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律师必须为自己维权时 中共死期到(多图)
 
——抛弃中共 中国才有法治
 
2015-10-11
 



王宇律师在「建三江案件」中要求司法当局归还辩护权。



1971年出生在内蒙古的女律师王宇,被同业敬称为「中国最勇敢的女律师」。



王宇律师一家被绑架后,民间、律师同行立即展开营救、声援行动。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肖辛报导)上访冤民自1990年始,每年的增幅都超过两位数。到2004年,中共官方称一年上访案件达1千万起,这还是最保守的数据。当律师开始受理这些案件时,中国就有了一个新名词「维权律师」,也因此又多了一批被中共镇压的对像。当律师必须站出来为自己维权时,中共就把自己置于死地了。

一个女律师被中共锻造成大陆著名维权律师

1971年出生在内蒙古的女律师王宇,乌兰浩特市人,中国政法大学法律专业,2004年5月开始在北京执业。起初她主要受理商业案件,2008年她经历一场铁路冤案,并在2011年出狱后,成了大陆著名的维权律师。

同业敬称她是「中国最勇敢的女律师」,是中国律师的骄傲,「她勇敢、正直、无私。多数时间奔波在维权的路上,为蒙冤受难的公民仗义执言……」

2011年6月16日王宇出狱后,开始大量为受冤的民众做法律代理。比如,乔留石因「打倒贪官」被拘留案、北京公交一卡通巨额押金案、「开房找我」叶海燕案、安徽张林、张安妮案、大连「安锅案」、曹县教案、平阳教案、新公民案、范木根案、伊力哈木案、北京曹顺利案、建三江案……。由于法轮功是中国最大的人权被侵害团体,王宇律师代理的案子中很多是法轮功案。

陈建刚律师评论说,「上述案件无一不被公权力严密监控,而辩护律师都成了公权力忌恨、打压、迫害的对象。这些案件都有一个特点,王宇总是和受侮辱、受侵害的人站在一起,总是和追求公平、正义、民主、法治、人权、自由的人们站在一起。」

2013年12月底,中共公告废止共实施56年的劳教制度,隐藏在劳教所的惊人黑幕也逐渐曝光。原本利用非法劳教借机敛财的玩法之徒,则阳奉阴违,继续利用不同名称的法制教育中心、法制学习班、训诫所、各类「黑监狱」等继续变相劳教。不到三个月,黑龙江建三江黑监狱就被曝光了。

2014年3月20日,维权律师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等人等人前往黑龙江农垦总局青龙山农场的黑监狱「法制教育基地」要求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3月21日,所有人都被当地警方带走拘押,更有律师在押期间遭酷刑虐待。3月25日起,大陆律师和民众组成「失踪公民营救团」不断前往建三江绝食抗争与声援,震惊国际。

2014年4月15日,王宇作为建三江案法轮功学员李桂芳的辩护律师,在大连中山法院门外被强制安检。在王宇拒绝之后,法警在法官要求下拍下王律师的照片,法警猛扭她的肩膊,并且夺走她的电话。

2014年12月17日,「建三江案」开审。当地警方在开庭前,大肆抓捕前往建三江法院旁听的民众,阻止证人出庭,并设重重关卡阻拦8位辩护律师进入法庭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12月30日,王宇和其它律师前往建三江法院递交表格代表法轮功学员。王宇和其它律师被法警赶走。

揭露石家庄第二看守所黑幕

2015年5月21日,王宇律师受理遭当局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陈英华的委托,控告违法的政府人员,王宇在石家庄第二看守所同陈英华进行了4个多小时的谈话,陈英华向王宇讲述了她在看守所受迫害的情况,同时委托其对违法人员进行控告。

听完陈英华所述,王宇律师在网络上发表了题为〈苦难中的英华〉的文章,向公众揭开石家庄第二看守所迫害法轮功的黑幕。

该文写道:「3月13日,被送进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的当天晚上,陈英华因绝食并拒绝穿号服,被一名李姓女管教指挥他人强行戴上连链的戒具,第二天,这位李管教又授意『号长』(在监室里同是在押人员,但在本监室很有权威,可以任意指使监室中的其它在押人员)给她上了背铐,并让她蹲下问话,问她:『能不能穿号服?能不能吃饭?能不能不炼功?能不能不举手?』当她都回答『不能!』时,这位李管教就拿起一支水杯砸她的头。之后,为了惩罚她,又多次给她调监室:从302、303、306,直到现在的201。

