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江癌瘤太給力!周永康的艾未未案騎虎難下虎(圖)
 
瞿咫
 
2011-7-17
 

2011年6月23日,艾未未獲釋後在工作室外接受媒體採訪,
聲稱不方便說話。

【人民報消息】艾未未是國際上的知名藝術家,抓他會引起地震,江澤民的侄女婿周永康不是不知道後果,正因為知道後果,才會抓艾未未。這是江系人馬在十八大前的政治需要,為的是把公眾的仇恨視線轉送胡錦濤。沒想到老江的癌瘤太給力,讓周永康的「艾未未案」騎虎難下虎。

4月3日,艾未未在北京機場臨登機前被警察帶走,4月22日失蹤的第十九天,周永康派人向記者透露,艾未未在審訊過程中遭到酷刑逼供,並點名點姓的說艾未未案件是由北京市公安局經濟偵辦總隊和國保總隊聯合辦案,北京市公安局長傅政華親自督辦的。說傅政華指使辦案人員將酷刑折磨高智晟的錄像給艾未未看,其中包括將電棍插入高智晟的肛門。

從2007年到現在數年間,外界沒人知道辦案人員酷刑折磨高智晟時還現場拍攝了錄像,透露消息的人一定得是江系人馬,而且還得是與高智晟案有關聯的人物。

另外,在《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中,高智晟證實了折磨他的人是江系人馬,高律師寫道:這時又有人走進來的聲音,「甭他媽的跟他練嘴,給丫的來實在的」,我聽出來者是王姓頭目,「高智晟,你這幾位大爺給你準備了『十二道菜』,昨晚才給你伺候了三道,大爺我就不愛囉嗦,後面還要讓你丫的吃屎喝尿,還要拿簽子捅丫的『燈』(後來才明白是指生殖器)。你丫的不是說共產黨用酷刑嗎,這回讓你丫的全見識一遍。對法輪功酷刑折磨,不錯,一點都不假,我們對付你的這十二套就從法輪功那兒練過來的,實話給你說,爺我也不怕你再寫,你能活著出去的可能性沒有啦!把你弄死,讓你丫的屍體都找不著。……」

高智晟把江的「610」系統給他性酷刑說的很清楚:「對法輪功酷刑折磨,不錯,一點都不假,我們對付你的這十二套就從法輪功那兒練過來的」。

正因為此,法輪功修煉者以「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把迫害法輪功的中共國前國家主席江澤民、前政法委書記羅幹、公安部副部長劉京、現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等告上國際法庭。

高智晟還講的很明白,公安局長沒權力左右他的事情,「經這次折磨後,我幾乎時常處在沒有知覺的狀態中,更多的是沒有了時間知覺。不知過了多久,一群人正準備再次施刑時,突然進來人大聲喝斥了他們,讓他們都滾出去。我能聽得出,來者是市局的一位副局長,此前我多次見過之。至少在我認知的層面上對之有好感,人較為開明、直率,對我和我全家有過一些保護。當時我的眼睛不能睜開,但我整個人已體無完膚,面目全非。聽得出他也很憤怒,找了醫生給我作了檢查,說他也很震驚,但說這絕不代表黨和政府的意思。我問他誰的意思能如此無法無天,支吾以對。」

在這個期間,高智晟要求送他進監獄,或送回家,該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長無法承諾,他最大的權限是把折磨高智晟的人叫進來聲斥了一陣,命他們給高智晟買衣服穿,晚上必須給高智晟提供被子,必須給他飯吃。「並答應盡全力為我去爭取或回家,或進監獄。」在中國,江澤民建立的「610」系統權力高於一切。高智晟親身證實了這一點。

4月,當江的癌症還沒有迅速惡化的時候,江系謊稱是胡系北京市公安局長傅政華下令折磨艾未未的,並說的活靈活現:「『怎樣對待高智晟就怎樣拿下艾未未』,在連續幾天的折磨之後,艾未未最終被迫在認罪書上簽字,承認偷稅。」

外界義憤填膺,矛頭直指胡錦濤和傅政華。周永康正偷著樂呢,江的病情突然惡化,癌症轉移至全身主要臟器後,於是艾未未妻子得到15分鐘的探視。艾未未親口對妻子證實說,他沒有受到(高智晟那樣的)酷刑,更準確的說沒給他動過任何刑。江系動用的是「艾未未的名氣」。

