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日被江系涮慘!江死 薄熙來懼遭清算(多圖)
 
姜青
 
2011-7-8
 
【人民報消息】2004年1月22日是大年初一,總書記胡錦濤、「國家副主席」曾慶紅去看望五、六十年代任副總理的薄一波,薄一波要求讓踹斷他三根肋骨的兒子薄熙來去國務院「鍛煉、壓擔子」,說:「他比我強得多,他也能任副總理」!

當時胡錦濤表情尷尬、面有難色,連老奸巨猾的曾慶紅都沒想到薄一波這麼敢開牙,曾跟了江澤民幾十年,政府職務毛兒也沒撈上,也就到了十六大後才當了個國家副主席。薄熙來想仗著他爸爸還在世就伸手要副總理?曾慶紅一想就忿忿不平。

胡錦濤回去怎麼考慮的不知道,反正最後是把癌症去世的商務部長空出的位子給了遼寧省長薄熙來。那個時候薄熙來正和遼寧省委書記聞世震掐到見面不說話的程度,兩人不分開連工作都沒法兒開展。不管如何,因不給兒子撫養費,1984年被前妻趕出北京去遼寧省金縣當縣委副書記的薄熙來,20年後終於回到了北京。

很快,胡錦濤發現這個任命是非常錯誤的,薄熙來還是連工作都沒法兒開展。商務部長經常要出國談判,而薄熙來因為鎮壓法輪功被起訴,常常無法出國,即使是到了談判國,也不敢出旅館,需要副部長出馬替他行使部長職權,薄熙來倒成了聾子的耳朵。

十七大前薄熙來父親死


2007年1月17日,北京解放軍305醫院吊唁廳,薄熙來(右一)哭的死去活來。
不是為他爹死,是為薄一波十七大不能再幫他說話!

2007年10月15日十七大將在北京舉行。薄熙來慫恿父親再一次為自己說情,能給個副總理當當。當然,這不是他的終極目標,薄熙來毫不掩飾的說,他要當中共國的第一把手。

薄一波1908年1月5日出生,熬到2007年99歲生日剛過沒幾天,就在1月17日咽下最後一口氣,把前途丟給了薄熙來自己。此時離十七大開會僅剩9個月。薄熙來哭的死去活來:99年你都熬過來了,就不能再熬9個月?!

薄熙來只好再次提著厚禮去江澤民和曾慶紅家拜見,重利是都收下了,但事兒兩人都沒辦。也不能說都沒辦,起碼十七大,讓薄熙來由中共中央委員提升了一大步,成為25個中央政治局委員中的一個。

不過,正因為成為政治局委員,所以剛剛回北京3年的薄熙來又被發配去最小的那個直轄市重慶。重慶市委書記必須是中央政治局委員,別人不管願意不願意去,首先沒有資格去。當然也不是非薄熙來莫屬。原本重慶市委書記不是空缺,汪洋調去還沒兩年,他本來可以在那裏再任一期,但胡錦濤看著汪洋就痛快,於是把廣東肥缺給了汪洋,再把薄熙來送去重慶填汪洋的坑兒。

跟老婆離婚,連親兒子都不肯撫養的薄熙來怎麼咽的下這口氣,十七大開會期間,穿著大皮鞋的薄熙來把一肚子氣撒到汽車上,下了車朝著嶄新豪華車就是一腳,讓司機心疼了好長時間。

江給李光耀鋪的是紅色地毯而不是「紅地毯」

江澤民的健康出現問題,並不是一時兩時的事,到2009年國殤日,在天安門城樓上,老江步履蹣跚,可以用跌跌撞撞來形容。那天,在天安門城樓上的人,似乎都鐵了心的要看老江惡搞自己,沒有一個人靠前攙扶一下。江的曾經追隨者、十六大被江塞進政治局常委會的兩屆人大委員長吳邦國不但不靠近攙扶一把,反倒趕快閃身躲的遠遠的,好像怕沾邊兒似的。江緊貼著站在胡錦濤的旁邊,由於骨瘦如柴,衣服裡面用上撐子都可以看的出來。江不僅是為自己搏命,更為江系人馬搏命,確實夠慘的。

