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卸任後胡錦濤成千古罪人(多圖)
 
蕭良量
 
2013-5-9
 
【人民報消息】剛剛卸任不久的前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繼去貴州舊地重遊、回江蘇故地尋根外,月前又到廣西一行。胡錦濤在桂林曾有感而發的說,現在最想能清靜平靜下來。他稱全退以後心情仍是很沉重,難以平靜,更會失眠,甚至想在山水甲天下的桂林定居下來。

據胡錦濤身邊的人說,「他的內心很苦,卸任後不但失眠,而且經常焦躁不安。」

不一定直接參與過屠殺──同罪


93歲納粹集中營警衛70年後被捕!

近日有一個國際新聞對江澤民的打擊非常大,這就是70年後德國逮捕93歲納粹集中營警衛。實際上這個新聞對胡錦濤更有針對性。

據德國媒體報導,93歲的德國人漢斯-利普斯契思(Hans Lipschis)在阿倫(Aalen)被捕,目前在拘留所接受調查。根據調查,1941到1945年他在納粹奧斯威辛集中營的警衛團工作,對他的指控是協助謀殺罪。他的名字2013年4月份在追查納粹名單上前十名。

報導說,2010年慕尼黑法庭判處德米揚魯克(Demjanjuk)5年徒刑。因為他在波蘭索比波爾集中營做過警衛,協助把 2萬7千9百名猶太人趕進毒氣室。

烏克蘭籍集中營警衛德米揚魯克案件判決後,德國對於納粹份子的追查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原來調查人員需要證明被告本人參與了具體犯罪才能定罪, 但是德米揚魯克的案例後,德國法官改變了做法。只要在集中營裏從事過任何工作,即便沒有具體罪名指控的證據,也會受到懲罰。

現年93歲的漢斯-利普斯契思自稱在集中營的工作是廚師,調查人員也估計,70年前他本人不一定直接參與過屠殺猶太人的罪行,但「他的行為支持了兇手」。而且重要的一點是,謀殺永遠都要追查到底的,時間雖然過去了快70年了,這絲毫不能抵消他們所犯下的惡行。

這個新聞對胡錦濤的意義比對江更大,因為胡10年的「不作為」支持了「群體滅絕」罪兇手江澤民,因此成為幫兇。在未來對江澤民的審判中,胡錦濤將站在罪犯席。

回母校眼角濕潤──「胡錦濤原來是個很本份很老實的孩子」


胡錦濤原來是個很本份很老實的孩子!

2012年12月1日,於半個月前卸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和中央軍委主席的胡錦濤到自己想去的地方轉一轉,在貴州,胡錦濤先後到過遵義、畢節、貴陽的農村、企業和社區。

胡錦濤去了畢節。畢節是胡錦濤的一個牽掛。1985年,胡錦濤擔任貴州省委書記不久,就到貴州自然條件最惡劣的畢節考察。離開貴州後,胡錦濤2005年春節期間也曾回到畢節。10年離任後再去畢節,那裏原來怎麼窮現在還怎麼窮。但是當地領導們還是安排了「夾道歡迎」。

2012年12月27日,胡錦濤回到闊別34年的故鄉江蘇泰州。胡錦濤生在泰州,在那裏讀完了小學、中學。

胡錦濤回家那天,泰州下起了入冬第一場雪。在泰州期間,胡錦濤回到了母校泰州中學。參觀校史館時,胡錦濤看到展廳內自己 當年所在的1959屆高三(4)班照片時,他笑著問夫人劉永清:「還認得出是我嗎?」

在胡錦濤當國家主席後,2005年有一位在溫哥華胡錦濤下榻酒店門口旁觀的老者說:「我兒子和胡錦濤是同學,一個班。在學校的時候,胡錦濤是個很本份很老實的孩子,但是一到共產黨裏頭,就把一個好好的孩子弄成這個樣。共產黨裏頭誰進去誰就會變壞,這是逃不掉的,你再想把他變好,太難了!他有時也會到我家來,我知道他。」所以,讓胡錦濤回到當年那個清純的樣子和眼神是辦不到了。

回到自己當年讀書的教室時,胡錦濤激動地在自己當年坐過的座位上留影。在教學樓西側的空地上,胡錦濤栽下了一棵銀杏樹留作紀念,並邀請夫人一起澆水。胡錦濤在校內活動時,在校門附近迎候的師生代表歡呼聲此起彼伏。校長蔣建華看到「胡主席眼眶濕潤了起來」。

30多年沒有回來的傷心地讓胡錦濤不能不百感交集。

胡錦濤不應該忘記的歷史

大約在清朝末年,安徽績溪的一戶姓胡的人家搬遷到了江蘇泰縣上壩,在姜堰最熱鬧的壩口開了家茶葉店。後來茶葉店傳到了胡靜之(又名胡增鈺)的手中,1945至1946年間,胡靜之將「胡源茶葉店」開到了泰州當時最熱鬧的彩衣街上,生意很興旺。

胡靜之娶妻李文瑞,生下了3個孩子,長子就是胡錦濤,其後有兩個妹妹。1949年,胡錦濤7歲時,母親過世,胡靜之一直沒有再娶,而是將3個孩子送到妻子的舅母處撫養成人。胡錦濤在泰州的「大浦小學」畢業後,進入江蘇省立泰州中學學習,並在18歲那年考入北京清華大學。

