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致胡溫的高層連署信:堅決反對為江開追悼會!(圖)
 
姜平
 
2011-7-10
 

今天是個好日子!



心想的事情都能成!


【人民報消息】「黨和國家領導人」死了,接下去最忙的就是開追悼會,開追悼會最關鍵的就是悼詞的斟酌。給毛鄧開追悼會,最容易的就是悼詞,反正都是讚美,哪個筆桿子都能完成。

這些日子,發生了一件事,那就是江澤民的死。按照老規矩,人死了,接下去,就是老俗套:開追悼會、念悼詞,送火化,進骨灰盒,放八寶山……,然後活著的,該幹嘛幹嘛。

但2006年,副總理黃菊死,就打破了這個規矩,5月9日港媒率先傳出消息說黃菊當日咽氣。但江澤民不希望自己的人馬在十七大前士氣大挫,於是要李長春把持的傳媒鐵口否認。小胡索性韜光養晦,做起甩手大爺,不聞不問。黃菊的老婆和特意從美國返回的女兒,滯留在北京,先沉不住氣了,向江表達自己的焦慮和不安,希望喪事早辦完早回去。山竽是老江烤熱的,到了燙手難耐的時候,江不得不扔掉。2006年6月2日,官方媒體正式宣布:黃菊死了。

2011年7月是江澤民自己死了,驚天動地的鞭炮聲,使中國的爆竹脫銷了!李長春讓人刪帖,他自己也累的聲音嘶啞,少了半條命。

從沒有一次中國領導人死,外國各大媒體如此集中講述中共官方如何封殺網上流傳的死的傳聞。這是小報的報導方式,卻被大報樂用不叠,並引發世界媒體趣文大戰。

外交部發言人汪磊「曖昧不明」的發言是最讓外媒記者津津品味的,但他們還是不懂咱中國官場上語言的特殊表達方式。就在老江的人竭力否認江死亡時,汪磊的躲躲閃閃、閃爍其詞卻是小胡「否定之否定」的意思,它明白無誤的傳達了一個信息:江澤民連回光返兆的機會都沒有了。

江死了, 悼詞怎麼寫?這是決策層爭執最兇的焦點。

胡錦濤是鄧小平隔代指定的接班人,2002年十六大,他不僅把江澤民製造的各種無法解決的政治包袱給接了過來,他還不得不把江本人這個大包袱一直背到今天,這是鄧小平生前絕對沒有想到的。

2006年江澤民做了一件自以為顯示權力的事,8月10日出版了《江澤民文選》三卷本。《江文選》公開稱,鎮壓法輪功是他一人利用職權所決定的。當時不顧中共政治局其他六個常委的反對,執意要鎮壓。並宣布2007年將出版英文版、法文版、俄文版、西班牙文版、德文版、阿拉伯文版。

1999年7月20日開始,江澤民為鎮壓法輪功動用了外交、武警、國安、軍隊系統、國務院行政系統、黨務系統、財政系統等相關所有的資源和人力。當時,江的左膀右臂是攝政曾慶紅和十五屆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

胡接班後,發現江當政時鎮壓法輪功牽動的層面之廣、規模之大令人瞠目,所投入的巨大財政資源已讓國庫不堪重負。朱鎔基卸任之際,看到真實的財政報告後,兩次哭暈。

後來,胡溫成立中央特別調查組對江澤民當政時在鎮壓法輪功上的財政資源投入情況進行了秘密摸底。發現鎮壓最高峰時期的財政資源消耗竟高達約中國國民生產總值的一半的社會綜合資源,一般時期也使用了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國家財力。

2004年十六大四中全會前夜,政治局常委會表決江澤民立即交出軍委主席一職。十六屆政法委書記羅幹,依然不同意給法輪功平反,他不是為了保江,而是為了保護自己不被引渡到國際法庭。

2007年進入十七屆,羅幹下臺,代替他任政法委書記的是江的侄女婿周永康。周永康原是四川省委書記、中央委員,為了與孀居的王冶坪侄女結婚,周永康命令下屬製造車禍把分居的老婆撞死,然後順利成為江的侄女婿。周永康進了江家門不久,江把公安部長賈春旺調走,讓周低調上任,並提拔為政治局委員。十七大,周永康進入政治局常委會,取代羅幹任中央政法委書記,這使江在中央決策層第一次有了真正意義上的「自家人」。江為什麼如此重視「中央政法委書記」這個職務,這與江在海外被起訴有直接關係。

2010年12月,江決定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從過去的東三省範圍內調配,轉為啟動「全國器官分配與共享體系」。2011年1月初左右,江澤民被告知長期治療的膀胱癌發現在擴散,生命進入了倒計時。

江首先想到的就是如何把《江澤民文選》中關於自己一意孤行鎮壓法輪功的問題給打個滿意的圓場,這關係著自己的蓋棺定論,更對兒孫們的前途至關重要。

為擺脫鎮壓仍在繼續的責任,江澤民在2011年2月出版的《前哨雜誌》上以第三人稱和觸人眼球的題目《江澤民終生後悔的兩大事件》開場。文章否認2002年底下臺以後持續8年對法輪功的鎮壓依然是自己直接操縱的和必須承擔的責任。那責任應該是誰的呢?江澤民說自己「退休以後8年反思的結果」:胡錦濤應該負全責。

江當政期間,小胡沒幫助江鎮壓法輪功,事後也沒在海外被法輪功起訴,而且人家還呼籲小胡懲辦江。從哪個角度來講,在黃海差點被江轟頭的小胡也不會幫助死對頭江澤民的。

胡錦濤兩任軍委主席,但汶川地震,總參謀長陳炳德依然執行江澤民的命令:震後72小時黃金救生時間內按兵不動!

據老軍頭爆料,說江2002年不肯放棄軍權的一個主要原因,就是他把數量巨大的法輪功學員放到大山裡的軍事防空設施中,由軍人把守。那裏被關押的人是中國軍隊醫院活體移植器官的免費供體和滾滾財源。江怕這成為小胡整治他的把柄。

今年4月初,江命令把「全國器官分配與共享體系」由地下轉為高調,盡快在十八大前把剩餘的免費供體「全部使用掉」。命令下達沒幾天,醫生查房發現江全身重要臟器一夜之間均發現癌細胞,驚到目瞪口呆。好容易讓病情暫時穩定下來,但江也從此成了個活死人。

這幾天,政治局正在為如何給江定論爭執不下。

一封15位黨政軍高層老幹部連署的急信送到胡溫手中,據說這封信很感性,信中寫道:「要不是江澤民當政,共產黨也亡不了,中國也成不了現在這個樣子。誰給他開追悼會,誰就是肯定他,誰就是跟自己過不去,跟自己家人過不去,跟全國人過不去。」「聽聽老百姓放的鞭炮聲吧,那就是民意!決不能給千古罪人開追悼會,他不配,他沒有資格!」「誰堅持要開追悼會,就把江屍搬到你們家去開,你想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我們沒意見。」「強烈呼籲全國發出聲音,堅決反對給禍國殃民的江澤民舉行追悼會!」△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