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自带年货奔梁家河 江寻逃难地见棉花坪(多图)
 
门礼瞰
 
2015年2月18日发表
 



黄土地的儿子回家了!

【人民报消息】新华网延安2月13日报道说,2015年2月13日,农历乙未年中国新年前夕,习近平到陕西考察调研,向全国各族人民祝贺新春。第一站,去的是1969年至1975年习近平曾插队7年的陕西延安市延川县梁家河村大队。

新华全媒头条是个专题「黄土地的儿子回家了──习近平回梁家河村看望父老乡亲」,下面有几个小标题:(一)「陕北高原是我的根」,(二)总书记自己掏钱送年货,(三)总书记心里装着千百个「梁家河」,(四)「立根原在群众中」。

相关报道:习近平回梁家河村看望父老乡亲回访;习近平忆插队:我把自己当做一个延安人;还有历史图片集:习大大和当年的小伙伴们。

2015年2月13日,农历乙未年中国新年前夕,习近平回到40年前曾经住过的窑洞,和当时的房主人手拉手聊天,还看了村里新栽的苹果树。习近平和村里每个大家族都一起合了影,并自己花钱给每户人家带来了年画、对联、米、面、油、肉等年货。

当梁家河村农民兴奋的挽着习近平的手臂一起前行的瞬间被新华社记者拍摄下来的时候,相信摄影记者会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过去从来没有拍到过这样的场面──不是乔装的,而是真正的农民,挎着国家的第一把手的胳膊,笑咪咪的边走边唠。因为他们相信他,知道他的心和自己能贴在一起。他们张嘴叫的还是「近平」回来了!

与习近平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三呆婊江泽民。江泽民去哪里,被接见的人都是安排的「可靠份子」所扮装的群众。江当政时,一次去深圳参加一个庆典活动,坐的是坦克车。内圈护卫是300人,外圈护卫是3000人。2002年4月去德国时最邪性,江向德国总理施罗德提出要求,说自己车队经过的街道两旁的窨井铁盖全部都必须焊死!有图为证,窨井铁盖真的都焊死了。

「陕北高原是我的根」




梁家河村农民兴奋的挽着习近平的手臂一起前行

据新华网报道,2015年2月13日中午时分,安静的梁家河村一下子沸腾了──「整天盼着呢,咋猛地就来了!」

46年前,1969年初,不满16岁的习近平来到梁家河大队,在陕北这个小山村开始了他艰苦却受益终生的插队岁月:住窑洞、睡土炕,忍耐跳蚤叮咬,与村民同吃同住,打坝挑粪、修公路、建沼气,种地、拉煤、打坝、挑粪……从开始拿的工分还不如妇女高,到成为一个壮劳力,能挑一二百斤麦子走10里山路不换肩。这里乡亲们也关心他、爱护他,帮助这个按现在标准看还是离不开家的少年,从不会做饭,到学会了做面条、蒸团子,还会了缝缝补补的针线活儿。直到1975年秋天才离开这里,整整7年时间。

「近平回来了!」虽然习近平成为国家主席,但乡亲们依然这样称呼他。把他当作自己人。

事后,现任村支书石春阳接受采访时,依然情绪激动,说:大家都盼着他回来,但是没想到他突然回来了,没有打招呼。刚开始以为是民政部的干部来探望,后来他(习近平)一下车,大家都傻了!

今天,习近平再次回到这片黄土地。同他一起来的,还有夫人彭丽媛。他用陕北方言向乡亲们介绍说:「这是我的婆姨(陕北方言,意为妻子)。」大家热情同彭丽媛握手,欢迎她来到梁家河。

与乡亲们见面,彼此都十分高兴。虽然每个人脸上都印刻着岁月的沧桑,但老朋友相见十分亲热。

「盈儿,你可老了。」习近平一眼就认出了村民王宪军,叫着他的小名。和王宪军攀谈起来,一起回忆当年打坝淤地的劳动场景。王宪军流利背诵出当年习近平为大家编写的快板书:「决战1974年,干部带头抓路线,群众都是英雄汉……打坝一座迎新年」。 习近平惊讶的说:40年了,你还记得!

