年開始,宋祖英沒有再上春晚,這兩年她參加由中國文聯舉辦的「中國文學藝術界春節大聯歡」,但不是獨唱,也沒安排在第一個節目出場,也沒照顧她演完就去陪江睡。2015年,宋祖英還能跟呂繼宏兩個人唱;2016年連這個待遇也沒有了,參加的是大聯唱。


2015年身穿素服的宋祖英與呂繼宏演唱《彩龍舞東方》。
報導說,2月19日大年初一晚9點,河北衛視《明星同樂會》將獻上新春特別節目─由中國文聯舉辦,河北衛視明星同樂會等單位協辦的「百花迎春──中國文學藝術界2015春節大聯歡」。

報導說,「閻維文、關牧村、廖昌永、張建一、宋春麗、李幼斌、郭蘭英、張也、劉詩昆、李雲迪、於魁智、李勝素、田華、趙薇、鄧超、丁毅、魏金棟、劉和剛、雷佳、張也、霍尊、宋祖英、呂繼宏、殷秀梅、劉和剛、江濤、馮鞏、郭達、小香玉等上千位文藝界老友新朋歡聚一堂,載歌載舞。」29人的名單中,身穿素服的宋祖英排在第22位!


2016年,身穿素服的宋祖英在大聯唱中。
2016年2月8日是大年初一,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主辦的「百花迎春──中國文學藝術界2016春節大聯歡」當不當、正不正,選在1月16日(週日),在人民大會堂宴會廳舉行。

報導說,「本屆『百花迎春』文聯春晚晚會,新老藝術工作者們齊聚一堂共迎猴年新春。呂繼宏、郁鈞劍、閻維文、廖昌永、才旦卓瑪、蔡國慶、沙寶亮、殷秀梅、宋祖英、關牧村、張也等歌唱家先後登臺大聯唱,不斷引起現場觀眾的齊聲合唱。」11人的名單中身穿素服的宋祖英排第9位!

「素服」是什麼,您知道的,喜慶的日子穿成這樣,就是自己家裏有喪事。

讓宋祖英的丈夫羅浩目瞪口呆的是,在家裏吃現成兒的老婆居然在2016年1月31日被央視軍事節目中心邀請,紮上圍裙與「海空雄鷹團」炊事班一起做一頓「年夜飯」,還錄製存檔!過去誰敢這麼幹?!圖片顯示,半素顏的宋祖英現出本相,既不美也不嫩,不過如此。

2016年2月29日凌晨,不到二級風,江澤民題字的廈門「集美大橋」石碑突然斷裂成為兩塊,「橋(瞧)江澤民」成為江末日的預兆。

宋祖英穿了兩年素服,家中果真有喪事。△


江末日的預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