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哪!冯小刚春晚前没说这句话(多图/视频)
 
李威
 
2014-2-6
 



冯小刚在2013年7月12日马年春晚新闻发布会上发言。



陕北歌王王向荣正在演唱《天下黄河九十九道湾》。

【人民报消息】近日,有人把冯小刚2013年7月份刚接手春晚总导演说的话,换个时间,说成是2014年春晚开演前说的话,并由此展开解读为「江派打六四牌搅局」,说冯小刚在帮助江系血债帮,于是把他推到江系阵营里去了。冯小刚冤哪!

过度解读脍炙人口的陕西民歌

文章说「这几天春晚一曲六四《河殇》的歌曲让人们浮想」,什么歌曲呢?原来指的是那首脍炙人口的陕北民歌《天下黄河九十九道湾》!

一位朋友看了《江派打六四牌搅局也无用》这篇文章说:「这不是瞎扯么,俺爹打小就会唱这首歌,俺现在都有孙子孙女了,怎么,记录片《河殇》拿它当主题曲,俺们从此就不能再唱《天下黄河九十九道湾》了?一唱就是江习斗?!」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毕子默报导说:知名博客「老虎庙」是文革过来人,也负责过央视的相关广告业务,同时他与这首歌的演唱者王向荣是好友。「老虎庙」否认了审查官员疏忽的可能性。他说,虽然六四之后《河殇》遭到封杀,但其主题曲作为一首经典的陕西民歌,一直被广泛流传。他认为舆论对《天下黄河九十九道湾》上春晚解读过度。

冯小刚春晚前说的不是这句话

文章说:「春晚导演冯小刚开演前说过:不用感谢领导了,这次领导要感谢我。什么意思,是简单的狂妄?还是隐含的表示已经完成刘云山交待的大事?」这哪儿跟哪儿啊?

这句话出自2013年7月12日的春晚新闻发布会之前,冯小刚把自己写的发言稿递给北京人艺院长张和平看。发言稿第一句话就是:「领导我就不感谢了,领导要感谢我,我是聋子不怕雷……」。

这一段被很多媒体转载,例如:2014年1月26日凤凰资讯,1月27日新华网,1月29日中国网,1月29日中新网……都报导过。众媒体都证明这不是冯导在央视春晚开演前说的,而是开演半年之前说的。

刚才搜寻到一个搜狐视频,题目是《冯小刚:我背着骂名顶这个雷 领导应该感谢我》,里面是冯小刚在去年7月12日新闻发布会上的讲话全视频。张和平看到的发言稿的第一句话,在发言时冯小刚用在最后一句话了。这个视频有53万人看过。

冯小刚新闻发布会讲话全文(摘自视频)

2013年7月12日下午15时,央视大楼北边的梅地亚中心二楼多功能厅,2014年春晚总导演冯小刚赴任亮相。这是央视春晚史上,第一次外请总导演。

知情人士说,相关参与者听到此消息后「心里就有谱了」,称这是个「好信号」。记者更敏感,问,好信号指的是「冯小刚当导演」还是「让冯小刚来当导演」?回答是「让冯小刚来」的信号感更强。也就是估计高层有指示。这一点连冯小刚都能感觉到。

因为网上找不到冯小刚新闻发布会讲话全文,只好自己听打下来,我觉得这个时间花的还是值得,起码给众多读者节省了时间,并可以通过冯小刚的讲话体会到为何执导春晚半年的过程让他从热血沸腾到降至冰点。

「今儿呢,他们说比较正式,所以我写了一稿儿,别说错了话。」带着北京腔儿的冯小刚边调侃边从裤兜里掏出一张纸来发言,「接到领导通知,我马上产生了两个念头:第一个是为什么是我?第二个就是挨骂。春晚办了31届了……让我导春晚这事儿,不是我胆大,是央视的胆儿太大了……聋子不怕雷,我就导一回,就从观众的角度、观众的好恶来选择这个节目。」

