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或將成為中國第一個坐牢的太子黨(圖)
 
2012-2-4
 
【人民報消息】作者姜維平2月2日撰文寫道,據悉,中共重慶市公安局長、副市長王立軍因腐敗、刑訊逼供被免去公安局長的職務,中紀委已經立案調查。

這就是說,重慶打黑「黑打」倍受外界指責,終於導致中南海高層不得不認真對待了,是丟卒保車也好,是順藤摸瓜也好,反正都清晰地表明了:薄熙來搞的「二次文革」,以「唱紅打黑」為標誌,搞得雞飛狗跳,天怒人怨,已經宣告失敗。

顯然,「唱紅」的失敗是在去年6月10日「逼宮」的時候,而「打黑」運動,由於中共基於維穩,有多位領導前往重慶力鋌而延續至今,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徇私枉法,破壞法制程序,掠奪民企資產,公報私仇等問題,也漸次浮出水面,從獲釋後在北京提出申訴的律師李莊,到流亡海外大聲喊冤的民企老板李俊,從朱明勇律師提供的樊奇航被刑訊逼供的錄像,到成都軍區消息人士點破的「3,19槍擊案」的疑點,已形成了較為完整的證據鏈:薄熙來為謀上位收買和操控王立軍,不僅有假公濟私的貪腐行為,而且,以文強案綁架了公檢法司等,拼湊了數百個黑社會,虛構大批保護傘,通過把眾多富豪和一般性刑事案件強扭在一起的辦法,大搞刑訊逼供,張冠李戴,移花接木,暗渡陳倉,製造了一系列冤假錯案,引起了漫延全國的「跑路潮」,令中共「改革開放」的「成果」雪上加霜。

文章道,中央高層下令免去王立軍多頭銜官職,顯示薄熙來已不可能入常。

文章接著寫道,那麼,王立軍真的像重慶媒體吹捧的那樣,是公而忘私,忌惡如仇的「打黑英雄」嗎?讓我們用事實來說話。

重慶消息人士提供了一封重慶公安局特邀監督員季鉦瀚,給王立軍局長獲任副市長的祝賀信,我認為這是一把鎖鑰,它可以打開王立軍見不得人的私心,也能撥開重慶政壇的迷霧。信是這樣寫的:

尊敬的立軍副市長:

今日市三屆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四次會議上立軍局長全票通過榮升副市長,此乃眾望所歸,既是巴渝百姓對立軍局長這幾年在重慶的工作的充分肯定,更是巴渝百姓的大喜和福音。我以普通百姓和重慶市公安局警風監督員的雙重身份,深刻地體會和感受到這幾年來立軍局長為了建設「平安重慶」所付出的辛勤工作,在此致以深深的謝意!

並恭賀立軍副市長:
英才得展,大展鴻圖
高瞻遠矚,步步高升

此致
敬禮!

季鉦瀚:
市局第三屆121號特邀監督員
重慶中瀚實業(集團)有限公司 董事長
二○一一年五月二十七日

試問,作為一個重慶政協委員和監督員,就這樣監督公安局長嗎?他為什麼要肉麻地吹捧王立軍?重慶知情者說,薄熙來和王立軍打掉了與自己對立的黑社會,但保護了另一批真正的黑老大,而季鉦瀚就是重慶的黃金榮。一方面,初來咋到,人生地不熟的薄熙來,王立軍要通過季老板的舌頭,了解情況,尋找富商和政敵的把柄和金錢,以便搶錢買官,力搏上位;另一方面,在山城商海郁郁不得志的季鉦瀚,忌財妒富,結怨很深,他想利用公權力,打擊生意對手,以便名利雙收,於是,他們狼狽為奸,一拍即合,共同謀劃了所謂「打黑」運動。

重慶消息人士說,季鉦瀚早年在裕德池不僅開毒場,而且養小姐,從事色情行業生意,後來與地方官員勾結,倒買土地,串通投標,聚眾賭博,發了大財,他不僅隨身帶領六七個持槍的保鏢,打手,四處招搖,牽線搭橋,從中漁利,而且,還在2003年,把公安局治安總隊特業科的警察王虎打傷,卻經文強的部下李弘擺平,平安無事,試問,王虎等人去查處季鉦瀚的涉黃涉毒問題,難道不是依法辦事嗎?王立軍強力下令有關方面,把李弘判了兩次刑,其目的是劍指政敵文強,為季鉦瀚封堵知情者的嘴吧。而季老板比誰都黑,卻能獨全其身,是因為他主動當了「污點證人」,投靠了新的主子。