就在胡錦濤十幾歲時,中共將私人企業收歸「國有」。胡靜之的茶葉店一夜之間也成了黨的私有財產,其本人也成為了泰縣供銷社的一名職工。在文革中,胡錦濤父親胡靜之開罪了當地的造反派,被造反派誣告「貪污公款」,並且將其拉到臺上進行批鬥,還將他關了起來。胡靜之被關的時候慘遭迫害,其身體一天天垮了下去。到文革結束後的1978年,只有50多歲的胡靜之死不瞑目地離開了人世。

時年36歲左右的胡錦濤正在甘肅任職,是甘肅省建委設計管理處副處長。胡錦濤聽到父親去世的噩耗後,馬上趕回了江蘇泰縣(現在叫泰州)。在安葬自己父親前,胡錦濤找到泰縣有關部門和當時的陸姓縣長以及其父親的單位領導們,請他們為自己死去的父親平反,而給開一張蓋棺定論的證明。當時有不少部門的副手已經答應為胡的父親平反,並且這些人還勸胡在當時泰縣最高檔的「泰縣飯店」擺兩桌酒,請那些縣領導們過去「喝喝酒、談談心」。雙方講定第二天中午撮一頓。

從前一天晚上胡錦濤就沒睡踏實,琢磨話要怎麼說。第二天中午,他決定咬咬牙花五十塊錢(相當於現在的數千元人民幣)在泰縣飯店擺了兩桌,想把父親的問題徹底解決了。中午11點多他就去了,12點過去了,1點過去了,他孤零零的一會兒站一會兒坐,一會兒跑到門口看看,一會兒跑進廚房去向廚師們道歉,那種滋味真不是人受的,一直煎熬到下午兩點楞沒有一個人來赴宴!尷尬、焦慮使急到臉色發黃的胡錦濤幾乎昏倒!

到下午3點多的時候,縣委辦公室一主任趕來了,歉意地告訴說,縣裏和供銷社的領導今天一直在開會,所以他們讓他來向胡錦濤「打個招呼」。

給受冤枉的父親平反本是個正當的事情,不但要出錢請客,還要受到如此奸損的冷遇,心上被再紮一刀的胡錦濤恭敬的向那位主任「道謝」(起碼自己不用再等到晚上)。然後將飯店的所有廚房師傅以及其他職工喊到了一起,微笑的請他們幫忙將當時當地最高檔的兩桌酒菜吃了。那頓極其豐盛的酒菜咽下去就像咽無數個鋒利的刀片,胡錦濤不知自己是怎麼離開那裏的。走在路上沒人注意時,他才流下了一發不可收拾的眼淚,發誓不再回這個讓他想起來就心痛的地方。從此他將自己的籍貫從江蘇改成了安徽。

如果,胡錦濤能夠時時想到自己曾經受到的不公正屈辱,發誓為人民做點好事,那麼他將名載史冊,但是共產黨是個大染缸,胡錦濤步步高升之後,也曾頭戴鋼盔親自上陣鎮壓那些手無寸鐵的善良藏人,殺戒一開,人心就變了。當政這10年來,胡錦濤對江澤民鎮壓信奉「真、善、忍」的佛法修煉者心知肚明,在最後當政期間胡錦濤的權力達到了頂峰,但他反倒對江系活摘法輪功修煉者的器官漠然置之,而去忙著為親信搶地盤。

胡錦濤失去了最後的機會


胡錦濤的結局……流成河的將不僅是眼淚!

2012年的最後一天,胡錦濤和俄羅斯總統普京互致新年問候。這一天,他還最後一次作為國家主席發表了新年賀詞,通過電臺、電視臺現場直播。

作為國家主席,胡錦濤在退休前還有許多職務行為。2012年12月17日,他在人民大會堂接受了加拿大等3國新任駐華大使遞交的國書;2013年1月17日,又接受了日本等5國新任駐華大使遞交的國書。2012年12月15日,美國康涅狄格州發生槍擊事件造成人員傷亡後,胡錦濤致電奧巴馬表示慰問。

卸任前該做的胡錦濤都做了,為什麼溫家寶很踏實的退了休,而胡錦濤退了休反倒心情沉重,難以平靜,更會失眠?

2005年胡錦濤出訪加拿大渥太華,法輪功橫幅標語除了「法辦江澤民、羅幹、劉京、周永康」外,還有一條大大長長的橫幅是「神和人民留給你的時間不多了!」看了讓人大汗淋漓。但胡錦濤很淡定。

八年又過去了,十八大之前,胡錦濤已經掌握了主要的權力,他要真想把江系血債幫全部打下去,其實並不難,2012年2月6日王立軍的出逃是神給胡錦濤的最後一次機會,只要胡錦濤把江澤民活摘器官的罪惡曝光就可以了,就這麼簡單。但是,胡錦濤要保住共產黨,要留中共就不能給江系血債幫治罪,因為江系血債幫是和中共擰纏在一起的,同生同死的。於是胡錦濤收手了。

2002年6月,貴州發現了「亡黨石」,十六屆9個常委分別去看過了,神給他們9個政治局常委平等的機會,誰覺悟誰生,誰不覺悟繼續跟著江澤民幹壞事誰沒有未來。黃菊是第一個在極痛苦的癌症折磨之下完蛋的。2012年2月胡錦濤沒有把握王立軍事件,他在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十八大召開,兩會召開,胡錦濤失去了最後的機會。儘管他與江鬥了10年,但最後,事實上,胡錦濤成為了江澤民的幫兇,他已經成為千古罪人。

你說胡錦濤不知道後果嗎?他真的不知道就不會卸任後心情沉重而夜不能寐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