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毛和將軍們的“扒灰”秘史(圖/視頻)
 
姜青
 
2013-2-25
 

毛澤東在浴場。

【人民報消息】歷史是不容篡改的,不管時日長短都會還原本相

有人以為中共軍隊高級將領現在才這麼淫亂,其實不是,原來就這麼淫這麼亂。

羅瑞卿的女兒羅點點在毛澤東死後22年後寫了一篇回憶文章《點點記憶》,發表在1998年《當代》雜誌第4期上。

文章說,文革前在某海濱浴場遇到一位陳姑娘,其叔叔是一位解放軍的高級將領,陳姑娘的戀人楊大哥後來透露,陳姑娘因寄居在其叔叔家,竟然被其叔叔長期霸占。

楊大哥因害怕陳姑娘叔叔的權勢,最終放棄了與陳姑娘談戀愛。因為楊大哥發現,儘管陳姑娘叔叔長期霸占自己侄女的事高層都知道,但因毛澤東與其關係親近,無人敢處理他,即使是總參謀長羅瑞卿,也只有背後斥其是個劣跡累累的無恥之徒,而卻不能進行實際干預。以致那個可惡的老男人並沒有受到應有的懲罰,繼續做荒淫無恥的事,更可恨的是繼續高官穩坐。

羅點點說的只是一個小例子。中國人民解放軍十位大將之一的蕭勁光就「扒灰」。蕭勁光與大兒媳婦睡在一起的事圈子裏眾人皆知,直到他1989年3月29日在北京咽氣。

大將蕭勁光是李谷一的老公公,蕭的大兒子因為工作情況經常不在家,蕭勁光就跟大兒媳婦私通。一次蕭勁光的老婆半夜出差回來倒頭就睡。大兒媳不知道,晚上進入公公房間,把手伸進被子裏就掐了一把,把婆婆掐醒了,噌的坐起來,瞪大眼睛一看……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離婚吧,這個第三者是兒媳婦,夫妻倆離了婚,兒媳婦又不能嫁給老公公,於是婆婆另找地方去住了,大兒子索性外地工作去了,蕭勁光和大兒媳婦的事就此半公開了,家裡的實權包括警衛員等一幹人馬都必須聽從這個女人的調遣。

李谷一第一任丈夫是金鐵霖,生下一個女兒是後來成為第二任丈夫蕭卓能的。李谷一是唱湖南花鼓戲出身,因為照顧她與在中央樂團工作的丈夫金鐵霖團聚,文革中調到北京,那時意大利唱法不吃香,她借著唱花鼓戲的嗓子改唱流行歌曲而一舉成名,然後未離婚就與蕭勁光的兒子蕭卓能搞出一個女孩子,現名叫蕭一。金鐵霖不知情,還以為是自己的,在她演出期間天天照顧這孩子,後來李谷一攤牌說孩子是別人的,要求離婚。這事當時在中央樂團轟動一時。金鐵霖不再照顧這個孩子了,蕭一那一段時間很苦,要吃百家飯。好容易折騰到能與蕭卓能結婚時,李谷一演出完回家,經常遇到蕭家大兒媳婦不讓給她開門的尷尬場面,

毛本人更淫亂。隨時看到哪個想噴出欲火,竟讓人家的丈夫先回家,然後讓其妻子陪他上床一天到數天不等。在中南海的游泳池邊,毛命令建造了一個活動房,在眾目睽睽之下,毛竟拉著一些,不是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子,進去同時淫亂。這些女孩子認為被「紅太陽」寵幸是自己的驕傲。

禦醫李志綏看到江青在中南海湖邊獨自流淚:「那是在北京的時候,一天傍晚,她一個人在一組後門的中南海木椅上坐著流淚。我正經過那裏,吃了一驚。江見到是我,叫我過去,拭幹眼淚說:『大夫,不要同別人講。主席這個人,在政治鬥爭上,誰也搞不過他,連斯大林也沒有辦法對付他。在男女關係的個人私生活上,也是誰也搞不過他。』」

1966年6月,毛指派的中央文革小組組長陳伯達、副組長江青等去了北大,召開萬人大會,北大附中全校師生也全部到齊。當人們期待已久的「紅太陽」的妻子發言時,江青的發言讓全場驚到一片寂靜,領著喊口號的紅衛兵頭頭不知道應該喊什麼合適。

江青一開始的發言就說,邵華是北大二年級的學生,她媽媽張文秋很壞,江青帶著哭腔道:張文秋有野心,我不同意邵華和毛岸青結婚,……他們……就結婚了!」說到此,江青哭出了聲,全場傻掉了,不知該喊什麼口號才是。會後邵華嚇的跑掉了,她不跑恐怕連命都沒了。此時邵華和毛岸青已經結婚6年。

毛澤東和張文秋早年時就有一腿,按照江青的話,張文秋確實有野心,想和「紅太陽」聯姻,她自己心願未了,於是撮合大女兒劉思齊和毛的長子毛岸英結婚。

為了讓毛岸英增加當太子接班的政治資本,結婚一年多,毛讓長子去朝鮮鍛煉三個月,安置在彭德懷的司令部裏。毛澤東的算盤打的不錯,但毛太子因為違規做蛋炒飯暴露了目標,在朝鮮被美國轟炸機炸死了,此時劉思齊還沒給毛家留下香火。

毛岸英死後,劉思齊也不離開中南海,整天在毛身邊轉悠,江青知道毛什麼都幹的出來,趁沒發生事情之前,非要趕劉思齊出去。要想繼續與毛有聯姻,張文秋只能讓二女兒嫁給毛的次子毛岸青。1951年秋毛岸青與領導發生口角,毛澤東下令他寫檢討把他逼瘋,數度住院,成為一個廢人。但毛岸青是唯一可以與毛澤東發生關係的橋樑,於是張家表示「傻子我也要」。

江青是個非常敏感的人,在毛岸青與邵華結婚之前,她就知道「紅太陽」和邵華不清不楚。當她聽說毛澤東的老情婦張文秋想把二女兒嫁給性無能的毛岸青時,氣憤到摔東西拍桌子罵人,認為這是引狼入室。於是千方百計的阻止。


毛澤東與兒媳邵華生的兒子。
毛和邵華的曖昧關係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毛新宇說,「有人說母親的攝影事業的起點是很高的,因為她第一次攝影是給領袖拍照。母親是如何去給爺爺照相的呢?當時,岸英伯父從蘇聯回來帶了一個在當時比較高級的照相機。母親很喜歡,就用這個照相機給爺爺『偷』拍了很多生活照片。但是,後來爺爺知道了這件事情以後,就提出了很嚴格的要求:第一、不能把爺爺的照片拿出去發表,第二、膠卷也不能拿到街上去沖洗。所以我母親在中南海自己搞一個暗房來沖洗爺爺的照片。」

毛的兩個女兒都不能隨便見父親,毛澤東卻讓邵華給他拍生活照,在中南海裏自己搞一個暗房來沖洗照片。面對江青的撒潑反對,張文秋也不硬頂,只是尋找機會,1960年,毛岸青犯病在青島住院期間,這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邵華跑去和他偷著結了婚,成為了毛岸青名義上的妻子,毛澤東正式的兒媳婦。劉思齊才踏踏實實的改嫁,改名劉松林。

毛年歲大了,到了晚年替兒子代班生出毛新宇這麼個胖乎乎的蠢東西。但毛澤東到死都不見這個兒子。毛新宇也承認長到快七歲「爺爺」才死,但自己從來沒有見過「偉大的爺爺」。△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