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柏橋對“中國茉莉花革命”的分析(1)
 
唐柏橋
 
2011-3-8
 
【人民報消息】一場引爆自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事前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能料到其結果,突尼斯警察打了小販的那一巴掌,彷彿推倒專制政權的第一張骨牌。1月,中國人還在追查錢雲會的死亡真相,緊接著就看著突尼斯開出了勝利的花朵,然後是埃及、巴林、也門、利比亞,一波一波的浪潮。就在中國人期待何時會有中國人的茉莉花革命時,2月有人發起了第一波中國的茉莉花革命。瞬間,網絡上似乎燃起了中國人的希望,同時也絞緊了中共的神經。

這樣一場關乎中國人命運的運動,是否正在改變中國?為此看中國記者楊蓉真採訪了著名人權活動家、中國過渡政府發言人唐柏橋先生。

以下內容根據採訪錄音整理。

唐柏橋主要從幾個方面分析了當前的情況

一、中國茉莉花革命的緣起和進展情況;
二、北非和中東革命風潮尤其是利比亞人民的反抗對中國茉莉花革命的影響;
三、對未來中國茉莉花革命的展望:這一場革命中國人應該以什麼態度來面對?及如何才能有效地達成革命的成功,盡早結束中共的專制暴政。

革命浪潮席卷中東、北非

在突尼斯及埃及革命接連出現戲劇性的結果後,整個推翻專制體制的呼聲蔓延至北非、中東等多個國家。也門、約旦、巴林、阿曼,甚至伊朗、沙特阿拉伯等都出現大規模示威遊行。目前國際社會最矚目的是利比亞的局勢,利比亞的情況對中國茉莉花革命會有相當大的影響,因為利比亞跟中國的情況非常相似,統治者卡扎菲是一個不可理喻的瘋子,利比亞民眾長期生活在一種極端高壓和恐懼的統治下,目前利比亞人的熱情都起來了,要把卡扎菲推翻,在過去埃及或突尼斯革命以前這是不可想像的,埃及革命的時候,埃及人也這麼講:把穆巴拉克推翻也是不可想像的,因為穆巴拉克實行的是強人政治。

卡扎菲是世界上少數的瘋狂的殘暴的獨裁者之一,現在連利比亞這個國家,民眾都被喚醒了,克服恐懼對利比亞獨裁者進行反抗,現在他們的反抗意志已經達到空前的程度,讓世人刮目相看。他們現在不只組織了自己的軍隊,連卡扎菲最親信的部下、戰友都紛紛倒戈,連他的幼子也背棄了他,這個就是真正的眾叛親離,這對我們的這一場結束中共暴政的民主革命有重大的啟示作用,只要卡扎菲一倒臺,中共就無法再抱任何僥幸心理。

卡扎菲堵死了中共將來鎮壓的後路

目前全世界都在關注利比亞的政局。我預期很快利比亞的情勢會見分曉,卡扎菲最後可能自殺,或被人民逮捕或殲滅,我相信他沒有其它出路,現在反對派也拒絕跟他談判,反對派認為他已經殺了這麼多人,沒有談判的機會了。

最戲劇性的是,聯合國安理會於2月26日通過第1970號決議制裁卡扎菲,第四條直陳卡扎菲犯了“反人類罪”,如果有機會抓住他,就要把他交給國際法庭處理。前提就是這是一場令人髮指的暴力鎮壓,對自己的人民開槍、使用重武器鎮壓,這樣的反人類罪,就不僅是美國、西方民主國家認為,連中共在大勢已去的情況下都被迫投了贊成票。

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信號,這個信號最重要的是對中共體制來說,他們也同意了這個議案,該訊息在中國新聞是不會封鎖的,所以從胡錦濤到一個小小的科長,他們都看到了這個新聞,看到這個新聞以後,他們都會做出思考:如果中共將來也像卡扎菲這樣鎮壓人民的話,那是天理不容的,全球都不可能接受的,因為剛剛譴責完卡扎菲,中共又這麼做,如果全世界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那無異自打嘴巴,甚至包括中共自己,中國人民以後也會拿這個來做話題。

未來中共還能用任何理由鎮壓嗎?為了國家穩定?為了統一團結?卡扎菲現在用的理由一模一樣。目前卡扎菲面臨的狀況比中國還不穩定,即便89年64的時候,當時學生都是很“穩定”的,不像利比亞,人民放火燒警察局,利比亞早就起義了,把很多警察局都燒了,人民開著坦克和裝有炸藥的汽車衝進政府大樓,組織自己的自衛隊、自衛軍,軍隊都倒戈了,這樣的“不穩定”之下,全球還是譴責暴力鎮壓,所以說將來中共沒有任何藉口了,鎮壓的後路被賭死了。

如果中共完全瘋狂了還是鎮壓,那麼就可能造成他更快速的死亡,因為可能軍人會倒戈,或者中立,因為萬一鎮壓失敗,他們就會遭到將他們推翻的反抗民眾的清算,所有的軍人都會清楚,只要開了槍,就是死罪。

軍人一般不願意殺自己的人民,殺了可能對自己更不利,沒鎮壓成,他要被送上絞刑架;即便中共將民眾鎮壓下去了,拒絕執行開槍命令的人,最多就是接受軍事法庭的審判,1989年六四時拒絕參與鎮壓的38軍軍長徐勤先將軍也只被判了五年刑。這種情況之下,很多軍人可能寧願選擇拒絕執行命令。權衡結果後,很多人可能會中立或逃跑,或者甚至掉轉槍口,拚死一博。現在利比亞就處於這個狀況,很多軍人都紛紛倒戈,甚至有軍人寧願自殺也拒絕執行鎮壓命令。這種情況將來在中國也會發生。徐勤先將軍不久前在接受採訪時也說了,寧願殺頭,也不會向人民開槍,也證明了這一點。

