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理薄熙來案的最大變數(圖)
 
章天亮
 
2012-10-7
 



即使薄熙來現在不死,他也要再次受到公開、無保留的審判,將他的血債一一列出以昭告天下。

【人民報消息】薄熙來的下場已無懸念,二十年徒刑、無期、死緩還是死刑已不是特別重要,因為我深信共產黨絕不會再坐二十年江山。即使薄熙來現在不死,他也要再次受到公開、無保留的審判,將他的血債一一列出以昭告天下。王立軍、谷開來也都難逃天網。

在薄谷開來遭起訴時,由於起訴書只字不提薄熙來涉案,外界一度認為薄已經與谷切割。而王立軍案開審時,新華社則給出明顯暗示,為處理薄熙來鋪平道路。從8月9日起訴谷開來,至9月18日起訴王立軍,中間為何變化如此明顯,外界多聚焦於習近平與賀國強神秘隱身,以及對中南海內部事務的猜測。

事實上,我認為這一變化與美國國會9月12日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舉行的聽證會,和大紀元總編郭君9月18日在日內瓦聯合國人權大會上的發言有關。“活摘器官”一事,自王立軍事件爆發後,在國際國內屢屢曝光,並在國際社會上得到積極廣泛的回應,許多海外中英文媒體都越來越確信和報導這一令人髮指的罪行。

10月4日,106位國會議員聯名致信美國國務院,要求公布他們所掌握的法輪功學員遭活摘器官的一切資料;10月5日,奧巴馬總統則在George Mason大學,親手接下了要求他幫助制止活摘器官罪惡的信函,並放入自己的西服口袋裏。

這一切都顯示出,大紀元時報、新唐人電視臺、希望之聲電臺等華文媒體自2006年起,鍥而不捨地揭露“活摘器官”罪行,如今即將大白於天下。這一暴行,一定會壓垮中共政權,也為如何處理薄熙來投下了至關重要的變數。

早在王立軍事件爆發之初,不少人悲觀地認為中共在政權風雨飄搖之際,會採取息事寧人的策略,讓薄熙來軟著陸。同時由於醜聞曝光,讓中共在世人面前露出些許本來面目。在處理周永康的問題上,中共會採取“止損”策略,讓他平安退休,以避免更大的政局動蕩。

然而,這裏有一個中共無法控制的因素——“中共政權還能維持多久?”如果中共領導人們認為這個政權還能這麼一天天混下去,採取“止損”策略,低調處理,並非不可能。而現在國內除了經濟列車馬上會一頭栽下懸崖、民怨隨時會如火山噴發外,鎮壓法輪功的反人類罪行也無法遮蓋。之所以國內官員拚命向海外轉移家屬、財產至幾乎“無官不裸”的程度,就是沒人對中共前途抱有信心。

中南海的黨官們何嘗不是如此?他們也同樣在掰著指頭數著自己還能掌權的日子。一年?半年?幾個月?還是更短?

為了自己的安全和後路,當政權無法維系時,必須有人對鎮壓法輪功和“活摘器官”負責任。現在已有跡象表明,江系“血債幫”準備讓薄熙來當“替罪羊”了。

這個責任不是薄熙來一個人能夠承擔,他固然可能是“活摘”的始作俑者,其罪當誅,但“活摘”並不只存在於大連市、遼寧省或者重慶市,而是全國範圍大面積的實施。除了政法委、“六一零辦公室”負責人周永康、羅幹和江澤民之外,誰也沒有這樣的能力實施和掩蓋這樣的罪惡。

也正因為如此,周永康一定會“攪局”到最後一刻,不能讓習近平順利接班,不能讓鎮壓法輪功的力度緩和下來。這對其個人來講是個生死存亡的問題。也恰恰因為這一點,處理周永康是這屆或者下屆政府的規定動作。時間不等人,胡、溫、習、李,越早下決心、越早行動越好。若等到政權失控,那就什麼都來不及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