鼾聲伴奏京劇 江親信一水兒睡(多圖)
 
瞿咫
 
2013-2-20
 

2001年兩會,江澤民在主席臺上睡到側翻程度!


2001年兩會,三呆婊在主席臺上,堆成泥狀睡姿!


2002年兩會,江在主席臺上仰著頭睡!

【人民報消息】鄧小平死後,江喜極而泣,沒了婆婆,本相就露出來了。也敢在兩會主席臺上轉著圈兒的看女服務員,看累了就睡的東倒西歪。這副德行的江澤民成了中共的三呆婊,其愛將們也都一水兒的能淫能睡。

2001年11月9日到12日,俄羅斯國立莫斯科模範大劇院在成立225周年之際來到上海第三屆國際藝術節上,演出他們的新版古典芭蕾《天鵝湖》。因為莫斯科模範大劇院代表俄羅斯芭蕾的最高水準,所以上海觀眾表現出空前的熱情,四場演出的門票銷售一空,上海大劇院方面臨時作出加座的決定,但就是加座也供不應求。在演出中,觀眾對俄羅斯芭蕾舞演員的精湛表演報以熱烈掌聲。

據東方網2001年11月10日報導,俄羅斯國立莫斯科模範大劇院此次演出的《天鵝湖》是著名芭蕾編導大師尤里格里戈洛維奇1969年創作的悲劇結尾版本,該版本在當時的歷史環境下被改成光明的結局,32年後到中國上海的演出是恢復悲劇結局後首次到國外演出,是表現齊格弗裏德王子未能戰勝魔王而痛失天鵝愛侶結束全劇。

這個芭蕾舞劇的原作結尾與我國的《白蛇傳》相似,都是人與成了精的動物戀愛,為天理所不容。該劇本忠實地保留了柴科夫斯基「四幕芭蕾」的結構,但在每一場中都有真實世界和所謂「理想」世界的輪流轉化,將一個古老真實傳說演繹成所謂的浪漫「忠貞愛情」故事。

內行看門道,看的是誰破壞宇宙法理誰遭殃;外行看熱鬧,看的是芭蕾舞劇的精湛表演。經過了文化大革命,只剩下江青主持的八個「樣板戲」了,連小孩子都會唱幾句「仇恨入心要發芽」。仇恨總發芽,誰也受不了,人們希望看看浪漫的愛情故事,尤其是外國藝術團的表演。所以,這四場演出一票難求。

2001年11月12日結束了上海演出,芭蕾舞團趕赴北京。時任北京市委書記賈慶林陪同手握黨政軍三大權的江澤民和時任政治局常委的李嵐清觀看了15日的那場芭蕾舞《天鵝湖》的演出。賈慶林是捏著鼻子去陪綁的,他對天鵝湖沒有興趣,對酒壺的興趣卻大的很。

按理來說,晚上要陪三呆婊去看演出,晚餐一定不能太放肆的吃喝,但賈慶林喝到嗓子眼兒才停筷。

看《天鵝湖》時,酒足飯飽的賈慶林睡著了,睡是中共的官場規矩,你睡你悄悄的睡,可賈慶林不管三七二十一,四腳八叉,半躺著睡的挺踏實,還呼嚕呼嚕的鼾聲大作,出盡洋相。幕間休息時,因酒喝多了嘔吐不止,不得不中途退場。

據一位陪同觀看演出的官員回憶說,當坐在前排的賈慶林鼾聲如雷時,他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生怕鼾聲被臺上的演員聽到、看到,損害了「國家」的形象。他說:「賈慶林這種人哪裏欣賞得了高雅的藝術啊,一張嘴不是錢就是權,真蹧蹋了那張票。」

可是因為賈是江澤民的愛將又不敢擅自叫醒,他苦笑道:「我哪裏有心思欣賞天鵝啊,我心急如焚,都快成掛爐裡的烤鴨了!」

轉過年去,2002年11月,賈慶林被江塞進政治局常委會,當政協主席,這一幹就是兩屆10年,2012年11月8日召開十八大,賈慶林退下。九常委變為七常委:習近平、李克強、張德江、俞正聲、劉雲山、王岐山、張高麗。儘管裏面突然被塞進幾個江系血債幫,但是由於江勢力太弱,所以即使進了常委會也成不了什麼氣候。成不了氣候是成不了氣候,但江澤民的不少散德行傳統是繼承和光大下來了。

2012年12月30日晚,新年京劇晚會在北京的中國國家大劇院舉行。習近平率政治局常委新班子一同觀看演出。這種場面在江澤民時代沒有,胡錦濤時代也未見有報導。但在2012年十八大召開後出現了。習近平之所以要求政治局常委全體出席,是因為京劇是國粹,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中的一部份,沒特殊情況不能請假。

七個常委是到齊了,也都乖乖坐在了劇場的座位上。但是,說是與首都近千名民眾一起觀看演出,但臺上演,臺下也演。臺上唱京腔,臺下張德江、張高麗用呼嚕聲伴奏,還此起彼伏,好不熱鬧。習近平示意給他們醒醒盹兒,有人趕快遞上熱毛巾,讓他們擦臉提神。擦了N次之後,臉都快擦破皮了,眼睛就是睜不開。

按理來說,晚上八點來鐘正是工作的好時辰,要是這麼睡的話,能制定出什麼政策呢?老百姓養著他們實在是虧大發了,真不如養幾頭豬實惠。△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