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奇事吓的她丈夫翻窗进的屋(图)
 
许灵
 
2016-1-8
 



「我在泪幕里看到了很多神仙,都穿着那种大袖子的古装衣服,说不出来的漂亮」。

【人民报消息】上网搜寻,无意中发现一件国内的奇事,神奇到什么程度啊?神奇到她丈夫都不敢直接进屋,是翻窗进去的。到底发生啥事儿了? 咱还是从头说,这样让人看起来比较明白。噢,对了,还没介绍她的姓名,她叫刘文君。

一个丑闺女童年的最快乐时刻

刘文君的上面已经有了七个孩子,到她这儿,父母很希望是个男孩儿,但事与愿违,生下来是个丫头片子。

刚出生时,她的八爷拿着算命书对照,说这孩子命相不吉利,是个「丧门星」、「扫帚星」。她妈不乐意听,也不愿意承认,就又从城里请了双目失明的算命先生给她算命。这位先生却说刘文君「是被神佛从天上贬到人世间赎罪的。一生魔难多,但这是好事。」从此她妈逢人就讲:「我这个丑八怪闺女将来还能读上天书哪!」

刘文君说:「我长的丑,从小身体虚弱,硬活干不了,也就总是被家人忽略,哪怕一整天都不见我的踪影,家人也不会想起我去找我。」


躺到柴火垛里看神佛!
农村家家地里都有柴火垛,都是玉米秸堆起来的。烧火时,就到那儿搂一抱,搂的次数多了,柴火垛就被搂出一个窝来。刘文君说:「每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躺到柴火垛里,看天空,想心事,有时候会偷偷流泪。有一天,当眼泪在我的眼睛里流出时,我在泪幕里看到了很多神仙,都穿着那种大袖子的古装衣服,仙女在天上飞,说不出来的漂亮,我心情立刻好了起来。那之后,只要我心情不好,我就跑到柴火垛那儿,去看神仙、看仙女,那时候,我以为别人也能看到这样的景象,所以并没有把这当新奇告诉过任何人。」原来她的天目是开着的!

在她上小学的时候,总会在田地间遇到一位有着长长白胡子的老头,别人都看不见这位老人,只有她看的见,「他总会送给我小册子看,小册子里边都是神话故事,我可愿意看了,我知道的神话故事很多都是那时候看来的,每次看完,也不知道啥时候,小册子就没了。」

第一次大魔难

刘文君26岁那年,全家搬到了县城,30岁时结婚了。结婚时,由婆家出工出料在刘文君娘家的房后院为小夫妻俩盖了一座新房,房子里外也就30平米,房子由东向西连同门前的小院儿占了房后三分之一的面积,房子小,院子也小,自行车推进来,得倒着退出去。新房的右侧还有三分之二的空地,娘家卖给了另一户人家,那家人家在那块地上盖起了两层楼。

有了家,也有了房,刘文君本以为有了自己的一方天地,可以过属于自己的日子了,但是,让她没想到的是,盲人算命先生所说的「一生魔难多」才真正开始。

她说:1983年,我生了老大,是个女儿,这时我感觉自己身体不仅仅是虚弱的问题了,干点活儿就累的不行,娘家妈和婆婆都认为我不坚强,我就咬牙硬挺着,使劲干活,但实际上我自己最清楚,我的身体已经是支撑不住了。

两年后,她怀上了第二个孩子,在怀孕五个月的时候,单位有事,就骑自行车去了,在路上和另一辆自行车相撞,撞得不重,那人连停都没停就走了,刘文君从自行车上摔了下来,在地上向前擦了一下,当时也没太在意,只是感觉腿有点疼。

没多久,她的右腿就不好使了,在怀孕七个月的时候,已几乎是瘫在炕上了。家人想让她把孩子做掉,可是,医院不给做,怕她死在手术台上,刘文君不得不坚持着把孩子生下来,生孩子前,娘家妈说生完孩子就好了。

第二个孩子是个男孩儿,一儿一女凑一个「好」字,本来是件高兴的事,但生完孩子,刘文君并没像娘家妈说的那样好起来,相反倒彻底瘫痪了。一开始,她的右腿骨头钻心的疼,不敢动不敢碰,后来连疼都不疼了,根本就没了知觉。

儿子刚出生,女儿才三岁,刘文君成了瘫子,这个家一下子就陷入了困境。她丈夫是民办教师,工资很低,有时候都开不出工资来,结婚刚几年,又接连生下两个孩子,家里一点积蓄也没有,根本就拿不出钱来给刘文君治病,她不得不躺在炕上在痛苦中煎熬,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感觉就是在等死。

