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平生物群与人类 触摸亿万年前的生命(上) (多图)
 
于星成
 
2014-9-5
 



利齿滇东龙(成都地质矿产研究所供图)



丁氏滇龙(成都地质矿产研究所供图)

【人民报消息】考古学家认为,地球46亿年的历史上曾发生过5次生物大灭绝事件。其实并不只是5次。

据考古学家的考察,地球上最大规模的物种灭绝事件发生在大约2.5亿年前的二叠纪末期,海洋中超过95%的生物遭遇灭绝。海底泥沙里仅存的虾子是淘汰后的幸存者。

考古发现,最近的一次大淘汰发生在距今6500万年前白垩纪末期,约80%的物种灭绝,直接导致统治地球1亿多年的庞大恐龙退出历史舞台,让位给与我们现代人类相匹配的物种。

据云南网报道,罗平生物群化石位于四川省曲靖罗平县罗雄镇大洼子村,于2007年被成都地质矿产研究所研究员张启跃发现。2011年11月,罗平生物群入选国家地质公园资格。

罗平生物群所处年代大约是2.4亿年前的三叠纪,此时正是大灭绝大淘汰之后的另一个生命周期的开始时期,作为中国珍稀的三叠纪海洋生物化石库,这里保留了一条罕见的完整生态链,记载了地球的一段生命新生史。恐龙崭露头角,统治地球1亿多年。

罗平的山体是喀斯特地貌,连绵不绝的山丘,一波接着一波,好似进入一个隐秘的喀斯特山林。由于海相沉积(海相沉积指海洋环境下,经海洋动力过程产生的一系列沉积),因此裸露的岩体上可以看见如同年轮一样的层理,这些层理经过亿万年才得以形成,积累了来自陆地的碎屑物、火山灰和宇宙尘埃以及大量海洋生物遗骸。

沿斜坡缓慢向上,依次划过的是灰褐色的岩石,造型像是一块块层次不齐的巨型夹心饼干。张启跃指着一块岩石上的黑色印迹说:「那是沥青,敲开岩石后就是石油。」为什么有的地方敲开岩石后就是石油,科学的解释都是说不通的,真正形成的原因至今依然是迷。  

那里的岩石拂去灰尘,上面密密麻麻分布着灰褐色的条纹,如非内行人的指点,绝不会知道这些都是远古海绵留下的痕迹。动物粪便的化石就象一块普通的黑色印迹,更不易被发觉。

大洼子村里最多的还是苏氏圣乔治鱼和肋鳞鱼,有时候,一平方米的石板内就分布了几十条。苏氏圣乔治鱼长约10厘米,黑乎乎的一团,看不出个所以然;肋鳞鱼只有三四厘米长,体侧的鳞片却占了身体的2/3。这两种鱼在2亿多年前的三叠纪海洋的角色定位就像现在的小鱼小虾,一般都是巨型掠食者的餐后甜点。




2亿年前的虾与现代虾差别看似不大,证明不是进化来的。

罗平生物群的化石分布有大概规律,业界将它们分为上中下3层。下层出土的大多为龙鱼,近期发现的幻龙也出土于这个层面;中层较厚,大量的硅质结核,出土一些蚌类、双壳类;上层也叫虾板,顾名思义就是虾子比较多。

考古学家无法面对眼见的现实:化石层与层之间尽管距离很近,但层与层之间的这些生物之间却并无交集,有的压根就不是一个时代的产物,所生存的环境更是风马牛不相及。可是现代人看到的它们却是近邻。

有人感叹道:「大自然就像一个琢磨不透的艺术家,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邻居是谁,更不知道它为什么会这样安排。」这就对了,人在宇宙中实在是太渺小了,什么也不是,人与这些生物群一样,都是被安排的。所以,人永远也解读不透造物主的心思。

罗雄镇大洼子村的3号采掘点顶端可以一览无余,远处的一个山头就是首先发现化石群的1号采掘点,俗称观鱼台,那里上万条的鱼类化石群,说明它们经历了一次突袭的大淘汰。

2号采掘点尽管被山峦遮挡,却能知道大致位置,不久前这里还发现了一块幻龙的脚印化石,两脚印间隔约80厘米,这是化石群的最新发现。有的幻龙身长接近6米,在当时是无可争议的顶级掠食者,和澄江动物化石群的奇虾一样,是水中霸主。5.3亿年前的寒武纪,大多数水生动物仅有几厘米长,唯独奇虾身长两米多,水下的一切生物都成为它的美食。

不同时期的幻龙和奇虾都是当时整个食物链的顶端霸主,但还不是说淘汰就淘汰了!

