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磨槽牙:江爺爺茍合老英子(多圖)
 
蕭良亮
 
2012-1-19
 

想當年……,感慨萬分!

【人民報消息】沒幾天就到中國新年了,殃視春晚又忙活了起來,江澤民不宣布「哏兒屁」,李長春在那兒頂著,老英子就不下臺。

自1991年殃視春晚開始,江爺爺茍合小英子就一發不可收拾,一直發了20年,把小英子硬給發成了老英子。21年啦,就是1991年生的,2012年也到了婚期,可宋祖英還在使用著老江的剩餘價值。

宋祖英原名宋六英,後來找人算命,說把「六」改為「祖」命運會改變,改名之後,果然被「祖」父輩兒的江澤民和「祖」父樣兒的趙本山分前後順序包養。

1991年殃視首次亮相,宋祖英怯生生演唱了一首小調《小背簍》。歌兒唱得沒給人留下印象,但化妝後的宋祖英特別搶眼,演唱時就迷住了長著一對蛤蟆眼的三呆婊。

從那以後,「宋祖英」這個名字突然發紅發紫,名聲大噪,不管走不走調兒,在歌壇的地位均火箭般直線上升,什麼頭銜耀眼就使勁往上招呼。此時的村姑宋祖英在北京住在地下室裏,連吃飯錢都得計算計算。照著老江小紙條上的電話打過去,一下子什麼都解決了,不但調入海政歌舞團成為國家一級演員,而且連剛結婚的老公也被解決了,宋祖英成了裸女。傍了老江不到兩年,2001年第八屆「五個一工程」獎評,宋祖英成為該獎評選以來一次性獲獎最多的歌手(六首歌獲獎)。周永康當四川省委書記時,宋祖英去四川演出,周永康給她的接待規格是副總理級別,而且對她畢恭畢敬,見宋婊如同見了三呆婊。

2004年2月21日,大陸學者呂加平在個人微博的主頁上公布「向領導和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反映我聽說的有關江澤民的事情和傳聞」一文,談了「江澤民的歷史等」還談及「有關江澤民和宋祖英的事」,江宋醜聞就被徹底公開。不久呂加平就被跟蹤。

呂加平在舉報信中說,前幾天我去看望一位老同志,他告訴我一些有關江澤民和宋祖英的事:前兩年江澤民經常到某軍種司令部看宋祖英的演唱,該部也經常在禮堂舉行有宋祖英作壓臺唱的演出,江澤民每次必到,並頻頻接近宋祖英。有一次演出完後江澤民在與宋祖英握手時偷偷遞給宋祖英一張小紙條,宋祖英接過後因人多當時沒敢看,就裝進了口袋,回去後打開一看,紙條上寫著:「以後有事找大哥,大哥可以幫助你解決任何事情。」紙條上所說的「大哥」,就是江澤民自己。後來宋祖英把紙條的這段話告訴給了別人。

信中還說,江澤民為了與宋祖英秘密來往不受干擾和外傳泄露,宋祖英便和丈夫離了婚,宋離婚後就住在該部的招待所裏。這以後江澤民經常在晚上到該招待所與宋聚會,來時相當保密,隨從警衛防備很嚴,不許外人接近。而且每次來的車子都換了新的牌照,一次一換,使人認不出是江的專車,江下車後就逕直到宋室。對於江、宋在某處招待所幽會,該所的人只當沒看見,而且大為噁心反感,後來一位黨性原則很強、有正義感的老幹部本著對黨和軍隊負責的態度,把江、宋的這種事和傳聞向有關上級領導作了反映,可是反映者卻反而受到了監視,電話被監聽。

該信還說,江澤民為宋祖英花費30多億人民幣修建國家大劇院,海軍部門動用數千萬軍費為宋海外演出揚名。文章還反映宋祖英在央視演出播出有特權,一切由她自己決定。

其實,最惹事的是宋祖英,一次酒量很大的宋祖英酒勁兒上來了,對殃視文藝部主任趙安等人泄露了與老江的關係,說的還挺生動的,她自己說這是「黃段子」。

結果,經她自己這麼一證實,江宋床戲的傳說才被重視起來。詞作者張俊以因為與趙安有私人糾葛,於是寫了200多封匿名舉報信給高層揭發趙安,說他隨便散布江宋醜聞,張俊以還把該醜聞詳詳細細的描述了一遍。於是趙安和張俊以同時被捕,張俊以的刑期比趙安還長,因為時任公安部長周永康認為張俊以很狡猾很陰險,利用這種手段來搞臭三呆婊。不過判刑的理由卻是他倆「收賄」「受賄」。

現在江系非常頭痛,江老這麼掛著,那宋祖英與其他老白毛兒的醜聞就越來越多,要是不讓老江掛著,那他們自己就更沒戲唱了。△

(人民報首發)


到了江不行時,河南濮陽鄉鎮官員王留聚在宋祖英演唱時,搭肩留影,
成為中共官場第一人!



緊靠宋祖英的本山兩眼噴火,小英子這勁兒還真難拿,老江算個啥…



趙本山取代老江,摟著老宋的粗腰。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