一个神奇的梦:延寿10年

儿子快三个月的时候,一天刘文君做了个梦,说是梦,可是清清楚楚的,身临其境。

刘文君说:在梦里,两个警察样的人进屋来,瞅了瞅我,走了,随后又进来两个女的,进来就把我领走了,朝着西南方向走,去的地方很阴暗,我们到那儿的时候,那两个警察样的人也在那儿,我和那两个女的刚到,就见来了一个大官,瞅了瞅那两个警察样的人,又瞅了瞅那两个女的,说:「你们先别走,我问她几句话。」

大官问我:「你婆家信啥的?娘家信啥的?」我说:「婆家信天主,娘家啥也不信,圣经我看了,我老婆婆让我看的。老婆婆让我信天主。」大官又问:「那你信没信啊?」我说:「圣经讲的挺好的,都是让人学好向善的,但我没正式加入进去。」大官又问:「你为啥不正式加入呢?」我说:「我看他们信主的没按照圣经要求去做,他们是信徒,但是,他们没按照圣经这本书上说的去做,他们说的一样,做的又一样,我不想跟他们在一起。」大官说:「那你将来咋办?」我说:「将来我要找一个最好最好的法门,就是天底下从来都没有的那法门。」他说:「那你有信心吗?」我说:「我有信心啊。」他说:「好,给你10年时间。」

说完他就对那两个警察样的人和那两个女的说:「给她头发解开。」先前,他们已经把我头发盘起来了,盘的很高很高的。那两个女的解开我的头发后,就把我送回来了。

刘文君说:我被领去的时候感觉飘飘悠悠的走了,回来又是飘飘悠悠回来了。刚一回来,我就醒了,睁开眼我就想啊,使劲想使劲想,想我刚才去哪儿了呢?

天亮的时候,刘文君的妈来了,她就跟母亲说了这个梦。她说:「那人个儿挺高的,白净儿的,穿的是人世间的衣服,白衬衫,还系着领带,乐呵呵的。」

正说着这个梦的时候,她妈忽然惊奇的说:「你昨天都不行了,今天咋又有劲儿说话了呢?」刘文君说:「那个大官说给我10年的时间,我可能还有10年的寿吧。」就在那个梦后,她婆婆张罗着借钱把她送医院去了。

医生一检查,说她身体里的结核菌严重超标,是正常人的几十倍,右侧骶髂骨已经坏死了,得手术换掉,当地的医院根本没做过这样的手术,但是,家里没有钱,没法送她到大地方去看病,无奈就只好和本地医院的大夫商量:你们尽力吧,总比等死强。

1987年1月28日,刘文君被推上了手术台,大夫从她右胯骨上取下一块骨头,磨成骶髂骨的形状给她安上了,手术非常成功,那位主刀大夫还因为治她的病出了名并调到了省城。

碰到好心人

手术做了刚三年,刘文君又瘫痪了。

她在医院住了一百天,婆婆来替她看孩子,她一出院,婆婆就回去了,因她家房子实在是太小了,婆婆也没处呆。另外,周围的房子都比她家的高,所以终日不见阳光,屋子里漆黑漆黑的。邻居常常偷偷议论这房子,说她家的风水完全被周围高出来的房子给遮住了,都说:「这家人家还能活过来吗?」

婆婆走时,女儿三岁,儿子才七个月,刘文君天天躺在炕上,盼着自己好起来,她把两个孩子搂在身边,一边一个,她告诉女儿:「你就喊老天爷呀,快点让我妈好吧,神佛呀,快点让我妈好吧,好了好伺候我老弟。」她这一教,女儿就大声的喊,一个字都不落,儿子小,还不会说话,他听姐姐喊,他就对着房顶使劲嚷:「噢、噢……」。她们娘仨,天天就这么喊。一百天后,刘文君慢慢站起来扶着墙学走路,前仰后合的走不稳,也能对付着把饭菜做熟了。

在她出院的时候,医生曾经嘱咐她丈夫,虽然手术成功了,但是得养,不能干活,还得适当补充营养,以保证手术换上的骨头周围长出新肉来,把骨头包裹上,但是,家里条件本来就不好,手术又欠了很多外债,根本达不到医生的要求。

她丈夫得上班挣钱,不可能在家里照顾她,家里地方小,外人也呆不了,就是有地方呆,谁又有时间来照顾她啊,所以绝大多数时间家里都只有她和两个孩子,家里穷的叮当响,经常是连饭都吃不上,确切的说,有吃的时候少,没吃的时候多。

第二次大魔难──彻底瘫痪

在手术三年后,因为没按医生要求的那样休养,刘文君的右腿又没知觉了,原来病情较轻的左腿也彻底没了知觉,连翻身的能力都没有了,她彻底瘫痪了。

第一次手术时,医生告诉了她骨结核是怎么回事,「现在,我自己就知道了,结核菌已经在我的身体里泛滥了,表面看着没有伤,只是红肿,疼的不敢碰,实际上里边的肉都已经是烂的了,我已经没有了丝毫治疗的价值,家里也不可能送我去医院了,第一次手术时欠下的外债还没有还完,谁又肯再把钱往我们家这个无底洞里填呢!死亡对我来说已经成了早一天晚一天的事儿。」

