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真怕了!刘云山拱出绝活儿新闻(多圖)
 
门礼瞰
 
2013-5-17
 



江本人及其父亲都是日伪汉奸。

【人民报消息】 江泽民有几个大伤疤,「二奸二假」首当其冲。

2009年12月5日,吕加平发表了公开信揭露江泽民的「二奸二假」问题,所以被抓进监狱里至今未放。

第一奸,江本人及其父亲都是日伪汉奸。

第二奸,江是效力于苏联克格勃情报间谍机关和向俄出卖奉送大片中国领土的苏俄奸细。

第一假,为赚取政治资本,江谎称自己是1949年前加入中共地下党的党员;后来吕加平找到证人证据,证明其撒谎。

第二假,为往上爬,江冒充所谓中共「烈士」、假称自己是被土匪射杀的六叔江上青(死后过继)的养子,出身填「革命烈士」。

江本人及其父亲都是日伪汉奸

前些日子上海发现了疫情,江泽民赶快逃亡去其它地方,却宣扬说是回老家给养父江上青上坟。有死人收养孩子的吗?有吃不上饭、拖着养不活俩女儿的弟妹收养汉奸高官大伯家的阔少吗?

六叔江上青当时跟着共产党闹「革命」,江泽民的父亲避之还恐不及,根本不与穷的吃不上饭的六弟家来往,结果江上青28岁被土匪流弹打死,江泽民那年13岁。土共非法建政后算江上青是烈士,烈士出身对于他的两个女儿来说不当吃不当喝,大女儿江泽慧后来回忆说,印象最深的是没饭吃。整天饿肚子。后来江泽民想把成份从「汉奸」改为「革命烈士」,才提着东西去比自己大15岁的六婶家走动,并偷偷把成份篡改了。

江泽民当政以后,组织个班子给他写「传」,这些人下去一调查,反倒把三呆婊的汉奸爹江世俊的老底给调查出来了。江泽民赶快解散了这个写作班子,但却没封住他们的嘴。

江泽民的父亲江世俊(又名江冠千)1940年投奔南京伪政府时受到重用,江世俊颇有心计,为防侵华日军有完蛋的一天,当时使用的是江冠千这个名字。江世俊主持伪中央政府宣传部日常工作,他把全部的心血研究用于法西斯宣传上,并一手策划了「大东亚圣战太平洋战绩展」,利用他学到的宣传技巧和电机知识,用声光演示日美之间的空战和海战,日军开炮,美机中弹坠毁,让观众感到侵华日军不可战胜,会永远留在中国,而 「歼英灭美」则会指日可待。

江世俊不但自己当汉奸,还让儿子江泽民当汉奸。时任侵华日军间谍总头目、陆军大将土肥原贤二有个得力助手叫丁默邨(亦名丁默村、丁默根)。当年丁以战略方案《上海特工计划》脱颖自荐,于上海基斯菲尔路76号成立「特工总部」,丁默邨任正主任,李士群任副主任。

丁默邨一共办了四期未来干部培训,每期人数不等。江世俊见缝插针,力荐其子江泽民,称之为特殊材料,极擅于隐藏自己。江泽民参加了第四期培训。2003年10月,有人公开发出呼吁,希望知情人提供一张照片,其题目为《李士群江泽民合影》,摄制于1942年6月。这张照片的见证人指出,李士群接见伪中央大学青年干训班(秘密)第四期成员,当时一共23人合影。第二排左五即为江泽民。

1945年9月3日,日军战败投降,中国失地开始光复。国民党政府在当月26日颁布《收复区中等以上学校学生甄别办法》,对日军侵华时的沦陷区公立专科以上的在校学生进行甄审。正待甄审的汉奸江泽民吓的离校逃跑了,流落到了江西永新一个叫棉花坪的地方,流落街头,饥寒交迫。被当地一位好心农民收留,让其白吃白住一待就是半年多。风声不紧了,江才被家人接走。