冯小刚热度蛮高的说:观众不是很反感虚假空洞和浮华吗,那我们的创作就着力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的策划刘恒老师,定了六字方针,「真诚、温暖、振奋」,我举双手赞成,我再加俩字「好玩」。这就是我们的八字方针。做到这八个字不太容易,是有前提条件的,要让春晚的语言类节目好玩儿,观众过瘾、开怀大笑,这些作品就不能是伪贴近、伪针砭,就得是真的贴近、真的针砭实际。就不能老是你好我好他也好,拿表演者的生理缺陷找乐子,就不能是东躲西闪,不疼不痒、不咸不淡。我们想借此向所有的小品作者传达一个强烈的愿望:把你们最想表达的、最好玩儿的东西写出来,千万不要还没有迈开步,就先自我阉割,自我审查。

针对冯小刚上面这段发言,某位央视工作人员对记者说:「(冯小刚)这话儿一听就是没挨过春晚审查的刺儿(发第一声,北京俚语斥责的意思)。」

冯小刚接着念稿,但大多时候是脱稿而谈:

这次领导委派我来指导春晚,我觉得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就是已经给这届春晚定了个调子。当然我也请各位在座的负责审查的领导高抬贵手、网开一面。审查太严了,就会催生创作意图的投机心理,因为一个创作者在写一个作品之前,他脑袋上先悬着一把剑,理论上这个作品都有可能被枪毙,他就不会投入他全部的心血和精力去写一个作品,「我为什么要用这么多时间费这么大劲儿,还最后被毙了」,怎么办呢?他就开始投机,找最能够安全通过的东西来写,所以艺术创作的最高标准就会变成「审查通过」,而不是艺术创新。这个对我们把春晚办的很快乐就是个障碍。

当然了,我觉得呢,领导既然让我来做这事儿,肯定是会在这方面也有所创新和改变。(冯小刚的幻想最后还是破灭了!)

我们要把观众的需要摆在首位,所以呢,我们不能把创作的最高标准变成我们自己。再说实在一点,春晚的最高标准就是博人民一笑,这点我确信咱们的习总也不会反对的。(习近平在中共党总书记的位置上,但他个人不能代表党,这是很多民众糊涂的事情)

况且我们这些受党教育多年的文艺工作者,你让他出大格,他也真的出不了大格。(冯小刚说的很实在,泡在党文化大缸里的人,你让他抛弃党文化,他连什么是党文化都不知道,他如何抛弃。)

如果我们真的能够本着想人民所想的初衷创作节目,即使有瑕疵观众也会包容的。很多朋友不理解我为什么会接这个烫手的山芋,认为吃力不讨好,闹不好晚节不保,折在春晚了。我知道不管我闹成什么样,也会是挨骂的,因为现在已经不是众口称颂的年代,挨骂是做事的人的正常待遇,是一种关注。

我指导春晚一不是为名、二不是为利,因为拍一些观众喜欢的电影,我已经名利双收了,用不着在春晚这儿追名逐利了。我卖这把力气干这活儿就是回馈观众对我过去的那些电影的支持,相当于做一次义工,也不会太在乎谁骂我。况且真想让全体都骂我也和想让全体都夸我那么难。能让一半观众满意,我的累就没白受。现在我们这个团队短短几天的碰撞,已经有一些初步的思路,除了台下坐的几位高人,我们还需要更多的对春晚有经验有热情的高人参与进来,给我们支招、帮我们把脉,在此我先谢了(冯小刚深深鞠了一躬)。

最后我要说,我很荣幸,我会尽力而为。开句玩笑,我就不感谢领导了,因为我顶着骂名干这件事,领导应该感谢我。

「春晚不是央视的,它是国家的,央视也是国家的。」

2011年春晚总导演陈临春,曾经参与过多届春晚导演工作,他的结论是冯小刚必失败,因为「但凡失败的春晚,都是想标新立异,这是春晚大忌。」(标新立异在这里的意思应该是不听党的话,是吧?)

