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市副市長許邁永被黨悄悄給喀喳了(多圖)
 
李威
 
2011-7-21
 

杭州市副市長許邁永52歲被黨喀喳了,連家屬都沒通知。為啥呢?一來黨要收買
民心,二來你官職太小,又沒背景。看那個三塊表,都停擺了,還在那兒掛著!

【人民報消息】中共黨網人民網有文章說《巨貪許邁永墜落深淵發人深省──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真的伸手必被捉嗎?如果是這樣的話,江澤民幾十個死刑都已經執行了,為何到腦死亡該拔喉時,還在浪費民脂民膏呢?

一句話說完,在江家幫看來,活死人江澤民不拔喉還能幫助鼓舞江家幫的士氣,而杭州市副市長許邁永活著已經沒有任何利用價值了,一槍崩下去,還能為黨做些貢獻,興許能平息一些當地民怨,維穩個三秒五秒鐘的,於是折騰了三年的許邁永案,終於留到90年黨慶之時,為彰顯黨的「公正嚴明」而貢獻了力量。


許邁永沒進官場啥樣?一進
染缸全完!
杭州市副市長許邁永從蕭山六中(原戴村中學)畢業,恢復高考後,考入蕭山湘湖師範大專班,畢業後分配到當時蕭山縣城的朝暉初中當物理老師。1984年,在朝暉中學表現出色的許邁永有機會被提拔為副校長,彼時蕭山縣城所在地城廂鎮擬招一位分管文教的副鎮長,時值幹部年輕化大潮,時年25歲的許邁永剛好符合條件,就此走上仕途。

許邁永的腐敗是從禍國殃民的江澤民當政時1995年開始的,那時他是個綠豆大的官兒杭州蕭山區副區長。2009年4月13日被雙規後,他不但交代了自己當副區長時專案組不掌握的受賄事實,有自首情節,而且還退繳了全部贓款贓物,但最後還是被判死刑立即執行了。而維基解密曝光了中共用買美國國債洗錢,回扣都源源不斷匯入中共高層開設在紐約的幾百個帳戶,包括中共一副總理和國家銀行行長家屬的帳戶。到現在為止,這些人還是「黨和國家領導人」。

這是咋回事呢?因為他的官職太小。2002年中共十六大前,遠華大貪、北京市市委書記賈慶林提出要「告老還鄉」,但三呆婊江澤民說:你要退下,我就完了!不但不許賈慶林退,反而把其推進中共最高決策層政治局常委會。

中國新聞周刊2011年7月21日以《許邁永死刑之路:一審後仍認為某些領導會相救》為題報導說,一個自底層走出來的農家子弟,幾無蹉跎而官至杭州市副市長,卻最終倒在了貪腐路上。中共有幾人不貪不爛呢?不貪不爛的,黨不敢提拔啊!

2009年4月13日被「雙規」後,經紀委辦案領導威脅、利誘、哄騙,許邁永從4月28日起,開始陸續徹底交代問題,和河北省「第一秘」李真一樣天真,這正是他們被判死刑的原因。

在正常社會裏,沒有「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一說,定刑憑的是證據,即使嫌疑犯本人說有某個罪行,查不出來,還是不能定罪。而在中共國,人證物證都俱在了,還稱殺人犯為「犯罪嫌疑人」,而被酷刑強逼口供的無辜卻可以任意處死。

在中共國,宣傳的是「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公安局的人都知道,實際上是「抗拒從寬,坦白從嚴」。許邁永就是其中的一個典型例子。

中新周刊報導說,「許邁永稱,在浙江省紀委對其實施雙規的八個多月中,他寫了2000多頁紙的主動交代材料和3萬多字的悔過書。『全面、徹底、透徹』地交代了所有違紀違法問題,放在別人賬戶上的資金、房產、股票,包括貴重物品,也全部作了如實交代。」「他認為,自己有自首情節,同時贓款贓物沒有揮霍,主要用於投資,增值部分也願意上交國家。另外,他還向紀檢、檢察部門提供其他人犯罪的線索,有檢舉立功行為。」

許邁永是個不懂共產黨虛偽、邪惡的共產黨官員,他的這些「全面、徹底、透徹」交代自己和他人貪腐的行為,被公安局的人私下說成是「找死」。

中新周刊在敘述許邁永這段悔過新聞時,用的小標題非常貼切:「死刑來臨」。


黨讓你死,你不能不死,因為你發過毒誓!
浙江在線新聞網站7月21日報導說,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1995年5月至2009年4月間,許邁永利用擔任蕭山市(即現在杭州蕭山區)副市長、杭州市西湖區代區長、區長、區委書記、杭州市副市長等職務上的便利,為有關單位和個人在取得土地使用權、享受稅收優惠政策、受讓項目股權、承建工程、結算工程款、解決親屬就業等事項上謀取利益,收受、索取他人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1.45億余元。

