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時記者染紅?吃紅?
 
童文薰
 
2012-11-11
 
【人民報消息】從王立軍出逃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起,我每天早上例行的工作就是瀏覽世界各大媒體網站。其中一個是《紐約時報》,以及今年6月之後才開通的《紐約時報》中文網。

我臉書上的朋友們都知道,我鮮少分享 《紐約時報》中文網的文章。其實我每天都閱讀了這個網站的新聞,並且將這個網站上的新聞與其他國際媒體來比稿。比較之後,覺得《紐約時報》中文網的文章, 對中國的觀察既沒有其他國際媒體深刻,也完全沒有《紐約時報》一貫敢言的風格,所以才沒有推薦這個網站上的文章。

但是比稿幾個月之後,在今年的10月19日,我終於覺得《紐約時報》中文網的風格值得拿出來公評,因為這個網站上的文章,談到美國都是貶低與負面, 談到中國卻是褒揚與正面,讓我以為讀到中共的黨報!所以從該日起,我每天把《紐約時報》中文網的首頁用PrtScr鍵複製下來,把重要報導圈起來,貼在我的臉書上。

如此觀察了一個星期之後,發現紐約時報中文網,講到美國就用最嚴格的監督角度看美國的問題,沒有一件是樂觀的;講到中共就用最寬鬆的甚至是抹滅真相的方式看中共的問題,沒有一件是悲觀的。

10月23日紐時中文網上有一篇題為“我們該如何討論死刑”更讓人發指。這一篇中把臺灣的廢除死刑呼籲與中國的廢死問題相提並論,但對於“打死算自殺”以及死在公安局與監所的各種“被自殺”還有“按供給殺人”的人體器官超市,以及中共利用國家機器殺人,不該判死的判死,該判死的貪官全部死緩等重點,全部抹去。

連最根本的問題都不敢討論,這還是《紐約時報》嗎?如果按紐時批評美國政府與社會的標準,這樣的文章能通過紐時編輯的審查嗎?

隔天稍晚時間一直到10月24日,紐時中文網上又出現了一則〈中國經濟放緩 美國出口商遭殃〉的文章,論點顯然與紐時中文網10月19日的〈數據顯示中國經濟增速觸底企穩〉相互矛盾。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說中國經濟不好了,美國出口商就遭殃了。

10月24日這篇文章的觀察是正確的。因為美國對中國輸出機器與重要的關鍵性零組件,甚至還有大量的農漁牧產品。中國經濟不好,美國出口商必然訂單減少。可是如果把這個標題反過來講〈美國經濟放緩 中國出口商遭殃〉不僅正確,而且更貼合於中國的經濟真相。

隔天,紐時中文網繼續用最嚴格的標準監督批評美國政府與官員,這很正常,是媒體的責任。但它一樣是用最寬鬆的標準看待中共的問題,這和其他國際媒體不同,也和紐時自己的標準不同。這很不正常,這違背媒體的責任。10月25日這一天紐時中文網上唯一可看的一篇是〈奢侈品與腐敗有什麼關係〉,談到中共官員貪腐的問題,但語氣之溫和,也和紐時對美國政府的直言不諱不可同日而語。

10月26日,繼續觀察紐時中文網。談到中國都是好,頭版頭條是〈中國調低核電建設目標〉;談到美國就很糟糕,頭版第三條講的是到了2016年,相信美國人也許將會親身感受到中國的經濟威力。

觀察了這麼一段時間,發現紐時中文網上從來沒有出現過幾大國際媒體均熱議過的中國器官移植問題、法輪功被迫害問題。西藏僧侶與民眾自焚事件只有報導過一則美國駐華大使前往藏區探視的簡短新聞,中國各地的維權抗暴、維權律師,或者新疆這個地名,通通不在紐時中文網的地圖上。

到此為止,我已不想再繼續公評紐時中文網了。因為西諺說得好,爛蘋果咬一口就知道,不必再咬第二口。可是7個小時之後,北京時間早上8:00,紐時中文網頭版頭條抽換為《總理家人隱密的財富》。

其實在10月23日,許多國際媒體都發過新聞短訊,表示拿到丟包的溫總理家族“貪腐資料”。可是沒有一家媒體願意報導,三天後紐約時報中文網卻視為“獨家”於頭版刊出。

《紐約時報》沒有解釋,為何在18大前夕單挑一個已經要下臺的溫家寶,卻不調查舉世皆知的巨貪江澤民家族、曾慶紅家族、李鵬家族?紐時記者 David Barboza一再抗辯說自己調查溫家財產已經快一年了,同時這項報導與中共政爭無關,不是被餵料。David Barboza又說,這些溫家的資料都是“公開的資料”,可以從律師手上輕易以低微代價購得。那麼,一個在位總理的資料都這麼便宜取得,何況已經不在位的上述三人?何不一併調查,公布給世人知曉?

有人認為以《紐約時報》過去的信譽,“一定會”詳實調查,所以對溫家寶家族巨資的報導可信。但是證據指向卻與這種無條件的信賴相悖。

大紀元新聞網一則,繼美國之音證實國際媒體駐北京記者被集體餵料後,再次檢證指出《紐約時報》、彭博社記者過去一再挺江派與薄熙來的言論與不實報導。

紐約時報駐上海分社社長David Barboza(中文名:張大衛)曾數次撰文替薄熙來家族“闢謠”,《彭博社》駐北京記者Michael Forsythe(中文名:傅才德)則曾報導習近平家族斂財,以及“獨家”報導江澤民接見美國星巴克公司總裁的假消息。

David Barboza於4月25日和30日兩次發表文章專門為薄畢瓜辯護。《紐約時報》駐北京記者黃安偉(EDWARD WONG)也是傳聞這次〈總理家人隱密的財富〉背後真正的報筆者,於6月7日“In Chinese Murder Mystery, Take 2 for Big Scene”中稱,薄熙來沒有扇王立軍一耳光。

黃安偉更於10月15日“獨家”披露薄瓜瓜來函,說薄瓜瓜在給他的電郵中否認已經回到中國的傳聞。薄瓜瓜躲著不見人,卻獨鐘遠在北京的記者黃安,關係之密切可見一斑。

有這樣親江派親薄派的記者,就難怪在11月2日, 當所有的國際媒體的網站都在頭版位置關注中國器官移植問題,以及中共是否會停止以“死刑犯”作為器官來源,還有西藏一再發生的自焚事件時,紐約時報中文網會對這些議題視而不見。同一天,紐約時報中文網更關心中共對敘利亞的主張,或者中投又在海外買了什麼東西。但中共濫用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否決權,這是敘利亞唯一的問題,中投買了啥,又值當首頁靠前的新聞嗎?

德國之聲在“張丹紅事件”後,德國議員深深以為國家電臺被紅色滲透並為中共極權發聲是一項不能忍受的恥辱。《紐約時報》也染紅了嗎?染的還是中共血債派的血紅?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