当过五次春晚总导演的郎昆是执导春晚次数最多的总导演之一,他说:「春晚创作团队就像一驾马车,这驾马车需要有一个挨鞭子的头马,而总导演就是那匹头马。真正的驭手是领导,或者说是我们的台领导。」

《中国周刊》的报道显示,能够指导春晚的领导名单十分庞大。开相关研讨会时,往往要等到第十几位婆婆说完才能轮到小媳妇总导演发言。「总导演」是聋子的耳朵──配搭。

一位记者问:这是否意味着春晚必须听央视领导的话?央视一位知情人士视此记者为明知故问,于是严正声明「春晚不是央视的,它是国家的,央视也是国家的!」

国家是谁的?是党的,「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我们打小就会唱。党和国是一套人马两套班子,秋天党开会,转年春天人大开会,都是那帮人,所以「亡党一定亡国」「亡国一定亡党」的说法是正确的。「反腐亡党、不反腐亡国」的说法是错误的。

到现在为止,过了百年诞辰的中华民国从没有亡过国,政府也没休息过。中华人民共和国算是哪棵葱?说二奶不是,说小三儿不是,说山寨国还贴点谱儿。炎黄子孙延续五千年中华文化,今年甲午年「马」年,英文是「Horse」;中共年年都过「马」年,是马克思的「马」,英文拼写是「Marx」。

办春晚难的真实原因

开心麻花2012 年第一次上春晚,在央视《春晚》纪录片里有拍到这样一幕:来自话剧市场成功的经验,让开心麻花的编剧闫非坚持认为自己的作品「包袱优先」,但是一位春晚老导演对他说,「因为这是春晚,所以它必须先有意义,再有意思。」

冯小刚的「把你们最想表达的、最好玩儿的东西写出来」,在党的领导下这绝对行不通,照万里的话讲,党统治了60多年,还没有在政府注册,党是个非法的党,你不先自我阉割,自我审查,你在十几亿观众面前把包袱一抖露,党就得下台,党怎么敢让你上春晚?!

MSN文娱综合2013年7月26日报导说,在说完那句著名的「我就不感谢领导了,我顶着骂名,领导应该感谢我」之后,冯小刚和他的春晚导演班子离开喧嚣的发布会现场,去了楼上的小会议室。

据了解,在开谈前,央视台长胡占凡先给各位导演们做了有关春晚的几点介绍,讲完之后引发了与会人员一阵感慨:大意就是,来之前真心觉得办春晚挺难;现在听台长讲完话,打心眼里觉得,办春晚果然很难。

马年殃视春晚不能挂「冯氏春晚」标签


冯小刚希望大失望也大,但不是坏事!
那么,马年春晚临开演前,冯导说没说什么呢?说了,还说了不少,与他半年前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讲话差异很大。

1月19日下午,冯小刚在梅地亚中心三楼接受央视采访。他一上来就先声明:「我是一个外行。」「我是业余玩一票,我可以说这辈子绝不可能干第二次,绝对不可能。」冯小刚苦笑的引用了文革京剧样板戏《沙家浜》里的一句台词:「这个队伍是你当家,可是皇军要当你的家。」

在一次审查节目时,冯小刚当着所有人的面发了一次火:「领导的意见我肯定听、肯定执行,但是你们非要我说你们说得对,这个不行,你们不能否定我一个艺术家的基本判断。」

冯小刚曾在私下里对朋友说:「我跟你们明说吧,《私人订制》不用期待,春晚也别期待了,好不了!」春晚结束后,冯小刚拒绝被采访。

拒绝被采访是最明智的,因为虽说这个春晚队伍是冯导当家,可是中共当了冯导的家,那么马年殃视春晚挂上「冯氏春晚」的标签,冯小刚当然不认可。马年春晚其实是党和冯导拉锯的结果。

此时再有人出来凑份子,说春晚出现了陕西民歌《天下黄河九十九道湾》,就把冯小刚打入江系血债帮,说他站在江系一边借六四跟习近平搅局,那实在是无中生有,让人不能不出来为他说句公道话。△

搜狐视频网址放在这里(http://tv.sohu.com/20130712/n381448704.shtml),方便大家查查冯小刚的原话。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