於是,當文強等保護傘倒下之後,薄熙來,王立軍成了「黑老大」季鉦瀚的新的保護傘,他更加肆無忌憚地從事賭博等非法活動,目擊者說,季鉦瀚經常光顧四家酒店:萬豪,洲際,希爾頓和金科,其中,他帶領多名保鏢和馬仔,在金科酒店的四樓包了三個房間,專門聚眾賭博,參加的重慶富豪有黃某,劉某,張某等多人,動輒賭資上億元,季鉦瀚贏了同創老板張明宇的錢數千萬元,有一次還贏了另一個老板的一家雙語學校和一個位於貴州的媒礦,同時,他還組織大批重慶老板去澳門賭博。

為什麼這樣猖狂的黑老大,薄熙來,王立軍不下令抓捕呢?原來,他們是一夥的,季鉦瀚稱公安局長為「立軍」,對其「招之能來,揮之即去」,他經常當著一些老板的面,給王立軍打電話,以顯示自己吃得開,而王立軍確實也言聽計從。

反過來,王立軍從季鉦瀚處,也謀到了巨額賄賂。消息人士說,2010年夏天,王立軍把薄熙來的鐵哥們,大連的億萬富豪徐明引薦給季鉦瀚,他們在洲際酒店會面,共同商討在重慶大展拳腳賺錢事宜,王局長還給季鉦瀚介紹了趙本山等名人,據稱,正因為趙本山和薄熙來走得太近,令中南海高層警覺,下令把他阻擋在春晚舞臺之外。此外,有目擊者稱,2011年4月19日0時10分,律師楊金柱到達重慶機場曾受到人群圍攻,而幕後組織者正是季鉦瀚。

至於王立軍為什麼一定要殺死陳明亮?重慶消息人士說,一是以前季鉦瀚與他因生意有強烈的利益衝突和底火,二是專案組在審訊陳明亮時,他檢舉揭發了季鉦瀚許多經濟問題,很多事也涉及王立軍與薄熙來。因此,王和季連手,操控公檢法,忽悠媒體先妖魔化陳,後將其滅口了事。除了陳明亮,對其罪行舉報的人,還大有人在,去年和前年,有一個人在「天涯社區」上,不斷以筆名發帖子,但每次都被王立軍下令刪除。「見附件一和二」可見他心中有鬼。

文章最後寫道,無論如何,王立軍被免職表明繼1983年的全國「嚴打」之後的又一場「從重從快」的政治運動,像一股紅色風暴一樣,來也匆匆,去也匆匆了,與25年前不同的是,這回僅在一個城市,險些漫延全國,但也創造了一系列奇蹟:鐵山坪成了全國第一個「黑打基地」;李莊成了全世界第一個被辯護對象檢舉入獄的律師;李俊成了第一個軍隊培養出來的民企「黑老大」,並被迫流亡海外;烏小青成了第一個吊死在看守所裡的法官;文強案成了第一個拒不執行異地審判原則的死刑案件;方迪成了全國第一個因「順口溜」而勞教的人;「3,19槍擊案」成了第一個自編自導的電視劇,等等,我堅信:王立軍既使被「雙規」判刑,也不會成為第一個因刑訊逼供而入獄的幹警,但是,薄熙來或將成為中國第一個因貪腐和枉法而坐牢的太子黨。

-----------------------------------------------------------------------

附件一:
wda123xt 回覆日期:2009-8-20 16:51:00

CBN記者用幾天的時間找到了王立軍所提的該市企業被黑惡勢力單筆敲詐金額第二大的那家企業,該企業被黑惡勢力一次性敲詐5000萬元,被敲詐最多的是一次敲詐1億元。

調查顯示,重慶財信集團的房地產企業在渝北區某地塊,與另一家辦公地點在渝中區的季的公司聯合搞開發,並為該地塊的拆遷等前期工作支付了1億多元成本,但該地塊按照程序仍需要通過土地交易市場公開「招(標)拍(賣)掛(牌出讓)。

某黑惡勢力獲悉此事後,就派人到這塊土地的拍賣場上攪局:每次舉牌加價600萬元,黑惡勢力旗下那家公司不斷地舉牌推高地價——因為A公司已經支付了1億多元的前期成本進去,因此不得不忍痛應價。     

後來A、B公司承受不了,立即通過中間人進行溝通,對方要價5000萬元,後以4700萬元談定,A、B公司還應對方要求,找另一個黑老大(該人已落網)做擔保,後買地方才如願拿到該地塊。     

買地者隨後支付了1700萬元到黑惡勢力旗下公司賬戶上,但是該公司老板後來越想越覺得憋屈,就拒付,黑惡勢力就找到當時負責斡旋此事的B公司老板逼債,並在某夜在重慶市某五星級酒店門口,派幾名打手手持長刀追殺B公司老板。     

其間,B公司老板被逼無奈,要求在該地塊中退股,他先期以現金投入600萬元,B公司協助拿地也被折算成相應投資金額,但退股時要求退6,000萬元。     

不過A公司並不認同拍賣場上的交鋒這個說法,該公司提供的版本是B公司欠下高利貸,被逼債所以退股這一說法。     

A公司某高管8月17日向CBN記者確認了該公司曾向B公司老總支付6000萬元這一事實。但他第二天改口稱其中3500萬元為退股費用,其他是沖抵的往來款。     

該高管稱自己所在的公司及他本人未受到黑惡勢力威脅。但B公司老板在與CBN記者通話多次後,一直拒絕談及此事,他稱,由於追殺他的人大部份都在逃,他自己及家人的生命面臨嚴重威脅。