報導還說,法院還查明,許邁永還利用擔任國有公司杭州金港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的職務便利,侵吞國有資產共計人民幣5300萬餘元。此外,許邁永在任杭州市西湖區區長、區委書記期間,還徇私舞弊濫用職權,違規退還有關公司土地出讓金7100萬餘元,造成特別惡劣的社會影響。

報導裏面所說的「為有關單位和個人在取得土地使用權、享受稅收優惠政策……」「違規退還有關公司土地出讓金7100萬餘元」「折合人民幣1.45億余元」,可不是他一個人獨享的。

當然這並不是52歲的許邁永必須死的理由,法院挑明瞭立即執行死刑的謎底:「鑒於其案發後贓款已全部追繳,對其判處死刑,可不立即執行;徇私舞弊、濫用職權行為嚴重損害了政府的形象和聲譽,致使國家利益遭受重大損失,情節特別嚴重,應依法嚴懲,遂判處許邁永死刑。」

「損害了政府的形象和聲譽」,「國家利益遭受重大損失」,這兩頂帽子一扣下來,誰還敢替他說話啊!

2011年5月12日,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杭州市原副市長許邁永受賄、貪污、濫用職權案作出一審判決,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一審宣判後,許邁永不服,提起上訴。6月21日,浙江省高級法院下達二審裁定,維持原一審判決,駁回了許邁永上訴。隨即報請最高法院進行死刑覆核,7月19日,最高法院核準對杭州市原副市長許邁永的死刑判決,並於當日執行死刑。

從2009年4月13日被雙規到2011年7月19日執行死刑,經歷了3年多的時間,奇怪的是,許邁永在2009年4月就已經把問題都徹底交代清楚了,為何要等到90年黨慶這個月才結果了他呢?這3年中發生了什麼事情?沒有人知道,只知道2011年7月6日三塊表停擺了,但還掛在那裏。

有意思的是,既然事先宣揚說許邁永「錢多、房多、女人多」,稱他是「許三多」,那麼為何到宣判時「女人」一個也不見呢?更蹊蹺的是,幹麼要偷偷摸摸的執行死刑呢?

難道是江的侄女婿、主管公檢法的政法委書記周永康靠山沒有了,殺個雞給猴兒看?

許邁永的小弟許立勇說,自2009年5月大哥被雙規以來,三年多,連嫂子戚繼秋都沒讓見丈夫一面。被判死刑執行後,才通知家屬領取骨灰,家屬事先沒有得到任何通知,也沒有見最後一面。

許邁永的弟弟許立勇7月19日在微博中寫道:

「冤不冤不是今夜的主題。今夜,我只想靜靜思念大哥。他不是什麼副市長,只是我的大哥。只是那個突然離去,沒有留下只字片語的兄長。」

「我們全家已經在這樣等待中煎熬了近三年了。從大哥審查開始,沒有見面,沒有當面聊天。」


如果制度健全,決不會一進官場就等於
陷入死亡的泥沼。
「即使他不是一個官,只是個普通人。最後見一面,這樣的要求總也不算太過分吧? 我知道大家的恨在哪裏。我們老百姓聽說這事哪個不氣憤。但是請你想想,一個昨天還在臺上威風八面的封疆大吏,說沒就沒了,而且連家屬也沒有通知,這事正常嗎?這事不可怕嗎?」

「大哥已去……無留言,無通知,消息還是朋友電話通知的,今天上午朋友打電話給我,說收到新華社的手機報,已經執行。謝謝你們的關注。」

這事一點兒也不新鮮,遠在延安時,中共捏造出一個「AB團」來,烙鐵燒紅烙肉,斷指割乳……哭聲震天不說,就說60年代,劉少奇還是國家主席呢,還不是說消失就消失,連王光美摟著哭的骨灰也不是劉少奇的,不知是從哪個焚屍爐裏現搓來的,更別說許邁永只是一個杭州市的副市長。

這個新聞真值得中共的各級黨官們認真思考了,別死挺在中共的砧板上不下來,趕快退出中共邪黨組織,自己活的踏實,家人也跟著痛快。△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