2009年12月下旬,中共官員阿沛.阿旺晉美去世,江從上海乘專列專程到北京。12月29日緊隨胡參加追悼會後,隨後的媒體報導中卻沒把他列為第二號人物,而將其名與照片放在後面很不顯著的位置。

2010年1月20日為8位海地震災遇難者舉行國葬規格的追悼大會上,江沒參加,只是象徵性的送了個花圈。兩會江沒有出席。隨即,傳出江健康出現問題,江不得不在晚間乘小巴士到上海外灘露了一下臉,手下人用手機拍下模糊圖象,並送上視頻網站,以證明江身體健康,也沒因「二奸二假」出事。

宋祖英高調舉辦的上海世博會音樂會,江沒有出席,世博會開幕式江也沒有出席。別人不出席,或已經在床上躺著不動了,也沒幾個人知道,可江什麼大活動一不出席,就引起外界極大的關注。為什麼?江是個戲子。


江為製造新聞,讓李光耀到揚州。
為了能製造新聞,江可謂用盡了心機。新加坡資政李光耀的女兒李瑋玲2010年5月18日在海峽時報撰文透露,「一行人原本打算直飛上海參觀世博園區,但直到離新前一晚,父親決定接受江澤民之邀」到江蘇揚州會面。他們直飛南京,再轉搭兩個小時的汽車,好容易顛簸到了江的故鄉揚州。

江澤民和老婆王冶坪以「紅(色)地毯」迎接李光耀,長了臉似的李光耀以為有什麼大事要商議,辛苦了半天,原來只是請他來品嘗揚州幹絲等當地美食和遊瘦西湖!

李瑋玲說,一行人從揚州再搭兩個小時汽車回返南京酒店時,已是午夜,甚為疲憊。「對於父親這個年紀的人來說,行程艱辛,他也沒機會運動。」

江企圖利用邀請李光耀走紅色地毯,賺點新聞,結果李光耀累的半死,大陸媒體一片寂靜。江臊眉搭眼,最後還是請李瑋玲撰文,並把拍攝的圖片交給新加坡海峽時報發表,此消息才總算見了報。

臨死前的煎熬

江澤民一直兜著尿不濕,渾身總有一股臊臭與香料混合的味道。起初膀胱不聽江指揮,有點尿就奔流直泄,後來乾脆要指揮老江,膀胱裡面的癌瘤象盛開的罌粟花兒似的。不但站住腳,還繼續緩慢擴大陣地。

2002年為了和小英子年齡拉近,拉皮栽毛的老江,今年4月,被不肯維穩的癌爹癌媽給維穩了,一夜之間,癌細胞布滿肺、肝、腎……,搭過小橋的心臟也大面積梗塞,全身各部都被攻克。

醫生知道,到了這個份兒上,那就是指日可數了。這種情況要是發生在一般人身上,醫生說拖不過5月份。但擱在老江身上,就不同,能拖一天是一天,反正驚人的藥費是全民埋單,但劇烈疼痛的煎熬誰也代替不了,還得老江自己受著。

據去醫院探望的人回來說:「到了這個份上,要是我,就請醫院高抬貴手,別讓我受罪啦,放我走吧!」

李長春把江的最後一點輿論價值也榨乾

當政時江一年能拍板提升500個將軍,但現在江說話不算數。癌症擴散到如此程度,江系誰心裡都知道江「喀喳」的日子就在眼前。他們關心的不是江的死活,而是他們自己的死活。

明年秋天是十八大,關於人事安排,去年就已經快打出腦漿子來了。如果江能留著這口氣,挺過十八大,那江系勢力就能爭到一些地盤,有權在手,就什麼都好辦,如果無權在手,那恐怕就是對手的甕中之鱉。

