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说喝那个交杯酒,俺再添点彩儿(多图)
 
鄂新
 
2014-2-14
 



上图是宋祖英家乡的茅屋,下图是北京的别墅。
这个惊人变化是火箭速度,因为一通百通!

【人民报消息】2月11日新华网首页「读史 情感」里有一篇文章有点敏感《老公为了订单和外面女人喝交杯酒》。什么敏感?喝「交杯酒」。交杯酒不能随便喝,因为新郎新娘在婚礼上胳膊互相一揽喝的那杯酒是定终身的酒,表示这辈子就是他/她了。要是随便就喝交杯酒,那表示这个人在这方面很不在乎,尤其是女性随便和男人喝交杯酒,那这个女人的贞操一定有问题。

文章说:「和老公结婚快一年了,可是老公每天出去工作却让我整个人提心吊胆,并不是因为老公工作有多么的危险,而是他的工作要每天参加各种的应酬,出入各种按摩服务场所,让我每天的日子都过的十分忐忑。 」

「有哪个女人愿意自己老公整天在这样的圈子里转悠,我也十分不愿意,可是老公的业绩也都是靠他的公关能力达到这么高,也正是因为老公的工资,我才能一心一意在家当家庭主妇。」

不由自主的想起宋祖英和罗浩,哪个老公愿意自己老婆在海军招待所24小时应召,随时应召去中南海,罗浩也十分不愿意,可是老婆的业绩也都是靠她的炕战能力达到这么高,也正是因为老婆赚的外快,罗浩才不得不转入地下,记者来扮演丈夫,老江来扮演保姆。

文章说:「在外人眼中老公是个十分成功的男人,我也是个十分幸运的女人,然而那些难言的苦衷谁又能知道呢,老公总是对我说要对他放心,他不会做出对不起这个家的事情,可是作为一个女人又有谁能这么坦然的接受呢。」

她把罗浩的苦衷都申诉出来了。

文章说:「有时候老公也经常带我跟他一起出去应酬,在酒桌上大家还都是斯斯文文的交谈喝酒,然后饭后消遣来到夜总会一切就变了味道,老公的那些业务伙伴都有叫特殊服务的癖好,每次都会要很多女孩过来陪唱。」罗浩连这个待遇都没有。
  
「看着她们走进包房我的心里就不是滋味,我实在是无法忍受这样的场面,我觉得这是对我和所有女性的侮辱,而老公和那些男人却不以为然,他们好像没有一点不自然,径直走过去就拉自己喜欢的女孩过去喝酒。」罗浩只知道老婆去了中南海,走进卧室那镜头他只能想像,宋祖英回家还一副淑女的样子。
  
「看着老公不顾我在场也找了个小姐我当时气不打一处来,我走出包间打电话把老公叫了出来,我吼着对他说不许跟那些人一样。老公一个劲的哄我,然后说让我懂事点,把这群客人陪好了以后又可以接一笔大单。」现在钱是爷。

文章说:「我忍着眼泪又默默的跟老公回到包房,这个时候有客人提议让老公和那个女孩喝交杯酒,我一直瞅着老公,我希望他为了我不答应那些人的要求,然而老公笑笑就拉着女孩喝起酒来。」


宋祖英与彝族汉子喝交杯酒羞辱了老江!
看到这里,想到宋祖英在记者的摄像机前喝的那次交杯酒。

2009年7月9日,中国两个彝族自治州之一的云南楚雄州境内发生了一起六级强震,给当地民众带来了一场巨大的灾难。灾难损失到什么程度,没有报导,连楚雄发生过大地震还是由宋祖英与彝族汉子喝交杯酒的轰动新闻中间接得知。

宋祖英与彝族汉子喝交杯酒是去云南楚雄州慰问演出的主场午餐上发生的,发生时间是2010年1月9日上午,慰问演出由中国文联、中国红十字总会、中国音协与中共云南省委宣传部在云南楚雄州楚雄市活力广场联合主办。主题是「送欢乐、下基层」。

演出完毕后的午餐招待会上,宋祖英除了大杯大杯的喝酒吓坏了在场的人,也证实了以往的绯闻不虚。那个彝族小伙子试探的问,可否与「宋老师喝个交杯酒」,宋祖英二话没说,挽起小伙子就一饮而尽,于是该图片作为羞辱江泽民的证据,被多次使用。

罗浩是什么感觉不知道,但那位看到丈夫与别的女人喝交杯酒的妻子说:「我难受的离开包房头也不回的打车回家了,回家后我在客厅一直流着眼泪,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到了凌晨2点老公晕晕乎乎的回家了,他高兴的对我说生意谈成了,可以给我买喜欢的名牌。」
  
「我哭着对老公说:我不要那些东西,我只要你,我不想别的女人碰你,也不想你和那些不干净的人在一起,你的那些脏钱我都不想要。老公听到以后特别气愤,他对我大吼道:要不是这些钱,哪能有现在舒服的生活?! 」

调过来想,江泽民的那几位著名姘头的丈夫,都跟着她们过上了舒服的生活,但在外面却抬不起头来,心情会怎样。

江姘头中陈至立官职最大,2008年3月成为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是「国家领导人」,2013年退休了,享受的是元老的待遇。她当教育部长时,有一次开会,没人问,她竟自言自语的说:「我的家庭生活很幸福。」

黄丽满被江安排到深圳任市委书记、广东省委副书记,退休后享受的是省部级待遇,在80年代因老江戴了绿帽子闹离婚的丈夫根本不领这个情。李瑞英至今在殃视管着所有的新闻主持人,是殃视「一姐」,她活的舒服吗?


秀鸽子蛋的宋祖英说自己「经常哭」
宋祖英一个《小背篓》背出别墅、去外国个唱、鸽子蛋,还有各种各样的利益,她绝对可以对着罗浩大吼:要不是我凭着本钱……你哪能有现在舒服的生活?!但是这样的事没有发生,宋祖英倒是上了好友杨澜主持的电视节目去漂白,并说地下丈夫有时会发火,自己「经常哭」。
  
那位女士说:「我知道老公很辛苦,这么多年为了这个家付出了太多,可是现在生活富裕了,我却整天提心吊胆,这不是我想要的,以前没有钱的时候我倒觉得充实,可是现在这样的日子满足那些物质的追求又能怎样,我只是想要一个踏踏实实的家。 我变得很无助,我找不到生活的重心,老公依然每天这样生活,而我也依然整夜整夜的守在家中,这样的日子我觉得每分每秒都是煎熬。」

「满足那些物质的追求又能怎样,我只是想要一个踏踏实实的家」,这是很多人在拥有了物质利益之后的肺腑之言。

最近看到一篇关于广西巴马长寿乡的报导,很多人得了不治之症,不得不放下了一切去长寿村找命,一位马姓女总裁去了半年,不让人家再叫她马总,说只能叫她马姐。有一件小事对她影响很大。一天,她去了巴马人的厨房,除了油、盐、酱油,找不到第4种佐料。巴马姑娘笑言:「五星级宾馆大厨来烧菜,恐怕要哭了。」这句话让马姐震惊:巴马人能把口腹之欲降得那么低,还有什么放不下?最后,她悟出:「癌细胞并非来要你的命,而是让你放下欲望。」

欲望就是癌症。△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