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晨鋒報:中東鬧革命 中共如坐針氈
 
2011-3-3
 
【人民報消息】對中國而言,二月份是一個特別重要的月份,理由有二。其一是,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院根據購買力平價說(PPP),在3日上修了中國去年的GDP,將其拱為全球最大的經濟體。其二是,11日埃及總統穆巴拉克宣布下臺,讓長期迫害人權的中共政權如坐針氈。

《悉尼晨鋒報》近期報導,美國民間組織“自由之屋”(Freedom House)報告指出,中國被歸類為“不自由”,生活在中國的10個民眾中有6人受到政治迫害。換言之,這個當今世界經濟第一強權的中國,卻是個不折不扣的全球人權最大迫害者。

從實際數據來看,美國去年的國民生產毛額(GDP)是14.6萬億(兆)美元,中國則是5.7萬億美元。從目前的匯率衡量,中國的經濟僅是美國的40%。

然而,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院的薩勃拉曼尼亞(Arvind Subramanian)透過購買力平價說(PPP)的調整,上修中國去年的GDP為14.8萬億美元,超過美國。他在《東亞論壇季刊》 中寫道:“在2010年的某個時點,中國的經濟已超越美國。”

與此同時,據“自由之屋”統計,去年全球有24.34億人口活在獨裁統治之下,其中的57%是中國民眾。但是,突尼斯與埃及的革命改變了這個總人數。如果阿拉伯世界的國家持續走向民主,全球還會有9,000萬人脫離獨裁的統治。

這表示,全球獨裁統治下的人口比例,中國將大幅增加60%。全球有1/3的人口活在“不自由”的政治體系下,但卻僅1/4不到的國家屬於獨裁政權,中共的政權是這副不對稱數據的主因。

或許,下一次G20全球峰會召開時,與會的獨裁國家僅剩下中共與沙烏地阿拉伯了。如果,阿拉伯世界全數民主化,中共的孤單就更尷尬了。

中國活躍的網路研究者、上海群智基金會創辦人毛向輝在《華爾街日報》中表示:“幾乎所有中國的微博或社交網絡都有自設的過濾條件”,以阻擋出現“埃及”或“穆巴拉克”的中文搜尋結果。

這種自我審查反映中共當局的焦慮。悉尼大學漢學教授古德曼(David Goodman)說:“中共中央領導階層與中共省級領導階層都很擔心從基層而來的任何革命。他們是過度提心吊膽,過度神經緊張。這不表示這樣做沒有任何道理。誰會知道呢?如果他們不能處理好新聞的狀況,就可能演變成現實的問題。”

中國知名的維權人士與藝術家艾未未在推特中寫道:“掌權30年、看似和諧與穩定的軍事政權僅需18天就崩潰。若將這件事情類比中國,掌權60年的中共的垮臺可能只需幾個月的時間。”

《財新英文周刊》(Caixin)報導: “支持專制將獲得短期的利益,但卻換來長期痛苦的成本。對中東的長期穩定而言,唯有民主是其穩定的基石。”中國又何況不是如此。

或許,中共領導人的緊張是因為他們了解到:1989年天安門事件差一點點就失去政權了。當時,鄧小平下令開槍掃射抗議的學生,但趙紫陽拒絕,多數的中共政治局委員也反對,軍隊駐紮北京的將軍還抗命。鄧只好繞過體系,用個人的意志屠殺學生。那時,中國差一點變天。

也或許,就如同美國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政府學教授裴敏欣(Minxin Pei)在《金融時報》所言:“這個表面頑強的政權罹患了與埃及相同的疾病:鎮壓、腐敗、不負責任、支持基礎巨幅縮小,和快速上升的不平等。”中國的經濟雖不像埃及般疲弱,但也是外強中幹,人民訴求韓國與臺灣模式的民主呼聲從未間斷。

《悉尼晨鋒報》駐中國記者加諾特(John Garnaut)在報導中說,過去5年來,中共派遣滲透國內政治圈的間諜增加3倍至30,000人,觸角延伸至民間企業、宗教團體和各種形式的協會。中共緊不緊張不言可喻。

(張東光編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