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律師們成了污染社會的幫兇時(多圖)
 
肖自立
 
2013-9-12
 



五人輪姦案的背後水很深!

【人民報消息】一個非常簡單的五人輪姦案被律師們搞到顛倒是非、混淆黑白。如今的社會,為了錢,為了拖延時間,可以多掙錢,律師們什麼都能幹,都出主意幹。而良心未泯的律師都敗下陣來,或都被關進監獄。

2月22日,北京市公安局海澱分局通報李雙江之子李某涉嫌輪姦被刑拘。北京市陸通聯合律師事務所的專職律師薛振源接手李天一的案子2個月就主動退出了,說案子涉水太深,無法往下進行。薛振源在北京成功代理了多個各類型案件,所有的案件除了和解的就是打贏的,所以夢鴿決定聘請他。

當時,李天一案件尚處於刑事偵查階段,薛振源不接受任何採訪,不做任何回應。但薛振源當時接受夢鴿的委託,正式發出律師聲明,斥部份媒體和網民對本案不實報導和傳播,應保護未成年人的合法權益。但事情只隔了兩個多月,6月25日便傳出薛振源律師退出對此案的代理。

6月25日晚8時,華西都市報記者幾經周折,聯繫上了薛振源律師,「是什麼原因請辭?」薛振源說:「是我們雙方協商一致的結果。我們有些不方便的不好說的原因,雙方解除了相互的關係。」「你是什麼時候請辭的?」「5月30號。」「你們解除相互關係,有沒有其他原因?」薛振源回答:「沒有任何原因。」 知情人說,是夢鴿要求代理律師寫李天一未參與輪姦公告、做無罪辯護。


李家法律顧問蘭和的流氓嘴臉
後來,夢鴿又聘請了兩位律師,後來又請了一位家庭顧問蘭和,一切事情由他發言,包括律師也不露頭。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已經成為一出馬戲團小丑表演。夢鴿一會兒說16歲的兒子沒有參與輪姦,一會兒說是兒子嫖娼,說是「玩玩兒」,是「你請我願」。

被指認第一個上陣並毆打被輪姦者的就是李天一,但是李天一最後當庭翻供說他酒喝多了,進了酒店就睡著了,沒有參與輪姦。

7月22日,李天一五人輪姦案開庭,很絕的是,五人輪姦除了李天一的名字和背景被曝光外,其他四人都被保護起來,其中一人乾脆連姓什麼都沒透露過,包裹的嚴嚴實實的,而被高調拋出的是夢鴿的兒子。可見在這些混混當中,李天一的家庭背景是最弱的,所以弱爆了!

最匪夷所思的是,酒店是有閉路監控系統錄像的,而且原告和被告律師都有權力調看,也調看過。為什麼原告律師沒有退縮,而被告律師卻一個個請辭了?既然有錄像,而且錄像都看過了,為什麼此案還越搞越複雜呢?

8月30日,夢鴿接受鳳凰衛視直播採訪, 說兒子是個好孩子,沒有強姦,只是「你情我願做了不好的事」。她指5被告的輪姦犯個個都「淡定、懂事、內心乾淨」。

一個律師砸倒一個律師事務所的牌子

9月初,新浪微博出現一個自稱是北京銀雷律師事務所主任的人,說自己叫雷海軍。連續多日多次在微博上激情發聲,稱李天一案是冤假錯案,被害人楊某上演仙人跳戲法,願人頭落地證明李天一的清白,接連又說「事發酒吧和受害人律師田參軍身後有黑社會支持,李家無力反抗,……」9月5日,雷更是連發微博「問候」李天一其母夢鴿,稱為了李天一要丟了性命。而雷海軍在微博所公布的代表性言論非常雷人,以致讓網友調侃說:雷海軍,藥不能停啊!說他想出名想瘋了。

從以下摘錄的雷海軍的微博可以看出律師沒有道德底限的時候,會是什麼狀態:

@雷海軍主任律師:人頭落地,也要幫李天一找回公道。政治鬥爭再殘酷,也不能拿孩子下手。這就是雷海軍的公道與人心。

@雷海軍主任律師:李天一案,輪姦案在仙人跳+娛樂+夢鴿這三點式策劃下,逆轉為楊某某案(公開了受害者名字),但這遭遇黑社會及境外勢力的反對。是否逆轉,取決於真相及證據是否支持,但絕對不能是反黨、反政府、反社會、反中國的勢力說了算。

@雷海軍主任律師:有國外勢力利用李天一案,第一時間與楊某某(公開了受害者名字)合作,搞臭中國的官二代。報案前,楊某某(公開了受害者名字)可能就已經背著酒吧與國外勢力勾結完畢。請中國政府警惕上述可能性!


一個蹊蹺跳出的律師雷海軍!
@雷海軍主任律師:海澱法院,雷海軍願意做出如此賭註:仙人跳與雷海軍的性命,二選一。假如仙人跳劇情不存在,楊某某(公開了受害者名字)可以合法宰了我,當眾宰了我,請海澱司法機關不要追究。

@雷海軍主任律師:當下的中國,對海澱司法機關的質疑,居然需要付出生命的代價,我無語,我不會指責任何人,因為這是我自願發出質疑的。當然,我也知道海澱司法機關想關押我,整死我,楊某某(公開了受害者名字)及其同黨也要滅了我。但我因為死亡,就放棄質疑嗎?假如質疑就必須死亡,我也依然要質疑!

@雷海軍主任律師:假如中國需要雷海軍付出鮮血和生命,才能讓李天一案得到真相,那雷海軍願意以死相許。假如這個國家,隨便都可以誣陷人,活在這個世界,還有啥尊嚴?

@雷海軍主任律師:李天一,我日你媽,你被誣陷,雷海軍為你平反,居然要付出生命的代價。

@雷海軍主任律師:當有一天雷海軍死去,請在我的墓碑上刻上:雷海軍,因為楊某某(公開了受害者名字)而死。

雷海軍不是李天一的律師,也不是其他四罪犯的律師,他是怎麼知道受害人的名字,並膽敢公開出來的?這背後的水豈不太深?!

當一個政權出現了夢鴿家的律師和發言人,還有雷海軍這樣的主任律師時,這個政權已經到了無法存在的地步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