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代表」與「人民公僕」的雷人雷語
 
2012-1-18
 
【人民報消息】作者金剛行1月17日發表文章指出,多年來,在中國大陸頻頻出現雷人雷語,驚世駭俗,振聾發聵,匪夷所思。身為人民代表的卻不站在人民的立場上為民眾說話代言、維護民眾的合法權益,而那些自稱為人民服務的「公僕」更是專行欺壓百姓之事。什麼民主、什麼人權、什麼尊嚴、什麼法治、什麼公正,統統都被權貴集團踐踏,這真是一個顛倒了是非黑白的社會和流氓專制的國家。

文章道,近日,媒體曝出,廣東佛山人大代表方明發言提出,「百姓是教好的,不是養好的,就像溺愛的孩子不可能是孝子,溺愛的百姓也可能比較刁民。」她還解釋說,「溺愛」是指「如果市民提出的不合理要求被政府滿足了,這才叫溺愛,如果不合理的要求被滿足了,那會有更多人提出更多不合理的要求。」作為人大代表的教師方明,連基本的權力倫理都不懂,本末倒置的胡言亂語,其建議可謂是用屁股說話的慣性,是向權貴的諂媚討好。

正如網友李歲虎所言:「國人對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產生的程序,表面上程序公開,合乎法律;但大家私下基本認可的是,這些代表、委員基本都是暗箱操作的產物,其實都是權貴的走狗。想讓這些人為民請命,為民眾說話,那是哄小孩的把戲。」「方明的事件,不僅僅是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的屁股腦袋的問題,而是我們現有政治體制的問題。在現有體制下,這些代表委員從權力中分一杯羹的人,說白了,就是怎樣幫權力掌控者對付民眾的人。至於人大代表替人民監督政府,為民說話,那是難為方明這樣的代表。」

文章道,再看看大陸官員的雷人雷語,看看他們對百姓的嘴臉與論調,更是惡劣無恥與荒誕。「領導就得騎馬坐轎,老百姓想要公平?臭不要臉!」遼源市環保局局長郭東波認為,官員與百姓不一樣,官員就要比百姓高一等,老百姓沒有資格談「公平」。

深圳市政協委員、檢察院副檢察長唐泰日前提案,建議通過大力度拆違行動,增加外來人員的居住成本,通過制度「生存壁壘」讓他們「無地可住不得不離開」。這就是本應懂法律的應為人民百姓說話的政協委員和人民檢察長的謬談怪論。不知她為何如此「仇視」為深圳發展建設作出重大貢獻的外來人員,也不知他要將這些人員趕往何方。這樣的建議無論是對民眾自由流動和遷徙的權利,還是對公民財產不可侵犯的神聖權利,無疑都是深重的破壞,甚至對於深圳這座包容開發的城市也是一種玷汙。去年大運會,作為主辦城市的深圳曾祭出驅逐8萬「治安高危人群」的爛招,而遭萬人痛斥,正如唐副檢察長委員的建議異曲同工,如出一轍。

「跟政府作對就是惡!」重慶江津區區委書記王銀峰認為百姓不能與政府作對,不能有不同意見,更別說去監督政府,行使民主權利了。

「老百姓就是事多,是吃飽了撐的。」定邊縣林業局長孫懷勝認為老百姓不要管事。所以老百姓反映森林公園大批樹木枯死的問題就是多管閑事,是吃飽了撐的。

「你現在就是我板針刀(砧板)上的肉,我想怎麼剁就怎麼剁!」溫州市一轄區戴姓副局長把百姓當成魚肉,可隨便或剁或吃,真的是要魚肉百姓了。其強盜土匪嘴臉昭然若揭。「你再找我,就扇你兩記耳光!」這是曾任農安縣副縣長蔡光對被拆遷戶弱女子周淑賢的咆哮。而周曾因房被強拆而上訪被拘留,其夫被折磨得精神病復發。

「百姓只需有房住,不必有住房。」國務院參事陳全生表示,大規模建廉租房會給政府帶來很大的負擔。他抨擊將中低收入家庭納入住房保障體系的做法是開倒車。反正他在北京早就有住房、有豪華住房,什麼貧民窟地下室,什麼蟻族蝸居,百姓的事與他何幹?「吃了肉還咬人手指頭的狗。」這是宿遷市宿豫區計生局局長在大會上惡狠狠地罵舉報者下屬之語。因年終獎不公(普通人員2400元,中層幹部3600元,領導班子4800元),故下屬舉報,不料竟惹局長大怒,大會上公開惡罵。不知這罵舉報人是狗的局長,是人官還是狗官?

看看中國所謂的人大代表與人民「公僕」的雷人雷語和所作所為,可想而知大陸的百姓處於何種地位,離「當家作主」的目標還有多遠。而民主、自由、尊嚴、人權只能是民眾的夢想,公平正義也只能是百姓的期盼與渴望。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