今年5月,江常常昏迷不醒,病情如夕陽西下,看不到一點希望。身邊人都估計江活不過90年黨慶。最關心江病情的自然是侄女婿周永康等在朝中掌權的江親信,他們希望媒體給給力,讓外界認為江依然大權在握,而且身體無恙。


5月20日金正日在牡丹江。
最大的黑色幽默發生在金正日今年5月下旬的訪華,甚少出國的金正日,最近連續三次訪問中國,其中包括2010年5月和8月先後去北京以及東北三省等地。在約一年時間內3次訪華,不到萬不得已金正日是不會如此掉架兒的。

此次金正日是想直奔北京求援,一是希望中共能協助緩解朝鮮國內日益嚴重的糧食和能源短缺,二是希望用北京公開支持第三個兒子金正恩接班來堵國內反對派的嘴。

江系人馬卻想利用金正日先朝拜江澤民,給江系人馬提提行市,為自己在十八大占地盤製造輿論。老江在垂死掙扎,江家幫卻在榨乾江的最後一點剩餘價值。他們遊說金正日,說胡錦濤是兒皇帝,真正主事兒的還是江澤民,讓他去揚州求見江,若江一點頭,一個電話,事情就八九不離十。其實江澤民那時正在上海醫院裡倒氣兒呢。

金正日信以為真,提出要去黑龍江、吉林、江蘇參觀考察。訪問的時間定於2011年5月20日至26日。報導說,金正日受胡錦濤邀請,對中共國進行非正式訪問。

5月20日,金正日乘坐專列經由圖們先抵達黑龍江牡丹江市一家賓館,前去迎接金正日的有江的親信、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長春,和中共副總理、前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但金正日卻沒有住下,繼續前行,到了哈爾濱還是沒有住下,然後長途跋涉3000公里,在訪華的第三天(5月22日)當地時間晚上7點55分左右到達了揚州。當晚8時40分左右到達了揚州迎賓館。要不是為了三代世襲,身體衰弱的金正日決不會如此搏命。


5月25日,胡同金正日舉行了會談。
經過一夜的休息,5月23日,金著急的等待江澤民的接見……。外媒的評論足以證明李長春的「太上皇」把戲起了作用。沒有見到江,金正日當然不死心,又提出去上海……

5月25日,胡錦濤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同失落的金正日舉行了會談。

金正日到底沒見到江澤民,掌控傳媒大權的李長春,卻給外媒留下一個玄玄乎乎,也給金正日留下一個大大問號。金無賴什麼時候挨過這種涮?他的肝火沒地兒發,回去後宣布要跟南韓拼命。

6月下旬,江病危,至腦死狀態,7月6日江咽氣,金正日這才知道自己讓那幫王八羔子給玩兒了。

江系人馬把「太子黨」當胡的緊箍咒

江系的勢力越來越弱、越來越單薄,為了讓不是江家幫的人也和自己站在一條戰線,與胡錦濤作對,他們只能用挑撥離間計。

江腦死後,從江陣營發出一個消息說,「江在四月突然發病前曾向九個常委發表個人意見,支持太子黨派系、副總理王岐山出任下屆總理。」

經過內部核實,證明根本沒有這回事。只不過因為胡錦濤不是太子黨,所以江系人馬想用「太子黨」當胡的緊箍咒。

江從1989年5月、六四前夕任總書記,到2002年交出兩權,當政期間,江什麼時候想到要提拔太子黨?沒有。

鄧小平剛咽氣,江先把他二兒子鄧質方給整了,讓朱琳差點自殺;江又把鄧派給自己的軍事攝政劉華清的寶貝女兒劉超英和兒媳鄭莉逮捕,劉超英不配合江系專案組還被扇了幾個大嘴巴,讓她「老實點」!江把外交老將姬鵬飛的獨子、總參謀部情報部長姬勝德抓起來準備槍斃,磕頭作揖求救無門的情況下姬鵬飛絕望自殺。