去年,她绝食后,看守所的一名叫李勇的男性医生给她灌食时,取笑她,拿她寻开心,并借机在她身上乱摸、乱抓。这是对妇女的严重猥亵行为,她已经委托我对其正式提起控告。

另外,为了给她灌食,他们指使一些在押的未成年人使用非常暴力的手段,一名叫王冲的女管教对她抓脖子、掰脖子,并揪着她的头发用力往后甩,给受指使给她灌食的未成年人示范,使她多次几乎眩晕。对此,她也委托我对王冲提起控告。

从被关进石家庄二看后,她曾两次胃出血,生命出现危险,去年夏天,她身体严重脱水、抽搐,生命垂危,通过抢救、输液,才好转;前几天,她左侧头、脸部又肿得很严重,输液之后好转。但她一直全身浮肿、腰痛,看守所只是说是营养不良,没有送医院检查。」

王宇及先生包龙军、儿子包蒙蒙一家被无理绑架




王宇律师和其先生包龙军律师。

同时她还接受了媒体的采访,讲述了她帮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的法律根据,以及谴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并对法轮功学员起诉江泽民案提供律师专业建议。7月2日,王宇代理法轮功学员在河北省三河市法院辩护,当庭抗议合议庭违法,因此被7、8名突然冲入的法警将她拖出法庭外,重重地扔在院外大街上,王宇因此向检察院控告法院违法。上述勇敢行为,很快遭到中共的打压。

7月9日王宇律师丈夫包龙军携16岁的儿子包卓轩(小名包蒙蒙)离家前往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准备搭乘航班送子赴境外留学,当他们在安检处,被操着浓重天津口音的警察暴力绑架、行李被抢,父子俩被活生生分开。包卓轩扣留两天后被亲属接回住在祖母家受到警方监管,不断遭到警方骚扰恐吓,被禁止出国留学、禁止与律师联系发短信、禁止为父母请律师等。

7月9日凌晨4点多北京20、30名警察打着「抓毒贩」之名,将北京著名维权律师王宇从家中绑架抓走。

据BBC报导,2015年7月9日,王宇一家三口都失踪;上百位中国律师发表严正声明谴责警方,民间发起公民联署救援;在王宇失踪后的48小时内,中共当局大规模抓捕维权律师、人权捍卫者,已逾57位被失踪、传唤、限制人身自由、约谈,数字仍攀升中,维权网7月11日向联合国、国际人权机构、各国政府发出「关注人权危机」的紧急呼吁。

8月7日,王宇的代理律师李昱函收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作出的《不准予会见犯罪嫌疑人决定书》。《决定书》上写道,因王宇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属于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会见有碍侦查或者可能泄露国家秘密,决定不准予申请人会见犯罪嫌疑人王宇。

8月12日,王宇被羁押在天津市的地点仍旧不明,当天晚上发生天津港「8.12」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辩护律师要求天津市河西区公安分局公开王宇是否受到天津大爆炸事件影响的相关信息。天津公安局以「不属于信息公开条例为由拒绝回复」。

王宇夫妇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关押后,被天津警察送到内蒙外婆家的儿子包蒙蒙在十一「旅游黄金周」打算经缅甸去澳大利亚完成预订的学业,结果被内蒙警察越境抓回。陪同去的两位维权人士唐志顺和幸清贤至今失踪。

为让国际社会谴责习近平,江系人马集中抓捕数百律师

继王宇律师7月9日一家被绑架后,中共在全国范围内大肆抓捕、传唤维权律师、维权人士,涉及人数超过数百人。

其中失踪的一批维权律师,失去联系2个月之后,经过代理律师和家属从各种渠道打探,他们的下落已有眉目。这23名被抓的人中,除3个由当地处理外,其余全部由公安部指定管辖的天津河西公安分局的「项目组」集中处理。

天津是江系的地盘,是全国活摘器官的集中地。现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张高丽和现任政治局委员、统战部长孙春兰都先后担任过天津市委书记,他俩都是江系血债集团的主要干将。把这批维权律师关押在天津,就是为了制造国际影响,让国际人权组织发声,要求制裁中国,给习近平提出的复兴中华设置政治和经济障碍。

这批维权律师在天津被羁押或监视居住在何处,是否受到酷刑,目前身体状况如何,外界仍一概不知。当他们的代理律师一次次前往天津河西公安分局预审支队进行交涉要求会见当事人时,对方以各种理由推诿,并强调需要上级决定。

习近平要求让律师正当行使权力 指示到下面就变味

7月份,江系大肆抓捕维权律师,造成国际影响,奥巴马公开声称考虑制裁中国。习近平下指示要求让律师行使正当权利。

8月20日,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突然召开律师工作会议。每年的律师工作会议都由司法部召开的,中央没有其它部门领导参加过。但此次律师工作会议的主持单位有:最高院、最高检、公安部,及司法部。而且中华律师协会不但有团体代表,还邀请了部份律师参加会议。

