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晨锋报:中东闹革命 中共如坐针毡
 
2011-3-3
 
【人民报消息】对中国而言,二月份是一个特别重要的月份,理由有二。其一是,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院根据购买力平价说(PPP),在3日上修了中国去年的GDP,将其拱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其二是,11日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宣布下台,让长期迫害人权的中共政权如坐针毡。

《悉尼晨锋报》近期报导,美国民间组织“自由之屋”(Freedom House)报告指出,中国被归类为“不自由”,生活在中国的10个民众中有6人受到政治迫害。换言之,这个当今世界经济第一强权的中国,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全球人权最大迫害者。

从实际数据来看,美国去年的国民生产毛额(GDP)是14.6万亿(兆)美元,中国则是5.7万亿美元。从目前的汇率衡量,中国的经济仅是美国的40%。

然而,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院的萨勃拉曼尼亚(Arvind Subramanian)透过购买力平价说(PPP)的调整,上修中国去年的GDP为14.8万亿美元,超过美国。他在《东亚论坛季刊》 中写道:“在2010年的某个时点,中国的经济已超越美国。”

与此同时,据“自由之屋”统计,去年全球有24.34亿人口活在独裁统治之下,其中的57%是中国民众。但是,突尼斯与埃及的革命改变了这个总人数。如果阿拉伯世界的国家持续走向民主,全球还会有9,000万人脱离独裁的统治。

这表示,全球独裁统治下的人口比例,中国将大幅增加60%。全球有1/3的人口活在“不自由”的政治体系下,但却仅1/4不到的国家属于独裁政权,中共的政权是这副不对称数据的主因。

或许,下一次G20全球峰会召开时,与会的独裁国家仅剩下中共与沙乌地阿拉伯了。如果,阿拉伯世界全数民主化,中共的孤单就更尴尬了。

中国活跃的网路研究者、上海群智基金会创办人毛向辉在《华尔街日报》中表示:“几乎所有中国的微博或社交网络都有自设的过滤条件”,以阻挡出现“埃及”或“穆巴拉克”的中文搜寻结果。

这种自我审查反映中共当局的焦虑。悉尼大学汉学教授古德曼(David Goodman)说:“中共中央领导阶层与中共省级领导阶层都很担心从基层而来的任何革命。他们是过度提心吊胆,过度神经紧张。这不表示这样做没有任何道理。谁会知道呢?如果他们不能处理好新闻的状况,就可能演变成现实的问题。”

中国知名的维权人士与艺术家艾未未在推特中写道:“掌权30年、看似和谐与稳定的军事政权仅需18天就崩溃。若将这件事情类比中国,掌权60年的中共的垮台可能只需几个月的时间。”

《财新英文周刊》(Caixin)报导: “支持专制将获得短期的利益,但却换来长期痛苦的成本。对中东的长期稳定而言,唯有民主是其稳定的基石。”中国又何况不是如此。

或许,中共领导人的紧张是因为他们了解到:1989年天安门事件差一点点就失去政权了。当时,邓小平下令开枪扫射抗议的学生,但赵紫阳拒绝,多数的中共政治局委员也反对,军队驻扎北京的将军还抗命。邓只好绕过体系,用个人的意志屠杀学生。那时,中国差一点变天。

也或许,就如同美国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政府学教授裴敏欣(Minxin Pei)在《金融时报》所言:“这个表面顽强的政权罹患了与埃及相同的疾病:镇压、腐败、不负责任、支持基础巨幅缩小,和快速上升的不平等。”中国的经济虽不像埃及般疲弱,但也是外强中干,人民诉求韩国与台湾模式的民主呼声从未间断。

《悉尼晨锋报》驻中国记者加诺特(John Garnaut)在报导中说,过去5年来,中共派遣渗透国内政治圈的间谍增加3倍至30,000人,触角延伸至民间企业、宗教团体和各种形式的协会。中共紧不紧张不言可喻。

(张东光编译)

 
分享:
 
文章二维码: