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前夕 一位朋友的困惑(图)
 
李晓
 
2013-6-3
 



六四的最大受益者江泽民也是天安门屠杀的现场指挥者。

【人民报消息】每年的6月4日是中共倍感惊恐的日子,也是六四最大受益者、当年天安门屠杀的现场指挥江泽民惊恐的日子。

美国名嘴华莱士曾问过江泽民,对因参与六四而被轮奸的女大学生怎么看,江说:「她罪有应得!」今天江泽民依然是党的「三个代表」,而党是凌驾于国家之上的。因此,解决江泽民是解决六四血案的关键。

据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萧融发自洛杉矶的报导,八九学运学生领袖之一熊焱应洛杉矶六四文化传播协会邀请,在6月1日中午应邀到洛杉矶演讲。

熊焱表示:「昨晚来到洛杉矶,几乎是整夜都无法睡着,因为六四当时的记忆很自然就浮现了。」他说当时在广场上的北京市民手中没有武器、没有石头,甚至周围也找不到啤酒瓶,他们是真正和平的群体,然而当局竟以武装力量和正规军队朝着他们开枪,「这根本是不可想像的事情,但终究发生了。」熊焱说,这些画面是八九一代人不可想像的,但却是真实存在的一道伤痕。

报导说,熊焱演讲前,他回头看着台前播映1989年6月3日深夜到6月4日早上,解放军戒严部队在天安门广场展开血腥镇压,学生和市民倒在血泊中,群众奔走徒手抢救的照片。这些照片在国内看不到,要看得出国。

他指出:「中国共产党和今日中国在面对六四事件等重大问题,『平反』一词的概念已无法涵盖我们要清算六四屠杀之罪恶。中国人民在思想意识上已经觉醒到一党专制的共产党已无统治中国的合法性,甚至将来也再无机会,因此『平反』已是一个不足够的词语。」说更明白点,屠夫没有资格为被自己屠杀的无辜者「平反」。

熊焱对中共政权长期刻意把「爱党」曲解并误导为「爱国」深感忧虑,从1989年六四发生二十四年来,不少人始终持「平反」一词,把中共非法政权当成是替人民作主的政府。

但,当同为八九学运领袖的柴玲(基督徒)选择原谅中共的屠夫行为时掀起了千层浪,军中牧师熊焱结合过去历史、当今现实和宗教信仰等角度,点评中共政权对待六四的态度,认为不适用于宗教信仰奉行的「原谅宽恕」。

他说:「若问博爱、宽恕和赦免好不好?都很好,但是,该用在哪个场合又是另一个问题。我经常以中国的中药材打比方,从黄耆、党参或当归之中拿出一味药都是好的,但是,应该如何投药入处方?这可不能乱用。所以,博爱宽恕怎会不好呢?关键是在哪个情况下可以宽恕,由谁来宽恕?在这些词汇后面的态度和思想,最大问题在于要结束一党专制回归宪政,真的给中国人民一个有自由、有人权、有民主、有法治,一个健康正常和公平的社会。」

在六四前夕,一位朋友说,「这些年一直困惑,为什么很多人似乎是在关注六四,实质上却没有关心六四的死难者。」他说,人死不能复生,六四母亲们关注六四不就是为了避免其他母亲们再失去孩子吗?可是,现在,中共还在按照江泽民的部署在活摘佛法修炼者的器官。那么,此时只追忆数十年前的六四,而绝口不谈正在发生的活摘器官,是不是逻辑思维发生了问题?

那位困惑的朋友希望借人民报向那些只提及24年前的屠杀,却漠视中共现在仍进行屠杀的政府和人们说几句话:如果你们真的希望中国和中国人民好的话,请你们站出来呼吁停止在中国的迫害,正在中国继续的群体灭绝事件!△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