2002年江塞進政治局常委會的幾個親信,沒一個是太子黨。江床上提拔的女人黃麗滿、陳至立、李瑞英、宋祖英等,更和太子黨不沾邊。哪個太子黨拿江當過回事? 哪個太子黨拿眼夾過江澤民?江篡改漢奸出身,偽裝「烈士子弟」,倒確有其事。

說江下臺9年後「授意」讓薄熙來出任第一副總理,那江當政時權更大更直接,一天提拔52個將軍,一年提拔500位將軍,那時候為何不把薄熙來提拔到中央來? 其實,江知道薄熙來野心勃勃,不會聽自己指揮,不會成為自己的馬弁,更不會忠於自己,所以決不會提拔他。

但2011年不同,江安排在政治局常委會裡的親信兩任期滿必須下臺,再想找忠於自己的人是不可能的,只能找與自己有共同利害關係的人,也就是在海外被起訴的人,至今依然不停止鎮壓法輪功的人,這個人就是薄熙來。這是江希望他上臺的唯一原因。

薄熙來的唱紅唱得讓胡錦濤忍無可忍


薄熙來造孽,重慶岸邊長江水乾枯!

最近,薄熙來批准,重慶市兩江開發區獲得建設10平方公里的「互聯網特區」的權利,在該特區內互聯網直通外國,不受當局監控,也不經防火長城( Great Firewall)過濾,是真正的「訊息自由王國」。但這10平方公里的特區只為跨國公司服務,且要與內地嚴格隔離。成為典型的「華人與狗不得入內」的翻版。

廣州《南方週末》6月17日以題為《重慶「雲特區」:一塊沒有防火長城的地方》率先披露了這一消息,震撼大陸互聯網,但隨後有關文章在該報網站被刪除。

薄熙來的黑打是從2008年6月王立軍調去重慶當公安局長後三個星期開始的,10月豎起10層樓高的毛像,唱紅是從手機發紅色短訊開始,然後是紅色袖珍小冊子,再接下去就是唱紅歌、打造紅色電視。

2006年前後,由湖南衛視開發的《超級女聲》大型選秀節目熱遍中國。各地衛視紛紛效仿。彼時的重慶衛視打造了更娛樂化的選秀欄目,熱度空前。那一年,重慶衛視在全國35個省級衛視中收視排名第五。2007年,《士兵突擊》和《亮劍》火爆熒屏。一向重視電視劇的重慶衛視在播出《亮劍》後,收視率屢創新高。2007年12月底薄熙來來到重慶,從2008年7月份開始,重慶衛視開辦了專門唱紅歌的《每日一歌》、講述革命故事的《故事中國》、播出經典紀錄片的《記憶》以及「唱紅歌,讀經典,講故事,傳箴言」的《唱讀講傳》欄目。2009年5月,重慶黑打讓民眾叫苦連天,薄熙來看到形勢不妙,決定加強輿論宣傳,薄要求要大力宣傳「紅色經典-英雄記憶」。重慶電視臺時任總臺長李曉楓跟不上薄熙來的紅色形勢,2010年12月底被撤換。

2011年,對薄熙來來說,是非常關鍵的一年,1月3日,新任臺長劉光全上任僅三天,重慶衛視正式宣布打造「省級第一紅色衛視」,這個轉型方式不是他定的,是薄熙來拍板的。三個月後,重慶衛視全面取消廣告。紅色歌曲合唱和「唱讀講傳」專題節目取代了曾經的電視劇,成為這個衛視頻道的唯一內容。改版後重慶衛視的收視率瞬間由曾經的前三名狠跌至全國衛視第22名。重慶衛視只好用裁員降薪來補取消廣告的損失,讓電視臺一片哭罵聲。