中國茉莉花革命讓中共陷入危機 中國茉莉花革命地點有多少

中國茉莉花革命現在是處於“第三波革命”,第一波就是2月20日,第二波就是2月27日,第三波是3月6日,這三波目前都是星期天的下午兩點,第四波也可能會延續,地點不停的在增加,現在已經超過40個城市,城市雖然在增加,但是第三波比第二波小,第二波比第一波小。第一波王府井確實是人山人海,第二波上海人比較多,因為當局對王府井嚴密防範,把街都封了;第三波就封得更利害了,把地鐵站都封了,不讓人坐地鐵了。這個就是草木皆兵。八九民運的的時候我當時也在北京,我記得最緊張的時候,交通都還是正常的;而今天人還沒出來,只是在網絡上一個虛擬的抗議,就已經造成北京的地鐵癱瘓,所以中共確實是感覺到了這種前所未有的危機,現在簡直是防民如防虎。

這樣做最終必定會是失敗的,為什麼?1999年以後,網絡上有很多屏蔽詞,也叫敏感詞,像是我的名字、我們組織“中國和平”等,只要出現這些詞,發 email或使用QQ,就發不過去;在網絡上搜尋時,就會出現“根據相關法律,有一部份信息無法顯示”這樣類似的字眼,或者出現的都是負面的信息。

因為茉莉花革命,中共又增加了很多屏蔽詞。“今天、今日”都成了屏蔽詞了,因為第一波時有很多人當天發了茉莉花革命的信息,第二波的時候,有很多人在前一天就發信息,結果“明天、明日”又被屏蔽了;現在連“敏感”兩個字都成了敏感詞,警察、民主、茉莉花、胡錦濤、溫家寶等都已封,中共這樣做等於在自殺,很多人憤怒地表示,倒不如乾脆將網絡關了,再這樣下去不關網絡也等於廢了,形同虛設。

網絡上是這樣的局勢,現實生活中也是這樣的。第一次茉莉花革命,中共只是派很多警察在王府井把人監視起來,讓人離開;第二次就說有工地施工,把王府井前面的步行街封了,2點以後只準出,不准進;第三次就乾脆把到那個地方的地鐵全都封了。那麼第四次呢?如果我們動員得更大一點,是不是要把整個北京城都封了,飛機、火車都不能去了?再下去是不是要把整個中國的國界都封了?

當然除了封交通,中共在很多方面都這麼做。比如說花,現在連茉莉花都不能拿了,再發展下去可能不能賣了。27日有人拿著花上街警察就撲上來把花沒收,怕人民拿著花就是表示抗議,將來有一天全中國都不能拿茉莉花。

有人給我們提議,基於這種情況,我們應該不停地以不同的花來給每次不同的革命命名。我們可以天天在網絡上今天發起玫瑰花,明天發起牡丹花革命,後天發起百合花革命,還有梅花革命,蓮花革命,這樣下去全中國人都不能拿花了,明年情人節的時候,全中國就變成另外一個一個樣子了,因為任何人都不能手手持玫瑰花。整個社會這樣運轉下去,其實是在加速中共的死亡。

有人在網絡上討論,現在都到了這種地步,也許哪一天星期天都不許老百姓出門。一出門就散步,一散步就不行,因為對共產黨表態了。如果以後每隔一兩天就發起這樣的運動,那每天都不能散步。整個社會就幾乎不能運轉。共產黨的想法非常荒謬,自古以來沒有這樣的,連散步都不行了,連拿個花都不行。

據內部消息,中共當局做了一個評估,認為這一次是生死攸關的歷史時期,中國的傳統說法就是一個 “坎”。73歲老人是一個坎,過了73歲可能活到84歲,過了84歲可能活到90歲,坎過不去就死了。中共認為今年北非和中東革命是中共的一個坎,東歐跟蘇聯的解體是一個坎,89年是一個坎,89年他鎮壓成功了,所以熬了20年。今天這個坎要是熬不過去就死掉了,所以現在就是不惜一切。

目前維穩經費已經達到6千多億,超過了軍費開支,超過了所有的教育開支,這是不可思議的。如果今年共產黨沒有被推翻,那們明年肯定要翻一倍,總有一天經費都拿來維穩了,老百姓會不答應。這些都是可以預料的。

當時埃及人民還在跟穆巴拉克對恃時,我就估計他再一、二天就要倒了,因為人民的憤怒達到了極點,勢不可擋的,埃及人民背水一戰的決心讓對方、全世界看到了,所以穆巴拉克只好知難而退。這就叫“狹路相逢勇者勝”。中國現在還沒到這一步,但是正在往這個方向釀蘊,這場自網絡點燃的革命的其中一個最大的特點是,任何人都可以成為這場茉莉花革命的英雄,因此中共無法將這場運動徹底消滅。這是一個人人都可以成為英雄的時代。在網絡上發起,在網絡上去運作,大家都在做。這對我們是一個機會,這是一種蝴蝶效應,我們應該藉力使力,在人民的熱情高漲、恐懼心減少的時候,一股作氣,順著革命風潮一舉推翻暴政。

(待續)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