1975年离开,到2015年,时间整整过去40年。这中间,习近平曾在1993年回到这里看望父老乡亲,并于2007年、2008年、2011年、2014年4次给梁家河村回信,表达惦念之情,鼓励乡亲们脚踏实地、真抓实干,把日子过得越来越红火。

习近平在一篇文章中回忆说,15岁来到黄土地时,我迷惘、彷徨;22岁离开黄土地时,我已经有着坚定的人生目标,充满自信。作为一个人民公仆,陕北高原是我的根,因为这里培养出了我不变的信念:要为人民做实事!

习近平自己掏钱给全村人送年货




2015年2月13日中午,习近平来了,梁家河村一下子沸腾了!

从村口到村里,习近平同乡亲们一起走着。到了村委会,小院被等候的村民们围得水泄不通。老人、青年、孩子,争着同习近平握手。不少当年在一起共同劳动、生活的乡亲,习近平一眼就认出了,亲热的叫着他们的名字,问候他们的家人。

村民梁耀才握着习近平的手说,你那年寄给我的钱收到了,这份情义忘不了。原来,梁耀才妻子生了重病,习近平得知后,寄来1000块钱。

村民巩政富今年68岁。习近平幽默的说,你当年身体特棒,摔跤是村里最好的,不过,你可摔不过我啊。引的大家一阵笑。习近平和彭丽媛还与梁家河村的乡亲们合影留念。

习近平说,今天能够回来看一看,心情很激动,看到大家感到很亲切。1969年1月,我迈出人生的第一步,就到了梁家河。在这里一呆就是7年。当年乡亲们教我生活、教我干活,使我受益匪浅。我那时还是个十五六岁的孩子,什么都不会。后来都学会了,擀面条、蒸团子、腌酸菜,样样都行。那个酸菜很久不吃还挺想的。当年,我人走了,但我把心留在了这里。

习近平对在场的年轻人和孩子们说,咱们是第一次见面。那时我和梁家河村结下了缘份,注定了今天会与你们相见。你们的爷爷奶奶、父亲母亲曾与我一起生活、战斗。我人生第一步所学到的都是在梁家河。不要小看梁家河,这是有大学问的地方。人生处处留心皆学问。习近平还说,我更愿意看到的是,我们的下一代健康成长,成为为人民做有益事情的好人才。

羊年快到了,习近平祝全村父老乡亲羊年大吉、喜气洋洋、蒸蒸日上、吉祥如意。

习近平还给乡亲们带来了年货。饺子粉、大米、食用油、肉制品,还有春联、年画,家家有份。这些都是习近平自己出钱采办的。

汉奸江泽民曾逃亡到江西永新棉花坪

江泽民的情况与习近平有本质上的不同。习近平是在文革时期到陕西省延安市延川县梁家河村大队当插队知青,多年间与部份村民都有联系,现在又回去看看。

江泽民是日伪政府重点培养的汉奸学生,在抗日战争胜利后,怕被枪毙,所以逃到江西永新一个叫棉花坪的地方躲藏起来,半年后风头过去,江被家里人接走,在走之前,江在那位农民家的一本旧医书上写下了如果今后他发达了,一定回来报答这家人之类的话,并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后来江当上总书记后,去过井冈山,途中就在永新呆了一天,而且特意去看了一下棉花坪。但是江并没有去那位农民家,更没有报答这家人在其逃亡之时的救命之恩。

揭露江泽民「二奸二假」被关监狱的吕加平在2003年3月11日以《江泽民江西永新棉花坪避难之谜》发表公开信如下:

3月11日零时38分,一位网友给本人发来一封电子邮件,披露了发生在1945年日本投降后江泽民避难江西永新棉花坪的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往事。而据网友金安迪来电告之,江的祖上是扬州城的一位名郎中(中医),因医药之事可能与江西永新有联系(永新当时可能是中药材集散地)。而家住永新棉花坪的这位农民家有祖传医书,其祖上可能也是位中医郎中,并可能与江的祖上和家人认识。