劉光全的發言很意味深長,他說:「三十幾家省級臺(包括那些老百姓連吃飯穿衣都成問題的窮省),我們走了『這樣一條路』,還排在20位左右,我覺得是很大的勝利。」

唱紅歌原是在小範圍唱,後來薄熙來為了吸引媒體報導,讓各單位民眾上班時間穿著印有黨徽的紅色衫,在廣場揮舞著黨旗,狂呼亂舞。招致全國網友拍磚。

薄整天研究的就是用什麼資本才能在十八大順利進政治局常委會。據身邊人講,談正常工作時,薄熙來常常精神恍惚不定、煩躁不安,聽匯報似聽非聽,唯有談如何進行輿論造勢時,才像打了一針強心劑,雙目圓睜,嘴角上提。

顯然,在小小的重慶市唱紅還不夠,還要請進來、走出去。首先薄熙來把「少將合唱團」請來,表面是為了唱紅,實質是為了在軍隊尋找支持者,這些少將可不是一般的少將,而是太子黨少將,他們可以成為軍頭們家中的說客。薄熙來說,「要讓他們滿意而歸。哪個不給我侍候好了,我就扒了他的皮!」

走出去唱紅,薄熙來做的太猛了點兒,走到哪兒去唱啊?走到黨中央所在地!薄罵中南海那幫子人「是一幫蠢蛋、笨蛋,還得我薄熙來進京來調教他們!」這種行為在古代被定為犯上,是要滅門九族的。

6月11日晚,由重慶十多個單位組成的「千人紅歌團」真去了北京,其中還有一位連90歲老母去世都不去送葬,忙著去北京為市委書記薄熙來進軍十八大嚎喪。4天七場的逼宮、要權、訓教演出,薄熙來親自審定活動方案和每場節目,還親自跑到北京坐鎮,為此動用了重慶市老百姓數億人民幣,結果中央大員一個沒到場,閃的薄熙來夠狠。最近,薄熙來更瘋了,宣布要花25億人民幣,歷時4年,在重慶打造「紅色經典主題公園」。重慶市委的一位幹部說,我們的賬不經查,上邊要真叫起真兒來,薄熙來的腦袋就保不住。

胡錦濤在「七一」講話中,特別提到了胡耀邦時代的兩個《關於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聲稱,應對曾經犯過的「文革」和「左傾」錯誤「牢牢記取」教訓。一位十五屆元老說:小胡對薄一波家那混小子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

壞事幹絕──薄熙來花重金請保鏢

2010年10月,薄熙來稱「3到5年把三峽兩岸森林覆蓋率由22%提到65%」,但中青報記者冒著生命危險採訪到,恰恰相反,砍筏森林成年樹的非法行為是地方政府半公開支持的。

2011年1月薄熙來宣布重慶擬建全球最高「雙子塔」打造國家中心城市,3月命令重慶萬州花10億元巨資造瀑布群,但稱政府不掏錢。重慶強制「農轉城」越演越烈,不同意把戶口轉到城裡的大學生,遭到扣除助學金等嚴厲處罰。薄熙來想不花一分錢就得到土地。

重慶市巫山縣檢察院「犯罪偵查局偵查一科」科長羅東寧,於2009年4月「在辦案途中染上風寒,為攻克辦案難關耽誤了最佳醫治時間,最終導致肺部大面積感染、器官功能衰竭」,於5月16日死,年僅36歲。

重慶市檢察院「犯罪偵查局偵查處」副處長、文強案負責人龔勇猝死,報導說「因長期超負荷工作,積勞成疾,於2011年2月4日,突發心肌梗死,倒在了職偵第一線」,年僅39歲。

上有老母下有小女的周煒,今年1月工齡剛好20年,先後擔任過潼南縣交通局路政大隊職工、科長、副大隊長、質監站黨委書記。2009年底,周煒被調回潼南縣交通局路政大隊擔任大隊長,掌握實權,卻在2011年1月12日被一刀斃命,先薄熙來而去。年僅39歲。