她彻底瘫痪后,儿子因为营养不良,严重缺血缺钙,生命垂危,刘文君又突发阑尾炎,不得不手术。真应了算命先生的那句话,她的「一生魔难多」。

刘文君和小儿子一起住进了医院,躺在病床上,她辗转反侧,感觉很对不起丈夫,「自从我嫁进了人家的门,就没给人家带来好事儿,我在心里问苍天:我真就成了别人说的『败家娘们儿』吗?真就是 『丧门星』、『扫帚星』吗?真的是犯了哪条天法,被贬到人世间赎罪的吗?!」

最让她怎么也琢磨不明白的是,算命先生说她「一生魔难多,但是是好事」,怎么受这么大罪还是「好事」呢?!

彻底瘫痪的七年里,刘文君象个硬板一样直挺挺的躺在炕上,瘦的枯骨一样,身体只有一寸多厚,皮肤皱皱的像鱼鳞似的,躺的时间长了,后背开始长褥疮,整个后背烂的连成片,招来苍蝇到处飞,丈夫不在家的时候,屎尿就全靠孩子往出弄,孩子小,弄不干净,屋里臭味特别大,呛的人都不敢进屋,后背浸出的脓水透过身下的垫子,一点点把炕面都沤塌下去了,街道要是有啥事,谁上她家来通知,都是捂着鼻子,说完赶紧就走。

她家房后的邻居不是「雪里送炭」,而是「雪上加霜」,总往她家房根上倒脏水,冬天的时候,水冻成冰,冰高的离房檐只有一尺的距离,到开春的时候,冻水一化,从屋里用手一按墙,直往屋里淌,几年的工夫,整个房基就塌了,整个房子向下坐了下来,在屋呆着都害怕哪天被砸死。

别人送的东西也无福享受

刘文君全瘫在炕上,她说「除了还能喘气,就跟死人没啥区别,别人给送的东西,我都经常是吃不到嘴。」

有一次,她三姐打发孩子给送来一筐土豆,能有十多斤,放厨房了,结果,人前脚走,耗子就出动了,只一天的工夫,连倒腾走的,加上嗑的乱七八糟的,没剩一个完整的。

刘文君老奶家在屯子住,有一年,给送点豆包来。她家院里有个缸,老奶给刷干净了,把豆包放里边,又盖上了缸盖。嘱咐孩子说:拿完豆包,把缸盖盖上,再搁砖头压上,省着刮风啥的刮进土去。

这回没问题了吧?结果,老奶刚走,猪就进院了,猪在装豆包缸那儿一拱,缸就倒了,猪在豆包上连踹带拉屎,豆包就都被猪屎糊上了。你说奇怪不奇怪?

刘文君有个老同学每年去南方度假,回来都要来看看刘文君,给她拿来好多衣服,很多吃的。有一回,她又拿来很多衣服和吃的,她把从饭店买来的鱼搁在刘文君家的锅台上了,寻思等孩子回来吃。结果,这位好心的同学走了,不知怎么回事,猪又来了,那猪用嘴巴一晃,就把吃的都晃地上去了,这猪可吃的实惠,都吃了。瘫倒在炕上的刘文君急的干喊也没用,那猪不吃完了不走!

再次呼喊:真佛啊,您在哪儿?

前后10年间,刘文君第一次手术时欠下的外债、两个需要扶养的孩子和她痛苦煎熬、度日如年的生命,压得她家象天塌了一样。这日子对她不但是苦到极限的煎熬,对她丈夫来说也是啥时候熬到生命的终点啥时候算。

1996年,刘文君瘦的只剩下一堆骨头,那年女儿13岁,儿子才10岁。五月初八那天,这俩孝顺孩子商量:「给咱妈整到南地溜达溜达去。」他俩借了个手推车,使使劲就把刘文君抬到车上了。

南地是城南的一块空旷地,孩子们挖野菜,刘文君躺在车子上,看到了地南头的庙,一看庙,她又想起来了:「这世上到底有没有真佛啊?这么多年了,我还没看到真佛呢,找不到真佛,多受罪我也不死!」