此时,江泽民的汉奸爹江世俊也感到大难就在眼前,于是他把「江冠千」的名字丢掉,摇身一变,又成了商人、工程师、文学爱好者「江世俊」,并跑回老家乡下隐姓埋名了一段时间。

1955年,江泽民在留学苏联期间为搞好各方面关系而使出浑身解数,到处吹拉弹唱、讲笑话,出风头。苏联情报部门看在眼里,记在心头,觉得中共治下会弹钢琴、拉二胡、懂外语的干部必定曾经家世显赫、财大气粗,又是南京人士,说不定是社会名流,甚至是汉奸。于是去档案馆查看是否有江泽民的档案。一查之下,发现江果然是大名鼎鼎的汉奸江冠千的儿子,于是派出一位色情间谍克拉娃诱江泽民就范。



克拉娃就在江耳边轻声说出「李士群」三个字,吓得江几乎昏厥过去。

江泽民当汉奸期间,经常出入妓院,所以克拉娃还没怎么使招儿,江就扑将上来,三下五除二,就结束了战斗。刚云雨之后,克拉娃就在江耳边轻声说出「李士群」三个字,吓得江几乎昏厥过去。克格勃乘虚而入,给了江一笔钱,除了保证不泄漏他的汉奸历史,还保证他回国前可以与克拉娃风流快活,唯一的条件是加入克格勃远东局,负责收集中共留苏学生及中国大陆各种情报,说白了就是当间谍。这对于当过汉奸的江泽民没有什么可为难的。

1991年5月,江泽民以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身份出访苏联。在江访问原来呆过的利加乔夫汽车制造厂时,路过某宿舍,「正好」走出一个女人,见到江泽民就叫:「亲爱的江啊!」江泽民一见到这个女人,立即流出恍如隔世的眼泪。这个女人就是当年与江鬼混的克拉娃。什么话都不用说了,江泽民与老情人当晚重温旧梦,回来就签署了中国和俄罗斯勘分东段边界的叙述议定书,无偿割让领土上百万平方公里。

写《江泽民传》的银行家库恩不认识江泽民



为经济利益,库恩在书中漂白美化江泽民。

2013年5月14日新华网博客出了一个博文《江泽民当着谁的面谈「军国主义」让日官员脸煞白?》,汉奸江泽民让日官员脸煞白?脑残了!

博主的网名是「天真遇到单纯 」,噢,博主想骗遇到的单纯读者。公告版上还有一句「自勉」:「真者,精诚之至也。不精不诚,不能动人。摘自《庄子 渔夫》」这小子帮助江泽民骗人,还敢拿庄子当挡箭牌。

博文把写《他改变了中国──江泽民传》的那个罗伯特-劳伦斯-库恩搬出来了,使用库恩书中所漂白美化的江泽民。

美国人、金融家库恩既不会一句中文,也没有写过文章,更没有见过江泽民,就因为在中国境内有生意,所以被江泽民选中。可想而知这个「传」能不能相信。

库恩的老婆曾经说他爱江泽民超过爱妻子,而中共媒体说库恩没有见过江泽民。这确实不可思议,江泽民为何不见见自己传记的作者,为什么不让作者采访自己呢?更不可思议的是,库恩没见过江泽民就爱的超过爱老婆,那肯定是让钱给烧糊涂了。

著名传记作家叶永烈透露,2001年3月他接到素不相识的中央对外宣传局局长杨扬电话约见,指定他参与写作命名为「001工程」的《江泽民传》。杨扬毫不掩饰的表示,「目前江泽民在海外政治名声极坏,因此要在美国出版我们观点的《江传》,以扭转这种局势。」

叶永烈进行了全面策划,列出了3000 字的提纲、15页的江泽民年谱、大量参考书目及百余人的采访名单,就在一切准备就绪时,江泽民以此书「由外国人出面写比较合适」为由,拒绝中国作家与库恩联合署名,但是书还是得叶永烈写。叶永烈气愤至极,中止了与库恩的合作,但他被迫交出所有的资料。叶心有不甘,透露了江泽民让库恩为自己树碑立传的真实内幕,结果被上了「内控」名单。

