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名臣曾国藩 提拔下官有秘诀(图)
 
楚天
 
2014-5-23
 



曾国藩相信内在修为会引导「相随心转」,庄重能容自然贵,踏实有同情心自然富。

【人民报消息】被誉为晚清「中兴第一名臣」的曾国藩,很善于相士。

他的一生有三乐:一是读书时发出金石般的声音;二是辛苦劳动下来好好地休息;第三就是识才、用才,奖励人才,让他们一天一天进步。

俞樾《春在堂笔记》曾说曾国藩:「湘乡出入将相,手定东南,勋劳之盛,一时无两,而尤善相士,其所识拔者,名臣名将,指不胜屈。」

曾国藩「相士」有口诀十二个字:「长方昂,稳谨称,村昏庸,动忿遯(同『遁』)。」

「长」是体格魁梧的表现;「方」是形态端方的表现;「昂」是精神奕奕气宇轩昂的表现。三者皆伟男子的表征,自是第一等人物的表征。

「稳」是不偏不倚,不走极端,立得稳、走得稳、坐得稳;「谨」是顾虑周到,小心翼翼,说话不乱、做事不乱;「称」是恰如其人、恰如其份、恰如其位、恰如其事。三者皆固守岗位,负责安分的表征,亦即中坚人物的表徵。

村头村脑,昏昏庸庸,碌碌无所短长,所谓因人成事之人也,这是普通人的表徵。最下等人物的表徵,便是「动忿遯」,「动」是心无主宰,见异思迁,朝三暮四;「忿」是严于责人,薄于责己,不问是非,动辄发怒;「遯」是逃避责任,委过他人,见义不前,见利恐后。三者即不负责任、不守纪律,二三其德之人。」

曾国藩相士故事

关于曾国藩精于相士的故事很多,其中最有名的一则见于《古春风楼琐记》。

淮军初立时,曾国藩指派李鸿章训练淮军。李鸿章曾带三个人往见曾国藩,听候派遣。适值曾国藩饭后三千步之时,李鸿章入内,令三人鹄候于外。及三千步毕,曾国藩入内休息,李鸿章即请传三人。曾国藩说:「不必传见。」李鸿章惊问其故。

曾国藩答道:「右边之人垂首不敢仰视,此谨厚之人也,可任保管之责;中间之人值余面则正视不苟,背余面则左右探视,乃阳奉阴违之人,不可任事;左边之人始终挺直站立,双目正视,不亢不卑,乃大将之才。各人见我出来,都改容屏息肃之。只有那左边麻面少年见我走过,昂然而立,眉宇间似有不平之色,此人胆量与才气都远在诸人之上。」

后三人果如曾国藩所言,而那位大将之才就是后来的淮军第一名将、台湾首任巡抚刘铭传。此事一出,海内之士无不佩服曾国藩善于「观人」。

独特识人眼光和标准

曾国藩在他的日记中有这样四句话,体现他独特的识人眼光和标准:「端庄厚重是贵相,谦卑涵容是贵相;事有归着是富相,心存济物是富相。」

「端庄厚重是贵相」指一个人如果很端庄厚重,这个人就会尊贵,在社会上有地位。

「谦卑涵容是贵相」说一个人要「谦卑、涵容」。进退有节的人一般比较谦虚谨慎,收敛自己的个性,控制个人的喜、怒、哀、乐,这才是尊贵之相。

「事有归着是富相」就是做事情沉稳有序、有着落,如果有头无尾、虎头蛇尾,或者若撒出一张大网,最后却无法收拢,这种人都发不了财。

「心存济物是富相」就是心里存着「济物」之心,不是时时只想到自己,还要去想着其它的人,关心别人、关心社会,即要有一颗仁爱之心,这样才可能致富。

简言之,曾国藩相信内在修为会引导「相随心转」,庄重能容自然贵,踏实有同情心自然富。

曾国藩当年以一在藉侍郎,仓卒之时起而带兵,四海豪杰之士竞相依附,其幕府人才之盛古今罕有其匹。从其识人识士之道,可看出其事业成功绝非偶然。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