6月下旬,江的生命處於倒計時,周永康心亂如麻,本想借軟禁國際知名藝術家艾未未來搞臭胡錦濤,現在反而要擔心江一咽氣自己的處境會如何,於是艾未未來被莫名其妙的拘押81天后又莫名其妙的獲得「假釋」,於6月22日晚上被放回家。

在這81天中,被江系李長春掌握的官媒最後報導說,艾未未的「發課公司」逃稅一千多萬。但這個公司的法人是艾未未的妻子、美籍華人路青。更離奇的是,江系人馬還把發課公司經理劉正剛和會計胡明芬拘留起來,讓本案的關鍵人物被玩失蹤。

江一垂危,周永康慌了手腳,趕快釋放了劉正剛和胡明芬。但下臺階很難,所以雖釋放卻仍不讓他們自由發聲。據經理劉正剛稱,偷稅漏稅的傳說是錯的,發課公司幾十個項目都是交過稅的,發課公司沒有問題;他要見律師!

但詭異的是,發課公司、律師也一直在找他們,但都不知道他們的下落,也無法聯繫上他們。「有問題說問題啊,你把人家弄失蹤,不許當事人出聲,這等於是不打自招!」

周永康本想在十八大前搞臭個名氣大的人物,栽到胡錦濤頭上,但沒想到老江的癌症不聽指揮,讓江系弄巧成拙,「騎虎難下虎」。

假釋艾未未的條件有二:一是一年內不准對媒體發表任何講話,二是允許上網看任何新聞但不能發聲。

因為江系真正要整的是胡錦濤,所以拘押的81天中,艾未未與高智晟的處境完全不同,外面已經天翻地覆,裡面的艾未未除了失去人身自由外,其它方面都受到照顧。

假釋後,英國《每日電訊報》報導說,「中國警方說,現在讓他取保候審,是因為他認罪態度好,並保證償還他漏繳的稅款。」

但滑稽的是,艾未未被關了81天,沒有一次被問過經濟問題。6月22日出獄後不久,艾未未收到了一張187萬美元的稅單。這筆被指是「發課公司」的逃稅債務包括77萬美元的拖欠款和110萬美元的罰款。稅務人員去他家要欠稅時,艾未未說:「我就是一個打工的,公司欠稅問我要,還是把我抓進去吧。」稅務人員一個屁沒敢放,掉頭就走。再也沒出現過。

掌握公檢法大權的周永康當然不會公開這種鬧劇,於是定於7月14日法庭閉門聆訊。「發課公司」的律師們說,「當局沒有提供支持對艾未未指控的任何證據。」但打工仔艾未未卻被命令留在北京,直到公司結案為止。

柏林藝術大學表示,該校在艾未未4月3日被捕後首次聘請他作為客座講師,並表示,該校去年年底就開始計劃聘請艾未未。

艾未未假釋後短短的23天之內,中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他看到江從病危到腦死,還聽到民間驅邪崩江的齊鳴鞭炮聲……


鞭炮齊鳴慶江死,江系人馬無墳哭!

7月15日,艾未未終於撕開嘴巴上的封條,首次對美國自由亞洲電臺談到所謂的偷漏稅案「認罪」的說法。他高調否認曾向任何人認罪:「我連情況都不了解怎麼認罪,認罪至少要知道我犯了什麼罪。」「對於稅務方面的這種起訴,我覺得我們當事人經理劉正剛、 會計胡明芬,不能正常出庭,都被控制住,證據也被警方收走,所有關於稅務案的內容都是不清晰的,而且也不能進行公開的聽證。」

艾未未一針見血的指出,當局只是想找「下臺階」釋放他。對於德國柏林藝術大學發出的客座教授邀請,艾未未表示,他十分願意到該校任教,但他不知道何時能起程。「我這一年還是不可以離開北京的。」

艾未未不必如此悲觀,周永康已經自身難保,江系鐵桿正惶惶不可終日,腦死的老江拔喉……呵……不可能拔上一年吧?真要那樣,中國的鞭炮公司得發成啥樣兒喔!△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