据媒体报导,叶永烈指出,江传中文版面世后,库恩与他见面时透露,他们最后不能合作下去「不是他的原因,而是那个黑箱子」,因为「中国是一个黑箱子」。言外之意是库恩知道自己在为这只黑箱子的黑头子唱赞歌,他不是上当受骗的,他是自愿助江为虐、欺骗中文世界和英文世界。

库恩遵旨编造江怒斥侵华日军

「天真遇到单纯的博客」2013年5月14日写道:罗伯特-劳伦斯-库恩在其所着的《江泽民传》中,披露了江泽民访日的一些细节。然后大篇幅的转载库恩书中江泽民是如何慷慨激昂的在明仁天皇和美智子皇后举办的宫廷宴会上和首相举行的国宴上,斥责日本侵略中国。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事情,库恩对汉奸江泽民的历史一无所知,他凭什么按照江泽民的要求去美化这个汉奸呢?如果不是为了经济利益,为了在中国投资的生意,是个人就不会这么糟蹋自己的名声和信誉。

库恩是这样描写汉奸江泽民的:「日本人对中国领导人不依不饶地抓住这个问题觉得很不理解。江说:『我,作为一个历史的见证者,亲身经历了国土沦丧和民族危亡的痛苦,有责任把这段史实告诉年轻一代。』据说,江当着天皇和皇后的面,大谈日本战时的军国主义,日本官员的脸都变得煞白。显然,日本外务省非常关注此事,他们找到中方,寻求达成一个交易。如果江能够停止谈论历史,日方会同意作出一定让步。中方甚至连所谓的『让步』是什么都没有问就拒绝了。劝阻江泽民『停止谈论历史』是任何一位中国官员都不想尝试的差事。」

满嘴再跑舌头也抵不过史实,1945年正待甄审的汉奸学生江泽民吓的离校逃跑,被江西永新棉花坪的一位农民收留达半年之久。 在走之前,江在那位农民家的一本旧医书上写下如果今后他发达了,一定回来看看之类的话,并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江当总书记以后,曾去过井岗山,途中就在永新待了一天,而且特意去看了一下棉花坪。随行人员都奇怪江为什么熟悉这样一个小地方,也不知道江为什么特意去那里看看。那位农民的后人1997年无意中找到了那本旧医书,看到江的签名之后大吃一惊。就找到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尉建行的妻子(也是永新人)的一个亲戚,想通过他想点办法与江联系上,无非是想得点好处。但是最后还是被尉建行妻子的那个亲戚劝住了,说「想见你自然会找上门来,不想让人知道,你这么一找被捅出去,弄不好你什么好处没得到,连小命还得搭上。」

「朱令案」再被提起让江魂飞魄散



朱令中毒前留下的最后一张照片。




上图受害者朱令,下图投毒者孙维。


1994年和1995年,清华92级化学系女生朱令因铊中毒落下严重后遗症,瘫痪在床。当年,朱令的同宿舍女生孙维被指因妒忌下毒,至今已19年。如果不是复旦的黄洋被室友毒杀,清华的朱令几乎已被遗忘。

朱令1973年11月24日生,从小就学习钢琴,15岁时开始学习古琴。1992年,朱令考取清华大学,入读化学系物理化学和仪器分析专业物化2班。朱令多才多艺,加入清华大学民乐队并成为主力队员,1994年荣获全国高校艺术表演独奏组二等奖。另外,她也是北京市游泳二级运动员。

朱令当年的班长张利这样回忆朱令:「她的优秀是自外及内的,是全方位的,迄今为止,我还未曾见过如此完美的人。天生丽质的她有着明亮的双眸、白皙的面庞,加上高挑的身材、高雅的举止,举手投足间带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辅导员甚至曾经建议她参加礼仪大赛。」

