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美大使質問 中共大使嚇到忘記外語(圖)
 
肖辛
 
2012-1-10
 

2008年,駐吉大使張延年(右)送吉總統巴基耶夫
去北京參加奧運開幕式!
【人民報消息】吉爾吉斯是一個中亞國家,它是原蘇聯的加盟國,是世界上20個貪腐程度最高的國家之一:2008年吉爾吉斯的貪污感知指數是1.8(0為最腐化,10為最廉潔)。無國界組織公布的2009年度全球新聞自由指數排名上,吉爾吉斯在175個國家中排名第125(1為最自由,175為最獨裁)。

2009年2月3日,吉爾吉斯的總統庫爾曼別克-巴基耶夫總統宣布立即關閉「瑪納斯」空軍基地──美國留在中亞的唯一軍事基地。

2月13日,美國駐吉爾吉斯大使格菲勒與中共大使張延年會面。格菲勒說,吉爾吉斯官員向她表示,中共曾提供30億美元的經濟援助給吉國,以換取該國關閉美軍馬納斯空軍基地,格菲勒問張大使對這項說法有何回應。

據美國駐吉爾吉斯首都比什凱克大使館的電文透露,張當時顯得十分慌張,一時竟忘記了俄語怎麼說,趕快轉身以中文向身後默默做筆記的助手討教。當張找到回話的理由時才恢復俄語能力,他猛烈抨擊吉爾吉斯的這種說法,聲稱中共「尊重並理解」吉國關閉馬納斯空軍基地的決定。

張延年開始扯皮說,吉爾吉斯官員可能是指中吉兩國的貿易總額,他聲稱此總額約為每年30億美元,然後開始長篇大論地解釋說,中共負擔不起30億美元的貸款和援助項目。他說:「那需要每個中國人付出3美元。如果我們的人民發現,會鬧革命的。」他說,中國有2億人因出口減少而失業,還有幾百萬名殘疾人士與其他人需要政府援助。言外之意是中共沒花錢賄賂吉爾吉斯。

格菲勒追問張延年是否明確否認吉國官員透露的中吉兩國的黑箱「交易」時,張延年惱羞成怒,轉移視線說,美國釋放17名曾關在關塔那摩(Guantanamo)的維吾爾族囚犯,不是把他們遣返回中共國,而是送往德國(據報導這些囚犯已經被給予難民身分)「是對我們不友善的行為」。他還否認「上海合作組織」曾向吉國施壓要求關閉馬納斯基地。

格菲勒又問張延年對俄羅斯與吉爾吉斯之間超過20億美元的交易有何看法。張猶豫一會兒後說,俄羅斯的援助或許與關閉馬納斯基地有關。當被問到是否關注吉國跟俄國發展進一步關係,以及中共有無對策時,張表示,吉國已經在俄國的勢力範圍內,中共沒有興趣去平衡其影響力。

張大使聲稱中共在此只有商業利益,對政治不感興趣。中共在吉國沒有軍事或政治優勢,因此不會為關閉馬納斯基地支付30億美元。但實際上,正是因為中共在亞洲地區越來越孤立,所以更為美國在中亞地區駐軍而夜夜難眠。

張延年向格菲勒摸底,問美國是否會與吉爾吉斯討論繼續使用馬納斯基地。格菲勒回答說,美方會評估各種選項。張接著假裝好心的說「這全是錢的問題」,並說從吉國得知他們需要1.5億美元。

格菲勒的腦子很單純,泄底說,美國每年確實提供1.5億美元的援助給吉國。接著張出了一個讓美國沒有機會繼續擁有該軍事基地的餿主意,他建議美國放棄所有援助方案,他說:「只要每年給他們1.5億美元現金,你們將永遠擁有該基地。」

大使館電文透露說,出乎意料的是,那名安靜的年輕助手突然插話說:「或者是你們給他們50億美元,趕走我們和俄羅斯。」這一句話把張延年剛才的謊言全部揭穿了,證實了中共和俄國為了把美國趕出中亞地區,已經付給吉爾吉斯50億美元。

大使張延年絕對想不到這助手關鍵時刻腦袋進水,壞了他的大事,竟不顧美國大使在場,怒目而視,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該助手知道壞菜了,尷尬不已。這是2009年2月13日發生的事情。

在中共和俄國付給吉爾吉斯50億美元之後,2月19日,吉爾吉斯議會以78票比1票通過了政府提交的關於廢除美軍租用瑪納斯空軍基地協議基地的議案,吉爾吉斯議會只有一名議員投了反對票,他值得欽佩。

當然,美國知道關閉基地的後果,於是與吉爾吉斯和俄羅斯多次協商,中共沒歇氣的在背後使壞,最終腐化的吉爾吉斯政府雖然收回了關閉基地的決定,但2009年6月25日把每年租費從1740萬美元提高到6000萬美元,該基地還不許再叫「瑪納斯空軍基地」,而更名為「物資轉運中心」,過去是美軍功能全面的軍事基地,現在只能作為運輸中轉中心向阿富汗運輸「非致命性」設備。

為了不讓中共和俄國在中亞擴大共產勢力,面對種種刁難,美國還是硬著頭皮答應了下來。

中共國到底有沒有錢外援,張大使說的非常清楚:「如果我們的人民發現,會鬧革命的。」確實,中國各處正在鬧革命。△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