3号采掘点九光村其本身就是一个奇观,九光村的四周耸峙着悬崖,村子象被铜墙铁壁包围着,很像一个世外桃源。3号采掘点附近还有一个火焰洞,最深处有80多米,此外,方圆3公里范围内还有8个溶洞披着神秘的面纱。

大洼子村的化石陈列室由两个房间组成,合计约50平方米,有的化石放在桌子上,有的安放于架子上。化石千奇百怪,种类繁多。例如卷成一团痛苦死去的龙鱼化石,从陆地漂到海洋里的松柏植物化石,和轮廓太过分明的罗平强壮鱼化石,都说明灾难是突然而至,所以它们都保持着瞬间定格的状态。




罗平强壮鱼很像一条大鲫鱼,这条龙鱼的死状很痛苦。



肋鳞鱼下方的黑点是它的粪便,里面有鱼鳞。

陈列室里的一块肋鳞鱼化石旁边,那黑色印迹是它的粪便。用微型放大镜仔细观察那团粪便,居然可以看见里面有未消化的鳞片,这很让人诧异,因为肋鳞鱼在整个罗平生物群化石中多到不行,它们的体长一般三四公分,可以判断它的角色定位就是被别的海洋生物吃的,不可能去吃那些大家伙,但是那团粪便却证明肋鳞鱼的食谱中包括了比它更小的鱼。至此,不得不感叹,造物主眷顾着每个生命。

澄江化石群距今5.3亿年,目前已经是世界遗产。而罗平生物群的价值在于,它证明了地球上的生物是不同时期的文明留下来的,罗平生物群作为中国珍稀的三叠纪海洋生物化石库,保留了罕见的完整生态链,记载了地球一次次文明的消失和兴起。

圣乔治山动物群位于瑞士和意大利交界处,是三叠纪时代海生爬行动物和鱼类最重要的化石产地,但它所处的中三叠世时期要比罗平生物群晚100万年左右。此外,罗平生物群发现有大量节肢动物尤其是甲壳类节肢动物化石,这与圣乔治山较少节肢动物形成鲜明对比。

是什么原因让罗平生物群保存如此种类丰富及完好的生物化石,甚至在某些化石的完好程度及丰富性上要超过已经获得世界遗产的圣乔治山?是大灾难、大淘汰。




云南龙鱼(成都地质矿产研究所供图)

研究发现,三叠纪时期的罗平是一片汪洋大海,水温在29摄氏度左右,是大量鱼类的理想栖息地,但之后火山频繁爆发导致生物毁灭。研究小组在一个地层剖面上找到了火山活动的证据。在含化石层20米的范围里,竟然发现了5层火山灰,都是相隔一定距离,也就是相隔一定的时间段发生一次火山爆发。专家认为,火山灰造成的缺氧是导致大量生物群体性死亡的直接原因。

从罗平生物群化石的分布情况来看,在三叠纪时期,罗平并非长期处于缺氧状态,这里存在一个间歇性的环境变化。也就是说,这里的生物并非瞬间全部死亡,而是在一个时好时坏的环境中渐进毁灭。

2.5亿年前,地球上经历了一场生物大灭绝,特别是海洋生物受到重创,95%的生物都灭绝了。人想过没有,为什么要毁灭95%的生物?当时的地球人(现在被称作外星人)哪里去了?

考古学家证明,在之后2.5至2.4亿年之间的1000多万年,几乎是个零生物的时代,地球上什么都没有了。

后来机缘成熟,地球又出现了新一茬的文明,地球首次出现了与神外形和身体结构相同的生命──人类。△(未完待续)

(人民报首发)

资料和图片来源:云南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