日本投降、南京及各地光复后,大批汉奸和有汉奸嫌疑或背景的人因害怕清算卖国罪责,纷纷逃亡藏匿。江的父亲是南京汪伪政府的官员,江自己就读于被国民党定性为「汉奸大学」的南京汪伪「中央大学」而也有汉奸嫌疑,他在全国民众庆祝抗战胜利的大快人心之时「逃难」出走,「饥寒交迫,流落街头」,很可能是害怕国民党政府追究清算他父亲的汉奸历史和他自己的汉奸嫌疑。

而他逃到江西永新棉花坪躲藏,可能是因为他知道这里的这位「农民」与他家有非同一般的关系,所以才敢逃此藏匿避难,并得到这位「农民」的收留款待。他躲了半年后被家人接走,也许是因为国民党为了反共而放松了对汉奸的清算,使他和他父亲逃此一劫。而后来他到上海交通大学继续上学,也许是自行联系而去,而不是国民党政府所安排。

当然,江泽民在抗战胜利后避难江西永新棉花坪这件事,仅是这位网友「偶然」所知的一件传闻,江的这段历史之谜究竟真相如何,还有待于有关部门调查落实才会大白于天下。不过历史就是历史,假的就是假的,伪装应当剥去,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

现特将这位网友的这封电子邮件全文公布于众,因未经他本人许可,特表示歉意。(吕加平2003年3月11日)

下面是吕加平公布的那位网友的电子邮件:

吕先生:

拜读了你的大作,使我解开了关于江**身世的一段有趣的插曲,这段插曲,外界几乎是根本不知道的。

在四十年代中期,江**曾经逃难逃到了江西永新一个叫棉花坪的地方,饥寒交迫,流落街头。当地一个农民收留了他,并且一呆就是半年多的时间,后来才被他的家人接走。在走之前,江在那位农民家的一本旧医书上写下了说如果今后他发达了,一定回来报答这家人之类的话,并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江**当总书记以后,曾去过井冈山,途中就在永新呆了一天,而且特意去看了一下棉花坪。但是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为什么知道有这样一个小地方,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去看看。

1997年,当时那位农民的后人找到了那本旧医书,大吃一惊。就找到了尉建行妻子(也是永新人)的一个亲戚,想通过他来想点办法(接触到江泽民),但是最后还是被那个亲戚劝住了。

这件事我也是非常偶然才知道的。但我一直都搞不懂,为什么江会逃到江西来。现在从你的文章看来,应该是在1945年,也就是日本投降后!因为他的汉奸父亲,怕被清算,才逃出来的!而他的入党时间,也只能是1956年!

江泽民父子汉奸

2003年10月,有人公开发出呼吁,希望知情人提供一张照片,其题目为《李士群江泽民合影》,摄制于1942年6月。这张照片的见证人指出,李士群接见伪中央大学青年干训班(秘密)第四期成员,当时一共23人合影。第二排左五即为江泽民。

1938年,李士群投靠侵华日军,建立「76号特工总部」,任副主任。江泽民与李士群在特务训练班第四期「青年干训班」结业会上的合影成为江的汉奸特务身份的铁证。

这个「青年干训班」不是随便可以参加的,这是为日伪政府培养接班人的训练班,江泽民的父亲江世俊在1940年投奔南京汪精卫伪政府,出于留后路的打算,防备有朝一日侵华日军战败后,国民党卷土重来,于是江世俊放弃自己的名字不用,而改用「江冠千」。

江冠千(江世俊)主持伪中央政府宣传部日常工作,担任日伪汉奸政府的宣传部副部长兼任社论委员会主任。他把全部的心血研究用于宣传上。他知道舆论的力量,每日都抽出一些时间,对江泽民进行说教。江泽民在2001年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时使用的就是其汉奸父亲的洗脑方法──连续不断的轰炸,假话说一万遍就是真理。

江冠千(江世俊)向侵华日军间谍总头目、陆军大将土肥原贤二的得力助手丁默邨(亦名丁默村、丁默根)推荐儿子江泽民参加青年干训班,得到允许。丁默邨早在1939年即就任伪国民党中央委员、中央常务委员兼社会部部长,相当于中共政治局常委兼国安部长,所以任「76号特工总部」主任。

