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風純正 教子有方(圖)
 
林靈
 
2015年8月20日發表
 
宋代宰相呂公着的妻子魯氏對兒子的要求十分嚴格,平時生活中的點點滴滴,絲毫也不肯馬虎。

【人民報消息】宋代宰相呂公着的妻子魯氏,教子嚴而有方,因此,兒子呂希哲、呂希純等後來都很有出息。 呂公着,字晦叔,壽州(今安徽鳳臺縣)人,是北宋時代歷仕宋仁宗、英宗、神宗、哲宗數朝的著名人物。他的父親是北宋初年的宰相呂夷簡。呂公着於慶曆年間考中進士,在宋哲宗元佑年(1086年)已官至尚書右僕射、兼中書侍郎,和司馬光等同時爲朝廷宰相。 呂公着自小就特別愛學習,常常讀書讀得廢寢忘食。他的父親呂夷簡,很器重他,常說他是宰相之器。他考取進士之後,任潁州通判,與當時在潁州任太守的歐陽修常在一起論學問難,成爲摯友。歐陽修對他的學識極爲推崇。 有一次,歐陽修出使契丹,契丹主問他:「大宋朝中,哪一個是學問品行最好的?」歐陽修將呂公着推爲第一。王安石能言善辯,未有人能折服他,但他唯對呂公着很是折服,呂公着往往能以精闢的學識和簡約的語言讓王安石心服口服。 司馬光同樣十分欽佩呂公着要言不繁,說:「每次聽到呂公着的講論,便覺得自己所說的話真是囉嗦。」從上述可見,呂公着被當時的名流們推崇到什麼程度。 呂公着自少時從學,便以「治心養性」爲本,所以一輩子行爲端正,品性純真。平常從不見他疾言厲色,對名利之類都看得很淡,凝重清靜,行爲端莊穩重,甚至夏天不見他揮扇,冬天不見他烤火。但是他除了學識淵博外,遇到事情還善於決斷,如果是對國家有利的事,從不因爲私情而動搖,可說是毫無私心。 呂公着又很善於考察人才,兼聽善惡,正確加以評價、任用。連宋神宗也十分佩服他的這一優點,曾讚揚他道:「其於人材不欺,如權衡之稱物。」意思是:評判人才就像用秤稱物一樣,正確無誤。他在朝中當政,每遇到要決定什麼政事,總能博採衆善。如果他認爲這件事做得恰當,則毅然不回。 正因呂公着具有這些優秀的質量,所以他的兒子呂希哲、呂希純等,到家庭的良好影響。呂公着的妻子魯氏,不愧爲一個賢內助,她對兒子的要求十分嚴格,平時生活中的點點滴滴,絲毫也不肯馬虎。她很喜歡兒子呂希哲,但卻要求呂希哲平時一言一行都要循規蹈矩。 呂希哲還剛剛只有十歲時,不管晴雨寒暑,哪怕整天站在長輩身邊侍候,長輩不叫他坐,他從來不敢坐下,一直畢恭畢敬地站着。見長輩時總是衣冠整齊。即使再熱的天,在長輩面前,他也從不解衣脫帽,進進出出都很注意自已的行爲舉止。由於魯氏的管束,呂希哲平時從來不到酒店、茶館這類地方去,也從來不聽那些有失教養的談話,更不看那些不好的書籍,從小就養成極爲良好的行爲習慣。 由於呂母的嚴格管束,所以呂希哲、呂希純諸兄弟都品行端正,很有出息,尤其呂希哲更是志節高尚,淡泊名利。 由於呂公着與王安石交好,所以呂希哲跟王安石關係也很好。當年王安石曾勸呂希哲不要追求功名,做官掙俸祿。呂希哲很聽這位父執的話,從此絕意進取。後來,呂希哲在地方上很有賢名,王安石想叫他出來做官。呂希哲對王安石說:「辱公相知久,萬一從仕,將不免異同,則疇昔相與之意盡矣!」意思是說:承蒙相公不棄,與我知交久遠,萬一我出來做官,就不免會有意見不相同的時候,那麼,過去你對我的一番好意,就會完結了。王安石聽他說得有理,便不再勸他入仕。他們都把保持高尚的節操,看得最爲重要 呂公着當上宰相以後,呂希哲的兩個弟弟在朝中做官,都有一定的地位,只有呂希哲還是一個小吏。呂公着見兒子確實是個人才,卻未能得其所用,十分惋惜地說:「當世的人才,我都收羅盡了,他卻獨獨因爲我的緣故,未參加科舉考試,這真是命啊!」呂公着妻子魯氏不覺笑着對呂公着說:「你實在是還沒有真正了解你的這個兒子啊!(這個兒子把保持高尚的節操看得最爲重要)」 呂希哲的品行確實高潔,連他父親也稱讚他具有「不欺暗室」的品德。 (事據《宋史•呂公着傳》、《宋史•呂希哲傳》、《古今圖書集成•家範典•母子部》)△

 
分享:
 
人氣:18,228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