张利说:「而让我真切地感受到来自她优秀的压力,则是在有机实验课上。每次她都是来得最晚,而又走得最早。在匆匆瞟过实验步骤后,她便一气呵成地开始操作。其动作熟练、麻利。我曾经试图追赶她的速度,但总是徒劳无功,即使有时在速度上接近,可是在质量上又有悬殊的差别。在她身边,我感到一种巨大的压力,我怀疑自己的能力,甚至怀疑是否选错了专业。」

朱令的同学童宇峰在2004年11月10日的文章中回忆了他第一次见到朱令的情景。「朱令第一次亮相时,带来了一架黑色的古琴。古琴由于难度高,会演奏的人很少……朱令的双手细长而灵活,她的手指在琴弦上自如而精确地滑动,让人叹为观止。乐队的指导老师都惊喜得合不拢嘴。后来听说朱令不仅会演奏古琴,还弹得一手好钢琴,学习也很好,还是游泳健将,在校级比赛中拿过名次。我对朱令的钦佩油然而生,甚至有了一些微妙的敬畏。」

1994年、1995年朱令两次被投毒。1994年12月底,朱令出现了奇怪的中毒症状:秀发脱落、面肌瘫痪、发音含混、四肢无力,被送往医院后,医院束手无策。当时原因不明,致使铊毒侵蚀她的全身留下严重后遗症。当她还未完全恢复时,回到学校宿舍休息,再次被投毒,主要是在她的洗漱用具上下手。因为她没有离开宿舍,所以警方确定凶手就在这间宿舍内。最后矛头都指向了室友孙维。警方拘留了孙维,说「只剩一张窗户纸」。

但是,这一个校园投毒事件居然惊动了时任总书记、「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江泽民,江拍板停止拘留孙维,1998年让警方悄悄结案,并让孙维改名换姓以结婚名义逃往美国。

2013年「朱令案」再被提起,矛头直指江泽民。 这事与江泽民有何关联,江为什么要插手这件板上钉钉的刑事案件?原来七扭八拐与江泽民掩盖自己的汉奸历史有关系。

江泽民害怕孙越崎的根本原因



投毒凶手孙维的爷爷孙越崎与江泽民在一起。


投毒凶手孙维的父亲孙大武和受害者朱令的高级工程师父亲吴承之都在国家地震局工作,国家地震局接到上面指示要求摆平两家,连公安都表示不满。

孙维的家世是江插手的关键:爷爷孙越崎出生于1893年10月16日,死于孙维第二次投毒的那一年、1995年12月9日。

孙越崎曾是国民政府要员,曾在孙中山的儿子孙科任行政院长时,任行政院政务委员兼行政院资源委员会委员长;何应钦内阁时任经济部长。共产党当政时期任民革中央名誉主席。

按理来说,八大花瓶党是共产党的摆设,这些党主席并没有实权,周围人发现江泽民独对孙越崎态度不同,在他面前不但特别小心翼翼、陪着笑,而且讨好的表情连旁边人都有些看不过去。

官媒报导说:「1992年3月16日,民革中央名誉主席孙越崎清晨起来。再过七个月就是他的百岁华诞。电话铃声响了,是他的老部下吴京打来的。『中央统战部受江泽民总书记之托,来电话询问』,吴京一字一顿地说,『总书记让问问,孙老爱吃什么菜,能吃什么菜。』」

不仅如此,为讨孙越崎欢心,江泽民还在1993年给孙越崎的儿子、孙维的伯父孙孚凌提拔成全国政协副主席,直到江泽民下台,孙孚凌才下台。朱令被下毒时孙孚凌是全国政协副主席。孙维逃去美国是孙孚凌一手操办的。

江泽民是无利不起早的人,如此厚待孙越崎其中当然有原因。原来一次孙越崎和江泽民谈话中问起「江冠千」近况,把江泽民吓的脸色发青。

最近,刘云山下指示,于是新华网每天都有数篇文章不顾史实的对江泽民肉麻吹捧,甚至用对毛泽东的贬损来转移视线。不管江泽民如何掩盖父子俩的汉奸史 。历史都会以各种方式来还原其本来面目。△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