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數字露馬腳 中國局勢緊張
 
陳破空
 
2011-3-10
 
【人民報消息】三月,在北京,中共“人大”、“政協”兩會照例登場。官方照例宣傳,兩會“聚焦民生問題”。“政府工作報告”照例“聲情並茂”地列舉物價、房價、養老、醫療、教育、社會保障等,顯示政府對民生的“關切”。

卻仍然露了馬腳。“報告”宣布:“2012年財政性教育經費支出占國內生產總值(GDP)比重達到4%。”這個宣布,等於承認,中共當局繼續違法:早在1996 年,中共“人大”即通過《教育法》,規定,教育支出必須達到國內生產總值(GDP)的6%,這一數字,也是聯合國的最低標準。不論“國際法”還是“國內法”,中共都從未予以遵守,而刻意違犯。

另一個數字,倒是一再超出,那便是軍費。中共當局宣布,今年的軍費預算,再度回到兩位數增長,增幅 12.7%,開銷6011億人民幣(914億美元)。這還只是中南海對外公布的數字,並未包括諸如高精武器研發、對外軍備採購、以及各地方對軍隊的撥款等。外界一般會將中共公布的軍費乘以二到三,換算成中共的實際軍事開銷。

軍費暴增,但中共發言人只是輕描淡寫。避提軍費的各項用途,僅強調其中一項:為部隊官兵加薪。這種選擇性公布,具有雙重意圖:對外轉移話題,遮掩軍費開銷的關鍵去處;對內討好軍人,使之為現政權賣命。

士兵又加薪40%,軍官再加薪1000元,團級軍官月工資將達到22000元。這已經是中共軍隊的第七次加薪,也是短短六年間第三次全面加薪。中南海意猶未盡,還透露:部隊工資,將形成“兩年一加”的慣例。

中共“兩會”,幾乎年年公布軍隊加薪。並找出很多藉口,諸如:通貨膨脹;要與經濟增長同步;對比美國和日本的人均軍費,“還必須追趕”;等等。而對中國其他階層的廣大民眾,當局卻不提加薪,更不找理由,充其量只讓“兩會”象徵性地討論“最低工資待遇”。差別對待,懸殊至此,名副其實的“先軍政策”,尤甚北朝鮮的金正日。

最新一波民主潮(茉莉花革命),席卷北非與中東,在那邊,政府軍隊紛紛倒戈,加入抗議民眾行列,獨裁者應聲垮臺。這一情節,尤其令中南海心驚肉跳,從而認定:進一步討好軍人,刻不容緩。

在利比亞,獨裁者以武力鎮壓民眾和平請願,民眾則以武裝起義相回應,部份政府軍投向人民。卡扎菲仍然以其裝備優良的親信軍人,與起義軍對抗。美國和歐洲各國,考慮軍事介入,以阻止卡扎菲繼續屠殺利比亞人民。這一情節,也極大地刺激了中南海,決意加快擴軍步伐,與文明世界對抗到底。

軍費,軍費,還是軍費,這便是“六四”後,中共歷年“兩會”的主題、焦點和重心。政權的危機意識,深重的不安全感,是中南海窮兵黷武的唯一動力。

所謂“國防”,不過是次要考慮。證明就是,另一筆開銷,“維穩”費用,即中共定義的“國內公共安全經費”,急劇增長,從去年開始,首度超過國防開支。中共財政部承認:去年的“公共安全經費”上漲15.6%,達5490億。超出預算6.7%,即,比原計劃還多耗費了346億。

“維穩”費用激增,並超出預算,只能反映,中國民眾反抗烈度增大,並超出預料。面對外界“中國國內局勢是否緊張”的詢問,中共外交部長近日故作輕鬆地回答:“我沒看到有什麼緊張嘛!”

沒什麼緊張? 僅僅因為網上一則號召“茉莉花革命”的告示,包括北京在內的數十個大城市中心地帶,中共便成十倍、乃至成數十倍的增加部署軍警。神經過敏而緊張過度的中共軍警,還隨意抓人,甚至公然毆打外國記者。

圖片與錄像俱在,那位中共外交部長卻大言不慚道:“不存在警察打外國記者的問題。”聯想到上世紀六十年代初,中共“大躍進”導致中國經濟崩潰,數千萬民眾被活活餓死,毛澤東卻對到訪的法國元帥蒙哥馬利輕鬆道:“中國沒有饑荒”、“糧食還可以出口”。

總能聽到有人說“中共變了”,“不再是從前的中共”。事實卻是,就其謊言與暴力的本質而言,中共絲毫沒有變,而且變本加厲。

故作輕鬆的背後,是故作鎮定。歷史昭示,靠物質和金錢豢養的軍隊,未必就是“威武之師”、“勝利之師”,更可能是“糜爛之師”、“潰敗之師”。滿清的“北洋水師”,就是前車之鑒。腐敗,驕奢淫逸,聲色犬馬,這些“特色”,中共軍隊一樣不缺,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比諸滿清軍隊,有過之而無不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