想着想着,她抑制不住的又大声喊:「真佛啊,您在哪儿?!」要往回走时,小的时候跟随妈妈一起喊的俩孩子说:「妈呀,待会儿回去就别喊了,让人家笑话,我俩倒无所谓。」

孩子把妈妈推回家,连拉带抱的搁炕上了。

刘文君不知道,就在她在南地大声呼喊寻找真佛的时候,离梦中大官给她的10年延寿期仅剩下2个月。也就是说,这2个月之内她再找不到她心目中的真佛,那她就真的得走了。

新搬来的一个老太太

刘文君娘仨刚从南地回来,她家附近新搬来的一个老太太就来了,这位老太太经常上刘文君家来,也不嫌屋里有很重的屎尿味。老太太一看她回来了,高兴的喊:「哎呀,哎呀,正好你回来了,我都来好几趟了,你看看这本书,你看看这书,实在太好了,你看了这书,就不能寻死上吊了。我刚得到,没顾得看完就送来让你先看。你看看这本书,保证对你有帮助。」

刘文君连连摆手拒绝,意思是你拿回去吧,世界上哪有那么好的书啊。

老太太说:「你都这样了,谁还骗你啊?!我骗你干啥吧?你看看吧,要对心思,你就看,要不对心思吧,你就再还给我,行不行?」刘文君寻思,可也是,生病多年不仅有肺结核、淋巴结核、骨结核,还抽风,抽风抽的傻傻的了,这书总不可能越看越坏吧,那就看看吧。

老太太说,慢慢看。也没限制个时间,就把书留下了。

这一睡把孩子们吓坏了

刘文君打开书先看到《论语》,刚看了两段,心里一震:「真、善、忍是宇宙特性。宇宙还有特性呢?一直以为宇宙就是自然现象呢,就是空气啥的,没想到他还有他的特性呢。」

就这么想着想着,刘文君感觉身上就象过电了似的,身上酥酥的,可舒服了,「从打来到人世间,从来没有那么舒服过,可好可好了!一舒服了,我就把眼睛闭上了,这书还在胸前支着呢,我睡着了。」

「这一睡,我就感觉自己上天了,那天呢,可蓝可蓝了,星星向我一眨眼一眨眼的,好象都在看我似的,在天的南边出现了一个大佛,我能看多远,佛就有多大,那佛说的话是立体声音,震天震地的,还带有回音。在我正看佛的时候,我看见在我的目光下方黑压压的人群,在那嘲笑我呢:「看那龇牙咧嘴的,身上烂乎乎的,象鱼鳞似的,还想修佛?」我瞅瞅他们,女人都穿着连衣裙,抹着红嘴唇,还穿着高跟鞋;男的,腰上别着大哥大,都在那儿嘲笑我呢,我寻思,可不能看你们,快点看大佛,一会儿大佛走了。」

刘文君还在梦里呢,孩子吓坏了,把她推醒,说:「妈呀,以前你都说睡不着觉,今天咋睡着了?」她就跟孩子说,「我上天了,看见大佛了」。然后把梦里的事儿跟孩子说了一遍。这俩孩子相互瞅瞅,说:「咱妈口齿伶俐了,还有精神头了,咱俩肯定是做梦呢,不能是真事。」

俩孩子就去前院找他们舅妈去了。他俩对舅妈说:「看我妈,身体咋好了呢?还能说话了,是不是真事啊,是不是我俩做梦呢?」他们的舅妈说:「尽扯呢!」俩孩子拉拉扯扯就把他们舅妈整家里来了。一看,刘文君扶着炕沿在地上站着呢,虽然站不稳,但是,能下地了。他们舅妈可吓坏了,七年的瘫痪,突然站地上了,那多吓人啊!她吓的一溜烟就跑了。她这一跑,院子里的鸡就炸窝了,到处乱飞,这一下惊动了邻居。

丈夫吓坏了,有门却走窗户

很多邻居闻讯过来看稀罕,看见文君在屋里扶着炕沿挪,没有炕沿的地方就扶墙挪,直到挪进连着的厨房里,但谁也没敢靠前。

正在这时,刘文君的丈夫回来了,一看,家门口围了那么多人,他寻思肯定是老婆死了。那些邻居看见他都说:「看看吧,看看你媳妇吧,她咋的了?」文君丈夫说:「那就是早晚的事,都在意料之中。」邻居说:「不是死了,是好了!」他说:「哎呀,说这些假话干啥呀?!」他寻思邻居在安慰他呢,象往常一样把车子倒进院子,支在墙边,往屋里一瞅,哇,全瘫7年的妻子在厨房站着呢!他真害怕了,都没敢从厨房这门迎着她进屋,而是一步上了窗台,从窗台进到里间屋。

他一眼看见了炕上的《转法轮》,就拿起来看,看了十多页,到厨房说:「我知道你是看这本书看好的,这本书的作者可不是一般的作者,这本书你得老看下去,不能放下,不能病好了就拉倒。」

过后,刘文君跟丈夫学他当时说的这些话,他说:「我也不知道我当时说了啥。」原来是佛借他的嘴点化啊!

最激动的是文君的妈妈,她对著书中的照片边磕头边说:「您就是我闺女要找的真佛啊!」△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