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病入膏肓”
 
古文欣
 
2012-6-19
 
【人民報消息】近日有海外親共媒體放風說,周永康目前“多數時間病住在北京301醫院,很少到政法委辦公樓上班理事。”

親共媒體如此放風,似乎傳達兩個信息:其一是告訴政治對手,周已病的不輕,就讓周隨病而去算了;其二是迷惑外界,讓人感到周並不是政治上失勢了,不過是因病住院而已。

依我看,無論是放風也好,真住院也好,周永康確實病了,而且病入膏肓。

按照佛家理論,人生病是因為業力所致,而業力是作惡的必然後果。周是血債幫的執行幫主,在執行江澤民對法輪功學員的瘋狂迫害決策中犯下了滔天的罪行,累計下如山如天的業力,這樣的業債堆積在身上,肯定是病的不輕的,用病入膏肓也形容不了其病重的程度。

周的病,另一個來源是恐懼。自王、薄事件爆發以來,週一直處於極度恐懼之中。如果說,周在三月的人大會上力挺薄熙來是色厲內荏的話,隨著事件的推演,現今周的恐懼用深入骨髓來形容也輕了,用深入魂魄來表述才恰如其分。

人的病七分源自精神,三分才來源於身體。周如此恐懼的活著,那身臭皮囊其實早就潰亂了,它的每一個細胞都充滿了骯髒的業力和恐懼的癲狂。

周想學司馬懿裝病用來韜光養晦,但,學的實在差勁。司馬懿是何許人也,那是權謀智慧的一個典範,人家裝病裝的不著痕跡,裝的神乎其神,演技逼真到讓狐疑的政治對手徹底放心。而周裝病住院,則讓人一眼就看穿,它不過是絕望之中用來麻痹對手求得僥幸逃脫的一種本能反應,根本談不上什麼智慧。

因為淺薄外露的個性,更因為多年作惡累計的瘋狂,周絕少有妥協退讓的雅量。它的一切行為,都受瘋狂狠毒的慣性推動。就在隨時面臨清算的背景下,周依然沒有停止作惡,從迫害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到迫害三百位聯名為法輪功學員請願的村民,再到本月謀殺湖南邵陽六四鐵漢李旺陽,周都在高調作惡,完全沒有韜光養晦的作派。

周具備瘋狗和毒蛇的特質,這樣的傢伙,除非被擊斃或者徹底喪失行動能力,斷不會自動停止咬人和放毒,周這幾個月的行動證實了這一點。周缺少智慧,卻一邊生病示弱和語言服軟,一邊繼續瘋狂作惡以求綁架的表演。

但是,周無論如何表演,其滅亡結局都是不可改變的。若用病來形容周的命運的話,周的病已經深入骨髓直達魂魄了。周猶如被困在天網中的惡魚,越掙扎活動空間越小。但,恐懼如影隨形的支配著周不斷的垂死掙扎,直到被徹底窒息。只是,在周瘋狂掙扎的時候,還會傷及很多無辜的人,這些新添的罪責都有姑息周的當政者們一份。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