当时,最高检察长曹建明已经到北京机场要去保加利亚访问,按照《南方周末》注销来的说法,让他不要上飞机一定要开会。公安部部长郭声琨在天津主持救火,突然之间把他抓到会场上来。然后孟建柱跟他讲你以后要好好对待律师。当晚在国内的媒体上这几大部门的领导都就律师问题讲话表态。

孟建柱讲话中肯定律师是被相信的队伍、律师大都是好的,举例批律师时,提到是最高法院副院长落马,是有几个律师把他买通、给他行贿。

上海人权律师郑恩宠揭露说:「我们维权律师遭政府打压,如果会行贿政府官员也就不去做维权律师了。孟建柱的话中没有提及维权律师这块。」看起来,孟建柱坚决执行习近平的命令,把头头脑脑都集中来开会了,但实质是挂羊头卖狗肉。

会议结束后司法部出台《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职务犯罪侦查工作的八项禁令》。随后司法部发通知,对各级司法行政机关、各律师协会学习贯彻律师工作会议精神作出部署云云。

黄汉中律师则认为,「他们在律师工作会上说到是多年来体制无法解决的问题,一个大会喊两句口号没有制度的保证,这样的东西大家心里都明白这是甚么东西。制度保证就应该是从诉讼法和宪法上落实人权保证条款。中国的刑事案件历来都是秘密办案,审讯没有律师在场。几十年来也一直在喊摒弃行刑逼供,但没有第三方在场的情况下,这个无法从根本上杜绝。」

代理律师要求会见当事人均遭拒绝

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8月20日召开完会议后,代理律师要求会见当事人均遭拒绝。

9月10日上午,代理律师李仲伟同被关押的王全璋律师的姐姐一起到位于河西看守所的天津公安局河西分局预审支队。他们除了继续书面要求会见外,还要求依法告知案件主要事实和被监视居住的地点、王全璋是否已经被批捕、是否有信件委托办案人员递交家属、是否需要衣物、书籍等。

接待人员称赵旭支队长这两天开会,无法直接接待律师,有关材料他们会转交,要求了解的情况他们核实后会电话告知。接待人员还反复称王全璋没受刑讯、身体很好等等。

李仲伟律师委托他们转交王全璋的一些衣服,对方以王全璋本人没有提出衣物要求为由死活不收。李仲伟律师告知对方:「即便他本人不要求,家属也有权给他存送衣物,」双方争执多时,对方还拒收。

此前一天上午9点,被抓的王宇律师的两代理律师也到天津河西公安分局预审支队,要求会见当事人。接待处的人打电话联系后说,赵旭队长去开会了。两代理律师只能耐心等,2小时后,接待员转告赵队长的话,下午2点可以接待。

当代理律师准时到达后,他们被领进二楼一个会议室,与赵旭队长和一王姓警察会面。律师递交了会见手续,赵回应,之前已有其它律师介入,需家属解除之前聘请的律师,他们在收到书面解除通知后,再安排律师会见。

当律师询问王宇律师监视居住期间的身体状况,是否委托办案单位向家属转达甚么要求或意愿,且提出王宇家属想为她存钱存物要求,赵答复,王宇的身体很好,没有要求办案单位转达甚么要求和意愿,存钱存物之事他们不负责,也不需要。当律师再次强调,希望尽快会见王宇时,赵强调此事由上级决定。

维权律师包龙军是王宇律师的先生,据包龙军的代理律师黄汉中向记者介绍,天津河西分局给了他们不准律师会见的决定书,他们决定对此提出行政复议。另外,他们曾向天津检察院申请,要求对公安机关在办案过程中的违法行为立案、监督。但对方告知,区一级的公安机关在办理,不属于市一级机关监督的范围,应由天津市检察分院或区检察院对此案件进行监督。因此他们将继续要求相对应的检察机关对此案进行立案、监督。

当律师必须站出来为自己维权时

律师在中国已经成为一个维权群体,这在民主国家来看是匪夷所思的。所以也是轰动力最大的。也证明在中共体制内,人权是虚幻的,人民的权利是没有保障的。当律师必须站出来为自己维权时,中国就到了绝处逢生的时候。

这让提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梦的习近平也看到了这一点。也知道中华民族到了一个转折的关头。自己接下去应该如何做,才能走出困局。

如何做?抛弃共产党,抛弃马克思主义,让中华民族真正接上五千年神传文明的根,完成中华民族和平转型的伟业。

在未来的和平转型中,被称作「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的中共邪党组织,它绝不能作为党派参加未来自由中国的民主选举,它只有灭亡这一条路。法制和道德将会在中华大地上重新建立起来。△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