重慶城管的惡通過一個新聞就讓全國人知道了,那就是薄熙來要求他們「每天上街要做一件好事」。

薄熙來並沒有像江澤民的家訓要求的那樣「悶聲大發財」,他的兒子薄瓜瓜在英國和美國都非常高調,薄瓜瓜還特意去北京大學做了一次最無知淺薄挨罵的「演講」。從去大連金縣到如今,薄熙來走的每一步都是醜陋的、歹毒的。

對薄熙來最獨道、最準確的評價來自他的親生父親薄一波:「江青一宣布我是叛徒,連我兒子小熙來也給我一頓鐵拳,把我打得眼前一黑摔倒在地上,這個狠小子,又照前胸踏了我幾腳,當時就有三根肋骨被踹斷,看他這個六親不認,手毒心狠連他爹都往死裡整的樣子,這小子真正是我們黨未來的接班人的好材料。今後肯定會有大出息。」

薄一波說這話時是1983年,如果黨繼續存在,薄熙來就有大發展,可是2002年貴州發現了奇石「中國共產黨亡」,那薄熙來的大發展往哪兒發展呢?

儘管薄熙來與村官座談:「到農村學習不亞於讀研究生」,「唱《歌唱祖國》等救國建國歌何罪之有」「唱紅歌是『左』回到『文革』說法純屬無稽之談」等等、等等。但中央政治局常委裡大部份都到重慶去過,這非常不正常。

有人說是去支持薄熙來的「唱紅打黑」的,但重慶市委接待過中央來人的,私下裡卻沒有這種說法,他們說:「重慶報紙的新聞,你們也信?!」

原來,是薄熙來折騰的太兇了,上面要掌握第一手資料,到最後決定十八大人選時,表態才有份量。

十八大對薄熙來來說,前景並不樂觀,為了保命也為了怕被清算,薄熙來在全國重金搜尋狙擊高手,組成薄熙來保鏢隊。

2011年2月,王立軍在重慶市擺擂臺大比武,從全國重金挑選「反恐」隊員。 重慶市公安局6月24日稱,經過嚴格選拔,共有57名學員入圍。


九龍坡區公安分局訓練基地,女狙擊手孫楊
正臥地瞄準。
國家級健將、今年26歲的女狙擊手孫楊入圍,她14歲開始練射擊,曾多次獲得過全國射擊錦標賽冠軍。孫楊報考前是遼寧省射擊隊的運動員,被薄熙來挖來替他賣命。她訓練的科目是,準確地命中150米處的一個人形靶,「在他的身上不同部位放著5個雞蛋」。收到射擊指令,她立即發出了精準的射擊。5聲槍響,5個雞蛋全部擊碎!

要被射殺的「他」是誰?!

「極限訓練」三個月後,這57名學員都基本能用兩秒鐘時間從15米高的樓頂躍下,然後還要完成射擊、救人等一系列動作。在1分鐘之內打出20發子彈,其中還包括換兩次彈夾的時間,即每兩秒鐘射出1發子彈,要熟悉拳擊、散打、跆拳道、泰拳、空手道、硬氣功等,進行一對三、一對五、徒手奪刀等對抗訓練,達到一槍斃敵、一招制敵的效果。在訓練中要學會使用機器人搜索排爆,要學會使用10多種槍械,其中有老式狙擊槍、新式狙擊槍;還要會使用手語,衝鋒、掩護、吸引火力、戰術配合,全憑手勢傳達。還要會使用手語,衝鋒、掩護、吸引火力、戰術配合,全憑手勢傳達。

不到一個星期薄熙來三次出消息在新華網恐嚇說,「重慶訓練反恐隊員 狙擊手150米外命中雞蛋」「重慶訓反恐隊員 女狙擊手150米打雞蛋一槍一個」「重慶反恐女狙擊手80米外連續擊中五枚雞蛋」……

像卡扎菲一樣組織女保鏢隊,壞事幹絕的薄熙來有自知之明,他害怕了。

十七大前父親死,十八大前江澤民死。命運總跟薄熙來較勁,再怎麼折騰,「勃起來」也勃不起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