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旺陽謀殺案背後的陰謀(圖)
 
李天笑
 
2012-6-15
 



李旺陽離奇“被自殺”事件,周永康意圖讓湖南省委書記周強背黑鍋,軟硬都不好處理。

【人民報消息】隨著“六四”硬漢李旺陽被中共以“自殺”所謀殺和焚屍滅跡的事實逐漸清晰,海內外民眾的憤怒和抗議也在延燒和升溫。香港出現了自開埠以來為大陸單個民主人士受迫害而舉行的最大規模抗議遊行(近2萬5千人)。香港眾多團體發起10萬人簽名調查李旺陽死亡真相的聯署行動,屆時將通過梁振英轉交原定7月1日來港的胡錦濤。國際重量級媒體如紐約時報、大紀元和新唐人等迅即作了重點報導和評論。

李旺陽原並不如陳光誠知名。李旺陽之死一夜之間激起普世民憤,成為媒體焦點,一方面說明,海內外民眾對中共如此殘忍迫害“六四”志士和中國的嚴重人權狀態已忍無可忍,中國網民們普遍發出償還血債和要中共下臺的呼聲。另一方面也說明,國際輿論和媒體對王薄週一系列事件後出現的一觸即發的局勢已有強烈感受,對這一情勢下出現的突發事件給予了前所未有的關注。

眾多分析認為,這次李旺陽突然死亡疑點重重,自殺的可能性幾無;而中共政法委系統謀殺李後製造自殺假象這點已無懸念。政法委系統是中共對民眾迫害的直接黑手。它具體體現了中共把公安、司法、檢察和武警等變為黨的鎮壓工具這一中國特色。也就是說,認定中共為謀殺李的真兇是通過政法委系統對李的迫害和謀殺來確認的。對李20多年非法監禁的種種駭人聽聞的迫害以及李出獄後的謀殺都是政法委系統下的公安和司法機構實施的,這正體現了中共迫害民眾的意志。從這個意義上說,海外民運人士郭保羅和“六四”學生領袖劉剛指出中共政法委系統是兇手,其實是擊中了要害。

但僅僅停留在這一步仍是不夠的。在李被非法判刑關押的20多年中,中共政法委系統有無數個時間點可以悄悄讓李“自殺”和消失,但為何偏偏要選在中共高層政治地震頻發和六四的雙重敏感點上謀殺李旺陽?這絕不是偶然的。

如果仔細觀察謀殺現場,可以看到一些非常可疑的現象。一般人幾乎不需要特別的刑偵訓練就可以判斷出這不是官方所說的上吊“自殺”:比如腳著地身體沒有懸空、上吊繩結卡脖部位不會致死、一個雙目失明和幾乎不能行走的人決無可能攀高掛繩和完成高難度的專業登山結,等等。而且李意志堅強,“自殺”動機也根本不存在。作案現場非常草率的道具布置幾乎就是在提醒人們:這是一個偽“自殺”案。中共公安專業殺手犯下如此低級的“錯誤”機率很低,除非有意留下“破綻”,故意激怒民眾和引爆抗議。

當然,我們可以用一句“中共是愚蠢的”來概括。但用以往中共軍隊和周永康領導的政法委所使用的殘暴和欺騙手段,以及陷害人和製造事端的本事(在“六四”、西藏和新疆都用過)來判斷,任何對政法委製造陰謀的推測都不過份。有句話說,只有我們想不到的,沒有中共做不出的。在中共迫害史上運用陰謀和陽謀的事例比比皆是。如果說,“陰謀論”用在肯尼迪被刺案中是推測,用在中共身上則是常識。如果將李旺陽被謀殺放在目前中國時局中去分析,不難看出政法委系統設計的謀殺可能有幾重目的。

首先,打擊和報復港人今年紀念“六四”的意志和熱情,以及震攝所有“六四”人士及其支持者應該是一個顯在目的。但在“六四”抗議期間,謀殺案經香港媒體傳回消息後肯定會激起大規模抗議,應該說只能是火上加油。因此,將這把火燒向香港的一個隱藏背景,應該是周永康對習近平和胡錦濤施加壓力,從中獲利。

習是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是中共主管香港事務的最高領導,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和中聯辦只是具體執行部門。而習同時又是胡溫抓捕薄熙來的重要盟友,薄出局正是胡溫習聯手的結果。目前正處於決定審判薄是否聯帶薄與周永康共同謀反的關鍵時刻,而且胡將在七一訪港,周利用其在政法委系統的影響力和余黨製造李旺陽謀殺案,是要用香港抗議威脅胡習,迫其在處理薄周事件上高抬貴手,放週一馬。曾任邵陽市委書記、湖南省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省公安廳廳長、黨委書記,現任中央政法委秘書長的周本順應是周永康在高層的操盤手,而邵陽市公安局長李曉葵和邵陽市公安局國保支隊長趙魯湘則是底層執行者。

其次,政法委製造李旺陽謀殺案的另一打擊對象應是胡的“團派”盟友,現任湖南省委書記周強。這是因為一般人的解讀是,李旺陽謀殺案發生在湖南,無論如何周要付一定責任。這就達到了嫁禍於周,對胡施加壓力,與胡討價還價的目的。周曾是團中央第一書記,與胡春華和陸昊被視為未來中共“團派”第六代領導的候選人之一。周在團中央的前任是李克強,繼任是胡春華,足見周在“團派”中舉足輕重,也可見周永康用心之險惡。

不出所料,李旺陽謀殺案發後,江派海外媒體多維網立即發文配合行動,不提政法委的迫害和謀殺罪行,卻指責周強處理“手段過於粗暴,在善後工作上的手法簡單幼稚,為事態的擴大發展埋下了禍根”,沒有“迅速介入”,“政治失分”,等等。其實,此事為政法委系統所為,並非周強所為,周最大的失誤是沒有迅速追查政法委的謀殺罪行。可見“當斷不斷,反受其亂”。

江派利用李旺陽謀殺案抹黑周強的另一目的是要把將周強在“治湘無方”的罪名下擠出湖南,到重慶接江派張德江的爛攤子。目前重慶連續抗暴是薄亂合併區域種下的禍根,誰也不願接這個燙手山芋,尤其張被這副爛攤子纏住,難以脫身。張接替薄任重慶市委書記後,不改他當年在廣東慣用的強硬手段,調派幾千警力鎮壓萬盛區與綦江區合併引起的抗議,終於激起了重慶一系列大規模維權抗暴事件,弄得焦頭爛額,陷入重慶泥潭,返京入常眼看要泡湯。江派想擠出周強接替張德江,讓張解脫入常,一箭雙雕。

俗話說,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中共江派政法委系統本意用謀殺李旺陽恐嚇和打擊“六四”人士及其支持者,同時威逼胡溫習為周永康解圍。但周的“折騰”反而為胡溫習剪除周提供了新的理由。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