A公司就是重慶財信集團(老板盧生舉),B公司也許是重慶中瀚實業集團(老板季鉦瀚)。目的:串通政府官員低價拿地。在競拍過程中,發現有人競爭後,動用各種關係迫使競爭對手退出競爭。條件是拿4000萬元競爭對手退出。結果在拿1300萬元後。返悔。競爭對手通過關係找到陳明亮出馬,又拿出一塊土地作價2700萬元了事。現在媒體把他們說成是「正人君子,著名企業」。競爭者成了黑社會。絕對事實真象。電子校項目起拍價1.5億,就算2.5億拿到手,明文規定能建22萬平方。房建造價22萬方最多5億,加上土地成本就是7.5億。按現在賣6000一平方計算。能賣13億。利潤在5億左右。試問做生意的誰願意退出?????涪陵上來的人。就是兇。沒人敢打。這中間他沒有違法?腐蝕官員?可是有誰追究呢???????????嗚呼。這也算是特色吧。


附件二:
重慶崛起的新黑老大

季鉦翰:原名季偉,是江蘇人,十幾歲因殺死人從老家跑到貴陽,後到重慶,在沙坪壩一家餐館做墩子,後來主要從事賣淫嫖娼的浴德池桑拿賺取了第一桶黑金。

在金科酒店,季用用出千的手法,一晚上就贏2000萬,主要的輸家是劉學賓,張明宇,黃洪雲,楊長林等參與人,劉學賓基本上輸垮了,連貴州的煤礦也輸給季了,總共可能有5000萬輸給季,另外,張明宇也輸了幾千萬給季,所以,張到處借錢,導致高利息拖垮其同創集團。

季偉在澳門與陳國華(備註:是重慶市公安局警察。)等洗碼,騙重慶的老板到澳門賭博,專幹跟陳明亮一樣的勾當,放水抽水,非法獲利5000多萬。

季跟陳明亮的矛盾起於爭奪重慶電子校項目,當時季與信『指財信集團』共同做了前期工作,通過大量行賄鎖定了電子校項目,而陳與賀倫江等人也想取得該項目,所以,在掛牌時也交了5000萬保證金參與競爭,季為了不使地價太高,答應給陳3000萬,讓陳退出,事後季反悔,於是有了陳,季之爭奪,雙方均動用了大量打手,出動了包括衝鋒槍在內的各式武器,事件以陳敗北告終。

季通過行賄史大平,拿到寸灘的土地整改項目,空手套白狼,又以江北區財政擔保向興業銀行借了幾個億來啟動,海賺了兩個億。但是,代價是重慶興業行長下課入獄。

季最近最漂亮的一單生意,要數他在北碚蔡家工業園區的「BT工程」,他通過「重慶一哥」的秘書找到北碚的書記黃流,再向黃行賄2000萬,於是,拿到了北碚多少人夢寐以求的蔡家土地整改和道路工程,共計20億。季直接分包給北碚的明勇道,獲利應在5個億以上,因為,此項目按1999定額計價,比新定額至少多15個點子。項目沒有比選,更沒有公開招標,直接說,季要幫北碚搞一個體育中心,就這樣忽悠過去了。但是,蔡家的官員人人明白,正因為此事,黃波換了蔡家的主任。

其實,蔡家真正的肥缺是道路,土地整治,土地已經做不出文章來了。但是,黃為了自己的官帽出賣北碚也不稀奇,僅賣給羅少宇『羅幹的親友』的土地至少讓北碚損失20億,由於與原中辦主任王剛關係,所以,黃一直不倒。

幾年前,季到北京對一個欠他高利貸的老板(備註:原開發禦景江山老板)實施的非法拘禁,在坊間廣為流傳。

上個月,重慶赫赫有名的黑社會老大張傑(備註:2009年因涉黑惡和非法持有槍隻彈藥等罪名被捕,此人是隆鑫控股集團董事長塗建華的馬仔,被捕後是塗建華通過季鉦翰找到王立軍,花巨資行賄把張傑救出來的。)之所以可以在風口浪尖上放出來,完全是季找了公安局一把手辦成的。這在重慶已經不是什麼秘密,連季本人也不避諱跟「重慶一哥」和王局長的密切關係。

據說,季現在住在萬豪酒店。身邊十幾個馬仔全部是持槍的。主要是怕陳明亮的報復。

有一點是可證實季確實跟王立軍的關係好,在王與企業家的座談會上,季是唯一的所謂的受害人。

一個不敢具名的共產黨員

2009年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