江泽民参加了第四期培训。干部培训班是以南京中央大学的名义办的,请有关专业教授及特工兼课,每期结业,直接送入南京中央大学。

1945年9月3日,抗日战争胜利。国民党政府在9月26日颁布《收复区中等以上学校学生甄别办法》,对日军侵华时的沦陷区公立专科以上的在校学生进行甄审。同年10月,国民政府教育部颁布命令,将上海交大、重庆交大和南京中央大学三校合并为一,以徐家汇的上海交大为校址。由于南京中央大学和上海交大等六所院校被列为汉奸伪学校,其在校学生为伪学生,均要进行甄审,因此江泽民也在有汉奸嫌疑的伪学生甄审之列。就在此时,正待甄审的江泽民突然离校跑掉了,流落到江西永新那个叫「棉花坪」的地方。

1945年苏联红军分三路突入东北,在长春搜到土肥原贤二的全部特工系统档案,当然包括青干训练班的文字及照片档案。苏联克格勃如获至宝,深知这些文件大有利用价值。这批文件后来果然让江泽民出卖大片国土给俄国。

好人坏人老百姓心里有把尺子




2月13日,在延安文安驿镇梁家河村村史馆,当年送习近平回城健在的张卫庞、巩振福、梁玉明、梁玉金、石春阳、吕侯生、巩政富(由左至右)在一起合影。

习近平回梁家河探望,给全村人带了年货,令村里人更惊讶的是,在村史展馆,习近平站在那张当年村里年轻后生送他上清华大学前的集体合照前,一一指着当时的小伙伴,叫出他们每个人的名字,了解每个人近况。

这张多少有些泛黄的照片拍摄于1975年10月8日,是村里年轻后生们送他到延川县城后,临时起意照的。40年后,当年的后生都已变成了60多岁的老汉。照片中的梁玉福、梁有华、武玉华、吕能胜、巩振军和张清远已经作古。看到健在的7位,习近平「仍然能一一叫出他们的名字甚至小名」。

在今年这次出乎意料的重逢中,照片上依然健在的7位村民和习近平「都说上了话,都照过了相」。不仅如此,全村每个大家族都分批与习近平照了相。全村人都兴高采烈。

朴实的陕北乡亲也没忘给习近平送上家制的礼物──三双绣花鞋垫。「他最喜欢我家的鞋垫了,一有机会我就让人给他捎几双,这次给他的鞋垫里专门绣了『常回家看看』,希望他常回来。还送给彭丽媛一双『幸福好运』!」

1994年,村民吕侯生右腿患骨髓炎久治不愈,当时习近平在福建工作,得知情况后专门寄了500元路费,让他去福州看病,病情好转后回陕北,又给了2000元。后来病情恶化到太原截肢并安装假肢,习近平闻讯后支付了全部医药费,并嘱咐当地干部帮助照顾他。今年2月13日一见面,习近平就问起吕侯生腿怎么样了。「我告诉他『平地走路还行,干不了重活了!』我们俩当年一个坑上睡了好几年,近平待我可好哩,为我这腿费了不少心!」




江泽民当政时毁国毁军毁民!

江泽民呢?江当政时,有一次,一位去中南海给江治病的气功师回来说:「中国没希望了,江泽民把故宫搬到他家去了!」

2002年12月9日,国际清算银行发布长达105页用于评估5月到9月的例行报告,第29页有这样一句话:「需特别注意的是,中资银行(一家或数家)转移了三十多亿美元的资金到它们位于加勒此海地区的分支机构。」

江泽民在交权之前,把时价200亿人民币的美金从国家银行偷出来,以私人名义存入加勒比海的中资银行,然后再转到其它西方国家的银行。

这个窃国贼、卖国贼、双料汉奸间谍的恶人,为了不被审判,把整个国家、社会往腐败淫乱的路上引,目地是要把人变成鬼。

中国被江腐蚀了25年有余,现在习近平奉天命要全面「复兴中华传统文化」,让中华民族的血脉重新通畅起来,让炎黄子孙重拾祖宗的教诲、擦拭自己灵魂的污垢,成为善良的好人。

正邪大战是必然发生的,顺天而行的习近平已经占据制高点,接下去顺理成章的就是大审判。△

(人民报首发)

 
分享:
 
人气:244,532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